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27章 hapter 27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27

谢见微心道:放心吧, 死不了……毕竟这是陆离的世界。

至于饿……没遇到陆离那次是真饿,饿得不要不要的,但遇上陆离后, 明明也没喝热血,却饿得没那么夸张了。而且他总觉得陆离的温血大概比其他人的热血效果好,喝一次饱一天, 神清气爽。

这么一想, 谢见微隐隐觉得眼前的陆离大概就是梦境的主人。

他没见过陆离时,谢见微是遵循梦境的规矩来体会着该有的饥饿感,但两人相遇后,他立马有超脱逻辑之上的趋势,这么一看, 陆离是主人的可能性相当大。

当然这也是猜测, 毕竟他还没饿到极限, 以目前的逻辑来看,喝温血的确是足够压制饥饿感。

罗伦见谢见微神色淡淡,显然已经神游太虚, 不由得长叹口气:“你啊!”

谢见微没什么诚意地安慰他道:“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罗伦冷哼哼地看着他, 认定他是在胡说八道。

谢见微说道:“我没特意禁食,只是没遇上想喝的。”

罗伦听他这歪理听得想揍人。

谢见微也没什么招, 他能做的也就是耍赖:“反正我就是想喝他的热血, 不是他的就不行。”

问:朋友超级惹人生气怎么办?

罗伦上将:能怎么办?只能原谅他啊!

谢见微讨好道:“好啦,一会儿请你喝酒。”

血族还真是有酒的,不过和人类酒精的成分不同, 它们准确点该叫调和血,由味道绝佳的冷血互相搭配调和而成,味道别有一番风味。

罗伦呵呵哒:“有本事你请我去血耀大厅啊,谢伯爵。”

谢见微:“……”

那个乱|交圣地,他是真去不了。

虽说罗伦嘴上不满,但却真陪他去喝酒了。

谢见微挑的是个挺清净的地方,听说老板是个千年难遇的情种,刚成年就去人族狩猎,然后遇上了一个特别可口的食物,初拥后就死守着他,在血族领地一度成了个笑话。

不过笑归笑,自己选择的生活,瞧他过得还挺惬意。

因为这层关系,所以这个酒吧是难得地不搞事情的地方。

一般酒吧虽明面上是卖调和血,但总会有个陪酒的,陪着陪着就陪到床上去了。

毕竟相比冷血来说,还是有无数血族喜欢热血。

谢见微点了杯橙黄色的血酒,罗伦嘲讽他:“又不是小年轻了,还喝这种稀奇古怪的,也不知道到底添加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谢见微说:“尝尝嘛。”

他喝了一口,还没等品出味来,颜柯好奇问道:“什么味呀?”橙色的血看起来好像橙汁。

他正这么想着,谢见微就来了句:“酸酸甜甜的,大概是鲜榨橙汁。”

颜柯流口水:“好想喝,现在橙子都成濒危保护植物了!”

谢见微道:“让你来你不来。”

颜柯道:“我来了也喝不成好吗,你要把我变成纸巾!”

谢见微道:“怎么会喝不成?直接把你泡到橙汁里,喝得还不够多?”

颜柯:“……”

谢见微喝完“橙汁”,又点了“梨汁”、“芒果汁”,“菠萝汁”,“葡萄汁”……

他还想点一杯“黄瓜汁”,却被罗伦给拦下了:“差不多行了,你要喝醉?”

谢见微没当回事:“喝这个怎么会醉?”一堆果汁,除了甜就是甜。

罗伦觉得他已经是个酒鬼了:“行了,天色不早,该回去了,你还要不要伺候你的小阳|痿了。”

谢见微道:“谁阳|痿啊?”

罗伦说:“……”真他娘的喝醉了!

“你说小离?”谢见微摆摆手道,“他厉害着呢,相当、相当厉害……”

罗伦心道:你也真是胆肥,敢这样叫陛下。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毕竟是两人之间的情趣。

叫小离也好,叫离哥哥也罢,反正陛下爱听。

谢见微见罗伦不信,又说了几句,罗伦不理他,直接架着他走人。

一路上谢见微三句不离小离,罗伦一边应承着,一边又十分心酸。

血族不是不懂爱情,只是不愿去懂。

漫长的生命,无数次进食,忠贞二字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难。

而没有忠贞的爱情又叫什么爱情?

