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34章 hapter 34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34

只要让两个陆离变成一个陆离, 那么谢见微的工作量便低了很多,只需要耐心安抚一个人便行。

而安抚一个人相对来说要容易得多,毕竟忠心这玩意,是没法向两个人表的。

谢见微是想一举搞定两个人格, 可就在两个陆离变成一个时, 他被弹出了梦境。

颜柯:“……”

谢见微倒也没太意外:“梦境结束了?”

颜柯道:“对……”

谢见微轻叹口气,他转头, 看着熟睡的男人。

想亲他一下, 也想揍他一顿。

颜柯惋惜道:“太可惜了, 本来可以一口气搞定两个的!”

谢见微没说什么,他比较担心的是, 合二为一的那个陆离会不会有所警惕。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上个梦境闹成那样子,最好的结局也不过如此。

颜柯问他:“是继续, 还是休息会儿?”

谢见微说:“休息,明天还打算出个门。”

颜柯道:“好哒。”

谢见微想了下又说:“后天是罗伦的生日,你不去?”

颜柯眨眼睛:“好像给我下了请帖, 我没太注意。”

谢见微说:“一起吧。”

颜柯兴冲冲地说:“我的录音特辑有希望卖大价钱了!”

谢见微笑道:“别胡闹, 治疗的事我没告诉罗伦。”

颜柯也就是开个玩笑:“明白明白,什么时候你和他说了可一定告诉我一声。”

谢见微说:“嗯。”

这会儿正是半夜,陆离没那么快醒来, 睡得正香。

谢见微坐在他旁边,眼睛不眨地看着他。

到了现在,他也能理解一些陆离的心思。

都说轻易得来的会不珍惜, 其实恰恰相反,得来的越是轻松,反而会越珍惜。

因为太害怕失去。

自己争取到的,说明他有得到的能力,即便失去了,总还有机会再找回来;但若是完全被给予,反而会空落落的,生怕自己哪天醒来,这“给予”就被收回去了,而他甚至连寻找的方向都没有。

所以才会这样的不安。

谢见微在他眉心点了一下,呢喃了一句:“笨蛋。”

清晨,首都星的阳光灿烂而明媚,斜斜落进屋子,镶上了一层金光,带起了一阵热潮。

谢见微感觉到有个大手在相当不老实,他想抓住他,结果他在他唇上亲了亲:“累了就多睡会儿。”

谢见微心道,大离什么时候这么乖了?然后就被他给从身后进入。

神经最敏感的地方被这样毫无预兆的刺激,谢见微倒吸口气,哪里还有睡意。

他睁大眼,声音发软:“出、出去!”

陆离亲亲他的后颈,温声道:“我和你一起睡。”

睡个毛线,那儿放着根‘铁棍’,谁睡得着!

可陆离这混蛋竟然还真不动了,老老实实地抱着他作势要睡。

谢见微根本睡不着,本来就习惯的地方开始自发地渴望更多的刺激,他轻吁口气,说道:“动一动。”

陆离说:“那不行,你还没睡醒。”

谢见微:“……”

陆离其实也有些忍不住了,埋进去不能动,忍得肝疼,于是他很轻的蹭了一下。

谢见微舒服的闷哼出声。

陆离还想再忍忍的,结果他得军师叫的这么粘人,瞬间把持不住。

不管了,先CHA一顿再说!

两人运动了一番又洗个澡,谢见微累得连根手指都不想动,元帅大人倒是精神头十足,生龙活虎的模样能直接上阵杀敌,还是以一敌百那种。

他把谢见微抱到床上,在他被□□的泛红的唇上亲了一下问道:“早餐想吃什么?”

谢见微懒洋洋地看着他,没出声。

陆离清楚他的口味,问道:“应该还有阿萨里蜜果,我让他们给你做甜糕吃?再配点罗非清奶,对了,上次喝的蜜蜜思果浆怎么样?喜欢的话我再让人去采一些。”

他说的这些都是如今银河系最流行也最昂贵的食物和饮品。

阿萨里蜜果是一种口感绵软,甜而不腻的小果子,生在一颗废墟星上,那儿磁场混乱,想去摘一次这果子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也导致这食物极端昂贵且稀有,但不得不说的是这果子相当好吃,堪称美食中的极品。

蜜蜜思果浆是一颗兽星的特产,这兽星未开化,里面的原住民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飞机。是真打飞机,看到有飞行物就开始喷水枪,这“水”有极强的腐蚀性,一般飞船一旦沾上就能被破了防御系统和动力系统,瞬间化成一摊废铁。

所以这蜜蜜思果浆味道再好,营养再丰富,也注定了是稀有品。

当然再怎么稀有,只要谢军师喜欢,元帅大人甘愿开了座驾去收集。

谢见微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慢慢开口:“我想吃你做的。”

陆离怔了下。

谢见微伸了伸胳膊,陆离将他抱到怀中,谢见微在他唇上吻了吻后说:“今天你哪儿也别去,陪我好不好?”

