拿着步枪闯世界_第三十章 世事无常,美人心。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三十章 世事无常,美人心。

回家的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第二天早上,刘德带着20名精英猎人跟着轻骑兵就前往黄金城。

下午的时候几人就来到黄金城。

重新来到这个城池刘德一脸的严肃,哪怕灯火通明的城外集市也不能让他分心。

没来得及欣赏夜空景色,刘德立马在大街小巷上的城卫兵的注视下前往黄金宫。

边走刘德的面色越沉重,大街上到处都是巡逻的城卫兵,短剑长矛锋锐寒芒,人人的脸色都是残暴无比,一脸的怒火,就连想在夜色之中乘机的小偷也不敢在此时出来。

白色的城池带来的是冰冷的寒意。

刘德来到黄金宫门口,一群带甲男人手压着厚重的木盾冷漠的看着刘德道:“是威廉先生吗?”

刘德一脸诧异,要知道这个世界可不流行先生这个称呼,看来是伊丽莎白叮嘱他们的。

“是的,我是。”

他们鉴定身份无碍后向猎人道:“你们留下,请威廉先生跟我们前见伊丽莎白公主殿下。”

可惜的是他们的傲慢惹怒了猎人们,猎人那是谁啊,上山猎熊虎豹的人物,这些军士怎么可能让他们惧怕。

刘德还没说话,身边的猎人们立马拔出法尔基砍刀,在手上一圈一圈的划着圆,狞着脸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哥们,你想让你的头给我们当石头踢吗?”

一瞬间气氛冷下来,城卫兵顿时大吼,“袭击~~”,呜啦啦一阵声响,纷纷把武器对准刘德一伙人。

不过此时远处传来沉闷的牛角声,刘德瞬间感到大地一阵颤抖,竟然从转角处冲出一群铁甲骑兵。

一切都是那么的迅速,就像转角遇见的“爱”。

猎人们一怒之下竟然又要有狂化的状态,刘德一皱眉大吼道:“离开这里远离骑兵的路径,快,快。”

骑兵转瞬而现,猎人们也立马拉弓张弦的远离,倒是那城卫军的头领一摆手,一群卫兵立马向宫门口聚集,内墙上的弓手也是张弓拉箭。

不过骑兵依旧不停,而远处此时也传来了剧烈的厮杀声。

一群人大吼:“该死,狄罗尔,你们敢反叛?列阵,列阵。”

刘德见情况不妙,立马招呼一群人加速向一边后撤。

而那侮辱刘德的军士一阵哈哈大笑:“你们能怎么办?你们内城不过150卫兵,我有100骑兵,到时候我杀死伊丽莎白后,黄金城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狄罗尔哈哈大笑,退到一边抬起木盾直指宫门大叫:“杀,杀进去,杀死伊丽莎白,每人赏金20金币。”

“呼~呼~呼,呜呜~哇~~杀。”

刘德一伙人迫不及防,好在他们看来并不在意刘德,骑兵挥舞着手中大剑,寒芒闪烁,就像刘德在那达慕大会见到的骑兵冲阵一样,震撼。

长矛虽长但是人少,不过30,弓箭虽远,不过20,一瞬间骑兵冲来,弓箭手也不过射出2次,骑兵不过倒下几人,一阵冲锋。

犹如掉下水面的冰锥,矛兵瞬间消失在骑兵阵营里面,伴随的是惊恐的大叫,还有狄罗尔那肆意的疯狂。

“哈哈哈,下马,推开大门杀进去。”

刘德一群人强行推开门口上的二层石楼,关上大门,在惊呼大骂声中看着下面,眼看如此,一阵大笑:“找死。”

前排的骑兵纷纷下马,狄罗尔在后面哈哈的笑,不过···

咻~~噗,哐当~~

一飞来利箭直中后脑,犹如破布娃娃,瞬间前倒,撒出一大片的血。

那后排的铁甲骑兵一阵惊愕,带头的人看着死亡的狄罗尔一阵惊恐。

“该死,快,杀了他们。”

