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29章 hapter 29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29

陆离根本不知道谢见微受伤了。

他虽身在血族领地, 但却就像被隔离一般,不问世事。

罗伦亲自来找他, 他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跟我来。”

陆离向他行了礼:“罗伦伯爵。”

罗伦虽然对他很是不满, 但也不至于去为难他,他其实可以做很多事,只要告诉陆离血族之王的存在, 就足够这个小人类喝一壶了,但是他尊重谢见微,不会去胡来给他制造麻烦。

他忠于血族首领, 却也视谢见微为挚友。

幸运的是, 这两者并不冲突。

血族没有爱情, 也就无所谓爱情的忠诚,谢见微可以爱着陛下, 也可以爱上一个人类,这不是错,更不算是背叛。

要他说,之前谢见微和陛下的相处方式本身就很不对, 只肯吸食对方的热血, 这于吸血鬼来说是不敢想象的。

偶尔的交换会获得新的力量,但长久只有两个人, 彼此从对方那里得到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少,最后……

罗伦叹口气,不再深想。

陆离什么都问, 只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罗伦在这点上很欣赏他,这个人类非常弱小,大概比普通人还要孱弱,但是心性强大。

一只小白兔待在毒蛇窝里却泰然自若,可不是件容易事。

罗伦问他:“你不好奇我带你去哪儿?”

陆离说:“您和见微伯爵是朋友。”

罗伦笑道:“所以你认定我不会伤害你?”

陆离道:“嗯。”

罗伦竟玩心大起,神色凛然道:“正是因为我和他是朋友,所以更该为了他把你这个祸患除掉!”

他装的像模像样,似乎马上就要“清君侧”了。

然而陆离面色不变,仍旧非常平静,连声音都古井无波:“有劳罗伦伯爵了。”

罗伦奇道:“你不怕死啊?”

陆离道:“如果我是他的祸患,我宁愿死。”

罗伦:“……”好大一朵神经病!

逗人不成反被逗,罗伦伯爵摆摆手道:“……有猫饼。”

不多时就到了谢见微养伤的地方。

罗伦推开门对陆离道:“进去吧,你的伯爵在等你。”

陆离向他微微颔首,然后进了屋。

这是一间非常阴暗的屋子,明明有几扇落地大窗,也没有挂着窗帘,但窗户却是漆黑的,仿佛外面是另一个世界,没有光明,满载黑暗。

屋子里只有微弱的红光,来自于周围的一圈红色晶石,它们微微闪烁着,像一双双猩红色的眼睛,窥探着未知的入侵者。

陆离径直走进,终于看到了正中央,睡在暗红色晶石床上的男人。

他的一身黑衣随意散着,肌肤成了黑暗中唯一的亮光。

陆离心脏猛地一跳,疾步走过去,看到了他苍白的面孔和几近透明的薄唇。

“你……”陆离试图开口,但这一瞬他的嗓子像是卡住了一般,没法再多发一个音。

谢见微像是从梦中惊醒,他转头看向陆离,笑了下:“你来了。”

这声音沙哑,低得似乎不是在用气息发音。

陆离眼中有慌乱闪过:“这是怎么了?”

谢见微道:“没事,只是受了点……”伤字没说出来,他便开始剧烈的咳嗽,一下比一下凶,一下比一下剧烈,恨不能把五脏六腑都给咳出来。

陆离把他扶起来,抚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谢见微忽地抬手捂住嘴,紧接着,猩红色的液体从他的指缝里满溢而出。

陆离瞳孔猛地一缩,心脏仿佛骤然停止。

谢见微……吐血了。

所有人族都知道,血族嗜血,只有在将死之时才会排斥鲜血。

他们不像人类,他们如果吐血,几乎等于宣判死亡。

血液从白皙的指尖滑落,黏稠且刺目,带着让人恐惧的铁腥气,无情地宣布着一个可怕的事实。

陆离声音颤得不像样子:“你……你……”

谢见微说不出话,只能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算是安抚。

陆离不敢将那个问题问出口,谢见微会死吗?他会死吗?血族不是永生吗?血族不是非常强大吗?为什么……为什么他……

谢见微实在是虚弱到了极点,他靠在陆离怀中,本就没有温度的身体变得更加冷凉。

颜柯小声问了句:“大人……万一这位不是主人格,您却真的死了怎么办?”

谢见微:“你以为我真吐血了?”

