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的乱世桃源_第18章 分赃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当人们到达青岩山的时候,天色已经过了正午了,马芳让人将东西全都放到了山神庙的院子里,招呼小乞丐准备做饭,准备吃完之后先让大家伙儿去安置自己的山洞,有那么一个安身的地方,大家的心才能真正的安定下来,这一点即使不用说都知道。

看看田二就很有代表性了,自家老爹和妹妹一来,啥特顾不上了,忙着和他爹说起了这边山洞的事儿,甚至因为安老爹一家子一起来了,连原本看好的山洞都能放弃,重新寻思起了合适的地方,就为了和亲近人在一处,可见人们对于家,对于亲人的在意。

山里住着的人们看着来了新人,还是那几个兵丁的亲人,也很是热情的过来打招呼,当然更多的也许是看到了那一车车的东西,知道这里头估计有自己的份,每一个脸上都带着笑,特别是窦掌柜,看到那几头野猪,欢喜的差点眼睛都笑没了,他到了山上为了生存,硬是在这样的年纪里学着做起了猎户,虽说自己感觉自己挺能干,本事不小,这样都还能养家糊口,挺有成就感,可只要一想到祖传的杀猪手艺就此没落,心里不是没有遗憾的。

今天居然让他有了一显身手的机会,怎么也不高兴?最重要的是他突然发现,其实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用处的,只要本事大,这山里野猪可不缺,既然不缺,那他还怕手艺不传下去?

安老爹也挺高兴,他一个猎户,估计是这些人里头最不怕在山里过活的了,更不用说他还有一手鞣制皮子的手艺了,就凭着这个,这青岩山上他一家子绝对能过的不错,估计比山下还舒坦些,最起码受人尊重不是。

热热闹闹的吃完了饭,一家家的也寻到了合适的山洞安歇,连着马桂一家,也因为马芳这里还有伤员,还有小乞丐兄妹住着,索性就在离着山神庙不远的地方,山峰靠着河水那边寻了个不大的山洞。虽说小了些,不过马桂也有自己的心思,他感觉自家弟弟那石屋实在是不错,有心借着地势,在自己选的地方也建一个正紧的屋子,谁让他看上的地方旁的未必好,却偏偏有个朝着东南的百来平大的平台呢,哪怕是靠着山只建上两间小屋子,将山洞做储藏间用,这空间,这屋子,也比老家那几间茅草屋结实,宽敞。

不提这些人一个个的小心思,也不去说他们对于自己这山间小家的打算,山神庙总算是安静下来了,马芳也有功夫和几个手下开始清点这一次的所得,并且开始商量东西的分配。当然功臣们是一个都不能落下的,他如今手下就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带伤的,能多两个人手总是好的。这青岩山如今好假假也是近五十口人了,一个小山村的规模,在群山环绕的地方,想要将这些人安置好,庇佑他们有相对安稳的日子,可少不了这些个人手。

”柯家兄弟来了,赶紧坐,这回你们干的不错,按照咱们当兵的规矩,有了缴获,动手的就该有三成的分红,这是铁打的规矩,一会儿清点好了,你们就点出来分了,对了,那安家兄弟和马家兄弟好歹也是跟着一起去的,按照出力大小,别忘了也算他们一份。大家以后都要在这山里过日子了,可不能吃了独食。“

马芳说的是实在道理,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兵营里出来的人虽然比旁人凶悍,可也比旁人更讲究集体作用,更有规矩,所以大家都点了点头。马六更是利索的说道:

”放心吧,头儿,我们是那种不知事儿的人吗?“

”知道就好,这一次粮食弄来了十四石,三成就是四石又两成,剩下的一会儿按照人头,也一并分了,这山里弄肉食,弄野菜都好说,就是粮食最是麻烦,就这些,糊弄着能过冬就不错了。先看看,若是过阵子外头情况好些,咱们再想法子买点,不然开春就难了。好在明年开了地种下,到了秋里估计就好了。除了粮食,最重要的还有盐,你们也能分一石半,这些最是要紧,一会儿别忘了分的时候和大家说清楚。算了,一会儿让各家派个人上来,索性一起说吧,咱们人虽不多,到底原本不是一处的,为了以后不至于有什么矛盾,还是大家敞开来说比较好。“

