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升就谈恋爱_221.番外(七)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221.番外(七)

龙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番外(七)

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天, 轻染圣人也没走成。

他睡前信誓旦旦, 想着歇歇就走,醒来又总忍不住逗这银狼,一逗就忘了走字怎么写。

如今心域平定,乱鹰这个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将已然可以好生放个假, 所以他很有空, 日日守着沐熏,似是想把当年错过的全都补偿。

这错过的可有些多,得以千年计呢,所以沐熏就被这一往情深给网住了。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晃竟过去了整整三年。

虽说修行无岁月,但那是闭关情况下, 这般耳鬓厮磨的三年可是实打实的,丁点儿含糊都没有。让沐熏感觉不安的是, 这么长的时间, 他只待在乱鹰的府邸, 只每日同他相处, 却一点儿都不觉得无聊。

没有狂欢、没有冒险、没有让人热血沸腾的战争,只是平淡的拥吻, 却让他觉得极有趣味,恨不得一直这样下去。

沐熏问乱鹰:“你不需要工作吗?”

“心域太平,我便无事。”他抬手, 拨开沐熏额间落下的一缕发丝。

沐熏被他弄得额头犯痒, 他又问他:“那你不修行吗?”

乱鹰道:“不着急。”

沐熏也就问到此处了, 因为他既不想乱鹰去工作也不想他去修行, 他最好就这样一直待在他身边,一直用湛蓝的眼睛看着看,一直用满腔爱意浸泡着他。

他对现状很满意,不想改变。

沐熏在他唇角吻了下,问他:“是不是因为我?”

乱鹰直勾勾地看着他。

“因为我,所以不工作也不修行了?”沐熏咬唇道,“乱大哥,你可真不中用。”

中不中用,轻染圣人心里没点儿数吗?没数的话也不要紧,反正天快黑了。

乱鹰当真是把他爱到了骨子里,别说是沐熏的一些贪玩小任性了,便是他此时让他去死,这头银狼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又过三年,沐熏被赤阳子给叫“醒”了。

赤阳子同他传音入密:“你还没玩够啊?”

沐熏此时正和乱鹰在狭缝山涧,这儿有一处深潭,据说潭中有一神物,每逢夏夜月圆时会向外吐泡泡,而这泡泡遇水凝珠,异常美丽。

沐熏在心域的《博物志》上看到,很是好奇,央着乱鹰来陪他捞珠子。

狭缝山涧凶险,又没什么特别稀罕的宝物,所以人迹罕至。沐熏藏了修为,按理说是不该来这的,但他想来,乱鹰也依着他,全程仔细护着,沐熏爱看他着急的模样,还故意摔了一跤。

这可把银狼给吓了一跳,后头说什么都不肯将他放下来,执意要抱着他走。

沐熏觉得怪丢人,偏又心里暖洋洋的,索性周围没人,他也乐意偷懒,窝在乱鹰怀里,偷偷吻他。

乱鹰紧紧抱着他:“别闹。”

沐熏装乖卖傻地唤他:“乱大哥。”

乱鹰垂眸,一双天空也似的眸子流动着浓情蜜意,他看着沐熏,忍不住吻了他的唇瓣。

沐熏环住他的脖颈,同他热吻。

如此凶险之地,如此崎岖之路,如此不合时宜……两颗心却跳成了同样的频率。

到了目的地,他们运气也好得很,正碰上那神物吐珠,沐熏看的两眼放光:“好漂亮!”

本是轻飘飘的气泡,但在落进水里后立马成了美丽的珠子。

乱鹰将他放在岸边道:“等着。”

沐熏其实很想自己下去捞,但他此时的“修为”,下去要被冻死,只得在岸上耐着性子等着。

乱鹰脱了上衣,一跃入水 ,后背结实的线条彰显出力量的美感。

沐熏这辈子看过很多漂亮的人,他的师父、他的大师兄,都是谪仙一般的,有着旷世罕见的美丽。乱鹰同他们相比,实在粗糙得很,可是他却极爱看他,尤其喜欢他额间沁着薄汗,对他满目痴迷的模样。

zuo爱是快乐的,但对沐熏来说,更快乐的是看到这样的乱鹰。心中的感觉无法形容,便成了肉体上的愉悦,超乎想象,让人沦陷。

沐熏正托腮看着水中的乱鹰和珠子,赤阳子的一句话将他的神魂尽数扯了回来。

赤阳子道:“我都闭了一关了,你怎么还在心域。”

六年时间,不算长,可对于此时的沐熏来说,也实在不算短了。

赤阳子问他:“还没搞定,需要我帮忙吗?”

