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系统时代_第63章 番外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前情提示一下,长大后的杨泽和温心不知道彼此不是亲兄弟,文章里有解释,么么哒。

番外

杨泽今年十六岁了,终于可以从初级学院毕业,升入中级学院了。

他自三年前成功激活了系统就进入学校学习,虽然八年前发生的事,让很多人都失去了系统,但他们这些没有激活的却侥幸逃脱了,所以在父亲们释放了力量之后,他们这一代人倒是都按部就班的激活了系统。

杨泽的系统很奇葩,他能够运用反空间的力量,这个专修潜力无穷,但悲哀的是,因为是整个银河的独一份,所以他的求学之路异常漫漫。

在初级学院大家都开始接受不同专修的基础训练,而杨泽却只能自行摸索。

虽然他如今人缘不错,朋友一堆,但让他十分郁闷的是,他哥比他大三岁,他进入初级学院的那一天,温心正好毕业了!

简直是不能忍!

从小到大他就没和哥哥分开过,八岁更是同吃同住,虽然快要九岁的时候分了房,但也是睡隔壁,遇上打雷下雨天,他还能抱着枕头跑到隔壁去睡。

可自从哥哥入了学,他们的关系就越发没那么亲近了。

但其实……也不该这么说。

因为哥哥还是对他很好,放学就会立马回家,会为他预习学前班的功课,会陪他玩虚拟游戏,还会偷偷带他去娱乐场玩……

谁都挑不出错处,谁都说他们兄弟两人感情好,但是杨泽自己却能感觉到,他哥在疏远他。

起初杨泽是很不满的,甚至还明着质问过温心。

但温心素来性格沉静,他问,他就笑笑,几句话就转了话题,杨泽毕竟年纪小,被新鲜东西一引弄就分心了。

等到再想问的时候,他哥已经早早去学校了。

杨泽就只能在家里懊恼了。

如此一来二去,慢慢的杨泽也就适应了现在的生活,虽然觉得自己和哥哥不如以前亲近了,但似乎也没差什么……而且爸爸也说了,哥哥要上学,学业繁重,会分心也很正常。

所以从那时起,杨泽就开始期待着上学,等到他也上学了,就可以天天和哥哥在一起啦!

只可惜千盼万盼,终于盼来入学的这一天,可迎面而来的却是哥哥的毕业典礼,简直……不能更心塞!

心塞塞的杨泽晚上被一家人安慰,终于打起精神,准备熬过三年,进入中级学院就可以和哥哥在一起啦。

因为中级学院是六学年制。

虽说如此,但杨泽还是有些失落,他入学第一天,却一直没见到温心,等到他□□点钟,也没见他回来。

毕业典礼果然比入学典礼爽,竟然可以玩到这么晚!

杨泽同学很生气,但到底是一天累极了,等到十点多就回屋睡了。

这是半夜的时候,朦朦胧胧间,他似乎闻到了一些酒味,家里喝酒的就只有爸爸!杨泽没在意,翻翻身,嘟喃了一句,而‘爸爸’就转身离开了。

如此一晃又是三年。

杨泽这三年过得更加不爽,本来上学就挺闷的,可谁知道去了中级学院的哥哥竟然忙到飞起。

一整个白天不见面,到了晚上竟然也看不到他!

杨泽熬夜守他好几次,的确等到过他几次,但是有什么用?

已经快要十一点了,他们就只能说几句话。

杨泽质问他:“哥,你这几天都忙什么啊!”

温心一如往常,轻柔地笑着,只是眼底却有一丝丝疲惫:“参加了课外活动,所以比较忙。”

杨泽不满道:“不能不参加吗?”

“不能,”温心揉揉他脑袋,温声道,“是和学分挂钩的。”

一听这个,杨泽就蔫了。

他哥从入学开始,就没离开过第一名的宝座,其实杨泽真心觉得没必要这么拼,可是就连爸爸和爹爹都劝不听,杨泽也实在是没招了。

虽然心里埋怨,但杨泽再看看哥哥漂亮的眼睛下淡淡的黑晕,又有些心疼,只好压下不满,赶着哥哥去睡觉了。

偏偏温心还要让他先睡,这么一折腾,到最后反而还是给哥哥增加了负担。

杨泽这样守了几次夜,最后也只能妥协,不再等他了。

可这样一来,兄弟两人竟是半个月都说不上一句话。

好在杨泽也有了新伙伴,上学放学的也不寂寞,只是回到家里,看着哥哥的屋子,心里还是酸酸的。

为什么要长大呢?小时候多好。

哥哥不上学,他也不上学,他们可以天天在一起。

可现在……还同住一个屋檐下,可为什么他连见哥哥一面都变得这么难了?