毕竟这两个字最基本的起源就是独占欲。

罗伦把谢见微送回去,开门后,他看到了老实待在屋里的人族。

陆离起身,向他行了礼。

罗伦不待见他,把谢见微放到床上后道:“伯爵喝多了,好好照顾他。”

陆离应道:“好。”

罗伦盯着他看了会儿,半晌后冷笑一声:“不能提供热血,你毫无用处。”

陆离眼帘微垂,平静道:“我明白。”

罗伦说:“别把人族的小心思带到这里,如果你敢利用他,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陆离依旧是面无表情:“我会努力变成血族。”

罗伦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人族和血族誓不两立,他们最大的矛盾来源于食物链,猎杀者和被猎杀者永远都不可能和睦相处。

诚然纯血族可以依靠着惊人的容貌随意诱惑人类,但人类对于爱情的观念和血族截然不同,他们深陷爱河后渴望的不止是一次性|爱,更多的是长久的相伴、一生的扶持和共同繁衍后代的圆满。

但血族只是想满足性|欲和食欲。

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注定了人族只会受到伤害。

由爱生恨的恨比单纯的恨还要焚烧理智,也许起初血族和人族没这样剑拔弩张,但随着时间推移,人族对血族的恨急速攀升,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血族的存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们是一些披着人皮的怪物,也就有越来越的人执着于反抗。

他们害怕容貌俊美之人,连同族中长得过分好看的人都从骨子里排斥和拒绝着。

比如陆离,他的遭遇可以完美诠释这个现象。

过分英俊的容貌成了灾难的来源。

所有靠近他的人都心怀警惕,所有第一次见到他的人都面露惶恐,哪怕有假意奉承他的,最后想要的却是“长生”——被初拥后的长生。

他是个人类,可他的同族都不认为他是个人类。

他们把他当血族一样排斥恐惧,又在知道他不是血族后,开始无理取闹的迁怒。

几乎没有哪个人类能够与纯血族战斗,所以他们把一个很像“纯血族”的人类当成了纯血族来欺凌辗轧,似乎这样也能够平复内心的不平和愤恨。

但其实这很没道理。

陆离做错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却遭到了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

有这样病态的生长环境,陆离注定是不正常的。

他不排斥自己变成血族,甚至是期待的,听说初拥后人族的记忆会全部消失,恍若重生般,开始新的人生。

可惜他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因为他无法勃|起。

陆离不知道谢见微为什么会选择自己,但当谢见微选择自己的那一瞬间,他枯寂的心底升起了从未有过的喜悦。

没关系,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没关系。

谢见微真没想到那些“果汁”有这样的威力,居然让他醉得一塌糊涂。

估计是调和血里有某些添加剂,这些添加剂对血族的身体有影响,能产生让人类醉酒一般的状态。

谢见微迷迷糊糊地,睁眼看到陆离便觉得心安的很。

“过来。”他拍拍自己身侧。

陆离犹豫了一下。

谢见微不满道:“来嘛。”

他往日里的音色都是清清冷冷的,哪怕放软声音说话也让人觉得像缀在天边的云朵,软是软,却也极远,而且很轻飘,非常不真实。

但这会不同,好像云朵从天边落下,变成团团的棉花,充实又饱满,触碰一下似乎都会将手给暖暖包裹住。

陆离心脏跳了下,终于是睡在了他旁边。

谢见微却不老实,以一个喝醉人不该有的灵敏动作脱衣服,不一会儿他就脱得光溜溜,窝进了陆离怀里。

又过了会儿,他才慢半拍地察觉到陆离还穿着衣服。

然后他又开始给陆离脱衣服。

等两人都未着寸缕了,他又开始在陆离身上蹭来蹭去。

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会没有反应。

反而陆离的身体平静得不像话,可他却并不是不兴奋,他的心脏跳得很快,胸腔里像是烧起了会火,燥热感窜遍全身,可就是不会像最重要的地方聚集。

谢见微蹭了会儿开始不满了:“小离,给我。”

陆离心脏被刺了一下,他起身道:“我帮你。”说着便含住了他的那里。

谢见微倒吸口气,被这样弄了弄后,他声音都带了哭腔:“不够……”

说着他把陆离往下按,陆离松开他,视线下移,看到眼前这湿哒哒的一幕后,整个人都如同被电击了一般。

谢见微哀求道:“帮帮我,小离,帮帮我。”