马芳当什长多年,虽说没有什么在地方上做民政工作的经验,可对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处理,多少也算是有点心得,知道这一伙子不熟悉的人凑一起,从一开始就不能忽视公平性,还有透明性,不然矛盾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反倒是说开了,即使有什么倾斜,有什么吃亏占便宜的,反而更容易说通,更容易让人理解。

这些物资都是马六几个弄来的,说是他们的战利品也不为过,他们若是想要独占,也有他们的道理,可是谁都知道从一开始他们出去,就是为了采买而去的,不管这东西最终是怎么来的,出发点就决定了这东西不可能只属于他们,所以分出去什么的,总要说在前头,也因为毕竟是他们付出了危险才得来的东西,所以马六几个分的比旁人多,也是必须的,不然以后谁出力给你谋划物资?这也需要告知所有人。

马芳这样摊开来,说细致了,自然大家即使心里不痛快,也能理解了,再说了这一路回来大家也是出了力的,当初走出去的时候,为了凑钱,大家也一样倾尽了所有,大家都知道,这会儿只有靠着大家集体的力量才能在这深山里活下来,保护好家人孩子。

”我大伯还在老家呢,我回来的时候就想了,不成以后让我大伯出面买粮食,咱们去运就是了。虽说比县城远了些,可也安全好些,村子里地主家粮食那是必定有的,都不用惊动远了,就能买出来。“

马芳听了点了点头,一边让田二去喊各家的家主,一边继续点着东西说道:

”这毛毡子咱们也不用分什么三成不三成了,这东西也就是当个被褥用的,安人头,一人两床,正好分完,剩下的最多不过两三件,索性放着,万一以后再有人来,也能用上,倒是那些被褥,数量少了些,要每家都有不可能,索性你们几个直接分了。“

毛毡子确实多,可这东西其实就是仿那些草原上游牧民族的地毯做的,粗糙的很,一个不好还扎人,唯一的好处就是够厚实,有将近一节手指那么厚,即使垫在地上,也能隔开潮气,是兵营里行军的时候当褥子用的东西。所以这东西多了实在是没用,一人能有一块足够了,大家也没意见。

至于被褥,一共才十几套,这些人一人两套都分不上,估计回去也就是拆分了重新缝一下做个被子了。

”咱们这袄子倒是不少,也按照人分吧,一人一套,这个冬天是没问题了。那些棉花也给你们,算是补上袄子的三成。披风就不给了,放着,一共才十件,给谁都不合适,留着以后出去打猎的人用,好歹能改成厚衣裳裹在袄子外头,免得刮噌。水囊和靴子也一样,先紧着打猎的,谁加入打猎队,就我这里拿。“

这个也没说的,以后这山里打猎是大事儿,关系到大家的伙食问题呢。谁也不想饿肚子。再说了,谁打猎?还不是他们这伙儿人?心里有数着呢,这是变个借口给自己人好处。说起来也好听,也给了旁人机会,像是几个小子,有本事的,敢出去往山上跑的,自然有机会获得比旁人多的资源。

马芳说着的时候各家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过来了,听着马芳一样一样的说着这些东西的分配,也没有聒噪感觉不平衡的,他们各家逃难过来的时候,也不是什么都没带的,各家衣裳,粮食多少都有些,虽然少,却也不算是难得过不下去要饿死的。

如今既然领头的帮着把最让人焦虑不安的粮食,过冬的衣裳铺盖解决了,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他们怎么可能不满足?

”这粗布,直接按照人头分,五六匹呢,一人够做件单衣了,不够先存着,过阵子想法子再弄,冬衣有了,夏天的衣裳不用这么着急了。至于铁锅什么的,也不分了,一共也就零散的不足两套,谁弄来的给谁,各家若是有做饭的东西不够使唤的,看到这山神庙边上那地方没?那是我做的窑,过几天咱们烧上一回,各家都来出力,到时候水缸,锅子,碗,立马就有了,方便的很。“

听到这山里居然还有个窑,马芳还会烧窑,大家立马乐了,水缸看着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可却也少不得,特别是这山谷里住的,用个水,要是没有个存水的东西,可真心不方便。有了粗陶锅,即使没有铁锅也没什么,烧粥,炖菜,有个这样的锅也足够了,甚至还有人开始细细的寻思,到时候是不是再烧点坛子,好腌咸菜什么的。若是这样,各家瓶瓶罐罐的也够齐全了。

