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19章 hapter 19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19

孙管家一眼看到陆离,扑上去就是一通颠倒是非的说道,话里话外都是谢见微无理取闹。

“陆医生你可劝劝少爷吧,老奴年纪大了,笨手笨脚摔了花瓶,少爷不依不饶,非要把这花瓶给拼起来,这不,连自己的手都伤到了!”

正常情况下,大家都会偏向孙管家,一来他是个老人,二来他是弱势群体,被富家少爷欺负的佣人才是大家理解中的正确发展。

但这次孙管家失策了。

他刚走近陆医生,第二段话还没说出口,陆离便毫不客气地抬腿,猛地把他踹翻在地。

孙管家只觉得胸口一甜,差点吐出血来,他目瞪口呆地看向陆离,一脸的不可思议。

陆离一改之前的温文尔雅,他面色阴沉,眸子里像掺了冰渣,声音都冷如寒霜:“连主人的心爱之物都看护不好,你还有脸待在这位置上?”

孙管家是真没把这个花瓶当回事,他自己宅子里这样的瓶子都多了去了,打碎一个又怎么了?马上换个新的就是了!

孙管家不服气,继续编排谢见微:“老奴不对,但老奴也是怕少爷身体受伤,这花瓶碎片这么锋利,少爷非要自己拼起来,我……”说到后头,老奴不见,只剩下我了。

陆离冷笑了一声:“既然这样,那你来。”

“啊?”孙管家没想到话题又绕回来了,他终于意识到陆离是站在谢见微这边的,他也见多了这种人,以为巴结少爷有用,却根本不知道谢家这少爷就是没人要的可怜虫。

巴结也是白费功夫!

孙管家站起身来,也不再装模作样了,他板着脸说道:“老奴受老爷夫人之命,负责照顾少爷,但这照顾不只是衣食住行,更是品德修养,老奴……”

陆离已经走到谢见微身边正在帮他止血包扎,此刻听到这话,他猛地抬头,鹰眸如电,声音似铁:“孙昌德,你觉得谢星会信你还是信我?”

孙昌德猛地一怔,身体哆嗦得像钟摆,他盯着陆离,半晌才回过神来。

昏头了,真是昏头了!

他竟然忘了陆离的身份!

这位陆医生的确是位优秀的医生,但同时也是陆家的三少爷。

虽然是从外面找回来的私生子,但陆家手握Z国的政治核心,是实打实的权贵,跟谢家不在一个层次上。

谢星是谢见微的父亲,陆离都敢直呼其姓名,可见是真不怕他。

若是没了老爷夫人的名头作保,他孙昌德算个屁!

而且说到底谢见微还是谢星的孩子,往日里他怒其不争,加上孙昌德等人的刻意挑拨,所以对这儿子失望之极。

但若是陆离说几句,谢星因为陆家的缘故,肯定会看谢见微顺眼很多,到时候又怎么会围护一个可有可无的小管家。

孙昌德在这宅子里作威作福惯了,把陆离也当成谢见微来糊弄了!

这会儿他猛地清醒过来,额间全是冷汗,他哆哆嗦嗦地跪在地毯上,也不顾扎手了,急忙收拾着花瓶碎片:“老奴这就把花瓶拼起来,这就……”

“拿出去。”陆离冷着声音道,“一小时后,我要看到这花瓶。”

他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但孙昌德一想到陆离只要三言两语就能打发了自己,立马面如土色:“一定,一定拼好!”

终于赶走了这烦人的苍蝇,陆离皱眉看着谢见微受伤的手掌,心疼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谢见微也不出声,只是啪嗒一声,一滴眼泪落在了陆离的手背上。

如同被烫到一般,这轻飘飘的眼泪似乎直接烫在了陆离的心尖上,让他体会到了如针扎般的刺痛,他抬头,看到谢见微倔强地咬着下唇,红肿着眼睛,眼泪直流,可是却不肯发出一点儿声音。

陆离心疼得一塌糊涂,他捧着谢见微的脸,细碎的吻落在他面颊上,声音沙哑:“别哭,小微……别哭。”

谢见微哭得惨兮兮,但其实脑思路特清晰,病娇嘛,独占欲强,对于自己的东西,不管好坏都是一定要霸在身边的,被人打坏一个花瓶看似事小,但对于这小少爷来说,就是动了逆鳞,不能容忍。

陆离是真见不得他这样子,他掉眼泪,他比他还难受,只要他别哭,他做什么都可以。

谢见微琢磨着,是不是该适当加点儿戏,比如说花瓶是陆离不经意留下的?不太靠谱,毕竟哪个医生会有事没事揣个花瓶在身上?