陆离放进去一根手指,接着换来了谢见微舒服的低哼声。

如同做梦一般,陆离难以想象这景象有多迷人,他用三根手指让谢见微she了。

他根本没动过他前面,一下都没碰。

陆离盯着他红润的唇,如同被蛊惑了一般,垂首吻了上去。

谢见微的舌尖顺势缠上他,像惑人的妖精一般,勾的人心醉神迷。

陆离却忽地推开了他,他怔了怔,有些惊讶地看向自己的身下。

那一直沉睡的地方竟然有了一点抬头的趋势……

谢见微宿醉醒来后,头都快炸开了。

什么破玩意,后劲这么大。

谢见微头重脚轻的,不愿意下床。

陆离比他醒得早,见他醒来后便问道:“饿吗?”

他一开口,谢见微立马觉得饥肠辘辘。

陆离走近他,谢见微吃了顿美美的早餐。

享用完后,谢见微说:“昨晚我醉了,没能陪你治疗,今天早上再试试吧?”

陆离眸色闪了闪:“能换个方式吗?”

谢见微没听明白:“怎么?”

陆离说:“可以由我主动吗?”

谢见微说:“行啊。”

然后谢军师就被指jian了。

GC后,谢见微趴在床上大喘气。

陆离问他:“舒服吗?”

谢见微:“嗯……”

陆离说:“回答我。”

谢见微声音都是颤的:“舒服。”

陆离难得笑了下,他又问他:“能吻你吗?”

谢见微心道,装什么嘛,你哪次吻我的时候还问过?

不过考虑到这里的陆小离是个小可怜,他便点头道:“可以。”

陆离小心地将他翻过身,视线落在了他的唇上。

他没立刻吻下来,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谢见微被他看得怪不好意思,问道:“亲不亲了?”

陆离说:“你真好看。”

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爱人用这样的视线看着自己,说着这样动听的话,谢见微的心里只剩下一片甜滋滋。

陆离吻了下来,动作很温柔,可是却蕴含了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感情。

仿佛这不是一个吻,这是一首情诗,字里行间全是美好的爱情。

谢见微被甜得眼睛微弯。

等两人分开时,陆离说:“你看。”

谢见微这才回过神,看了看大离同学,惊喜道:“有点儿反应了!”

虽然这反应小到不认真看就察觉不了,但好歹是有反应了!

谢见微是真开心,这话放到现实中说陆大离肯定不会信。

毕竟谢军师整天被几个大离给馋的都恨不得他们集体阳|痿。

然而现在却只剩下喜悦了!

陆离又道:“再来一次行吗?”

谢见微连忙点头道:“好!”

好不容易有了效果,要再接再厉,没准再刺激刺激,大离同学就恢复健康了!

结果,在谢见微被指了三次之后,彻底虚了。

“我……我不行了。”谢见微觉得自己真的射不出东西了。

可偏偏陆离必须要看他GC,然后接个吻才能有反应。

也是醉了……

陆离说:“那就算了。”

谢见微看看半硬的大离,又很不甘心,也许再来三次,这家伙就勃|起了呢?

可是三次啊!谢见微摆摆手:你还是萎着吧大离。

谢见微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醒来后他还走不稳路。

不是累得,是虚的,他可能需要吃点儿补肾的东西……

可惜他只能喝血。

于是谢军师决定曲线救国,给陆离的安排的食物里,十样有十样都是补肾的。

这样他再喝陆离的血,是不是也变相补肾了?

管他有没有效,反正他俩都需要补补!

谢见微喝过血后问道:“又恢复原样了?”

陆离点头道:“是。”

谢见微:“难道……又要重头开始?”

陆离说:“你累的话就歇歇吧。”

谢见微一咬牙:“再来!”

可惜的是,谢军师最多只能四次,四次后他就打死不要,再来就只能哭唧唧了。

而陆大离的状态刚好是半硬……

所以说想要彻底勃|起,最少得七次甚至八次。

谢·不是一夜七次郎·见微表示:这病他治不了了!

两人胡来了将近大半个月。

罗伦看不下去了,把谢见微拎出来道:“你还说你脑子没病,整天跟个阳|痿混闷在屋子里做什么啊?”

谢见微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快被个阳|痿给弄得精X人亡了呢?

