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48章 hapter 48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48

找到了需要的信息就没必要继续在交流会浪费时间了。

谢见微之前故意把小骷髅支走, 这会儿准备去找他。

罗伦道:“你……不去找里浮尔吗?”他还是习惯喊他的旧名。

谢见微道:“我现在去找他,他会自愿给我鲜血?”

罗伦想了下,觉得里浮尔大概会把他关到魔界最深处,让他永不见天日。

谢见微道:“走吧, 先回去再说。”

小骷髅正在认真地记笔记, 他一手捧着书, 另一只手在写字板上记啊记。因为是谢见微安排的事情,所以他干的额外认真。

罗伦看了眼后道:“这家伙真挺好啊。”

谢见微不自觉弯了弯嘴角:“当然。”

他这语气听起来和平常差不多,但熟悉他的人还是能分辨出区别的, 这里面的小得意不要太明显。

罗伦笑骂他:“你个神经病。”

谢见微也不反驳。

也许他是挺神经的,反正只要是陆离,无论他变成什么样, 他都喜欢他, 都会为他着迷。

不过这样挺好,人这一生能有个喜欢到骨子里的人,是件很幸运的事。

小骷髅感觉到他的到来,连忙抬头,小云朵在脑袋周围飘啊飘的。

谢见微温声道:“怎么样?能理解吗?”

小骷髅摇了摇写字板。谢见微让他记恶魔的法术,只记自己看不懂的。

谢见微扫了眼写字板后道:“等我回去教你。”

小骷髅对法术没兴趣, 但对谢见微教他这件事抱有极大的热情。

他高兴,谢见微也高兴,看他周围的小云朵变成了小心心,他心一痒,捧着他的面颊亲了一下。

罗伦:“……”真他娘的有毒, 这美人白骨的画面看久了竟然也适应了!

他们离开了交流会,谢见微只字不提让小骷髅恢复身体的事,罗伦也不好去提,毕竟对于里浮尔,谢见微一直是抱着能不见就不见的心态。

当年的事他的确报了仇,但不意味着他能放下。

罗伦以为谢见微在逃避,但其实,谢·计划通·见微正在打着其它算盘。

想要让恶魔陆离主动献出鲜血,那么首先应该了解他。

目前的谢见微对过去两眼一抹黑,知道的太少又谈何了解?

所以谢见微想要知道以前的事,然后对症下药,这样才有希望让恶魔陆离献出鲜血。

如今这个梦境的局势他基本清楚了,小骷髅是主人格,从他在交流会上能找到帮他恢复身体的方法就能推测而出。所以主要安抚对象便是小骷髅。

和小骷髅相亲相爱首先就得给他一具身体,否则这个模样,他即便说一百遍他爱他,只怕骷髅先生也不会相信。

毕竟是一具白骨……

因此小骷髅的身体是一定要恢复的。

那么就绕回了恶魔陆离身上。

如今他成了关键的钥匙,不解开这把锁,下面的也无法进行。

颜柯憋了挺久,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大人……您真的能确定那是元帅大人吗?”他说的是恶魔陆离。

他会这样怀疑也很正常,毕竟一直以来谢见微都是看第一眼就认出陆离,哪怕变成像小骷髅这样,他还是第一时间感觉到那是陆离。

颜柯忍不住说道:“有没有可能……那个大恶魔是它变的?它毕竟是依附在元帅大人的精神上,想要复刻一个元帅大人应该不难。”

谢见微说:“如果仅仅是这样那还好了。”

他轻飘飘一句话让颜柯心脏咯噔了一下:“您的意思是说……”

谢见微说出了自己早就想到的事:“我担心的是它仍旧依附在恶魔陆离的精神上。”

颜柯睁大眼道:“如果真这样,那还怎么杀死他?杀死他岂不就得杀死元帅大人?”

可是绝对不能杀死元帅大人,恶魔陆离死了,这个人格也会消失,到时候就麻烦大了。

难道又要放弃这个梦境?颜柯很是焦急。

谢见微想得更多一些:“如果这个梦境有两个陆离,那么是不是也有两个它?”

他这一问,颜柯才猛地意识到!

谢见微道:“另一个它又藏在什么地方?”