颜柯:“……”

谢见微:“吐是真吐了,不过不是我的血。”早在陆离进来前,他就做好了准备。

他这次受伤可是掐好了度的,伤势很重,伤口很疼,却不至于一命呜呼。

只要及时治疗是能活下去的,不过这足够骗过陆离,让他以为自己要死了。

这样的刺激之下,如果陆离是梦境主人,那么不想他死的心一定会旺盛到了极点,这么强的意识干扰,足够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谢军师是过来人,早就习惯了五脏六腑震裂却丝毫不痛这种奇葩设定了。

所以当务之急是得让陆离相信,相信他快死了。

谢见微演得非常用心,他眼角偷瞄了下,想看看陆离的状态。

结果这一瞄,他心疼得差点没交代实情。

陆离面色苍白,比他这个“将死”之人还要没有血色,他那双让人着迷的黑眸完全丧失了光泽,薄唇微颤着,似乎下一瞬就会哭出来。

谢见微看得心脏直抽抽,只想好好安慰他。

结果他嘴里的血有点儿多,为了保持美感的一点点向外溢,居然没法说话。

好着急!干脆一口吐掉,告诉陆离自己没事……

颜柯终于发挥了该有的作用,他及时提醒道:“别心软啊大人!”

谢见微:“……”差点就前功尽弃了。

颜柯很无语,总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就吃了一吨狗粮。

陆离抱着谢见微,有些神经质地说道:“没事……你不会有事的。”

谢见微他娘的就真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开始“没事”了。

伤口不痛了,身体不虚了,别说死了,他现在生龙活虎,还能再活五百年!

颜柯:“……”

谢见微清清嗓子:“看来这位就是梦境主人了。”

颜柯松口气道:“血流的差不多了,您快安慰下元帅大人吧。”

谢见微终于能说话了,他“虚弱”道:“别难过,我不会有事的。”

陆离怎么可能会相信。

谢见微又道:“能帮我清理一下吗?”

他“吐”了一身血,这要是让罗伦看见,估计会原地爆炸。

陆离从不忤逆他,他说什么他便做什么。只是在给他清理的时候,他觉得这些血液异常刺目,就像浓稠滚烫的岩浆,碰一下都能把人烧成灰烬。

这是谢见微的血,以这样绝望的方式呈现在他眼前。

陆离为他换了干净的衣裳,动作轻柔的把他抱进怀里。

谢见微大功告成,自然舍不得他再难过,于是说道:“你别怕,我不会有事的。”

陆离不出声,只抱着他的手用了用力。

谢见微道:“纯血族和普通血族不一样的,即便吐血也不代表着会死亡。”老谢同学开始他的胡说八道。

但显然人类陆离对于纯血族的了解并不多,所以信了,他失去光泽的眸子闪了闪。

谢见微再接再厉道:“你看我像要死的模样吗?吐点儿血而已,一会儿你帮我补补。”

他的精神状态的确是好了很多,可陆离还是不安,他很怕谢见微只是逞强。

谢见微又说:“好啦,如果我真要死了,肯定不会见你。”

听到他这话,陆离终于开口,他的声音沙哑晦涩:“为什么?”

谢见微扬了下嘴角,软声道:“太遗憾了……”

陆离没听清后面的话。

谢见微稍微抬高了一些音量:“那样就太遗憾了,我那么爱你,却要和你生死两别,不如不见。”

陆离整个人都僵住了,似乎被这甜蜜的情话给束缚了,哪怕这只是猎食者编织的美好蛛网,却因为上面抹了浓蜜而让他甘愿深陷其中。

谢见微当然没有骗陆离,他恢复得堪称神速。

罗伦瞧见了都直直称奇:“你小子的恢复能力怎么变这么强?”

谢见微怎么好意思说自家老攻给自己开了挂?他只好含蓄道:“都是爱的力量。”

罗伦:“……”我他娘的快吐了。

谢见微知道他有话要说,所以故意支开了陆离:“你上次调的酒味道特别好,能给我们一人来一杯吗?”

陆离明白他的意思,温声应下:“好。”

陆离去了隔壁,罗伦压低声音对谢见微说:“你这是打算把丝阳花给他了?”

