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50章 hapter 50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50

这名字极大地刺激了里浮尔, 他抬手把少年陆离给提了起来。

“再说一遍。”

“陆离。”少年面不改色,即便在这样狼狈的情况下,他仍旧面色从容, 仿佛就这样被里浮尔杀了也无所畏惧。

“你们在做什么?”门边传来了惊讶的声音。

里浮尔把陆离放了下来。

谢见微有些不安, 疾步走过去:“里浮尔,你……”

“我走了。”里浮尔生硬地转身,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谢见微僵在了原地。

从他们相识以来, 里浮尔从未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过话。

到底怎么了?

“咳……”陆离有些难受得轻咳声换回了谢见微的思绪, 他连忙走向他, 拍拍他后背问, “还好吗?”

陆离握着他的手,拧着眉, 声音也很沙哑道:“没事。”

说着没事,但他脖颈上已经现出了手指的红印。

谢见微一阵心疼, 他试图解释一下:“你别生气, 他……”

“我没事的。”陆离对着谢见微笑了下道, “你别怪他, 他可能怕我抢走你。”

谢见微看着强颜欢笑的陆离,只觉得心脏一阵密密麻麻的刺痛。

他说不上这是什么感觉, 好像眼前这个人是自己守护了很久的存在, 所以见不得他受半点儿伤。

里浮尔没走,或者该说他没走远。

他隐了身形后在高处,冷漠地看着相扶进屋的两个人。

他要快点结束战争,他要快点回到他身边, 他无法忍受他身边有任何其他人。

又是两个月,谢见微想起里浮尔便忍不住出神。幸亏有陆离在,他的懂事让谢见微窝心,也让他能短暂的分散下精神。

约定好的时间马上到了。

陆离该回家了。

谢见微主动提出:“我送你回去吧。”

陆离也没再拒绝,他说道:“这阵子多谢你了。”

谢见微说:“我没做什么。”

“不,你让我知道了很多事。”

时间真的太容易在人类的面孔上留下痕迹,不过短短四五个月,青涩的少年似乎一夜长大,那任性和阴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爽朗和担当。

他说:“我会回家的,哥哥放弃了家人,我不能再放弃他们。他的责任我会接过来,然后做得比他更好!”

看着这样的陆离,谢见微胸腔里溢满了暖流,就好像自己一直细心呵护的幼苗长成了苍天大树,那种欣慰感让人无比愉悦。

谢见微微笑道:“我很期待。”

陆离果然回了家,甚至还邀请了谢见微。

谢见微没推却,他如今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能在人间散散心倒也挺好。

一个月后,年轻的陆离稳住了整个陆家,而谢见微也收到了一个消息。

天界的荣耀、大天使长里浮尔战死魔界。

第一眼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谢见微脑袋嗡得一声,他本能地觉得,这是假的,绝对不是真的,谁都能死,里浮尔是绝不可能死的。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是这么告诉他的,他不会骗他的。

谢见微踉踉跄跄地去了天界,整个天界都是一片肃穆,所有天使都在为他们的英雄哀悼。

谢见微不相信,发了疯一般的拉着人问里浮尔在哪儿,里浮尔在哪儿,里浮尔到底在哪儿。

有人忍无可忍,丢给他一句“在魔界啊!”

谢见微去了魔界,看到的是一片残骸废墟。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里浮尔没骗他,他的确是赢了,打了一个大胜仗,可在最后却把自己的命丢在了这里。

谢见微跪在废墟中,如天崩地裂般的绝望覆盖了他。

里浮尔死了,里浮尔死了,一切都完了。

最先找到谢见微的是陆离,他一个人类竟敢来到这样凶险的地方,是真的拼了命。

谢见微看到他的时候,张口便是:“里浮尔。”

陆离眼中划过心疼,他握着他的手道:“冷静一些,谢先生,请你冷静一些。”

谢见微看清了来人,他麻木地低头,一动不动。

陆离在魔界陪了他很多天。

他是光明圣骑士,力量在人类中实属强大,但也受不住魔界糟糕的环境反噬。

当他晕倒在地时,谢见微才恍然惊醒。

陆离会死的。

死这个字像尖刺一样刺穿了他的大脑,谢见微连忙把陆离送回了陆家。

虚弱的陆离拉着他的手虚弱道:“谢先生,我知道你很难过,但请坚强一些,里浮尔也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谢见微呆呆地看着这个完全成熟的男人。