他的军师……是在撒娇吗?

元帅大人差点没化身禽兽,把自己的爱人给操|死在床上。

谢见微又道:“也不用那么麻烦,就做个……嗯……牛奶三明治吧。”

以前四处征战的时候,陆离没少下厨,不过如今当了元帅,成了帝国之主,忙得脚不沾地,自然也就没时间进厨房了。

如今走了几个梦境后,谢见微还挺怀念陆离的手艺。

梦里吃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现实中尝尝才满足。

陆离问他:“真的想吃?”

谢见微道:“嗯。”

陆离垂眸看他:靠在他怀里的男人未着寸缕,他有着一副非常美的身体,比清早露珠下的花朵还要美好,恨不能让人捧在手心,亲一亲,再亲一亲……

元帅大人喉咙一紧,心痒道:“很饿吗?”

谢见微说:“还行。”

“嗯……”陆离咬住他胸前的粉红,含糊道,“那就再等一会儿。”

谢见微默了默,恼火道:“陆大离你差不多就行了啊!”

陆离无赖道:“我是小离。”

小离个屁,谢见微倒是恨不得把“大离”给揍成“小离”!

把人弄得乱七八糟后,元帅大人心满意足地去弄早餐。

等谢见微坐在餐桌前,吃上早餐时,已经将近十点。

这吃的是哪门子早饭?

陆离坐在他对面,一双黑眸里满是期待。

谢见微瞪他一眼,嘴角却止不住扬了扬。

陆离道:“尝尝。”

桌子上摆的可不只是牛奶三明治,恰恰相反,这丰盛的简直不像是一顿早餐。

熬得软稠香浓的虾蟹粥,做得仿佛艺术品般的小烧麦,还有白胖胖软蓬蓬的小面点,再配上几碟爽口小菜……

谢见微看看自家元帅那英俊帅气的脸蛋,顿时消了气。

虽然说着醒来后要揍他一顿,但看他这么“乖”又心软的一塌糊涂。

元帅大人道:“如果觉得味道不错的话,能讨点儿奖励吗?”

谢见微斜他一眼:“要什么奖励?”

元帅大人指了指那边的白色围裙,得寸进尺道:“阿微只穿那个,翘着屁|股在厨房里求我……”

“滚!”谢见微面色微红,看都不想看他。

收回之前的心软,这混蛋还是欠收拾,该揍得揍!

陆离也不再说,只是一双眼睛闪了闪,显然还在打坏主意。

早餐相当美味,陆离应该是早就吃过了,全程照顾谢见微,贴心又粘人,像个大型犬。

谢见微想起“小狼狗”这昵称,又有心软的趋势,他瞥了眼那个围裙……又飞快地收回视线。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

用过早餐,陆离问他:“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谢见微当然没什么安排,他只是想和陆离在一起,两人什么都不做,只窝在屋里也行。

不过真窝在屋里,这禽兽八成会软磨硬泡让他穿那鬼玩意……

接着一整个白天做的事估计跟晚上没什么区别了。

谢见微赶紧道:“我们去约会吧。”

“约会?”陆离明显怔了下,但很快他就微笑道,“好啊。”

这笑容在努力遮掩,但藏在里面的喜悦像一夜绽放的小花,根本藏不住。

谢见微心脏一颤,敛了神色道:“去泡泡星吧,只有我们两个。”

泡泡星是银河系的旅游胜地之一,主打梦幻浪漫,是情侣们的约会圣地。

陆离忍不住问他:“阿微,你……”因为太意外了,反而开始多心。

谢见微看他一眼:“怎么?不想去。”

“去,想去!”

元帅大人紧锣密鼓地开始安排,他其实还有一堆事要做,但有什么事能比谢见微重要?

