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32章 hapter 32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32

一直以来,血族的王都是最特殊的存在。

有人知道他是何时诞生, 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从何而来, 甚至都没人知道他们的王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似乎从血族诞生后,他便坐在了王位上, 看着无尽的世代更替。

血族的特点之一便是永生, 但永生却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要不断地吸血, 吸食别人的热血,这样才能维持年轻、维持力量、维持生命。

但他们的王却是个例外,是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没人看到过他进食, 他不需要血液也能保存着无穷的力量和永恒的生命。

他似乎超脱于一切之上, 和任何血族都不同, 甚至有人会说, 他们的王是接近神的存在。

可这样的血族领主, 却在某一天拥抱了一个人类, 甚至让他吸食了他的热血。

根本没人知道陛下的血液是什么味道,连冷血温血都没人尝过,更不要提热血。

可现在却有了意外。

而这个被陛下赐予了新生的人类拥有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

他本该是个弱小的普通血族, 可此刻却比纯血贵族还要强悍。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喝到的是王族的热血。

起初血族们是羡慕谢见微的,羡慕这个被陛下眷顾的幸运儿。

同时他们也在期待着,陛下既然给予了谢见微热血,那他们是不是也有机会得到恩赐?他们是不是也有可能获得强大的力量?

在一次宴会上有人鼓起勇气走上去,颤着嗓音大声道:“尊贵的陛下,今晚我能与您共度吗?”

这是个非常漂亮的血族青年, 他有着耀眼的金发,吹弹可破的肌肤,男男女女都羡慕的傲人容貌,他说这话的表情能让无数人怦然心动。一个这样的美人,勇敢又主动,热情又奔放,谁会舍得拒绝?

就在有人起哄地吹起口哨时,他们的王却轻声道:“抱歉。”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最直白的拒绝。

血族青年有些尴尬,还想再哀求几句,但戴着银色面具的首领只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青年便瞬间敛了所有心思,恭敬地行礼,不敢再有任何造次。

之后又有不少血族被拒绝,他们虽然很遗憾,却也不会多想。

偏巧这时候又有了个小插曲。

谢见微也参加了这个宴会,他虽不是纯血族,却名声显赫,毕竟他的诞生是那样特别。

尤其他又生得极好看,这不仅是身形和五官的漂亮,更多的是那精致的气质。

似乎被他看上一眼,就会被激起强烈的征服欲。

想要占有他,想要得到他,想要撕碎他骨子里的骄傲。

可他却真的很强大。强大到让人不敢去挑战。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他们的王,再比如他们的常胜将军——罗伦伯爵。

罗伦本来就是个花心大萝卜,看到美人就拔不动腿,尤其这样一个又强又美的,他对谢见微很有兴趣,见他一个人便凑过去道:“我的后花园种了一片蔷薇花,有没有兴趣去喝一杯?”

谢见微对他笑:“喝一杯冷血?”

罗伦暧昧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在蔷薇花丛中喝点更热的。”

谢见微道:“伯爵好兴致。”

“所以……”罗伦问:“来吗?”

谢见微笑得特别勾人:“乐意之极。”

罗伦游遍花丛,还真没见过这么可口的美人,不禁情动,靠近了想吻他。

结果谢见微侧头,躲开了。

罗伦眨了眨眼睛,谢见微道:“不如留到晚上。”

罗伦被他撩的心痒,当即道:“好!”

他俩的对话也没避开人,尤其罗伦花名在外,是血族中的典范人物,所以有人听到了便起哄道:“恭喜罗伦伯爵猎艳成功!”

“伯爵果然厉害,竟然约到了殿下。”因为谢见微的“父”是他们的王,所以哪怕谢见微是个普通血族而且没有爵位,但他们还是尊称他一声殿下。

还有人对谢见微说:“殿下,伯爵的技术很不错,可别让他给占了便宜。”他这里的便宜是指两人喝的热血不对等。

毕竟高|潮时才有热血,几次和一次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谢见微很随意地笑笑。

他们这边的喧闹传到了上面,陆离看着有趣,向身边的人问了问,他的随从立马道:“是罗伦伯爵在约殿下去赏花。”

他说的委婉,但谁不知道罗伦的赏花是什么意思。

陆离顿了下,问道:“见微怎么说?”