陆离对他笑了下,诚挚道:“我最困难的时候是您帮了我,所以……在你这么痛苦的时候,我希望自己也能做点儿什么。“

在这个自己救下的少年安慰下,谢见微终于撑不住,他哽咽出声,把压抑了许久的痛苦发泄而出:“他死了,里浮尔死了,他说好了会来找我,我们……我们……”

陆离也不说什么,只这样目色柔和地看着他。

谢见微暂时留在了陆家,陆离有空便会陪陪他。

谢见微始终无法走出里浮尔死亡的阴影,陆离也不急,只努力用其他事去分散他的注意力。

整整三年时间,谢见微没回过中间界。

期间罗伦来找他,谢见微也什么都没说。

罗伦道:“那个,你不会真爱上这个人类了吧?”他看到的都太片面了,他只知道谢见微救了这个小少年,然后就被他迷住,中间界不回,任务不做,一直待在人界。

谢见微懒得解释了,他本以为等里浮尔回来就告诉罗伦一切。

可现在有什么说的必要?里浮尔死了,告诉罗伦只会让他跟着担心。

谢见微只说道:“让我在这多待一阵子吧。”

罗伦忍不住提醒他:“人类……很容易死的。”他又在担心谢见微用情太深,等这个人类生老病死,他会受不了。

谢见微摇摇头道:“我心里有数。”

罗伦也不好再说什么,留了几天后便回了死神界。

里浮尔死了吗?当然没死。

只是事情的发展和他最初想的有出入,他要瞒过所有人,这诈死就一定要真。

可真的后果是他受了重伤,为了不惊动其他天使,他独自休养了三年才勉强恢复。

其实这种状态下,他最好是继续疗伤,但他等不及了,三年……他想谢见微想得快疯了。

他满怀期待地去找谢见微,结果在中间界扑了个空,他心凉了半截,有些恍惚地去了人界,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

清风徐徐的院子里,粉红色的花瓣落了满地,靠在藤椅的男人肤白如玉,银发似瀑。

他白皙的胳膊环住了一个男人的脖颈,以完全敞开的姿态接受着他的亲吻。

谢见微、陆离。

里浮尔最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他冷着脸走近,声音阴狠如从地狱深渊传来:“原来你就是这样等我的。”

这声音一起,相拥亲吻的两个人分开,陆离面露讶色,谢见微更是满脸震撼。

里浮尔……里浮尔……里浮尔没死!

谢见微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他做了个梦,梦到了里浮尔,梦到他在亲他,他高兴得回吻他,虽然知道是梦,却想在梦里用力抓紧他。

没想到的是,他睁开眼竟然真的看到了里浮尔。

里浮尔溃烂的心脏被他们脸上的惊讶给戳的更烂。

他回来了,他们是不是很失望啊。

他死了,他们是不是就可以长相厮守了?

他付出了一切,满心只有这个人,可这个人却把他捧到他面前的心踩到了泥里。

好、很好。

里浮尔毫无预兆地出手,长剑直接贯穿了陆离的小腹。

谢见微眼睁睁看着鲜血洒满了自己的身体,可是却完全反应不过来。

怎么回事?里浮尔在做什么?

他杀了陆离?他为什么要杀陆离?如果没有陆离,他现在早就死了,他根本等不到他,可是陆离……

陆离面色急速苍白,人类的血液是生命的源泉,这样的重伤几乎要了他的半条命。

谢见微惊呼出声:“陆离!”他手足无措地扶着他,慌到了极点。

里浮尔看着这样的谢见微,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在被什么东西急速吞噬着,那些颜色艳丽的爱意都变成了阴森的黑色。

可还是爱,即便腐烂了,这也是他的爱。

里浮尔微笑着,对谢见微说:“阿微,我们可以在一起了,永远在一起。”

谢见微满目惊恐:“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了陆离!”

里浮尔道:“一个人类而已,死了就死了,阿微,我们走吧,我们……”

“一个人类?”这轻慢的语气惹怒了谢见微,他用着不可置信的视线看着他,“你到底在说什么!”

里浮尔仅存的一丝理智因为他的视线而彻底崩塌:“他这么重要吗?”