这似乎是第一次……至少是他的第一次,谢见微约他出去玩儿。

陆离的心脏揪了一下,眸色也暗了暗。

想到谢见微会和另一个他做这些事,他胸腔里的甜蜜便开始泛着酸味。

谢见微嘱咐他道:“带两个伪装仪。”

他们好歹都是公众人物,如果这样明晃晃地去了泡泡星,估计会被老百姓们当稀有动物围观,到时候别说浪漫了,直接改成亲民活动得了。

陆离自是安排妥当。

伪装仪还是很方便的,佩戴上之后,能欺骗人类的眼睛,让他们看到的和实际上有很大出入。

但其实本人并没有什么改变,还是那副模样。

谢见微和陆离都戴上了特殊的镜片,有这个镜片在就可以看破伪装仪的伪装。

一切准备就绪,陆离还特骚包的找了台最新款的飞行器。

颜色骚得让人怀疑他的岁数。

谢见微笑他:“元帅大人今年多大了?”

陆离将他拦腰抱起:“十八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谢见微笑出声:“要点儿脸。”

就不要脸的元帅在他鼻尖上蹭了蹭:“抱着你,我就是个十七八的愣头小子。”

要不是他的手在不老实地捏谢见微屁|股,谢见微还真就信了。

陆离把谢见微放到副驾驶座上,自己也上了飞行器。

这种小年轻喜欢的飞行器自然是时髦得很,一概设施略过不提,单单是速度都快到飞起。

做惯了战机的谢军师竟然也被这剧烈的推背力给震了震。

陆离问他:“爽吗?”

谢见微:“……”

元帅大人直视前方,忽然来了一句:“我第一次坐上星舰的时候,你也这样问过我。”

谢见微回忆了一下,记起是当时两人从荒星离开,因为他手头材料有限,造的星舰相当简陋,平衡系统很一般,所以后冲力巨大,起飞的时候简直让人头晕目眩。

他怕陆离不适应,便调侃似地问了这么一句。

那时候陆离说了什么?谢见微竟想不太起来了。

“那么久的事,亏你还记得。”

陆离看了他一眼:“你的事,我一件都不会忘。”

谢见微笑道:“那当时你高兴吗?”

陆离说:“高兴,简直高兴疯了。”

他当时的心情谢见微根本不会清楚。

在荒星上,从谢见微开始着手建造星舰之后,他便无时无刻都处于惶恐不安之中。

谢见微要离开了,要飞离这个星球,要丢下他了。

每日每夜,这一句话都像个魔咒一样缠绕着陆离,可是他不敢问,也不能阻止。

只能眼睁睁看着,任由心脏被冻得像寒冬峡谷最深处的冰湖。

随着飞船的逐渐完善,陆离的不安越胜,直到最后一刻,他如同等待死刑宣判的囚犯,被绝望团团笼罩。

但最后谢见微带他一起走了。

走上飞船的那一瞬,陆离到底有多高兴,真的绝非任何言语可以表述。

谢见微沉默了一下,问道:“你当时觉得我会自己离开?”

陆离说:“毕竟你什么都没说。”

谢见微难得有些懊恼道:“我当时没想太多,那荒星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怎么可能会把你自己留在那儿?”

他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却让陆离不安了那么久。

陆离抬手在他脸颊上捏了一下:“好了,即便你当时不带走我,我也一定会再找到你。”

谢见微隐约觉得这话里有些特别的地方,不过这念头闪得太快,难以捕捉。

陆离又不正经道:“阿微,这飞船还有个有趣的功能。”他在一个粉色按钮上戳了下,本来的座椅瞬间变了样。

双腿被分开,以十分XXOO的姿态后仰在座椅上的谢军师:“……”

陆离道:“脱了裤子就可以操|哭你。”

谢军师恼羞成怒:“陆小离!”

陆离清清嗓子,在那按钮上又按了一下,椅子瞬间恢复原样。

谢见微说:“一天天的,就不能想点儿正经事。”

陆离道:“谁让你天天勾引我。”

谢见微气结:“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

元帅大人老神在在道:“眼睛在勾我,声音在勾我,身体在勾我……”说着他话锋一转又道,“亏了带了伪装仪,要不然我肯定给你换身衣服。”

谢见微:“我这衣服怎么了?”很正常的一身定制西装。

元帅大人道:“屁|股裹得那么紧……”

谢见微面上微红:“你是yin者见yin。”

陆离道:“偏要yin你,还是正大光明地yin你。”

谢见微被他气笑了:“你还十七八岁的愣头小子呢,分明是个满脑子废料的老流氓。”

陆离把飞行器切换到自动驾驶,凑近他亲了下道:“还不是因为太爱你了。”

谢见微心脏颤了颤,拿手去推他:“我也爱你,可也没像你这样……”

他话没说完,陆离竟笑了笑:“你那是面皮薄。”

谢见微心道,像你这么脸皮厚的也不多了。

陆离又眨眨眼睛道:“阿微,和我做|爱舒服吗?”