好在三年也过去了,十六岁的杨泽考进了中级学院,终于可以和温心在一个学校了。

入学典礼之后,杨泽同相熟的好友一起走在街道上。

林非是他在初级学校认识的,两人脾气投缘,都是活泼性子,非常合得来。

只是林非这小子年纪不大却鬼的要死,进了新学校就开始四处扫描,专门找漂亮妹子搭讪。

而这货也实在功力非凡,不过个把时辰,在其热情招待下,就和新妹子熟悉了。

因为顾念着兄弟情,他还给杨泽也拉了一个儿。

杨泽哪有心思管这个,不过从小到大的教养在那儿,他也不好拂了人家姑娘的面子。

再说了,虽然林非‘心怀不轨’,但其实姑娘们还是很单纯,只是一起去找教室,并没什么。

虽说如此,但都是新入学的新生,对新学校带着好奇和憧憬,半大的少年没几句就聊到一起去了。

这一路倒也走得挺愉快,而杨泽却一直心底惦记着事。

他挺期待哥哥来接他的,可眼瞅着要到教室了,也没见到人,不由得就有些失望。

这刚失落了,下一刻竟看到了惊喜。

远远站在教学楼前的可不就是温心!

十九岁的少年已经出落得十分高挑,他站在那儿,颀长的身形竟比同龄人还要高出一些。.

如今正是清晨,薄薄的晨曦像是一层层金线笼罩在他身上,将无暇的容颜勾勒的越发出色。

他大步走过来,竟让杨泽身边的两个女孩羞得纷纷低了头。

杨泽一无所觉,他好久没看到他了,此刻见到了,心情好得不得了:“哥!”

温心却似乎没那么高兴,他往日里对待杨泽都是再温和不过的,可这会儿却有一些冷淡,那双银色的眸子里竟还隐隐有些冷意:“嗯。”

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杨泽的一颗心瞬间凉了半截,他本想快步走向他,甚至想牵牵他的手,可这会儿却怎么的都迈不了步子了。

兄弟两人这么僵持着,直到铃声响起来,温心才敛了眉,低声道:“上课了,进去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泽一整天的好心情,全都成了空。

直到温心走远了,林非才夸张的说道:“泽,你哥真是越长越帅了,我现在都不敢抬头看他了。”

旁边的女孩听到这话,有一位就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他就是温心吗?真的比传言中还好看啊!”

听着这话,杨泽本就糟糕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可是他也不能因此而迁怒别人,只能闷着气,大步进了教室。

从有记忆起,杨泽就没和温心闹过别扭。

其实杨泽的性格很皮,但温心却总是最大限度的包容他,杨泽也知道,温心宠他,可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他是他哥哥,唯一的哥哥,他们是血脉相传的,他们本就该比别人更加亲近。

可现在……莫名其妙的,他哥就不理他了。

其实不是从现在开始吧,温心早就在躲着他了。

而他……只是在不断地自欺欺人。

本该是最期待的入学第一天,杨泽却连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了。

晚上他睡得很晚,一直睁着眼听着门外的声音,直到隔壁的门开了,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他还是闭不上眼,睁大眼看着天花板,恨不得将那儿盯出一个窟窿。

他故意开着灯,温心一定知道他还没睡,若是以前,他一定会进来……

但今天,他没来。

一分一秒,度日如年,杨泽的心里也像是打翻了五味杂瓶,乱成一团了。

为什么?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

本来一切都好好地,为什么,他一下子对自己这么冷淡了?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就让他这么讨厌他了?

委屈之下,渐渐地有一丝愤怒升腾起来,杨泽躲在被窝里,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忍不了。

他本就是个藏不住事的,这会儿闷得不行,干脆就掀了被子,随便披了件衣服就推开门。

在一股子愤怒之下,杨泽气冲冲地从屋里出来,转身就去了隔壁。

温心没锁文,很好,他要去问问他,他到底是怎么了?