这才是谢见微顾忌的地方,摆到明面上的事都好说,最担心的是藏在深处,隐匿气息,让你忘记它存在的存在。

颜柯心惊肉跳道:“这可怎么办才好?”处处是陷阱,若是走错,将要承受极大的风险。

他忍不住说道:“要不就放弃?”

谢见微笑了下道:“说什么胡话。”

其实颜柯说完就知道自己错了,放弃这个梦境又如何?除了让元帅大人多出两个人格再没用处。而且还会更糟糕,它意识到依附在元帅大人身上就安枕无忧,以后岂不是全都照做,那还如何安抚?

可是颜柯完全想不到解决之道,他觉得这就像个死棋。

不过幸好他眼前的男人最擅长解死棋。

谢见微眸色闪了闪道:“放心吧,这个梦境只会成功。”他要攥紧小骷髅这张王牌。

哪怕还有个潜伏的它也没事儿,只要小骷髅有了身体,它一定会沉不住气。

谢见微当务之急要做的是解开第一把锁。

关键人物是恶魔陆离。

颜柯觉得自己脑细胞严重不够用,索性不开口了。

谢见微对此也有了主意,先记起以前的事,然后再想办法去哄恶魔陆离。

至于怎么记起以前的事?不能慢腾腾地向罗伦那儿套话了,他要看到更加精确明晰的。

回到中间界,谢见微的日子又闲散起来。

升上六星后,他若是不想冲击七星,只要每月完成定额任务便行。

一个月只需勾两个魂,他抬抬手就能完成,实在不值一提。

谢见微给小骷髅讲从交流会上记下的黑魔法。

小骷髅是暗系的力量,之前都是野路子,一发力就毁天灭地那种,可实际上他连最简单的‘传音术’都不会,所以才天天用写字板。

虽然谢见微觉得写字板也萌萌哒,但一直不说话也不好,本来没皮肉就自卑卑的,还是个小哑巴,不是更自卑?

总之能帮他多挽回点儿信心就再多点儿。

小骷髅学东西非常快,谢见微教的很轻松:“真棒,虽然什么都忘了,但学习能力还在。”

小骷髅喜滋滋的冒花花。

谢见微不动声色地加了句:“以前你也想跟我学过法术,只可惜我教的你学不会。”

小骷髅能说话了,但还是习惯性用写字板:“为什么?”

谢见微说:“你是教堂圣骑士,效忠于光明,使用的是最纯碎的光魔法,我再怎么教你,你也施展不出。”

之前谢见微一直不知道小骷髅的过去,所以很少提起。

他不提小骷髅也不问,但其实他很好奇。

如今谢见微开了话头,他立马问道:“圣骑士?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谢见微眸色柔和道:“我那时候只是个四星死神,但在勾魂的时候却遇到了大恶魔,眼看着灵魂要被大恶魔吞噬了,是你出手相助,救了我也救了那个灵魂。”

小骷髅显然是起了兴趣:“然后呢?”

谢见微轻声道:“你知道自己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小骷髅摇摇头:“是什么?”

谢见微竟面色红了红,:“你说我的镰刀是你见过最美的。”

小骷髅周围立马飘起了粉红泡泡,而且写字板上也写了这句话:“你的镰刀真的是最美的。”

谢见微看一眼就挪开视线,但面上红意扩散,连耳朵尖都泛着淡淡的粉色。

死神的灵魂便是镰刀。

被人夸奖镰刀漂亮,无异于调|情。

而且还很赤luo,仿佛在对一个人类说,你的luo体真美。

很少有人会去夸奖死神的镰刀,因为这是很隐秘的事,但陆离脱口而出,语气真诚又直白,全是惊叹。这样不会惹人反感,反而会让人心脏砰砰直跳。

小骷髅越来越好奇他和谢见微的过去了,总觉得那是一团团柔软的云朵,包裹着糖果做成的彩虹,美好得像童话。

谢见微也的确给他勾勒了一个足够美好的“过去”。

小骷髅忍不住说道:“好可惜,我都记不得了。”

谢见微眸色一黯,失落道:“是啊,你都忘了。”

他这语气让小骷髅骨头打颤颤,他连忙说道:“找回身体我就会想起来的。”

“不一定会想起来……”谢见微勉强笑笑:“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小骷髅:“可是那么多和你在一起的事,我想记起来……”

谢见微略有些无奈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听说很早以前有能让人恢复记忆的圣物,但这也只是传言,根本没有记载,也就无处可寻。”

骷髅先生也很失落。

谢见微伸伸胳膊,把他整个抱住后道:“没事的,等以后我们会有更多的回忆,这次可千万别再忘了。”

他轻声说着,似乎热气都透过厚厚的斗篷吹到了骷颅先生的骨头上。

那一阵阵的麻痒让他忍不住用力抱住了他。

小骷髅的传音术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像陆离:“我们在一起多少年?”