结果陆离比他更清楚是怎么回事:“我知道那花瓶是你母亲留下的,别哭了,等下次她回来,还会给你带礼物的。”

谢见微:“……”原来是母亲留下的,早知道就不哭了。

陆离温声安抚他:“你若实在喜欢,等晚些时候,我给你做个漂亮花瓶。”

听到这话,谢见微觉得这个可以有,他看向他,脸上还挂着泪,但眼睛却亮了许多:“真的吗?”

陆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逾矩,他松开手,轻声道:“真的。”

谢见微倒没太在意,吻吻脸颊算什么?更亲密的事都做太多了,他只想着后头的事:“你亲手做吗?”

陆离说:“没错。”

谢见微拉着他衣袖道:“我能和你一起做吗?”

陆离怔了下。

谢见微眼巴巴的看着他,卷而翘的眼睫上还沾着泪,眼眶微微泛红却衬得那双眸子如水洗一般干净漂亮。

真好看,好看得让人堕落。

陆离笑了笑:“好,等给你检查完身体我去准备东西。”

谢见微兴奋得面颊微微泛红:“太好了。”

谢见微的身体并无大碍,甚至割了手后比不割手前还要好很多。

估计是陆大离见了血心疼得要命,潜意识里又希望谢见微健健康康,最好能长命百岁,远离病痛,活得舒服惬意。

所以谢见微糟糕的身体神奇般地又好了许多。

陆医生的医术到底如何,谢·医学博士·见微不想评价,但这治病的本事是真不赖。

让你好你就好,实在任性!

可惜的是,也因为这不讲道理的“神的意志”,导致陆医生根本检查不出谢见微昨晚腹泻脱水到下不了床。

自然也就不知道谢见微昨晚吃了那么多“好东西”。

孙昌德逃过一劫?不,这只是个开始。

谢见微可不打算继续委屈自己,虽然设定上他是个羸弱单纯任人欺负的小少爷,但这不代表着他不能翻身农奴把歌唱。

想收拾那帮混账东西,法子多得是,即便没有陆离,谢见微不用多动几下手指,更不要提还有老公在身边。

谢见微身体还是虚,陆离给他输了液,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下午醒来的时候,陆离已拿了做花瓶的工具回来。

谢见微从床上下来,高兴道:“这是什么?”

陆离说:“拉坯机,一会儿就用这个来做花瓶的形状。”

谢见微是真好奇的,在银河时代可没这么古老的机器,不过这小东西虽然简单却不简陋,完美呈现了人类智慧的结晶。

谢见微饶有兴致地看着,陆离却皱眉道:“穿好鞋子。”

谢见微穿着睡衣,光着脚就下了床,此刻白生生的小腿还漂亮的双脚都像朝阳下的花朵般嫩得晃人眼睛。

陆离的视线总忍不住被勾过去。

谢见微察觉到了,心里暗笑,面上却自然得很:“没事,屋里热。”

是挺热,陆离从外到内都觉得热。

“一会儿得去院子里做花瓶。”

谢见微眨眼睛道:“在屋里不行吗?”

陆离第三次把眼睛从他的脚踝上挪开:“会弄得到处都是。”

谢见微笑眯眯的:“这样啊,那我穿衣服。”

虽说在院子里,可他们还是弄得到处都是,谢见微其实一眼就看透了做法,也能一口气做个漂亮花瓶,但他得装,这一装就玩心大起,糊了陆离一身泥巴。

两人黏黏糊糊地做了两个花瓶。

陆离的那个修长漂亮,谢见微的圆乎乎胖墩墩,虽有点儿歪扭扭,但却异常可爱。

谢见微道:“我要你这个!”

陆离纵容道:“都是你的。”

谢见微又道:“那不行,我那个要给你。”

陆离看看谢见微做的那歪扭扭的小花瓶,嘴角微扬:“好。”他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一般,眼中全是暖意。

谢见微看看他这模样,心里一痒,再一看他一身泥巴,计上心头。

“陆医生,我们去洗澡吧。”

陆离没反应过来。

谢见微拉了拉领口道:“泥巴都弄到身上了。”

他白皙的锁骨上沾了一点儿褐色的泥土,强烈的颜色对比竟意外添了些情|色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次的小剧场应该是——陆离:操不死你。

可惜短短附体,没写到,明天见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