猛地把门推开,杨泽一肚子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

温心……刚刚冲完凉出来。

他们虽然住隔壁,但却有各自的洗浴间,而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根本听不见对方在做什么。

而此刻杨泽贸贸然的闯进来,却恰好和刚从浴室出来的温心撞上了。

因为是私人空间,所以温心压根没穿衣服。

杨泽满脑袋的火气在目睹了这一幕之后,立马傻了眼。

他呆呆地看着,满眼都是惊讶。

而此时,温心开口了,他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出去。”

杨泽猛地回神,然后落荒而逃。

回到卧室,杨泽也没勇气再去找温心了。

只要一想起刚才的画面,杨泽就浑身一个激灵,脸上都热的快要承受不住了。

其实小时候,他有和哥哥一起洗过澡,毕竟都是男孩,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他十岁的时候,温心十三岁了,杨泽还想去他的浴缸里泡着,但却被温心给赶走了。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一起洗过澡。

而杨泽,也再没看过哥哥不穿衣服的样子。

而现在,他终于看到了。原来,哥哥已经是大人了。

杨泽的心跳得很快,他脑中全部都被温心给占满了,他那尚且还滴着水的短发,棱角分明的五官,还有那光裸的胸膛以及修长的长腿……

哥哥小时候很漂亮,但现在完全发育了他,俊美的超乎人想象。

这一夜,杨泽过得浑浑噩噩,他似乎做了很多梦,这梦说起来真可笑。

他竟梦到温心来到他屋里,抚摸他的额头,用他从未见过的眼神看着他,那里面的情绪难言,但却深的让人心悸。

杨泽几乎要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他眼睛不眨地看着温心,心跳的太快,让他说不出一句话。

温心也在看着他,低声唤着他的名字。

在朦胧夜色下,他的声音像海妖一般惑人,杨泽心头涌动的情绪几乎要控制不住了。

然后,温心垂首,吻了他。

就像是忽然断线的风筝,杨泽的思绪彻底失去了控制。

哥哥亲他了,他的哥哥……他唯一的哥哥……在吻他。

这个念头刚刚在脑中形成,尚且十六岁的少年就已经压抑不住心底的感情。

唇舌上的掠夺,不可控地刺激,一股脑的涌向一处,杨泽的身下竟一下黏糊了一大片。

紧接着,莫名的惶恐和羞耻涌上心头,杨泽害怕被哥哥发现他的异样。

他还讨厌他吗?

要是知道他……了,他会更讨厌他吗?

像是一张巨手钳住了心脏,杨泽被恐惧掌控了神思,不能被他发现,他必须要遮掩。

不能再亲了,不能再靠近了,他猛烈的摇着头,大力地推着他:“哥,不要,你不要这样!”

激烈地反抗让位于上方的男人一下子僵直了身体,温心垂首看着杨泽,他很清醒,再也没有比现在更清醒的了。

他心爱的弟弟在他身下,流着泪,咬着唇,对他说:不要。

——哥,不要。

是的,他是他哥哥,血脉相传的哥哥,他是他弟弟,从他有记忆起就捧在手心的弟弟。

但现在,他不要他了。

其实早就知道结果了,从第一天发现自己的感情,他就该知道这样的结局。

可是,真的很不甘心。

温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真的控制不住。

他试着远离他了,努力去纠正自己的感情,可是这就像是萌了芽的植物,迎风见水就疯长的厉害。

他白天看不到杨泽,但却恨不得一整夜都坐在他床头。

他听不到他同他说那些趣事,却悄悄地将他的一切都打听的明明白白。

他竭尽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可每当他以为已经可以了,却在看到他一眼之后,全盘崩掉。

为什么他们会是兄弟,为什么他们要血脉相连?

假如他真的毁了他。

那他们的父亲,要怎么办?

他们那么爱他,给了他所有的一切,他怎么能毁了这个家。

温心品尝着啃噬心脏的痛苦,然后起身,对杨泽笑了笑:“没事,睡吧。”

说着他抬抬手,他的弟弟就安静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起床,杨泽朦胧间记得这个梦,然后被身下早已干固的液体给刺激清醒了。

见鬼,他竟然会做了这样的梦。

他竟然梦到哥哥吻他了,更要命的是,他居然因为一个吻就……she了。

脸上猛地灼热起来,杨泽赶紧起身,偷摸跑去浴室,将睡裤狠狠地洗了个干净。

幸亏有整套的烘干系统,要不然他得丢死人!