“三十三年。”谢见微轻声道。

小骷髅颤了颤:“一直在一起吗?”

“嗯,一直……”谢见微说,“我们一直在一起。”

他不用说太多,只是这简简单单一句话便给了陆离足够的想象空间。

三十三年,朝夕相守。

他们深爱着彼此,过着犹如童话般的幸福生活。

那时候的谢见微是什么样的?每日每夜和他在一起的谢见微是怎样的?深爱着他的谢见微又是怎样的?

太想看到了,这么重要的记忆,他怎么会忘记?

他不想忘记!

小骷髅忍不住问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找回记忆了吗?”

谢见微叹息道:“也许有,只是不好找,而且以你现在的情况,只怕也起不到效果,不如先恢复身体。”

小骷髅问道:“为什么起不到效果?”

谢见微道:“我也不确定,但那种圣物一般需要生气来唤醒使用,你现在的话……”

小骷髅明白了,他胸腔里空荡荡的,这种失去了极为珍贵的东西的滋味真不好受。

谢见微琢磨着火候差不多了,又说道:“可如果真有这圣物,等你恢复身体了就可以使用了。”

“肯定有!”小骷髅强烈的渴望着,他要身体,要记忆,要和谢见微恩爱缠绵的过去。

谢见微一定爱着以前的他。所以他不能丢掉那个自己,他要找回一切,无论是身体还是记忆,缺一不可!因为他想得到谢见微的爱,完完整整的爱。

谢见微笑了下道:“你说有就有嘛?”

小骷髅凝重道:“一定会有的。”

谢见微摇摇头,哄他道:“好啦,阿离说会有就会有的。”

他明显是不相信的,但越是这种语气越是刺激到小骷髅,让他越是坚定了那“圣物”的存在。

围观全程的颜柯觉得……亏了军师大人一心只爱元帅大人,要不然这银河系早就变天了……

谢见微又从另个角度刺激了一下小骷髅,比如两人常做的体位,比如他最喜欢的姿势,再比如……嗯……

七天后,谢见微派出去的人找到了“圣物”。

罗伦一脸震惊:“还真有这样的东西啊?”

谢见微看看手中的宝石,清清嗓子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罗伦说:“真的能看到过去的记忆?”

谢见微说:“你可别乱碰,万一只能用一次。”

罗伦边看边摇头,对谢见微也是心服口服:“你真是能耐,为了陆离,什么都搞得出来。”

颜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上将您又真相了……这还真是军师大人“搞”出来的!

小骷髅超级兴奋,恨不得现在就立马看到自己以前的记忆。

谢见微却说道:“先别急,等你有身体了咱们再用,万一只能用一次,而你现在的情况又不能使用的话,岂不是就浪费了?”

小骷髅有些失望。

谢见微安抚他道:“这圣物千载难寻,能找到是运气,所以要珍惜。”

他说的很有道理,“小傻子们”不得不服。

罗伦就很服,只听他语重心长道:“再等等吧,浪费了就太可惜。”

骷髅先生点点头道:“嗯。”

谢见微又说:“放心吧,我会好好收着的。”

颜柯也是服的,他问道:“大人,您要自己用这个?”

谢见微说:“给恶魔陆离用。”

颜柯不懂了:“为什么?您自己用了不就想起所有事了?”

