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那么不堪_57.Chapter 57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57

陶桃什么都没说,但老陶哪里会不明白!

他这辈子都没这么懵过, 五年前那场灾难也没让他如此震惊!

毕竟那事还是有一定征兆的, 他有些心理准备, 可眼前这个……

怎么肥四!我女儿怎么和我兄弟在一起了!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老陶面上沉稳,脑袋里却全是咆哮体。

陶桃还是有点儿紧张的,她脸颊微红着, 小声喊道:“爸……这是叶擎。”

老陶:“……”

陶妈妈也过来了,她拐了老公一下,说道:“堵在这儿干嘛?快让人进来!”

老陶就像一个圆滚滚的木雕, 老婆推了一下就挪一边去了,表情还保持着不可置信,话还是说不出来。

叶擎像陶妈妈问好:“阿姨好。”

陶妈妈已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了:“拿什么东西?家里都不缺的。”

叶擎道:“也没拿什么, 一点儿心意。”

一边说着话, 他们一边进屋, 老陶全程傻眼, 直到坐进了饭桌才醒过神来。

他张张嘴, 一肚子话都要喷出来了, 但是……

一看到女儿那甜蜜样, 再看看叶擎这样貌, 想想他的品行还有能力, 顿时……

老陶长叹口气, 放声道:“喝酒!”

今晚不把这混小子灌醉, 他就改名换姓!

叶擎自然是奉陪到底, 给他倒酒……

老陶心里憋着气, 叶擎也知道,所以老实得很,让喝就喝,让干就干,特别会来事。

这么个喝法,酒量再好也是撑不住的。

没多久老陶就开始醉眼迷蒙了:“叶擎啊叶擎……”

叶擎还是头一次听他叫他名字,顿时有些紧张。

不紧张不行,这可是实打实的老丈人,他要是火了揍他,他也得挨着,谁让他抢了他女儿。

老陶这心情啊,复杂到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气吧?气!他把他当兄弟,他竟然拐了他女儿!

真气?也不见得,毕竟放眼他这半生,能配得上他女儿的也就叶擎了……

若是这家伙真的爱陶桃,对陶桃好,他这辈子要笑着进棺材。

又气又不气,又有点儿开心又满是不舍,这乱七八糟的心情,估计没当过父亲,是绝对难以体会的。

喝到后头,老陶是真醉了,只听他哽咽道:“叶擎啊,你不厚道啊!你怎么能把我的宝贝抢走了!”

陶桃听得脸通红……

谁知叶擎也醉了,竟然跟了一句:“我能体谅您,谁要是抢走了陶桃,我会跟他拼命。”

陶妈妈噗地一声笑出来,陶桃实在坐不住了,起身道:“我……我去给你们盛汤。”

她跑进厨房就不想出来了……

太尴尬了!这两个酒鬼!

过了会儿,陶妈妈也进来了,外头是刚从“好兄弟”转变为“翁婿”的酒鬼二人组,屋里是滴酒未沾的悄悄话二人组。

不得不说,陶妈妈实在通透,她靠近女儿,小声问道:“有没有什么想和妈妈说的?”

陶桃眨眨眼,没反应过来。

陶妈妈道:“叶擎是因为你才给盛涛投资的吧。”

一句话把陶桃给问得后背冒冷气。

本以为这下完了,这下惨了,这下要倒霉了。

陶妈妈也没再问,就这样看着……

她了解陶桃,陶桃也了解妈妈。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陶桃妥协了,她稍微改编了一下:“那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他知道了我们家的事,就……”

陶妈妈认真听着,连一个字都没打断,她的眼睛一片清明,似乎已经戳穿了陶桃这蹩脚的谎言。

不过陶桃不想说出真相。

陶妈妈也不想逼她说出真相。

她拍拍她的手,轻叹口气道:“傻孩子。”

陶桃瞬间后背紧绷,她心里酸酸的,很紧张却也知道过去了。

她低头道:“对不起。”

陶妈妈道:“幸好他是个好人。”

叶擎是个好人,很好的人,对陶桃很好的人。

这的确是最大的幸运。

陶桃听着这句话,想着叶擎,嘴角溢出了甜美的笑容。

陶妈妈看在眼中,心也跟着安稳了。

老陶已经醉得只差打醉拳了,叶擎忧心他身体,所以不敢再纵着他喝。

但老陶起劲得很,似乎叶擎一旦不陪他喝,他的醉拳就要发挥威力了。

陶妈妈出来道:“行了,都几点了,差不多就可以了!”