随从笑道:“殿下说乐意之极。”

“啪”地一声,玻璃杯坠地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看过来。

随从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他跟在陛下身边这么多年,自然察觉到他生气了。

他跪在地上磕头道:“陛下恕罪,属下……”

他话没说完,陆离豁然起身,他大步走下台阶,来到罗伦和谢见微身边。

一众人纷纷向他行礼。

陆离也没喊他们起来,只盯着谢见微问:“你答应了罗伦的邀请?”

谢见微半跪在地,垂首道:“是的。”

“不行。”陆离想都没想便开口。

谢见微抬头看他:“为什么?”

他这话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为什么不行?

血族之间互换热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谁都无权干涉,哪怕是陛下,以前也从未管过这样的事。

谢见微没等到答案,陆离只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离开。

热热闹闹的宴会因为这个插曲而逐渐变凉。

血族们都忍不住看向谢见微,各自猜疑。

罗伦想想刚才陛下的眼神,便有些怂:“那个……”

谢见微却对他说:“伯爵,晚点蔷薇花丛见。”

罗伦:“……”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给咽了回去。

这个血族可真诱人,想必热血的滋味也好极了,罗伦伯爵吞了吞口水,他到底是没扛得住诱惑。

这一晚罗伦和谢见微真的做了吗?

做没做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整个血族都知道罗伦伯爵的后花园成了传说。

一把大火把美丽的蔷薇花给烧成了灰烬。

罗伦在后花园哭唧唧,谢见微被陆离绑回了王宫,按在门上便这样那样了。

谢见微一开始很不高兴,觉得陛下真是莫名其妙。他刚看了蔷薇花的美丽,还没来得及和伯爵做点儿什么,陛下就一路杀过来,不由分说地把他带走。

当然后头被弄爽了,谢见微也再不计较,主动迎合起来。

结束后,陆离抱着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话。

谢见微没听清:“嗯?”

陆离顿了下,又重复道:“不要找别人。”

谢见微乐了,抬头看他:“陛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陆离拧眉道:“不许喝别人的热血。”

谢见微如今可是个纯粹的血族:“血族不都彼此互换热血吗?”

陆离道:“你不行。”

“我怎么不行?”谢见微道,“我是个很正常的血族。”

陆离看着他,过了会儿才又说:“你没必要喝别人的血。”

谢见微说:“为什么?”

陆离道:“因为没人比我更适合你。”

谢见微笑了:“陛下,您的热血的确是……”相当美味。

“还想要吗?”陆离问他。

谢见微舔了下嘴唇:“想。”

陆离道:“那就别惦记着别人。”

谢见微被他弄得又爽又舒服,但嘴上还是说道:“陛下您这是威胁我。”

陆离:“是。”

“那我岂不是以后只能和你做了?”

“嗯。”

“陛下……”谢见微的声音蓦地放软,“那您可得好好满足我。”

陆离身体力行地填♂满了他。

烧了罗伦后花园的凶手是谁没人敢提,但伯爵府上却有很多侍从都看到了陛下来抢人。

连口温血都没来得及喝的罗伦伯爵不仅没了花园里的蔷薇花,更没了怀里的‘蔷薇花’,一时间也是可怜得招人疼。

当然事后,罗伦伯爵扮可怜争取到很多美人主动献身,而陛下抢人这事也很难被人忘记。

后来谢见微就成了更加特殊的存在。

没人敢约陛下,也没人敢约谢见微。

所有人都知道谢见微成了陛下的专属,成了整个血族唯一尝过王族血液,并且是唯一被王族尝过血液的人。

这就很微妙了,大家都喝不到,那么很公平,可凭什么谢见微是个例外?