搞定一切,杨泽松口气去了浴室,一边冲凉,他脑中竟又浮现出那该死的画面了。

赤身luo体的温心,用那种表情看着他的温心,吻着他的温心……

心跳再度加速,杨泽敏感的察觉到身体的异样,他身上浇着热水,手却不受控制得向下探去。

哥……

哥哥……

极度压抑的声音从嗓子里蹦出来,杨泽手上的动作越快,在难以言说的妄想中,抵达了巅峰。

然后,他颓然靠在了墙壁上。

他竟然升起了这么肮脏的念头,他竟然对自己的哥哥……

真是龌龊啊!难怪,他会讨厌他。

杨泽仰头,任热水洒在脸上,水流将泪水尽数冲走了,可是却带不走胸腔里的空洞。

懵懵懂懂的少年情思,刚刚升起来,却被尽数斩断了。

杨泽十分期待的中级学院,也成了地地道道的噩梦。

他之前有多期待着见到温心,现在就有多惶恐。

这样躲了几周,在一顿晚饭的时候,温旭看不下去了:“小泽,没必要这么累着自己,还有六年可学呢,急什么?这才刚刚开学,就拼成这样,累坏了怎么办?”

杨泽对着爸爸强笑了一下:“没事,爸,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杨渉看了看他,却转头问向温心:“你也别太累,你们就兄弟两人,最重要的是相互扶持,都不要太拼了,路还很长。”

温心拿着筷子的手微顿,而后低声道:“好的。”

这一顿饭,吃得却有些尴尬了。

孩子之间有些小矛盾,温旭和杨渉都看得明白,可又能怎样?孩子总归要长大,会有各自的心思,他们即便是当父母的,也不好过多去干预,只能期望他们彼此说开了。

不过其实温旭也不太担心,当初为了让他们兄弟没隔阂,温旭和杨渉用了点小手段,肥嘟当时才三岁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有个亲哥哥这件事,虽然当时的温心已经六岁了,但因为银心的死亡,他的记忆一片空白,温旭就直接给他填补了一段完整的记忆,所以这兄弟之间该是最亲的。

一桌人,各有心思,临近结束了,温心却开口了。

“爸爸,爹爹,年后我想去参加实习军。”

他这话一出,温旭和杨渉只是微怔,杨泽却像是被人当头一棒,砸的头脑发晕了。

实习军,这是……要彻底躲开他了吗?以后,他连晚上看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杨渉想了下说道:“可以去,不过你现在还早了些,不再等等?”

温心没有丝毫犹豫:“爹爹,这正好是个机会,我想早些去历练历练。”

“嗯。”杨渉应了下来,“我和你爸商量商量,等明天给你答复。”

温心点头:“好。”然后他几不可察的用余光看了眼杨泽。

整个过程,他的弟弟都没有出声,甚至都没有抬头。

想想这些天,他处处躲着他,温心就浑身冰凉,被拒绝了是一回事,被这样彻彻底底地厌恶了,又是另一回事了。

温心一直在忍,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与其这样煎熬下去,与其在哪天看着他有了爱人……他不如早些离开。

他真的很羡慕爸爸和爹爹,假如他爱上的不是自己的弟弟,那么他一定也可以和他在一起,他会将所有的爱都给他,用一生一世来守护他。

可是……他没这样的幸运。

晚饭过后,温心没有出门,而是早早回了卧室。

杨泽一整顿饭都浑浑噩噩了,要说之前他不明白自己的感情,那么这十多天,他已经彻底想清楚了。

他喜欢温心,不是兄弟间的喜欢,而是夫妻之间的。

可是,那是他哥哥。

而且还是在疏远着他的哥哥。

杨泽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以前的他可能会毫不犹豫地去质问温心。

但发现了自己这样的感情之后,他不敢问了。

万一得到了最坏的答案,他要怎么去面对?

所以这些天,他一窝蜂的扑到了学习上,恨不得连家都不回。

可今天……他听到了温心的话。

他哥终于要彻底离开他了。

他再也抓不住他了。

他的所有感情,都要埋到坟墓里了。

灭顶的绝望从心底升腾,杨泽彻底忍不住了。

他要去找他,他要说出来,哪怕被拒绝了,他也要让他知道……让他知道他的心意!

这次杨泽没有贸贸然的推开门,他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而后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温心给他开了门:“小泽,有什么事吗?”

“哥,我能进去吗?”

温心犹豫了一下,但随后他就向后退了一步,杨泽跟着走了进来。

刚才还鼓了满胸腔的勇气,可现在却又有些撑不住了,杨泽不敢多等一分钟,他刚进来,就开门见山道:“哥,你是为了避开我才去的实习军吗?”