搞定了,早在六年前就搞定了,只是他……

沐熏顿了顿,传音入密的声音冷了许多:“搞定了,我这就回去。”该走了,这次是真的该走了,等……等拿了这些珠子,不……还是别拿了,这就走吧。

赤阳子又道:“哪里搞定了?我看你卦象未变啊。”

沐熏一怔:“我已经同乱鹰……”他追问道,“难道不是在一起就行了?”

赤阳子对此也不太懂,他说道:“应该不是吧。”毕竟卦象未变,和六年前一模一样。

沐熏却懂了,他闭了闭眼道:“我离开他应该就可以了。”所谓劫,可不是沉浸其中,而是要走出来。

赤阳子顿了顿,稍微问了下:“他至今都不知道你身份?”

沐熏道:“不知。”

赤阳子轻叹口气,还是提醒了他一下:“心域唯心,他若真正爱你,你这一走他就毁了。”

沐熏心脏猛地一跳。赤阳子怕他不懂心域的修行之道,便又解释了一下:“求而不得是为大忌,你悄无声息地离开,他此生修为只怕是……”

沐熏怔住了,脑袋里全是这六年的光景,对他千依百顺的乱鹰,爱他至深的乱鹰,无限度纵容他,千方百计哄他开心的乱鹰。

毋庸置疑,他走了,他就……乱鹰就……

沐熏定定地看着水中的银狼,眸子逐渐冷凝:“师兄,帮我个忙。”

他不能这样走了,乱鹰待他这般好,他不能这样毁了他。是他招惹了他,那就由他来给这件事画上句号。

本来他们也不该在一起,天道的沐熏和心域的乱鹰,不该相遇。

回到心域,沐熏变得越来越沉默,时不时便怔愣的看着前方,若有所思。

乱鹰只是察觉到了,他问他:“怎么了?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帮你。”

沐熏看向他,眉心轻皱,然后又极快地挪开。

乱鹰心一紧,并未再说什么,只是握紧了他的手。

七日后,在漆黑的夜色中沐熏轻轻起身,出了他和乱鹰相拥而眠六年之久的屋子。

他一动乱鹰就醒了,沐熏知道,因为他是故意的。

赤阳子在外头等着他。

沐熏冷冰冰的开口:“走吧。”

赤阳子道:“你顺利度劫,他该怎么办?”

沐熏背对着乱鹰,努力压制住颤抖的声线,他说:“心域的魔修与我何干?总归是他千年前欠我的,如今我只是讨回来罢了。”

赤阳子道:“他死了也无所谓吗?”

沐熏道:“死了才好。”

沐熏知道乱鹰在看着他,他应该回头,立刻回头,用冷漠无所谓的视线同他对视。

但是……

乱鹰问他:“你要走了吗?”

短短五个字让沐熏胸中筑起的高墙尽数坍塌,他极力睁着眼睛,努力压住翻涌的情绪。

乱鹰又问他:“能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吗。”

他早就知道了吗?他知道他用的是假名,用的是假身份了吗?

沐熏撤去了所有的伪装,铺天盖地的修为涌入体内时,他觉得自己也有力气了。

他转身,紫眸中一片平静:“我是沐轻染。”

乱鹰薄唇动了动,似是说了什么又似是什么都没说:“……轻染圣人?”

沐熏冷声道:“这六年叨扰将军了,之前我为境界所困,师兄帮我卜了一卦,说是年少时曾结了一段缘,只有就此了断才能突破桎梏。”

乱鹰看着他,什么都没说。

沐熏怕他不肯死心,便又强调道:“早年将军欠我一命,此时我只讨来这六年,也算扯平了。”

扯平了……

乱鹰垂眸道:“我明白了。”

沐熏还想再说什么,乱鹰却已经转身回屋:“圣人慢走,恕在下难以相送。”

沐熏睁大眼,看着乱鹰的背影,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就这样吧,不这样又还能怎样?

天道和心域,一个是三圣之一,一个是心域大将,有什么未来可言。

荒唐一梦,醒来也就结束了。

沐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浸月阁,他只是把自己关了起来,睁着眼睛握着胸前挂着的一枚小珠子。

这是乱鹰给他捞的珠子里最普通的一枚。

没那么圆没那么亮,很不起眼。

乱鹰说:“这枚不好看,丢了吧。”

沐熏却莫名喜欢,他笑道:“我想要它。”

乱鹰微怔,沐熏将珠子递给他,央着他道:“你帮我串个孔,我要把它戴在身上。”

乱鹰忍不住说道:“还有更好看的。”

沐熏却把珠子拿起放到嘴边吻了下:“不,我就喜欢它。”没那么好看,没那么耀眼,却是最初的一颗。

就像他热热闹闹的人生,最初的那一头沉默寡言银狼。

让他念念不忘。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