“没、没事,就是陪陪他。”

其实他照实说出自己做的事罗伦也不会信,他忧心忡忡地是另一码事。

“人族很狡猾的,他们就喜欢搞什么爱情主义,你又是个血族奇葩,很容易被他框起来啊!”

他认定了两人整天憋在屋子里是在腻腻歪歪的谈情说爱。

谢见微也是冤得很。

罗伦道:“我这阵子去查了他的身份……我跟你讲,相当蹊跷。”

谢军师沉迷“治病”,还真没来得及去查这些,他一听罗伦查了,便凝神问道:“怎么的?”

罗伦道:“他是挺可怜的,因为样貌的关系在人族一直被当血族一般排斥着,又因为身体不好,受尽了虐待。”

谢见微眸色微沉。

罗伦道:“你也不用心疼,先听我说。”

他又继续道:“他身体不好对吧?但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人族心理阴暗的人不少,手段过激弄死人的不在少数,你的小阳|痿身体弱,性格闷,被人欺负了也不反抗,好几次都可能被活生生打死,但他都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谢见微听得心脏直抽抽。

罗伦道:“我调查的结果是机缘巧合,比如恰好就被人救了,再比如恰好那地方又疗伤的药草……但一次巧合也就罢了,次次巧合就很微妙了。”

谢见微在想是不是“神的意志”作祟,但转眼又觉得应该不是。

陆离每次颠覆梦境都是因为他。

因为陆离本身是陷在梦境中的,所以非常遵循逻辑,完全是当局者迷的状态。

那会是什么原因?难道还有其他的隐情?

罗伦又说道:“这事我们可以勉强说是巧合,但有件事却更蹊跷。”

谢见微看向他问道:“什么事?”

罗伦道:“他像是凭空蹦出来的。”

谢见微拧眉问:“也许是他家人早亡?”

“不是孤儿这么简单,他是压根没有童年。”

谢见微面色凝重起来。

罗伦道:“我查不到任何关于他未成年时的事。”

“你也知道人族的寿命很短,一百年便是极限了,而他瞧着也就二十几岁的模样,所以他也就只活了这么久,但奇怪的是他前十六年根本没有存在过的痕迹,好像凭空出现,然后就走向成年。”

谢见微陷入沉思。

罗伦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人族是彻头彻尾的群居生物,他独自一人还那么年幼是不可能活下来的,所以他不该没有生存过的痕迹。”

谢见微点头道:“嗯,的确不该。”

罗伦看看他,叹口气道:“我说这个你别不爱听,你这小阳|痿啊,还真有可能是谁特意送给你的。”

“虽然陛下的容貌和名字很少有人知道,但再少也是有人知道的,如果没查这些底细我还会当成是巧合,但现在这一查,猫腻太多,没法不在意。”

谢见微说:“好,我心里有数了。”

罗伦道:“你可千万别犯傻,百年前的教训还热乎着呢。”

谢见微并不知道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法问,只能装懂:“我知道。”

罗伦还是很放心他的,知道他不是不分轻重的人,只要提醒到位,基本不会掉进坑里。

谢见微为了安抚罗伦,这天没窝在屋子里,而是去议事厅忙碌了一整天。

其实血族的掌权者都挺闲,本身同族人数就极少,各个又都是只管吃做睡,意外得省心。

对谢见微来说,这血族首领的忙碌程度估计还比不上一个村长……

管过数百近千亿老百姓民生大计的谢军师表示,这点儿政务怎么好意思叫政务?

还不如在屋里陪着小离下下棋。

回去后,谢见微问了陆离一些他过去的事。

陆离并不太想提,毕竟都是些不好的回忆,但是谢见微问了,他也认真的说了。

没有丝毫隐瞒,和罗伦说的基本无二致。

谢见微很是心疼:“你受委屈了。”

陆离看向他,眸色柔和:“没什么。”

谢见微勾着他吻了下,又问道:“你还记得你十六岁以前的事吗?”

陆离眉头皱了皱。

谢见微眼睛不眨地看着他。

陆离道:“不记得了。”

谢见微说:“怎么会不记得呢?”