老陶天不怕地不怕,媳妇儿是真怕,于是哼哼唧唧了两声,没说不喝也没再要着喝。

陶妈妈转眼又对叶擎说:“你坐了飞机,应该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叶擎委婉说道:“那我先回酒店了。”

陶妈妈道:“回什么酒店?住家里不好吗?”

叶擎看了眼陶桃,陶桃低着头,半句话不敢说。

刚才还醉得一塌糊涂地老陶瞬间清醒了,他道:“对,睡家里就行!我去给你找被子,你睡客房!”

陶妈妈&陶桃&叶擎:“……”

Chapter 58

这都什么年代了,既然把女婿留下过夜,哪里还会让他睡客房?

陶妈妈的意思自然是让叶擎和陶桃住,这俩都在一起五年了,还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没做过?

都是过来人,谁不懂。

咱们的老陶超表示:我不懂!

陶妈妈无语地看着丈夫,老陶醉得一塌糊涂,说话都不利索了,偏偏在这事上利索得很,一辈子都不知道收拾家的男人竟然奇迹般地找到了被褥……

叶擎多懂事?赶紧过去帮忙抱被子,说着:“我来。”

老陶生怕他把被子抱到陶桃屋里去,于是坚持道:“我来我来,你不知道地方。”

叶擎道:“我拿着被子在后面跟着您。”

老陶没听明白他说了什么,只自己嘟囔着:“我知道客房在哪,我给你拿过去,你今晚必须睡客房。”

叶擎也醉了,只想着讨好老丈人不让他辛苦,所以坚持要抱被子。

这下老陶心里更加狐疑了,他又不敢挑明,只能死命抱着被子,自言自语的说着:“客房在哪?客房在哪?”

陶妈妈忍着笑对叶擎说道:“行啦,快让他去送吧。”

陶妈妈发话,叶擎便不再坚持了。

老陶终于得偿所愿,走进客房,认真把床被铺好。

陶妈妈在外面笑着说:“他这辈子还是头一次铺床呢。”

叶擎就很感动了。

陶桃和陶妈妈相视一笑,都觉得很逗,这俩男人是真的醉了,而且醉得很可爱。

铺完床,老陶又招待叶擎进屋,直到把叶擎安顿好,他才放心的回了卧室。

回到卧室,一上床,老陶就睡着了。

他衣服没脱脸没洗,什么也没收拾,陶妈妈也不生气,她摇头笑笑:“你呀……傻!”

陶妈妈也没再说什么,给他脱了衣服,用热水洗脸。

陶桃回自己屋了吗?

只能说陶总还是太天真。

老陶沾床即睡,叶擎还好一些,但也醉眼迷蒙,看着陶桃就只知道笑。

陶桃心里一片柔软,问他:“要喝水吗?”

叶擎将拉住她手腕,将人扯过来不由分说便吻住了。

陶桃脸微红,心跳的砰砰砰,也不舍得推开他。

两人亲着亲着,气氛就热起来了。陶桃又说:“我先去给你倒杯水嘛。”

叶擎哪里肯放她走,一把勾住她腰说:“我不渴。”

陶桃又说:“那你早点睡吧。”

叶擎却道:“睡不着。”

陶桃笑了,弯着眼睛问他:“那你要干嘛?”

叶擎翻身压上来,抵着她鼻尖说:“干你。”

陶桃脸倏地红了:“流氓。”

她都这么说他了,他自然得尽一下流氓的本分啦。

其实陶桃挺喜欢喝醉的叶擎,因为这时候他比较不那么磨人,基本上来一次就抱着她睡着了。

她喜欢在他怀抱里,被他这样拥着,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似乎也能听到他的心意。

她的后背贴着他的前胸,两人以最契合的姿态,睡了安稳又香甜的一觉。

晚上喝这么多,又辛苦劳作一番,再加上温香软玉在怀,饶是叶擎也有些起不了床。

两人睡得正香,门开了……

老陶昨晚虽然喝醉了,但干的什么事还都记得,尤其是把叶擎安顿在客房里这件事记得特别清楚。

陶妈妈大清早在煮饭,老陶醒来,便想去叫叶擎吃饭。

谁知门一开,看到了相拥而眠的两个人。

老陶默了默……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出去了。

至于心里是不是在滴血?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啦。

老陶哭着脸去了厨房,陶妈妈一看他,就隐约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你不会不敲门就闯进去了吧?”