头领看着在石楼的顶楼上微笑的刘德一阵高呼。

不过伴随的是一阵密密麻麻的箭矢,锋利厚重的加重铁箭虽然射程只有60米左右,但是在这个不过20米的距离,犹如入水猛龙。

噗~

噗~

···

后排骑兵纷纷被射倒下马,只惊起一些幸存的马匹高声逃跑,这些骑兵就像被惊吓的蚂蚁群,纷纷乱串,头领一死没有人指挥。

“什么?快跑啊~~噗~~”话没说完,便被一箭射在心脏,铁箭直接穿透这个没有穿着铁甲的瘦小骑兵,带出一条血剑。

刘德看见那个被自己一箭射穿的人微微一笑:“哈哈,爽快。”

除了一些彪悍的骑兵冲向刘德之外,其他人则是纷纷逃离。

而那些冲向刘德一群人的人更是变成倒地伏尸,一个方圆20来米的大空地,到处堆满了各种奇葩死法的尸体。

刘德一伙人站在山字形街道最中心的楼山,刘德弯弓快射,“快,一个也不放过。”

身边的弓箭手虽然只有一半,但是现在有人看见骑兵打乱,居然冲出去,如打猎物一般瞄准就射,拉弓瞄准,射。

咻咻~~噗,噗,射穿身体的声音就像打在厚厚的死猪身上,发出沉闷但又尖利的声音。

利箭飞蝗,整个夜空笼罩在破空声和惨叫声之中,直到有的弓箭手射空箭袋之中的铁箭,有的还拉断了弓弦,此时正在火急火燎的换弦。

“快啊,快啊,玛卡。这可是大大的功劳啊”

不断的有骑兵被射杀,有的刚要跑过墙角,不过还没来得及高兴,一股惯性从身后而来瞬间扑倒在地,腹部一阵疼痛,但是居然没死。

口中泛着猩甜惨叫:“啊,不,不,救救我。”

猛烈的惨叫惊醒了墙上的弓箭手们,也更加的鞭打那些逃窜的落马骑兵。

而墙上的弓箭手们也是爆出一声高呼,“射,杀死他们。”

两边夹击,在刘德这些堪称狙击手的弓箭手的照顾下,那些骑马逃跑的是最先被射杀的。

叮~叮~~

铁箭不时的碰上石头,炸出一点火星还带起,惊恐的叫喊。

此时犹如地狱一般,墙上的弓手看见山字形的街道瞬间堆满各种死尸,此时一阵阵的寒意由脚底上冲,一阵哆嗦。

“他,他们,他们是恶魔吗?”

“太可怕了,这有几十米的距离啊,一下就穿破铁甲,刀叉厚的铁甲啊。”

······

“快下去,每人给补一刀,一个也不放过,今天真是爽快的日子,敢打我老婆的主意,找死,哈哈哈,Roman~~”

“Roman~~”

愤怒的胜利怒吼就像向神灵朝拜的信徒,只是他们朝拜的是胜利。

·······

死人遍地,还有死了一地的马匹,刘德看着有些心痛,不过好在有的猎人正在收拢散开的战马。

地上全是血,没有一处有下脚的地方,有的双手被射断,残肢遍地,有大腿上的股动脉依旧在喷出鲜血,还有的身上布满箭矢,还有的大脑缺了一块,此时红白的脑浆遍地都是。

“这就是战争。”

整个广场都是一股冰冷的血腥味。

“猎人,拔出他们身上的铁箭。”

刘德叫人收拢铁箭,毕竟弓箭手没了箭可就废了一大半的战斗力,噗噗~~的声音,笔直的箭矢黏腻,好在尾翼是鸟毛,没有卡住,但是依旧有不少箭头弯曲。

刘德不知道的是,墙上早早的就浮现出伊丽莎白的身影。

此时正一脸惨白的看着下面“痛饮”敌人血的刘德,脸上带着纠结复杂的神色。

“公主殿下,您的伤还没好,请您先回去,他们没了这一队骑兵,他们反叛不了您的,请您放心。”

但是伊丽莎白两耳听不见任何声音,自在一边默默地嘀攮。

“我的心为什么这么温暖,我的脸又为什么如此热辣,他刚刚叫我老婆?老婆是什么?难道我的野心消失了吗?”

默默的流着眼泪,就像出了大事需要男人安慰的小姑娘,伊丽莎白的内心从没有如此的纠结过,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感到。

自从他说出老婆这句话的时候,伊丽莎白的心就已经软了,而一个柔软的心,往往是没有权利的野心这个东西的。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