谢见微被他问的耳朵尖都红扑扑的,但他还是点头道:“舒服。”

陆离声音忽然压得很低:“我也很舒服。”可是却觉得不够,怎么都不够。

做|爱已经是情人间最亲密的事了,可为什么就是不能满足,到底还要怎样,才能真正占有他?

到了泡泡星之后,两人玩得很开心。

走进这样一座恋爱星球,哪怕没谈恋爱恐怕都会沉迷其中,更不要提本就相爱的两个人。

谢见微其实不是个古板拘束的人,但他给大多数人的印象估计都是不懂风花雪月,只懂算计谋略;不屑儿女情长,只看天下苍生的男人。

谢见微对于这些也从未在意过,别人怎么看,并不能代表真实的他。

可如今谢见微还是反思了一下。

正所谓空穴来风,他若是真没这种倾向,旁人又何必这样认为他?

仔细想想,风花雪月,陆离是有的;儿女情长,两人也没什么表现这个的机会。

倒是算计谋略他做了太多,“为了天下苍生”也做了太多。

不过他做这些的起因都是陆离,但估计没人会这样认为,包括陆离自己。

到了下午,谢见微便有些累了。

陆离问他:“回去吗?”

谢见微说:“听说这儿的烟花很美。”

陆离道:“那就留一夜再走。”

谢见微又说:“明天是罗伦的生日,我们去一趟吧。”

陆离说:“不妨碍,到时候我们直接从泡泡星出发。”

谢见微想了下,也觉得可行,便应道:“那晚上我们去吃相思宴。”

这是泡泡星的一个著名餐厅,虽说唤作相思宴,但传言吃了这宴席的情侣从此将不再受相思之苦。

谢见微以前没受过,现在是希望自己能别在陆离的梦里受。

陆离什么都依他:“好。”

吃晚餐的时候,泡泡星上的焰火已经在夜空中炸开。

如今的焰火环保得很,不会造成环境污染,但却美丽更胜。

看多了绚丽星空的老百姓们口味也越来越挑,能让他们赞不绝口的焰火,真不是美轮美奂这四个字可以表述的。

谢见微一整天都心情美滋滋,晚上的时候陆离的一些“小要求”他也就依了他。

可惜他不顺从的时候元帅大人就是个禽兽,这一顺从……

谢见微要不是打不过他,早就把他揍成猪头了!

第二天谢见微醒来的时候,浑身都疼,巧的是,他睁开眼的时候陆离也醒了。

谢见微在他脸上捏了一把:“下次别想我陪你胡闹。”他昨晚叫的太凶,嗓子都哑了。

陆离明显的怔了下,眸子有些失焦。

谢见微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这八成是换人格了。

陆离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四周,眸中升起了一丝黑气。

谢见微装作没看见,起身穿衣服。

结果他这刚站起,身上的痕迹便展露无遗,更夸张的是他后面竟然没来得及清理,大概是做了一宿,竟还有黏糊糊的东西沿着大腿留下。

这画面极度se情,陆离看得喉咙一紧,可紧接着胸腔里又烧起了一把名为妒忌的烈火。

他不由分手地按倒谢见微,顺着湿润便做到了底。

这里是泡泡星,一个知名的约会圣地。

昨天他们做了什么?

阿微怎么会陪他来这里?

阿微从未陪他来过这里!

一想到那些甜蜜的画面,他便嫉妒的心脏凝滞。

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个自己竟这样的幸运,幸运得拥有了这样美好的一天!

可是他得装作知道。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得装作记得。

谢见微闭着眼,心里也是错综复杂。

这病得抓紧时间治,从现实中入手太难,好不容易甜甜蜜蜜了一天,换个人格就全部消失,甚至还雪上加霜。昨天多甜今天的陆离就有多虐。

谢见微尽量不去提昨天的事来刺激今天的陆离,而今天的陆离也在努力装作有记忆,尽量去让谢见微开心。

罗伦在现实中也是个左拥右抱的主,生日宴搞得热热闹闹,因为有前女友来砸场就显得更热闹了。

颜柯和谢见微碰头:“大人,昨天玩得好吗?”