老陶欲哭无泪:“我怎么知道我女儿会不睡卧室睡客房!”

陶妈妈笑着安慰他:“行啦,好像你当年不是这样似的。”

老陶沉默了,但他还是不甘心!

陶妈妈又说:“他俩也老大不小了,赶紧在一起,赶紧结婚,咱们就能抱外孙了。”

这话让老陶有了奔头:外孙?外孙女?

他想想陶桃小时候,顿时来劲了:“有道理!咱马上也是要颐养天年的人了!”

没多久,陶桃也醒了,她不知道老陶已经撞破,还想着赶紧回屋伪装一下……结果她一动,叶擎便抱紧她。

陶桃小声说:“我得回屋啦。”

叶擎说:“再抱会儿。”

堂堂叶总竟然会撒娇,陶桃走不了了,她转身看向他,柔声道:“我爸妈很喜欢你。”

叶擎低声道:“真是太好了,我很开心。”

陶桃道:“我也是。”

叶擎将她抱入怀中,下巴抵在她额头上,温声道:“你不知道,我真的很开心,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刻。”

陶桃抬头看他:“那以后呢,我们结婚的时候……”

她刚说完这句话,就不好意思的停下了。

叶擎心潮澎湃,不知该怎么抱她才好,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她说话,但事实上,他说的每个字都直接落在了陶桃的心尖上。

“从遇到你那一天开始,我每一天都是最开心,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也能和你在一起,去体会更多的开心。”

陶桃听得耳朵都软了,她埋在他怀里,慢慢说道:“我也是。”

虽然他们相遇时候很狼狈,但他们的爱情却没那么不堪。

陶桃和叶擎。

属于彼此的两个人,也终究会相守一生。

正文完。

番外(一)

关于陶桃和叶擎的婚礼,最忙碌的不是两位当事人,而是老陶同志。

用陶妈妈的话就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要结婚了。”

老陶吓一跳:“你可别想和我离婚。”

陶妈妈瞪他一眼:“怎么,我和你离了婚,你就要再娶?”

老陶赶紧说:“我再娶也是娶你……”

陶桃在一旁笑得都不行。

陶妈妈懒得理这老糊涂,拉着女儿去别处看了。

老陶是真忙,致力于搞个世纪婚礼,恨不能把所有人都请过来,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他女儿结婚啦,嫁给一个超优秀的男人。

对此,陶妈妈和陶桃都不赞同,只有叶擎这个无脑吹是咋说都好,咋说都行,咋办都棒!

反正只要娶到陶桃就行。

婚礼前夕,陶桃提了下:“关总那边……”

叶擎道:“不用管她。”

陶桃担忧地看向他。

叶擎神态很自然,眼中全是暖意:“没事,我现在是真的没事了。”

也许以前还想象过得到来自母亲的关怀,哪怕一次次失望,可因为她是他血脉上的至亲,所以还是忍不住想要期待……

不过如今他真的解脱了,和那个项目无关,是因为他已经不需要再贪求那一份温暖了。

陶桃给了他爱情,她的父母也给了他一个家。

眼睁睁的美好就在眼前,他又何必去强求那些?

关盛雪不曾在意过他,他也不会再在意她。

她是他的母亲,他是她的儿子。

但世间并非所有母子都是血脉亲人,他们可能是针锋相对的宿敌,是不再相干的陌生人。

既然没有感情,不如形同陌路,省得看到彼此还要徒增伤感。

陶桃见叶擎的确不在意,便也没再提了。

这么开心的日子,她只想和他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有老陶操刀,婚礼办的相当热闹和喜庆,顺便也土里土气的……

想去海岛结婚?抱歉!婚礼必须在家里!风俗多得是,一个不能少!

想要少请一点儿人,不行!老陶是个体面人,朋友多兄弟多,哪个都不能少!

想要一切从简?开玩笑,人生一次的大事,怎么华丽怎么繁琐怎么热闹怎么喜庆怎么来!

本来吧……陶桃这婚礼是真累不到,毕竟叶擎对她千依百顺,怎样都好。

结果她老爸折腾起来谁都得喊爸爸!

陶桃气鼓鼓的,叶擎安慰她:“好啦,叔叔就你这一个宝贝,他想怎样就怎样,让他开心吧。”

陶桃瞪他:“就是你惯得!”