经历过后花园事件的人还记得是陛下在抢人,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生血族加入,抢人的事没人提及,他们留意到的只有谢见微这个普通血族霸占着他们的王,不肯让别人获得力量。

从这以后,谢见微便被打上了任性、目中无人、恃宠而骄的标签。

更不要说他们的王真的非常纵容谢见微,恨不得他更加放肆一些。

偶有人邀请谢见微参加宴会,他去了的话,随手带的礼物都是足以让纯血贵族都瞠目结舌的稀奇宝贝。

显然这些都是陛下赏赐给他的,甚至因为给的太多,他都完全不在乎,可以随意的拿出来送给别人。

再就是宴会的后半段,在大家准备胡来的时候,陛下肯定会派人来接谢见微。

有次在罗伦伯爵的新后花园举办的真·赏花会,谢见微因为喝多了,在一处柳树下迷迷糊糊地睡着,来接他的人没找到他,陛下竟亲自到访,把人给抱走了。

珍惜成这幅模样,任谁见了都会惊讶。

这哪里像血族?更像是人类中的一对情侣。

他们的王,简直被这个普通血族给迷得晕头转向。

更夸张的是,血耀大厅那儿直接有条硬性规矩:见微殿下不得入内。

甚至还专门设立了一串守卫,不是为了维护治安(这儿本身就是个混乱的乱|交趴体,维护个毛线的治安),而是为了拦下谢见微。

这么多特权,足以证明谢见微到底有多特殊。

好在谢见微也说话算话,答应了血王陆离之后便真的没再喝过任何其他人的热血。

他只和陆离在一起,只和他相拥,只亲吻他,只与他交颈而眠。

可是好景不长,这样的事显然违背了血族的生存规律。

理论上,两人互换鲜血是可以的,但条件是双方力量差不多,并且要在平时喝下大量冷血,这样才能维持平衡。

但血王陆离和谢见微是不对等的。

哪怕谢见微很强,可也别妄想和唯一的王族相提并论。

他们力量相差太大,随着时间推移,伤害到的不是陆离,而是谢见微。

陆离的血液中蕴含着磅礴的力量,适当食用会让谢见微的力量增强,但他这普通血族的身体对于力量的承受是有限的。

超过这个度,便会急速衰败。

——以惊人的速度走向死亡。

解决的办法也有,而且相当简单,只要谢见微去和其他人互换热血,那么很快就会重获平衡。

可惜这最简单的方法对于陆离来说却是最无法接受的。

好不容易得到的人,怎么能再拱手让人?

这似乎是个死结:只吸食陆离的血液,谢见微早晚会死;不吸食热血,谢见微仍会饿死。

似乎唯一解决的途径就是放走谢见微。

但这时候谢见微也已经不愿意离开他。

也许一开始谢见微是个纯粹的血族,为食欲所俘获,为性|欲而满足。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喜欢待在陆离身边,喜欢每天早晨他给他的一个吻,喜欢两人什么都不做的相依在一起,更喜欢身心满足后彼此相拥入睡。

在陆离动摇的时候,谢见微告诉他:“如果你不要我了,那我也不想活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如同在陆离的神经末梢上狠狠抽了一鞭子,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但这一次他不是作为旁观者,而是成了当事人。

这个美丽的男人用那样专注的眼神、温软的声音,说着如此深情的话。

陆离用力抱住他,薄唇滚烫地贴在他细嫩的肌肤上:“放心,只要你愿意,你永远都属于我。”

血王陆离尝试着从另一个角度去解决这个问题。

既然谢见微的这幅身体无力承受太多他的热血,那么就强化这幅身体。

普通血族不行,纯血族呢?

陆离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几乎耗费了半生的力量,完全洗涤了谢见微的身体,将他从一个普通血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纯血族。

这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而且极其隐秘,知道的人只有负责寻找相关材料的罗伦。

而在普通血族眼中,他们看到的是谢见微无奈的走向“死亡”,最后彻底消失。

又过了很久的时间,一位沉睡已久的纯血贵族苏醒。

他得到了陛下亲赐的伯爵之位,他成了第二个可以与陛下互换热血的人。

没人知道他就是那位‘死去’的殿下。

虽然不少人觉得他们的容貌很相似,可一个是普通血族,一个是纯血贵族,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呢?