谢见微瞄了眼醋味升天的陆离,摇头道:“某些人快把自己给醋死了。”

颜柯眼睛在东瞥西瞄的:“元帅大人也是辛苦。”

虽然这么说着,但显然他的心都飘到那几个大波妹子身上了,谢见微对他摆摆手道:“去玩吧,等宴会结束继续治疗。”

颜柯眼睛一弯,连声道:“那我就先走啦!”

他前脚刚走,罗伦便过来了,对谢见微道:“大人和颜医生关系真不错。”

谢见微道:“还行。”

罗伦也只是随口说说,他偷偷看了眼陆离后小声问道:“老大的病怎么样了?”

他们都是跟陆离出生入死的兄弟,私底下称呼还是亲近得很。

谢见微说:“挺好的,没什么妨碍。”

罗伦道:“这也不是办法,虽然记忆互通,但万一哪天他们看对方不顺眼了……”

谢见微瞥了他一眼。

罗伦焦心道:“老大有时候特别死心眼,尤其是对你的事,你想想啊,如果他们记忆不互通,估计得争风吃醋到你死我活。”

谢见微心道,你可真了解你们老大。

罗伦叹口气:“也不知道这病该怎么治。”

谢见微心思微动,问他:“对了,上次让你查的是怎么样了?”

罗伦说:“没查到什么,当时百肢王死的连一只脚都没有,直接被老大轰成粉末了,哪里还能留下什么。”

谢见微眉心微皱,正想再问点什么,陆离却走了过来:“聊什么呢?”

罗伦道:“军师前阵子让我查了点儿东西。”

陆离看向谢见微:“什么东西?”

谢见微说:“也没什么。”

他不说,陆离便没再问。

罗伦身为寿星,今天忙得很,来来往往庆贺的人很多,他得去挨个招呼。

陆离没在宴会上待太久,一来他在这儿,寿星都没法当焦点了;二来有他在,整个宴会都拘谨得很,反而是扫大家兴。

陆离走了,谢见微自然是和他一起。

两人没留下过夜,宴会结束后便一起回了首都星。

虽然陆离竭力伪装,但破绽还是太多。

估计还是在酸泡泡星的事,所以神态一直说不上太好。

谢见微其实很容易就能哄好他,可问题是他现在费心思的哄好了这个陆离,天一亮,下一个陆离又要醋死了。

简直是个恶性循环……

隔日,颜柯嗨回来,谢见微便紧锣密鼓地安排下一场治疗。

颜柯问他:“怎么这么着急?”

谢见微大体说了下情况。

颜柯顿了顿,幽幽来了句:“真能被你们给甜掉牙。”

谢见微默了默:“到底哪里甜了?”

颜柯夸张道:“还不甜?元帅大人爱您爱到连自己的醋都吃得这么香,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谢见微:“……”

颜柯叹口气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人这样爱我。”说着他又补充了一下,“请一定是个F罩杯。”

谢见微:“……”

虽然习惯了进入梦境的感觉,但这次谢见微醒来还是有些不适应。

脑袋很晕,似乎是喝了不少酒,周围也很杂,乱七八糟的声音吵个不停。

谢见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觉得眼前的人一个成了两个,两个成了四个,简直像不停分裂的陆大离。

他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但酒劲强悍,再怎么聚焦也是一片模模糊糊。

隐约间有人扶住了他,清朗的声音挺干净:“谢哥,你还好吗?要不要我扶你去休息。”

颜柯的提醒及时响起:“不是元帅大人。”

谢见微:“嗯。”

他能感觉到,不是陆离就不能跟人随便走,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只是他实在喝得有些多,想要站稳都不行。

扶着他的人又温声道:“走吧,我送你……”说着他的胳膊抚上了谢见微的腰……

紧接着,“啪”的一声,那人低叫了一声,正想发怒却一眼看清来人。

他连忙道歉,低头哈腰,吓得额头都冒冷汗。

一身笔挺西装,容貌英俊、气势逼人的男人低声开口:“把他给我。”

“好……好的。”

谢见微靠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颜柯惊呼了一声:“哎呀我的妈,元帅大人真帅。”