如果说三岁前的事不记得很正常,但十六岁的少年应该什么事都记得很清楚了。

陆离并未隐瞒他,他坦诚道:“我的记忆是从十六岁开始的。”

谢见微面露疑惑。

陆离又道:“我不知道自己之前在做什么,某一天就像忽然醒来一般,看到了眼前的一切,然后开始活着。”

这听起来太奇怪了。

难道……谢见微琢磨着,陆离并不是这个梦境的主人,而是半道进来的人格?

有个规律颜柯曾经和他说过,因为人格之间的互相排斥和隔离,倘若另一个人格进入到其他人格的梦中,是会被封锁所有意识的。

而且因为他是外来者,所以逻辑上可能会存在问题。

凭空出现,身患顽疾,受尽虐待,活着都不像活着……

恰好在此事,颜柯唏嘘道:“元帅大人至于对自己这么狠吗?”

谢见微怔了一下。

“不至于……”

颜柯也猛地明白了。

“是另一个元帅大人在搞事情?所以说并不是这个人格的元帅想要虐待自己,而是另一个人格的元帅想要虐待这个人格?”颜柯自己把自己都快说蒙了,“好绕口。”

谢见微又说道:“也不一定,毕竟我都没那么饿了。”

如果真的是另一个陆离在搞事情,那就说明他是梦境中主人,但现在的陆离也能干涉一些事情,所以真不好说是怎么回事。

颜柯已经脑容量告罄,表示想不明白了。

谢见微道:“没事,慢慢来,线索只会越来越多。”

虽然答应了罗伦要提高警惕,但工作了两天之后,谢见微又赖在屋里不出来了。

不是他不想出,而是他有心无力。

治疗的手段实在太消耗他的体力了。

罗伦也是相当聪明,知道谢见微这是“中毒已深”,自己说再多估计都没用,索性祭出了杀招。

“有星语沙和冰绸之心的下落了。”

这是唤醒血族首领的法术中必需的两样材料。

谢见微惊讶道:“运气这么好?”

罗伦翻个白眼:“父神都可怜你。”

谢见微想了下道:“资料给我看看,我去找。”

罗伦道:“我去找星语沙,你去找冰绸之心,就这么定了。”

谢见微不置可否。

罗伦这才补充道:“冰绸之心在霜原,劝你还是把你的小阳|痿放在领地,否则带出去个活人带回来个冰雕就不好了。”

谢见微:“……”

罗伦给他一个牛皮袋后转身走人。

里面详细写了冰绸之心的所在地和获取方式。

难怪之前谢见微一直查不到这东西的下落,而最近罗伦又忽然能查到了。

原因是这冰绸之心被一个大家伙给吃了,而这家伙躲在地下一睡就是八百年,只有在一个特定的日子才会出来进食。

这是个举世罕见的凶兽,喜食人肉,而且是生吞,一口一个连衣服都不扒。

罗伦之所以会查到这消息,是因为他的一个下属忒倒霉,被当成人类给吞下去了,而这凶兽是绝对不吃血族的,罗伦这手下在这怪物肚子里转了几圈后又被吐了出来。

而这转得几圈他除了看到大量残尸之外还看到了一个冰蓝色的东西。

被吃下八百年,冰绸之心也没被消化了,不愧是神材。

被吐出来的血族知道自家伯爵在照这个,赶紧洗洗干净就跑回来汇报。

于是罗伦就掌握了这第一手消息。

谢见微觉得这是一份相当有味道的资料。

罗伦最下面还留了他那在怪兽肚子里转了一圈的下属的联系方式,然而谢见微并不想见他……

总觉得见了面,他也会变得很有味道。

如今这食人兽还在疯狂进食,大概是想一口气填饱肚子,让自己再睡个八百年。

其实哪怕没有冰绸之心,血族也准备派人去除掉这家伙。

虽然他不吃血族,但他吃的是血族的食物,而且还胡吃海吃,特别不讲究。

打个比方就是,咱家后院种了一地韭菜,本来是割着吃,吃了一茬还能继续涨,结果来了个混蛋,一口气把地都给翻了,韭菜都被连根拔起,不管老嫩,全一口吞了,这多让人火大。

原本这些武力活儿都是罗伦自己大包大揽的,一般不会让谢见微出马。

但这次不同,罗伦有心把谢见微支走,所以故意把这事推给了他。

霜原极冷,普通人类去了就是受罪,尤其还是去猎杀食人兽,带上陆离简直像是活生生的诱饵。

血族被吞了还能被吐出来,人被吃进去可就直接被消化了。

于情于理,谢见微都不会带陆离去。

只是这一去就是十多天,谢见微的吃饭实在成问题。

罗伦又贴心地帮他安排了一个移动血库……

谢见微也是心服口服。

颜柯插话道:“如果元帅大人哪天想起这事,估计会揍上将一顿吧……”