大概只是陛下的口味如此,喜欢的是这张脸。

如果一切这样平顺,那也就没有后头的事了。

将一个普通血族变成纯血族是逆天而行的事,哪怕陆离已经接近神,但他到底不是神,而现在他做了神都做不到的事。

所以他受到了惩罚。

王族自有的平衡被打破,他变得像血族一样需求热血。

这似乎不是问题,毕竟有谢见微在,他们互换热血,然后再彼此补充冷血就可以达到应有的平衡。

但是不行……王族的身体所需求的力量太大,再多的冷血也是杯水车薪,毫无用处。而谢见微一个人的热血是无法让陆离满足的。

更不要提他还要把自己的热血供给谢见微。

这简直是在透支生命。

谢见微活得好好的,而陆离却慢慢走向了衰弱。

总有一天,血王陆离会死。

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罗伦很着急,但是有什么办法?陛下的决定,他没有干涉的权利,他甚至不能把实情告诉谢见微。

不过在百年前,一个忽然出现的吸血鬼猎人打破了这个平和的假象。

这个猎人的确很强,以血族的水准来说也是难得一见的强人,但理论上他也绝对无法战胜罗伦,更不要提血王陆离。

可是他却做到了。

他抱着极大的恨意,用尽所有力气,重创了血族首领。

等到谢见微和罗伦赶来时,看到的便是陷入沉睡的血王陆离。

谢见微满眼的不可思议:“怎么可能?陛下怎么可能会虚弱成这个样子?”

罗伦长叹口气,无奈地交代了实情。

谢见微这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幸福生活是靠什么换来的。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颜柯唏嘘道:“这可真是……”虐心狗血一锅炖,让人咋舌让人哭。

谢见微:“我该说点什么好。”

颜柯:“只能感动了,感动元帅大人对您无与伦比的爱!”

谢见微:“……”

这冰绸之心里为什么会装了这段记忆暂且不论,它就这样摔碎了是不是意外也不提,重要的是谢见微看到了,新生陆离也看到了。

看得比他还细,比他还认真,比他还专注。

紧接着他会怎么想?

显而易见,谢见微是利用了新生陆离。

他注定不能和血王陆离在一起,那么为了让血王陆离活下去,也为了让他彻底死心,所以他“移情别恋”了。

可即便是移情别恋,谢见微也接受不了其他人。

所以在血王陆离沉睡的一百年里,谢见微不肯和任何人互换热血,因为他真的是突破不了自己的心理防线,足以见得他对血王陆离用情多深。

意外的是他遇到了陆离。

一个和血王陆离长得一模一样,连名字都这样相似的人。

然后,他义无反顾地“坠入爱河”。

新生陆离在殿门口怔怔地发了会儿呆。

谢见微想要开口时,他已经转身离开。

谢见微想都没想便要追过去,血王陆离却拉住了他的手。

谢见微:“……”

血王陆离嗓音沙哑:“对不起。”

谢见微能说什么……

血王陆离已经松开了他的手,低声道:“去和他解释一下吧,他能理解的。”

谢见微深吸口气道:“陛下,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他现在也只能狠心到底了。

血王陆离眸色闪了闪,嗓音轻颤道:“我知道。”

谢见微在自己的屋子里找到了陆离。

天色大亮,但屋子里一片漆黑,若非早就熟悉了这里的布置,谢见微可能都没法正常行走。

他的脚步声在光滑的地砖上响起,回荡了一整间屋子,莫名成了一段将人缠绕的魔咒。

陆离的声音闷闷地:“我早就知道了。”

谢见微顿住了脚步。

站在最角落的男人开口道:“很早之前我就知道自己是他的替身,知道我和他长得很像,知道你是在透过我看着他。”

“不过没关系,如果不是这张脸,如果不是和他长得像,你不会靠近我,我也不会拥有你,所以我不介意。”

谢见微声音干哑:“阿离……”

陆离的继续说着,因为在黑暗中看不到人,仿佛这声音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我知道你做的很多事都不是因为我,我知道你更期待的是另一个人,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只是个慰藉,但是我心甘情愿,我甚至觉得即便那个人醒来,你不要我了也没关系,反正我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

谢见微被他说得心都快疼炸了,他轻声道:“不是的……”

他话没说完,陆离忽然抬高的音量打断了他:“可你为什么要给我希望!”