温心一怔,然后强撑着镇定说道:“不是,我没必要避着你。”

“可是……”杨泽心里的滋味太不好受了,他的嗓音都些沙哑,“你一直在躲着我,从十三岁开始,从你去了学校,你就一直躲着我!”

“我没有。”温心回应的很平静。

杨泽却被他这副态度给激怒了,这些天,心底的不堪,精神上的折磨,终于让他彻底爆发了。

“不用装出这副样子了,你讨厌我就直说,你不想看到我就直说,难道我还会缠着你?温心,我知道我错了,我是你弟弟,不应该对你抱有那样的感情,可是你有必要这样对我?你……”

杨泽不管不顾地吼出来,温心却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很冷,可是熟悉他的人一定能听到他声音底下的颤抖。

但是杨泽听不到了,他暴躁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不争气的眼泪滚落,但他却扬着头,向一头不服输的小兽,大吼道:“哥,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你可以干脆利落地拒绝我,但不要这样……”

他一句话没说完,温心猛地捏住了他的下巴:“你喜欢我?”

两人靠的太近了,杨泽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是!我喜欢你,想爹爹喜欢爸爸那样!”

巨大的狂喜在胸腔里爆发,温心从来都不敢想的事竟然一下子降临了。

他毕竟还是个十九岁的少年,饶是往日里再老成,现在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小泽,小泽,你喜欢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不停地恳求确认,可最后温心却等不到答案了,他低头吻上杨泽,这多年的渴求像是决了堤的洪水,汹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小泽,我喜欢你,我爱你……”温心的声音柔到了最深处。

杨泽怔了怔,他双颊绯红,满眼惊讶:“哥,你……”

仅仅一个字,又将温心从天堂拉下了地狱。

哥。

哥哥。

是啊,我是他哥哥。

温心松开了杨渉,所有的狂喜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对不起。”

杨泽还没反应过来。

但温心却冷静下来了:“小泽,是哥哥不好,我喜欢你,我爱你,但是……我们是兄弟,所以我没法和你在一起。”

杨泽怔了怔,他尚且没体会到获得爱的喜悦,就被这桶凉水给浇了个透心凉。

“我不在乎。”杨泽闷闷地出声。

温心的眸子里有一层浓浓的水汽,但他还是将弟弟拥入怀中,温声道:“不要任性,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不该让爸爸和爹爹伤心,他们是全人类的领袖,我们家在整个银河系的最顶端,太多双眼睛在注视着,若是被曝出兄弟乱|伦的事,你让爸爸和爹爹如何自处?”

一句话让杨泽没了声音。

“小泽,乖,哥哥很开心,也很感谢你,但没事的,等我走了,你很快就会忘了我。”毕竟你还是小,时间长了也就淡了。

杨泽伸手抱住温心,明明两人紧紧相拥了,可此刻却像是隔着一道银河,如此的遥不可及。

屋里蔓延着绝望的气息,可就在这时,门却开了

温心正对着房门,看到来人的第一眼,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爸……爸爸。”

听到他的呼喊,杨泽也怔住了,他转头,果然看到了他们的爸爸。

温旭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他们。

这情形,不用多想,肯定是早就在这里了。

他们极力想要隐瞒着的事,竟然这么轻松就暴露了……

温心和杨泽都满眼的惊慌失措。

温旭看着这两个孩子,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回事。

说实话,刚听到他们说的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当然,现在他已经冷静下来了。

看看这兄弟俩惊慌的模样,温旭叹了口气,低声道:“有件事一直瞒着你们,本以为是为了你们好,但没想到竟差点害了你们。”

温旭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说出来了:“温心,你不是我和你爹爹的亲生孩子,所以,你们也并不是兄弟。”

这句话当真如同一道天雷,横空劈开,将两个年轻人都给震晕了。

“就是这么回事。”温旭清了清嗓子,“你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要真是想在一起,没人会拦着你们。”

说完,他看向温心,说道:“你也不用去实习军了,只是悠着点,都还小,别让我逮到你们做坏事啊!”

扔下这些话,温旭关了门,就大步离开了。

他心脏不好,得去找杨渉开解开解。

特喵的,这孩子长大了真是不由爹啊!瞧瞧肥嘟那欣喜若狂的模样,这以后绝对是有了媳妇儿忘了爹的货啊!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