谢见微笑道:“有可能。”

颜柯摇头晃脑:“罗伦上将可真冤。”

出发前谢见微对着陆离千叮万嘱:“千万别自己出去,实在无聊了就找阿飞,他会带你出去走走。”

阿飞是谢见微的心腹,是值得信赖的人。

陆离道:“我明白。”

谢见微怕他不安,又说道:“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陆离说:“嗯。”

谢见微转身要走了,陆离忽然又问他一句:“你……饿了怎么办?”

谢见微说:“我可以喝冷血,虽然要变成一天喝七八次,但也能勉强填饱肚子。”

陆离犹豫了一下。

谢见微走近他,对着他的唇碰了碰,轻声道:“我的牙齿只会刺破你的肌肤。”

陆离猛地按着他的后颈,用力吻住他。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罗伦翻个白眼:“走了走了!”

谢见微笑眯眯的:“等我回来。”

陆离说:“嗯。”

罗伦相当不满意:“除了接吻他还能做什么?”

谢见微:“……”讲真的,能做的事真不少,但不能告诉你。

罗伦又嫌弃地看看谢见微:“你也是,他硬不了,你还硬不了?先艹一顿过过瘾。”

谢见微失笑道:“有什么用?还不是没有热血。”

罗伦叹口气:“所以啊,你这是找了个什么玩意!”

颜柯惊呼道:“ 哎呀,这话我要录下来,以后罗伦上将肯定唯我是从!”

谢见微也是被他俩给搞得脑仁疼。

一行人走得不慢,一天功夫就到了霜原,那食人兽正在大快朵颐,说来也是心疼,本来居住在这儿的人类就很辛苦了,生活不易又挨冻,现在还要被生吞,简直是一个大写的惨字。

谢见微也没耽误时间,当即便下令开始绞杀。

其实如果他喝了热血,这头食人兽他自己就搞的定,但现在他饿了一百年,力量不停透支下,已经大不如从前,所以需要同族帮忙。

他们和食人肉打起来,人类倒是得救了。

不过人族一看那绚丽的法术,便知道这些人都是血族,所以又躲得远远的。

食人兽比想象中要难缠一些,折腾了足足两天两夜才总算把它给放倒了。

冰绸之心在他身体内,想拿出来就得把它给解剖。

而这巨兽又大得很,割来割去地弄了一天才终于拿到了那蓝色的冰绸之心。

这冰绸之心倒是玄得很,在这巨兽身体里待了八百年还光华流转,漂亮得像个小星星。

但谢军师也不想碰它,甚至还离它远远的。

总算搞定了这事,谢见微一心想着爱人,连半点儿时间都不耽误便打道回府。

走了七八天,他一直喝冷血,早就饥肠辘辘,现在只想赶紧见到陆离,好好犒劳自己。

一天的路程,他用了半天就回来了。

临近,他的小下属颇为机灵,提议道:“大人,你好不容易回来,要不要给陆先生带份礼物?”

谢见微瞧了他一眼,这血族青年继续奉承道:“虽然看到您陆先生便会很开心,但如果您带了礼物,他一定会更高兴的。”

谢见微斜他一眼:“都到家门口了,去哪儿买东西”

这小血族早有准备:“属下这刚好有一套好东西。”

谢见微觉得八成不是什么真·好东西。

果然不其然,这贱兮兮的小血族拿出一个颇为精致的木盒,稍微打开一个缝给谢见微看了看。

谢见微:“……”

颜柯“噗嗤”一声笑出声。

还不等谢见微说话,不远处便传来了一段对话声。

“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他不过是为了喝你的血。”

陆离:“他需要我,是我的荣幸。”

“需要你?快得了吧,他要真需要你,至于到现在都不给你新生?”

“他对你也就是玩玩,等腻了就直接杀掉。”

陆离的声音四平八稳:“能被他杀了,我很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啥……不要生气、不要吵架,这文多甜嘛~!

今天着急出门,没改错别字,请包涵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