“那朵丝阳花……你为什么要拿它给我解除诅咒?为什么要放弃了唤醒他的机会,来给我新生?”

谢见微说不出任何话。

陆离声音沙哑着:“你不知道那时候我有多高兴,你不知道我以为你选择了我的时候,有多开心,你根本无法想象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有机会了,是多么的兴高采烈!”

“我不敢期望,从来都不敢,是你给了我机会!让我以为自己能真正取代他!”

“可事实呢?你当然不需要唤醒他,因为你不能和他在一起,而他也终究会醒过来。”

“你需要我,你不能让我死,因为我还得继续帮你,帮你刺激注定会醒来的他。”

“谢见微……”陆离痛苦地问他,“对你来说,我到底算什么?”

谢见微那一句到了嘴边的“我爱你”却不敢说出来。

因为陆离不相信,说了的话,只怕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

该怎么办?怎么才能安抚他?怎么才能让他相信自己是爱他的?

就在谢见微都找不到答案的时候,陆离说了让他更加心疼的话。

“不用回答我了。”陆离慢慢走近他,轻声道,“我还有用处的对吗?你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你得让他忘了你,你需要我来让他死心,这样他才能活下去,所以……你还会和我在一起的对吗?”

谢见微闭了闭眼,努力将绕到了眼眶的水给忍回去:“对。”

黑暗中,陆离笑了下,他抱住了谢见微,动作很轻,声音很温柔:“这样就好,其他的我不在乎。你忘不了他没关系,你爱他也没事,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他,反正我长得像他,名字也一样……阿微,我不求你的心在哪儿,只要你别离开我。”

谢见微深吸口气,说出了如同宣判死刑一般的三个字:“对不起。”

陆离的身体陡然一僵,但很快他就放松了,他继续说道:“别道歉,我知道你也很难受,我知道不能和爱的人在一起很痛苦,但是没办法,相比较在一起而言,还是活下去更重要,对吗?”

谢见微顺着他的思绪,点头道:“对,活下去最重要。”

“真好。”陆离抱着他温声道,“只要你在……”我就能活下去。

颜柯已经哭成了傻逼:“大人啊,呜呜呜!”

谢见微也是被虐得肝颤,半天都说不出话。

颜柯哭唧唧道:“这病还怎么治?元帅大人根本从没相信过您喜欢他,这……这怎么解释都没用啊。”

如果陆离知道自己是替身的事,爆炸了也好,有些事撕破了反而容易说开,可以等时间推移再慢慢再去治愈。

但现在陆离根本早就知道,而且不在乎,特别执拗地表明:这样就好,自己有用就行,别说是相信谢见微爱他了,根本连希望谢见微有一天会爱上他的念头都没有了。

这是彻彻底底地死心,因为太过绝望所有直接拒绝期望。

这样的死结,要怎么解开?

颜柯根本想不通。

谢见微稳了稳情绪道:“没这么简单。”

颜柯忐忑地问:“什么意思?”

虽然情感上受到的冲击极大,但谢见微还是敏锐地捕捉到整件事中的关键点,他压制着心脏的刺痛,努力梳理着头绪:“首先,我还是人类的时候有个深爱的人,这个人是谁?”

颜柯道:“无关紧要吧……毕竟那人背叛了您!”

谢见微道:“你觉得在陆离的梦境中,他会让我和其他人在一起吗?”

“额……”颜柯顿了下,但很快他又说道,“但元帅大人绝对不可能背叛你。”

谢见微沉声道:“如果是误会呢?”

颜柯:“……”

谢见微道:“陆离的人格不会背叛我,但另一个人格会不会制造这样的误会?”

“这……”颜柯想了下道,“很有可能。”

毕竟元帅们对军师是千宠万爱,但对“自己”却是如秋风扫落叶,毫不留情。

谢见微道:“如果假设这个我身为人类的时候深爱的人也是陆离,那么这个人格去哪儿了?”

颜柯满脑袋浆糊:“有三个人格?”