谢见微点头应道:“嗯。”

罗伦摇摇头,叹口气道:“我也不拦你,毕竟这花是你舍命弄到的。”

谢见微顿了下,又道:“陛下总会醒来的。”

他这话的含义罗伦也明白,虽然他情感上不愿接受,但理智上又表示理解。

最多再过百年,陛下肯定会苏醒,但陆离却等不了那么久。

人类的寿命有限,丝阳花却是千年难遇,错过这一株,陆离根本等不到下一株。

这一株丝阳花,陆离比陛下更加需要。

道理都对,但他究竟是……罗伦道:“你还是选择了陆离。”

谢见微沉默不语。

罗伦顿了半晌,才慢慢说道:“也好……这样也好。”

这时候谢见微还不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等他懂了的时候,差点儿没心疼死。

不过也没什么办法。

早在面对这个选择题的时候,谢见微已经有了决定。

谁是梦境的主人,他就把这株丝阳花给谁。

倘若人类陆离是,那他就为他解除诅咒,让他获得更长久的生命,然后隐瞒自己和血族领主的事,如果能在血族领主昏睡的百年间找到心结,解决梦境,那就再好不过。

如果血族陆离是,那他就把他唤醒,然后将人族陆离送走,把他们永远隔离,不再相遇,这样就可以一心安抚血族陆离。

因为上个世界的遭遇,谢见微弄懂了一些事。

梦境的主人,他是无法在逻辑上束缚他的,但是另一个人格却可以。

因为这个人格的意志无法动摇这个梦境。比方说,血族陆离是主人,那人族陆离只能是个人族,而谢见微想要让一个人族“安享余生”是非常简单的事。

这个人格只要不是被梦境主人恶意杀死,就不会造成人格消失。

说到底,最危险的是他们之间的对抗。

而对抗这种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两人分开。

罗伦在这儿坐了会儿后便起身离开。

他要走时,陆离起身送他。

谢见微看了一眼,但也没在意,他知道陆离跟过去是要做什么。

陆离把罗伦送到殿门外时开口道:“罗伦伯爵。”

罗伦看向他:“怎么?”

陆离问他:“能告诉我见微伯爵他前阵子是去做什么了吗?”

反正谢见微选择了这个弱小的人类,罗伦也没必要在瞒着,直接说道:“他知道你的身体是中了诅咒。”

“诅咒?”陆离看向他。

罗伦道:“对,不能被初拥的诅咒,哦……这对你们人类来说大概是‘祝福’。”

毕竟不能被初拥也就没有变成怪物的可能,这可是保命的好事。

陆离明白了,他薄唇微抿道:“他外出是因为这件事吗?”

罗伦道:“嗯,他查了不少资料,发现这‘祝福’是可以解除的,只是里面的一样材料非常稀有且珍贵。”

陆离微微拧眉,问道:“他是去找这个材料了?”

罗伦说:“没错。”

陆离垂下眼帘,手掌攥成拳。

罗伦想了下,仍是把最近在调查的事说了出来:“不过我觉得这事不简单。”

陆离抬头看他:“怎么?”

罗伦说:“那丝阳花虽然生长在非常危险的地方,但见微是纯血族,即便百年没尝过热血,但也不是普通人类亦或者普通血族可以比拟的,他不该受这样重的伤。”

陆离顿了下:“我听说只有纯血族才能重创纯血族。”

罗伦道:“理论上是这样。”个别特别作死的纯血族除外,比如……嗯……这样不太礼貌,还是别想了。

陆离眸子陡然眯起:“西尔斯。”

罗伦颇有些压抑地看向他:“你倒是敏锐。”

陆离薄唇紧抿,黑眸中投射出浓烈的恨意:“是他重伤了见微伯爵。”

罗伦道:“还没有明确的证据,但十有**是他,其实我觉得这事挺蹊跷的。”他自言自语道,“按理说西尔斯没这么大本事,他应该突破不了护卫,再就是……他做事不可能这么周密,竟然连一点儿痕迹都没有,这……”简直像是有幕后高人在指点一般。

屋子里的高人谢见微打了个喷嚏。

陆离回来后,将谢见微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谢见微道:“罗伦又大嘴巴了?”

陆离在他额间吻了吻:“谢谢。”

谢见微说:“有什么好谢的,我还指望着喝你的热血呢。”

陆离亲了亲他道:“我也想……”

谢见微含笑看他。

陆离把话说完:“……真正拥有你。”

谢见微环住他脖颈,吻了个缠绵悱恻。

养个伤把两人养得蜜里调油,罗伦见一次就来一句:“酒池肉林。”

谢见微笑他:“不懂别乱说。”

罗伦哼哼道:“荒yin无道!”

颜柯喜滋滋的录音:“原来罗伦上将还是个文盲!”