叶擎笑道:“没办法,那是你爸爸,而且是那么好的父亲。”

这倒是真的……能身为老陶的女儿,陶桃很幸福。

像是心有灵犀了一般,叶擎竟然说道:“我希望你作为我的妻子,也能很幸福。”

人这一生,父母是前半截,伴侣是后半截。

陶桃有了美好的前半截,也即将拥有美好的后半截。

婚礼终究还是到来了。

哪怕这场婚礼是老陶一手准备一手策划,一切都符合他的心意,但是……

最后将陶桃的手放到叶擎掌心时,他还是哭得稀里哗啦。

主持人让他讲话,老陶主备了好久的稿子,一句都说不出来,他流着热泪,挂着微笑,用哽咽的声音说道:“祝你们幸福。”

千言万语也不过这一句话。

大多数父母的心都是这样的。

什么都是次要的,孩子的幸福是他们后半生最大的慰藉。

老陶还是很时髦的,正经婚礼一结束,他就把这对新婚小夫妇送去蜜月了。

叶擎难得闲下来,陪着陶桃在温暖的海岛上悠闲度日。

他们什么都没想,醒来便去踩着沙滩散步,到了时间便品尝美食,夜深人静时在宽大的床上,做着极尽甜蜜与温馨的趣事。

蜜月归来,陶桃便震惊得发现……自己那位好亲戚没来。

她赶紧去买了个试纸,回来一看。

很好,中标了!

她……她竟然要当妈妈了?

陶桃一脸玄妙,给宋意打电话,宋意这个过来人给她分享了无数经验。

该吃什么,该用什么,她说得费事,索性道:“我给你订好了直接快递过去,你安心休息!”

陶桃如今也不和这“富婆”客气了,她要全包就全包吧。

宋意又道:“你觉得会是个女孩还是男孩?”

陶桃道:“女孩吧……这样你家小星星就有媳妇儿了。”

宋意笑道:“有道理。”

不过陶桃想起陈情后又说:“……男孩也没事,没准还能娶了你家小星星。”

宋意乐不可支,和她贫道:“那你可得正经准备聘礼了。”

陶桃也和她开玩笑道:“你才是呢,让你家老谢赶紧存嫁妆!”

她俩说笑着,明明都过了那最青涩稚嫩的年纪,却还在最美好的时候。

会继续更新番外!

【一下是误更新还没来得及替换的内容,买了也不要慌,会慢慢替换成该有的文字,么么哒!】

沈清弦出手算很快了,谁知顾见深竟然挡下了。

沈清弦道:“我看看。”

顾见深按着自己衣服说:“没……没伤的。”

沈清弦不信:“没有的话你藏着干嘛?”

顾见深还真答不上来。

沈清弦便道:“有伤没伤我都要看看。”

十四五的少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该懂得不太懂,不该懂的似乎又懂了些……

总之顾见深心头热得很,因为他这话,浑身都热了。

他不愿脱下衣裳,不愿将自己丑陋的身体的暴露在他面前。

可他越是躲闪,沈清弦越是认定他身上有伤,越是要扯开他的衣服。

两人拉拉扯扯的……

“师弟,你在做什么!”洪钟似的厉喝响起,沈清弦被吓了一跳。

他十一师兄武振海一脸痛心疾首地走过来,救下被师弟欺负的小杂役。

沈清弦:“……”他现在解释是不是已经晚了……

顾见深见有陌生人来了,立马低头,按着衣服行礼道:“小的先走了。”说着他便快步转身离开。

沈清弦也没法再将他留下。

武振海转头看他,怒其不争道:“你也是!堂堂筑基修士,欺负那小仆做什么?”

沈清弦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武振海还在训他:“我知你喜欢那鲜艳颜色,但那是人家的眼睛,你要干嘛?还能挖下来不成!”

沈清弦:“……”没,真没有,挖下来成了死物,哪里还会这般漂亮。

武振海见他不出声,还以为是说透了他的坏心思,不由更气道:“你再这样胡闹,我要告诉师父了!咱们万法宗徳礼兼行,哪怕那少年只是个杂役,你也不该欺负他!”

沈清弦真委屈,超委屈了,他小声道:“我是看他脸上有伤,想再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伤。”

武振海虽然只瞥了顾见深一眼,但也看到了他脸上的鞭伤,他狐疑地看向沈清弦:“真的?”

沈清弦万万年后再怎么脾气大,可现在对着自家师兄也只能耐着性子说道:“千真万确。”

武振海又问他:“你干嘛对个小仆这么好?”

沈清弦默了默,小声道:“他……的眼睛那么好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