谢见微摇头道:“如果是第三个人格,他早就该出现了,绝对不会只存在于记忆中。”毕竟从理论上来讲,谢见微不进入梦境,这个梦境就是不存在的,是因为他的进入而形成了这些,所谓的回忆,也是后天生成的,如果是无关紧要的,那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所以说这梦里有三个人格的话,肯定早就出现,绝不对这么久了还没动静。

颜柯觉得脑袋更加不够用了:“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见微说:“新生陆离有可能就是我身为人类时爱着的人格。”

颜柯努力跟上他的脑回路:“您的意思是,是新生元帅大人先和您相遇的?”他终于想通了,一拍掌道,“原来如此!只要让新生元帅以为他是先和您相遇的,是和您先相爱的,是血族元帅横刀夺爱,这样他就会相信您是爱他的了!”

艾玛简直太机智了!这样一个死结就解开了一大半。

谢见微道:“哦说了没这么简单,如果真把这事坐实了,那么想起一切的新生陆离会毫不犹豫地弄死血王陆离。”

想想现在的新生陆离有多惨吧,为了能在谢见微身边,已经卑微到连做替身都心甘情愿,如果让他忽然知道了“实情”,发现自己和谢见微才是相爱的,是血族陆离搞事拆散了他们,他不得疯?

现在能够忍,是因为他以为自己是第三者,自己不占理,但一旦发现第三者是血王陆离,自己才是被破坏的那个,毫无疑问他分分钟原地爆炸。

颜柯:“……”他的脑容量真想不来这么多事。

而谢见微想的还要更多一些,他又道:“还有那个吸血鬼猎人,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NPC吗?”

一个能够重创血王陆离的人类会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哪怕当时的血王陆离状态极差,可他是陆离的人格,在这样的梦境里,除了主人格,谁能让他受了这种危及性命的重伤?

电光火石间,谢见微猛地一怔:“坏了!”

颜柯还在迷迷糊糊:“怎么了?”

谢见微说:“血王陆离真的会死!”

如果吸血鬼猎人是人类陆离的转生,那么他仍是陆离的人格,甚至是这个梦境的主人格,要命的是他回来报仇雪恨,竟把血王陆离给打成重伤!

虽说现在的血王陆离没死,但他肯定不会吸食除了谢见微之外的热血,这样的状态持续下去,倘若真的死了,那人格是不是就消失了?

毕竟他不是自然死亡,是被主人格给间接弄死的!

谢见微不敢冒这个险。如今当务之急已经不是安抚新生陆离,而是不能让血王陆离死。

让他活下去的最直接办法就是给他吸食热血!

谢见微冷静下来,等待新生陆离睡下之后,他才悄悄起身,走出了屋子。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的瞬间,本来睡着的陆离猛地睁开眼。他深色的眸子看着漆黑的屋子,仿佛自己的灵魂也被这黑暗吞噬。

谢见微去了王宫,不怎么费力便来到了血王陆离的寝殿。

如他所想,睡着的血王陆离非常虚弱,他伸手碰了下,体会到的是刻骨的冰凉。

而在月光照耀下,谢见微更看到了血王陆离的胳膊上那清晰可辨的刀痕。

一道一道,一次一次,因为不停的割开,所以伤口一直没有愈合。

谢见微瞬间想到自己这些天喝到的冷血。

其实早该知道的,那样的血液,除了王族,谁能拥有?

明明自己都快死了,却害怕饿到谢见微。

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谢见微轻叹口气,俯身吻住了他。

他用了点儿药,让血王陆离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因为如果真让他醒来,他估计会直接推开他。

而让陆离情动,对谢见微来说实在太简单。

他脱了下衣服,坐到他身上,轻声唤着他的名字,用温柔用放|荡的姿态诱惑着他。

在谢见微发泄之后,血王陆离刺破他的喉咙,尝到了那甘甜、炽热、让人心醉神迷却又深深不安着的美好血液。

“砰”地一声,殿门应声而开。

随着月光的倾泻而入,站在那儿的男人如同一座冰雕。

他沉在夜色中,五官难辨,一双黑眸中满是空荡与死寂。

“果然还是不行吗?”陆离的声音没有丁点儿温度,“果然……赝品无论怎么模仿也比不过正品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应该就可以搞定啦~谢军师表示这次绝对不会失败23333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