谢见微说:“有不稳定因素,现在的我毕竟不属于这个梦境,谁知道用了之后得到的会是什么样的记忆?机会只有一次,不能浪费在没把握的事上。”

颜柯除了佩服军师的心思缜密外还能干什么……

所以说最靠谱的方法就是对里浮尔用,这样就可以知道和他过去的事,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看到它的痕迹。

可谓一举两得。

至于怎样才能让他用了。

这倒不难,谢见微如今好歹是六星死神,潜入魔界不难,只要去了恶魔陆离的寝殿,找到他一根头发,应该就足够了。

过了几天,谢见微找了个借口独自外出。

他反侦察能力极强,所以能很清楚地判断出没人跟着他。

潜入魔界后他很轻松便进了恶魔陆离的寝宫。

这实在不难,毕竟恶魔陆离在魔界是个大名人,随便打听下就能套出不少信息。

谢见微提前做了功课,掌握了恶魔陆离今天的行程。

他不会离开宫殿,因为外头有个宴会,但却也不会太快回到寝宫。

这个时间这个距离,一切都刚刚好。

谢见微找到了陆离的一根头发,放在了那块宝石上,然后灌注法术,周围的景象都扭曲起来。

谢见微极快的接受着信息,颜柯看得目不暇接,几乎跟不上这磅礴的记忆。

难怪恶魔陆离会恨他,这……可真是一段孽缘。

几百年前,天族和死神合作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天界一家独大,恶魔被打压得极惨,几乎都龟缩在魔界深处,半步不敢迈出来。

这正是里浮尔执政的年代,天界的最巅峰最辉煌的时期。

本来三界在人界之外是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而现在平衡被打破,魔界的落魄让死神也没法再如往常般置身事外。

里浮尔提议天界和中间界多多交流。

死神们即便不愿意也得接受。拳头硬的是大爷,死神们又不傻。

那时候谢见微只不过是个三星死神,他想要尽快升四星所以接受了交换任务,选择去天界待一阵子。

罗伦也有这想法,所以两人同行,一起去了天界。

死神虽也占了个神字,但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一直不被当做神,反而有些人类惧怕他们更甚死神。

天使们厌恶恶魔,厌恶黑暗,所以对死神也说不上喜欢。

死神们要在天界待挺长时间,为了过得滋润点儿,他们都脱下了黑色长袍,换上了天族的白衣,虽然没翅膀,但好歹没那么打眼。

想一下吧,一群白色中一抹黑色,到底有多吸睛。

只是在脱掉了黑色斗篷后,他们的容貌也都暴露出来。

第一个见到谢见微的天使便惊呼出声:“好漂亮啊。”

三星死神大多是少年模样,谢见微那罕见的银发配上白肤和精致的容貌,在脱掉黑色斗篷换上神圣的白衣后,简直比大天使们还要闪耀。

脱掉斗篷是为了不打眼,结果谢见微还是走到哪儿被人看到哪儿。

尤其他和罗伦在一起,一个优雅精致,一个狂野帅气,这走一路收到的注目礼如果能卖钱的话他们估计瞬间暴富。

到了天界没几天,里浮尔为他们举办了欢迎仪式。

他亲自出面,本来打算只说几句客套话便离开,可是在看到谢见微后他留了下来。

尊贵的大天使长竟然留在了这样的宴会上,所有天使们都兴奋得开起飞了。

谢见微也多看了他几眼。

真的很难不看他,耀眼的金色六翼,英俊的面容和俊美的身形。

如果说造物主有偏爱的话,那么这些爱有大半都落在他身上。

如此耀眼又如此强大的人,谁能忽视他?

里浮尔一直盯着谢见微,对他的兴趣毫不掩饰。

谢见微努力维持镇定,可却觉得喉咙干渴,渴了便忍不住喝眼前的果酒,这些酒甜而不涩,尝不出酒精度但却是醉人的,不知不觉中谢见微便喝多了。

罗伦早就不知道跑去哪儿猎艳,谢见微站起身,身体不受控地摇晃了一下。

正在这时,一个温热的大手扶住了他。

谢见微颤了颤,想抽出胳膊,但来人却不肯松手:“想出去透透气吗?”

谢见微被这刻意压低的声音撩的心脏乱战颤。

他不知道自己同没同意,反正回神时他们已经站在了阳台上。

天界的夜晚也是明亮的,放眼望去是大片华丽高耸的白色建筑。

它们被圣光笼罩,散发着夺目的光辉,闪烁间仿若亮在白夜的星辰。

谢见微深吸口气道:“有劳殿下,我没事了。”

里浮尔侧头看他,声音轻柔舒缓:“我一直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什么样的人。”

他说这话的声音仿佛优雅的竖琴在演奏着神圣的乐章,让人耳朵发痒,眼前的云海似乎都在轻轻颤动。

谢见微不敢看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里浮尔笑道:“见到你之后,我知道了。”

谢见微心脏猛地一跳,抓着栏杆的手微微泛白。

里浮尔炽热的手掌附在他手背上,他认真地看着他,轻声问道:“我可以喜欢你吗?”