看着大家伙儿对自己的分配没啥意见,马芳也算是放下了心,他最多就管过十个人,这五十个人还真是有些压力。

”各家都有了自己的新家,那么以后各家自然也是自己过自己的,只是大家刚来,又是正巧赶上了这年尾,储备不足也是有的,所以呢,最初这一段时间,大家伙儿都索性和兵营一样,过一段大集体的日子,干活一起,有了出息大家一起分。比如说,有能力的,出去打猎,给大家寻食,回采野菜的也跟着去,多弄点能吃的,晒干了当冬天的菜,还有会打渔的,河边离着近,也抓紧弄点回来好做鱼干,剩下的那个石匠累些,帮着各家收拾宅子,放心,大家都不会光看着,有力气的都会帮忙的。”

谁能不帮忙啊,这可都是各家过冬的保证,所以马芳这话一说完,立马就有人应和了。

“我家男丁多,保证个个都有力气,起屋子不成,搬石头,打泥胚还是成的。再不济总能挑水。”

“可不是,我在家的时候还帮着起过屋子呢,咱们乡下人,谁没点泥瓦匠的手艺,就是再不济,干力气活是绝不会偷懒的。”

“马头儿,你说干啥咱们就干啥,这山是你先占上的,按规矩,你就是这山的山大王,不让咱们过来都可以,是你心善,把那么好的地方分给大家伙儿住,大家伙儿都听你的。”

“什么山大王,这多难听,该这么说,咱们这么多人,说是个山村也是可以了,咱们推举马头儿当村长。咱们听村长的。”

“窦掌柜,你啊,这马屁拍的,行,比我在理。”

“老冯,怎么是在理,这本来就是。”

“嘿,你个老小子还和我犟上了,我怎么就说错了?山大王又怎么了?看看今儿,咱们不就是来分赃了嘛,我看,这山大王也挺好的,日子过得逍遥,最起码不用交税。”

这冯铁匠和窦掌柜那是越说越高声,脸都红了,旁边的人听的一个个乐的不行。特别是那句分赃,所有人都大笑起来,可不就是分赃嘛,还一个个都分的乐乎的不成。

马芳都乐了,他一个山神成了山大王,还别说,真是挺贴切的。不过嘴上自然是不能这么承认的,好歹也是神仙,面子也是大问题。

“成了,成了,别吵了,要我说,咱们这是劫富济贫,咱们都是穷人,这不是分赃,是分济贫物资。至于村长也好,山大王也罢,反正没朝廷管着,想怎么喊就怎么喊,只是我感觉这马头儿的名字不错,就这么着吧。咱们说正经的事儿啊。村子里,得了,都让你们带过去了,反正啊,就是咱们这一伙儿子人,嗨,还是一样,别笑了,好好听听,感觉又不合适的,也好尽早说出来。”

有了过冬的东西,大家伙儿都挺乐呵,这说着说着,就是一阵的欢笑,马芳也没法子了,赶紧的将事儿说完吧,有这和他们折腾的功夫,还不如好生回去修炼呢,这几日因为山里人多了,有年纪大的开始给山神庙上香,叩拜,他也开始有了点香火,这几日正忙着研究香火的妙用呢。

“咱们大家多半都会种地的,所以这个秋天就赶紧的开地,山谷里,河滩边,山坡上,能开多少开多少,这会儿说不得还能种上一季大白菜萝卜。好歹多点吃的。等着翻过年,大家都缓过来了,屋子这样的大事儿也完工了,咱们就分地,每人都有,以后啊,会种地的种地,不会种的当一次地主,别忘了少收点租子就成。有手艺的靠手艺吃饭,反正你们自己调剂。说穿了就是过了冬,咱们慢慢的就要开始各过各的,大家伙儿好生盘算自己的日子去。就这样,散了吧,哦,对了,别忘了去窦掌柜哪儿把每家的肉分了,按人头,一人给两斤,再给十五岁以下的孩子一人一根骨头,好熬汤补身子,山里身子不好可麻烦了。剩下的咱们几个出力的平分。“

”猪皮呢?我刚剥了猪皮给安老爹鞣制了,给谁?“

”那还用说?自然是给我的,刚才不是还说我是村长来着,不赶紧的巴结,这么快就不认了?“

马芳接话那个快啊,连想都没想,这话说完,大家都笑了。不是笑马芳讨要猪皮,而是高兴的,高兴有个用心想着大伙儿的头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