谢见微想了下,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罗伦也是泥腿子出身的上将,打架布兵一把好手,让他多看点儿书估计跟要他命差不多。

病好后,谢见微也不耽误时间,准备好材料后便开始帮陆离解除诅咒。

整个过程都异常顺利,在用到丝阳花时,谢见微心脏颤了一下,不过他前前后后想了想觉得应该是没问题的,所以也没停顿,直接把这千年难遇的珍贵材料给放了进去。

法术成功,只不过彻底生效还需要一个过程。

谢见微耐性地等着。

颜柯和他闲聊:“大人,您觉得元帅大人这次的心结是什么?”

谢见微说:“还得再观察下。”

颜柯说:“感觉这次的元帅大人是相信你爱他的,而且也不会拒绝你的告白。”

谢见微道:“这种情况是有两种可能的,一种是他真的相信我爱他,一种是完全不信。”

相信的话,那么他说他爱他,他会欣然接受;完全不信的话,他说他爱他,他也觉得是假的。

但都不会拒绝。

只有当陆离怀揣着‘想要相信他爱他,却又觉得他根本不爱他’这种矛盾的心情时,才会拒绝听谢见微的话。

有矛盾不是坏事,毕竟能解决,怕的是完全不信。

谢见微仅靠直觉便认定,后者的可能性高大百分之九十。

诅咒顺利解除,谢见微长吁口气。

罗伦一直在给他护法,此刻也跟着松了口气。

谢见微在身后给他摆摆手,罗伦瞧见了,嘴角抽了抽,只好说道:“行行行,我不打扰你们。”

电灯泡上将一走,谢见微和陆离便亲到了一起。

亲了仅仅一小会儿,大离便闪亮登场。

谢见微高兴道:“真的好了。”

陆离把他推倒在地毯上,连前戏没做便挺了进去。

谢见微有些疼,但却又觉得极爽。

陆离慢慢动了几下,带出水后便开始加速。

明明做了很多次,但因为这场“阳|痿”梦,让这次久违的真正性|爱变得极其酣畅淋漓。

在大离缴械后,谢见微的牙齿刺破了陆离的脖颈,炽热的鲜血像甜浆一般疯狂地涌入口腔,那惊人的美味让大脑剧烈颤栗,似乎所有神经都聚集到了味蕾上,恍若爆炸一般的滋味是任何词汇和言语都无法描绘的。

这不是食物,这是让神经欢呼的巨大喜悦,紧随而至的满足感是比高|潮还要强烈的快感。

难以想象,真的难以想象。

这感觉太美好了!

难怪罗伦总说,尝过热血的人是绝对喝不下温血的。

谢见微本觉得陆离的温血 已经是美味中的美味,但此刻在他喉咙间涌动的液体比美味中的美味还要美味百倍千倍。

无法形容。

这一瞬间的快乐,谢见微根本没办法向任何人分享。

他贪婪地吸允着,满足的吸允着,如同重获新生一般的品尝着。

结束后,谢见微这个吸血的竟直接倒在陆离的怀里。

刺激太过了,吸血的时候陆离又把他的身体给送上顶端,这样重叠的快感,完全超过大脑的负荷,让谢见微体会到了什么是到了极致的快乐。

他这次是真的“没羞没躁”地和陆离在宫殿里厮混了半个月。

罗伦也没来打扰他。

这事大家都懂,憋了一百年,谢见微没一口气把陆离给吸干已经是相当有自制力了。

偏偏陆离在破除诅咒后,孱弱的身体忽然就变得特别好,体力足,劲大,更夸张的是血液的再生能力极强!

在各种意义上都能够喂饱谢见微。

要不是颜柯提醒他,谢见微根本就没意识到竟然过去了这么多天。

颜柯心动道:“好想试试。”

谢见微想想颜柯那小身板,觉得他可能会被“大波妹子”给榨干。

颜柯问他:“是不是可以对陆离进行初拥了?”

谢见微应道:“差不多了。”

他对陆离说:“想变成和我一样吗?”

这就是邀请他成为血族的话了,谢见微本以为陆离会一口答应,但没想到陆离竟然犹豫了一下。

谢见微问他:“不想?”

陆离笑了下:“想,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如果他是人类,几十年后便无法再和谢见微在一起。

谢见微吻了吻他:“后天恰好是月圆之夜,那时间最适合。”

血族生于黑暗,奉月为尊,月圆之时重生会比平时获得更多的力量。

既然要让陆离成为血族,那谢见微就一定要让他成为最优秀的血族。

虽然注定不能使纯血族,但也一定要比普通血族好得多才行!