谢见微不知道自己是否回答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许是酒精的魅力,也许是身边男人的声音太迷人,又或许他是被这大片大片的天界美景给眩了心神。

总之……在里浮尔吻他的时候,他没有推开他。

他完全拒绝不了,唇齿间的酒香味缠到了一起,仿佛沉淀许久的情意在心底爆炸,汹涌而出的快乐让人惊叹,同时也无法抗拒。

以前的谢见微绝不相信一见钟情。

但这一瞬间,他验证了这四个字。

一见钟情。

他像是爱了他很久很久一般,在这缠绵悱恻的白夜中,倾付了一切。

醒来后,谢见微才慢慢恢复理智,自己……也太疯狂了。

和第一次见面的人做了这样的事,关键他是个男人,还是个天使……不,是个大天使长!

谢见微觉得自己疯了,他看都不敢乱看,穿好衣服便落荒而逃。

回到住处,罗伦睡眼惺忪:“你昨晚去哪儿了?”

谢见微:“……”

好在罗伦是个不靠谱的:“喝多了在哪儿睡着了?我昨晚也喝多了,还被个波霸天使给带走了……我跟你讲,天使也挺有意思的,看着纯洁,脱了衣服比恶魔还浪……”

谢见微想想昨晚的画面,深吸口气道:“我累了,去睡会儿。”

罗伦知道他不爱听这个,也没再说:“嗯,我也要去补觉。”

他俩一起回屋,一前一后倒头大睡。

他们住的是天界给安排的宿舍,挺不错的双人间,谢见微睡里面的房间,罗伦睡外面。

谢见微躺到床上后心还在砰砰直跳,他不停告诉自己:“别想了,别想了,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可这样想着又觉得很难过,真的不会再见面了吗?脑海中转着这句话,心脏处一片刺痛。

罗伦正睡得迷迷糊糊,又被敲门声给吵醒了。

他头疼得从床上翻下来,不满道:“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罗伦开了门,醉眼朦胧中看清来人后他差点没跳起来。

“里、里浮尔殿下!”

来人虽然收起了那耀眼的六翼,但这张脸谁不认识?带领着天界征战四方的男人,即便是没来过天界,他也早对这张脸熟记于心。

里浮尔道:“早安,我来谢见微。”

罗伦全程处于石化状态:“找、找阿微?”

里浮尔笑了笑:“他在吗?”

罗伦让了让道:“在……在呢,正在里面睡觉。”

里浮尔问道:“我能进去吗?”

“行啊。”罗伦挠挠头发道,“我去叫他起来。”

“不用,”里浮尔道,“他昨晚累了,让他休息吧。”

罗伦听到这话的瞬间,脑袋呜呜作响,他觉得一定是自己太污了,误解了这话的意思,但……

里浮尔径直去了谢见微的房间。

罗伦傻站半天也跟着跑了进来。

谢见微睡得挺沉,似乎真有些累,长发都没束起,全部散在枕头上,趁着白皙的肌肤,好像在发着光。

罗伦心道:他兄弟可真好看啊。

可怜这个念头还没深入想一下,里浮尔便看向他道:“你也去休息吧,我在这儿等他。”

罗伦:“……”

里浮尔竟真的找了个椅子坐下,看着谢见微睡觉。

罗伦觉得这太古怪了,里浮尔太古怪了。

他竟然觉得里浮尔看向谢见微的眼神里满满都是爱意……

爱个鬼啊,这俩认识吗?

罗伦傻站了一会儿,里浮尔轻声问他:“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罗伦这样说着,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倒回床上后用枕头蒙头:妈个叽,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中午,罗伦睡醒后第一时间跑到隔壁,看到里浮尔后他目瞪口呆。

谢见微还在睡,里浮尔还在等。

他之前不是在做梦!

恰好在此时,谢见微眼皮动了下,也慢慢睁开了眼。

宿醉的滋味不好,尤其还劳累了那样一番,当时觉得爽翻天,现在就尝到恶果了。

谢见微浑身疼,心里还挺难受。

昨晚算什么事?他真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向罗伦那样没节操。

不……他还不如罗伦,罗伦睡一觉后就把人给忘了,他倒好,做梦都梦到他。

谢见微心里酸酸的,睁开眼后都觉得眼角发涩,胸口也堵得慌。

就在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后,一个熟悉又遥远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感觉怎样?”