谢见微心里一安,靠在他怀里迷迷糊糊。

陆离带他离开,后面的宴会中却是议论纷纷。

“真是个妖精。”

“呵呵,也就你们这些臭男人喜欢那样的biao子。”

“酸什么,有本事你也去爬陆影帝的床,保证你从此扶摇直上九万里。”

“谁稀罕啊?用这种手段上位,也不嫌自己脏。”

有发花痴的道:“不求资源求个人也行啊,你瞧瞧陆影帝那手指,绝对的器大活好。”

“得了吧,首先你得是个男人,然后还得像谢贱人那样不要脸。”

谢见微喝多了没听到这些话,但颜柯全都听到了,他只想为军师抹把汗。

这梦境一看就不妥当啊!

谢见微迷迷糊糊地被草了个爽。

他喝多了,脑袋乱哄哄的,只觉得身体热得很,感觉到陆离的气息后就更加无所顾忌。

而且他还有些心疼,想想白日里陆离醋成那样,他想安慰他。

这一来二去,便浪的没边了。

陆离把他翻过来覆过去的弄到了后半夜。

谢见微到最后也没醒酒,直接窝在陆离怀中睡着了。

陆离喊他:“起来洗一洗。”

谢见微嘟囔道:“不要。”

陆离皱了皱眉,又喊了一下他的名字。

谢见微像个猫儿一样在他怀里蹭了蹭:“别吵,睡觉。”

陆离盯着他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把他抱起来带到浴室里清洗了一番。

第二天谢见微是被电话给轰醒的。

一个劲的叮铃铃,简直能把脑袋给烦炸。

他没睡醒,也不在意是谁打的电话,随手摸到那黑色的玩意便关了机。

这下世界都安静了,谢见微窝在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

之后他是被一连声的尖叫给吵醒的:“谢见微,你是不是疯了?电话关机,人也不见,剧组等你这场戏等了一个小时,李导都快疯了,结果你还在这蒙头大睡?!”

谢见微脑袋清醒了一些,他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人愣了愣。

谢见微问颜柯:“这是你?”

颜柯苦笑道:“是元帅眼中的我……”

可悲的是,他明明叫颜柯,元帅大人竟然以为他叫颜可,好心塞。

颜可还在爆炸状态:“起来起来,快起来,有点儿名气也不能这样耍大牌,你还说要甩了陆影帝,你这熊样要是没了这座靠山,分分钟被黑出翔!”

谢见微被他吵得脑袋痛,他坐起来,结果衣服领口太大,暧昧的吻痕挡都挡不住。

颜可死死盯着,怒其不争道:“你又和谁上|床了?”

谢见微:“……”

颜柯:“咳咳,这不是我,真不是我。”虽然一模一样,但我真没这么坏,呜呜呜!

谢见微感觉这梦境不太妙,他谨慎道:“还能有谁。”

颜可显然是和他相当熟:“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节操,别随便是个男人就睡啊,好歹得先和陆影帝断了,要不然这……这要是被发现了……你不想在娱乐圈混了,我还想混啊大兄弟!”

谢见微莫名其妙就被冤了一脸,他解释道:“昨晚就是……”

“我管你是谁,反正你悠着点儿!”

谢见微:“……”

颜可气冲冲地在屋里转了几圈后又道:“不行,你还是赶紧和陆离断了,再这么胡闹下去,肯定会出事!”

谢见微想解释一下,颜可已经又说道:“你上次说那事,我还是去联系下吧。”

谢见微:“……什么事?”

颜可道:“白宋应该会挺乐意的,毕竟是陆影帝,你既然有心给他俩牵线,我就给你安排下,不过你确定陆影帝能接受?”

谢见微:“……”这糟糕的预感。

果不其然,颜可又道:“应该问题不大吧?白宋和你一个类型,陆影帝应该很吃这口,你既然不想和他睡了,那就找个人顶替上。”他顿了下后又气道,“总好过你这样浪下去,把人给得罪了!”

真颜柯倒吸了口气:“我的个妈呀,大人你这次……”

说来也神了,谢见微慢慢清醒下来之后,脑袋里多了一摞“记忆”。

很好,剧本准备的相当完善。

——自己一如既往地渣到底。

作者有话要说: 深情鬼畜影帝攻X没心没肺花心欠调|教上位受

龙长长狗腿笑:军师莫方,这个剧本很甜!

谢军师:呵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