一天功夫眨眼即逝,听闻谢见微要给陆离新生了,罗伦又特地来找他聊了会儿。

“重生后陆离会失去身为人类的记忆。”

谢见微道:“嗯。”

罗伦又道,“他也会忘了你。”

谢见微笑了下:“这有什么关系?每个血族都会喜欢给自己新生的人不是吗?”

罗伦斟酌了一下,还是说道:“我始终觉得陆离不是一般人。”

谢见微说:“再怎么不一般,只要变成血族就是我们的同类。”

罗伦也不知道自己在不安什么,但想想陆离对谢见微的痴迷劲,应该不会伤害到他。

月圆之夜将至,谢见微还挺期待。

毕竟这事在现实中可是不会发生的。

现实中真的血族可没这么大能耐,那些白乎乎的小团子,最擅长的就是卖卖萌。

相较来说,陆离这个人类反而表现的比谢见微这个血族还平常。

这也难免,毕竟谢见微对这“世界”始终没有真实感,做什么都觉得新鲜有趣。

初拥的仪式并不复杂,无非是在谢见微吸食了热血后再加一个赐予的步骤。

因为陆离并不是血族,所以牙齿没法刺破肌肤,谢见微便直接划开胳膊放血。

他身为纯血族,只要陆离喝到他的一点儿热血便足够变异……

人类的牙齿变得锋利,漆黑的瞳孔有了深红之色,陆离面色极白,但薄唇却被鲜血染红,他的五官本就棱角分明,化作血族后更是额外深邃。

他一把拉过谢见微,在他细腻的脖颈上舔了一下,然后用力咬了下去。

谢见微身体微颤,极轻地刺痛后是一阵阵迷幻的酥麻感。

身体内的血液不断向外涌,逆向的感觉并不难受,反而有种微妙的舒服……晕乎乎的,轻飘飘的,像踩在了云端,惊险又刺激。

谢见微吸了陆离足够多的热血,作为交换,他会吸回去更多。

纯血族的热血足以将这个人类的身体完全改造。

他们沉迷于对彼此的索取交换中,浑然不知外头已经是喧哗震天。

血圆月!

血族领地上空,本来纯白的皎皎明月如同被洒满了鲜血一般,成了惊人的红色。

红芒极盛,耀眼夺目,让周边的星星似乎都被感染,透射出淡淡的红晕。

所有血族都震惊了。

血圆月,只有王族现世才会出现的异象!

这代表着强横的力量,代表着新的纪元,代表着父神的认可!

万万年来都没有再诞生过一个纯血族,但今晚却有了这样的异象。

王族现世?

可是仅存的,他们唯一的王正在沉睡!

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人知道。

罗伦看到这异象后第一反应便是去看血族首领。

但陛下并未苏醒,仍旧在冰晶棺中沉睡。

那……为什么会有血圆月?

罗伦猛地想起陆离。

他会在今晚变成血族,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关系?

不可能的,罗伦立马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人族被初拥后的确可以变成血族,但他连纯血都不是,又何来王族?

血圆月持续了一整夜,血族沸腾了,到处找寻这位新生王族,但是却杳无踪迹。

第二日,他们的确多了一位同族,一位S级高等血族。

谢见微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没人:“阿离?”

陆离从外头走进来:“醒了?”

他俯身给他一个吻。

谢见微懒洋洋地勾着他。

陆离顺势把他抱起来,手指在他脖颈的伤口上轻轻碰了碰。

谢见微缩了缩道:“痒。”

陆离笑了笑,手掌下滑,握住了他的屁|股。

谢见微瞪他:“老实点儿。”

陆离道:“我还有记忆。”

谢见微怔了下,半天才反应过来:“你……都记得?”

陆离眸色闪了闪,轻声道:“对,什么都记得。”

“这怎么可能?”谢见微刚才迷糊糊的没反应过来,现在一想的确很不对,初拥后陆离应该对自己的血生一片迷茫,他得好好开导他一番,可结果……他不仅不迷茫,还全都记得?