谢见微:“……”

他待了一会儿后猛地抬头,在耀眼的晨光中看到了比晨光还耀眼的男人。

他整个呆住了,里浮尔笑了下:“早安。”

谢见微睁大眼:“你、你怎么会在这?”

他说的语无伦次,里浮尔盯着他,叹息道:“怕你跑了。”

“啊?”谢见微觉得自己听错了。

里浮尔却伸手在他面颊上碰了碰,温声道:“我早上去处理了一些事,回来发现你走了。”

谢见微脑袋嗡嗡的,想说一句:昨晚我喝多了,有冒犯的地方请原谅。

结果里浮尔却抢先开口道:“我很担心昨晚是一场梦,很怕你凭空消失。”

别说谢见微了,守在门边的罗伦已经冻成冰雕了,他从不知道自己兄弟会玩一夜情,啊呸,他是从不知道自己兄弟喜欢男人!

谢见微轻喘口气道:“昨晚我们……”

里浮尔握住他的手,竟然又重复了一次:“昨晚的话还算数吗?谢见微……”他认真问他,“我可以喜欢你吗?”

罗伦倒吸口气,差点没跪下。

谢见微面色蓦地绯红,他低着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里浮尔又说道:“我知道这很唐突,但是我不想失去这个机会,我从未谈过恋爱,希望这样不会吓到你。”

吓到?谢见微是吓到了,被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给吓到,也被自己的心花怒放给吓到了。

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互相吸引的两个人陷入了热恋。

直到半个月后,罗伦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和里浮尔殿下……”

且不提他们都是男人,重点是他们一个天使一个死神,有未来吗?

谢见微道:“我也不知道。”

罗伦是有些着急的:“等交流结束了,你会回中间界吧。”

谢见微说:“当然。”

罗伦道:“那里浮尔殿下怎么办?”

谢见微犹豫了一下,半晌才说道:“他说他准备让出天族领袖的位置。”

天族中有七名大天使,但天使长只有一位。

里浮尔是天族的领袖,几乎等于被束缚在天界,但若是他辞了这职位,只当一个不管是的大天使……

罗伦惊呼出声:“怎么可能啊?他可是里浮尔啊!没有他,天界怎么可能会有今天??”

谢见微垂眸道:“我也没当真,他大概也只是随口说说。”

罗伦觉得有道理,他嘱咐他道:“你可一定要保持冷静,即便里浮尔想要放弃大天使长的位置,可是他的拥护者也不会同意的。”

谢见微道:“我明白。”

罗伦 又谨慎道:“再就是,别暴露你和里浮尔的关系,否则会很麻烦的。”

假如里浮尔真的为了谢见微放弃了整个天界,估计那些鸟儿会想把谢见微杀个千百次。

谢见微声音微颤道:“我都知道的。”

罗伦看他这样,也是心疼他,只不过这事真不成,完全看不到未来。

谢见微和里浮尔异常恩爱,他们就像终于找齐了缺失的另一半,恨不得时刻都在一起,甜蜜得足以让天地间任何情侣都歆羡。

只是谢见微始终不安,他始终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念想,因为罗伦说的都对,他和里浮尔没有未来,完全看不到希望。

可在半年后,里浮尔对他说道:“接下来关于我的传言请您一定不要当真。”

谢见微疑惑道:“怎么?”

里浮尔亲亲他道:“我要准备和你远走高飞了。”

谢见微只觉得他在哄自己,所以并未接话,只笑了笑。

但接下来里浮尔说的话却让谢见微沉寂的心再度燃烧起来。

“天界需要一个英明神武的大天使长,所以只要我变得昏聩无道,那想离开这位置就轻而易举了。”

谢见微瞳孔猛缩:“你要做什么?”

里浮尔对他眨眨眼睛:“抹黑自己。”

所以在很多很多年后,才会有人说:“咱们忠贞无二的天使中不也有位私生活混乱的天使长。”

他们的天使长一生只有一人,他只是甘愿为了这个人背上无数恶名。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 紧急出门,有没来得及改错字,抱歉抱歉,随机送三十个红包,吧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