谢见微想了下又觉得八成是“神的意志”在作祟,他不想忘所以就没忘,倒也说得通。

反正是陆离的梦,陆离说的算。

谢见微笑眯眯地说道:“没忘也好,省得我还得让你重新爱上我。”

陆离看着他道:“无论多少次,我一定会爱上你。”

谢见微心道,这可真是个大实话。

他亲了亲陆离:“嘴巴真甜。”

两人亲着亲着就吃了个相当美味的早餐。

虽说陆离还有记忆,但谢见微还是嘱咐他不要让别人知道,毕竟这事谢见微能理解是陆离给自己开挂,但其他人却理解不了,八成会引起轰动。

陆离成为血族后便不再一直闷在屋里。

他和谢见微更加亲密,但却也迅速地融入到了血族之中。

就像罗伦说的那般,变成血族的陆离瞬间成了众人追捧的对象。

男男女女,想和他交换热血的人不要太多。

不过陆离一概拒绝,半点儿兴趣都没有。

大家到也不强求,刚刚被初拥的血族对自己的“父亲”总有种眷恋感。

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想碰别人,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就会彻底适应血族的生活习惯。

陆离在血族彻底名声大噪却是因为他干了件让人跌破眼镜的事。

他向血族的一等伯爵宣战,以普通血族的身份向一个纯血族宣战!

这是完全合法的,在血族的历史上,只要战胜了这个爵位的拥有者便能得到这个爵位。

包括血族首领之内,所有人都不能拒绝这样的挑战。

但是普通血族都不傻,没人会去挑战纯血族,因为力量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打起来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陆离却宣战了,对西尔斯宣战。

西尔斯简直气疯,一个劣等的普通血族竟然敢挑衅他,谁给他的胆子?!

别说这宣战无法拒绝,即便可以拒绝西尔斯也绝对不会拒绝!

他要杀了这不长眼的垃圾,要让所有人知道,他的地位不可侵犯!

罗伦听到这事后急忙去找谢见微:“你不要你的小狼狗了?”

谢见微愣了下。

颜柯又在录音:“哎呀妈,敢这么叫元帅大人!罗伦上将,在下敬你是条汉子!”

罗伦唤他回神:“他去挑战西尔斯,这不是找死吗?”

谢见微没出声,他被“小狼狗”这爱称给萌得心肝颤。

罗伦喊他:“喂!”

谢见微终于看向他:“嗯?”

罗伦气结,觉得自己这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人家正主都不在乎,他着急个屁!

原本不想管了,但想想陆离是为了谢见微才去挑战西尔斯,他又心软道:“你快去拦一拦吧,那小子估计是知道了上次西尔斯对你下黑手,所以才向他宣战。”

谢见微当然知道缘由。

罗伦又道:“虽说西尔斯那垃圾该死,但也不能这么莽撞,他一个新生血族哪里打得过西尔斯?这不是去送死吗!”

谢见微说:“看着吧。”

罗伦正在絮叨着:“不行我就去把他给绑回来,反正不能让西尔斯把他给……你说什么?”

谢见微说:“咱们去看看呗。”

罗伦满眼都是看疯子的眼神:“那小狼狗年轻气盛,你也跟着一起疯?”

谢见微笑道:“陆离很厉害的。”

罗伦说:“能有多厉害?”

谢见微打量他一下:“比你厉害。”

罗伦气笑了:“你在逗我?”

谢见微推攮他道:“快走了,再不快点儿战斗就结束了。”

罗伦心道,是很快就结束了,陆离那小子肯定分分钟被凑得生活不能自理!

算了算了,年轻遭点儿罪也好,还长记性,如果西尔斯要下狠手,他上去阻拦就是了。

这么想着,罗伦和谢见微一起去了比武场。

而眼前的一幕,不仅罗伦伯爵目瞪口呆,整个血族都目瞪狗呆了。

战斗结束的相当快!

但不是陆离倒下,而是西尔斯分分钟被打成猪头了。

这边鸦雀无声,只有谢见微微笑的拍拍手,来了句:“不错嘛。”

围观群众们集体高|潮了:我勒个去,什么鬼!

却说这边热闹得很,血族领主的沉睡之地也有了异样。

那一团黑雾慢慢变成了人形,骨节分明的手指也极轻地动了下。

作者有话要说: 啊呀,睡过头了……

咳咳,来卖一波安利~相当正经相当萌的缉毒犬穿到星际成了海关小职员,每天最大的任务就是阻拦妄图逃出境的太子殿下,咩哈哈!

电脑版传送门——INPUT TYPE=button VALUE=《星际稽查官》 OnClick=win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3148141"),版传送门——INPUT TYPE=button VALUE=《星际稽查官》 OnClick=window.open("m.jjwxet/book2/3148141")

手机APP请搜索——星际稽查官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