谢见微却猛地想起天界的治疗术:“救救他,里浮尔!拜托你救救他!”

里浮尔面无表情:“我的治愈术达不到救他命的程度。”

谢见微脑中闪过了嘉莉的圣光,连声道:“嘉莉殿下可以的,拜托了,里浮尔,让嘉莉殿下救救他吧!”

听到这话,里浮尔浑身骨头都在震颤着,他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语气问出的这句话:“你让我回天界?”

他为了离开天界,为了丢下大天使长的职位,为了和他在一起,几乎连命都不要了。

他做了这么多,努力了这么久,可绕到最后,他让他回去?

为了救一个人类?他……他让他回去。

里浮尔盯着谢见微,眼眶在不受控地泛红,他重复着问他:“你让我回天界?”

谢见微满心满肺都是快要死了的陆离,他带着哭腔道:“求你了,里浮尔,救救他吧,求求你救救他。”

谢见微的眼泪落在了陆离的身上,烫在了里浮尔心上。

最绝望的是什么?不是生离死别,而是被深爱的人否定了一切。

里浮尔怔了半晌,忽然他扬唇,轻笑道:“好,回天界。”

他看向谢见微,温声道:“我不会让陆离死,永远都不会让他死。”

谢见微没听出这话中的深意。

大天使长死而复生,整个天界都陷入了狂欢。

里浮尔攻下了魔界七城,创下了不世之功,本以为他陨落,但没想到竟浴火重生,重回天界!

可想而知,天界会如何赞誉他。

哪怕之前有些私德上的不雅,但仅仅这一次大获全胜便足以抵消一切。

里浮尔的大天使长位稳如磐石,与此同时……陆离也被救活了。

谢见微彻底放下心后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里浮尔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他再也别想丢下大天使长的头衔。

不过谢见微也有了其他打算,他不想里浮尔离开天界,他爱里浮尔,不该让他一味地付出。

既然里浮尔可以舍弃大天使长的身份,那他也可以舍弃死神的身份。

他可以来天界,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

谢见微找到了里浮尔。

里浮尔问他:“陆离好了?”

谢见微说:“嗯,我已经送他回人界了。”

里浮尔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谢见微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鼓鼓勇气说:“以后……我就在天界陪你。”

里浮尔怔了怔。

谢见微道:“我不会再回去了,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他说的是自己不会回死神界,里浮尔却以为他说的是不会再回到陆离的身边。

这算什么?

里浮尔愣了下后懂了。

因为他救了陆离,这算是报酬吗?或者他很清楚他仍想杀了陆离,所以选择留在他身边安抚他?

里浮尔以为自己不会再感觉到心痛的滋味了,但现在他又从头到尾体会了一遍,他笑道:“好啊,你就留在天界吧。”

谢见微走近他,在他指尖碰了下:“里浮尔,你能回来,我……”

里浮尔不想听他说话,将他拉进后吻住了他。

谢见微留在了天界,准确点说他留在了里浮尔的寝宫,除了这间屋子,他哪儿都去不成。

起初他没察觉到异样,里浮尔大约是憋了太久,每天晚上都做的他下不了床,谢见微也想他,所以对他极其纵容。

晚上忙碌,白天谢见微便昏昏沉沉地睡觉。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知多久。

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几年,也许是更长的时间。

不过谢见微不在乎,只要里浮尔活着,那一切都好。

直到罗伦偷偷潜入圣殿,找到了谢见微。

罗伦一脸焦急道:“快走!快跟我走!”

谢见微茫然道:“怎么了?”

罗伦说:“只有一次机会,快跟我走吧,再耽误下去,那魔鬼会察觉的!”

“魔鬼?”谢见微心一紧,“难道魔界卷土重来,进攻天界了?”

罗伦一脸错愕:“你在说什么啊?算了算了,不废话了,先离开这再说!”

他在谢见微毫无防备之下动手,将他打晕后带出了这个华美的宫殿。

回到中间界,谢见微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里浮尔就是个禽兽、疯子、神经病!”罗伦大骂着,“他竟然把你关了整整二十年!操!要不是老子忍气吞声,至今也不会知道你的下落!”

谢见微道:“他……”

他想说里浮尔没关着他,罗伦便愤愤道:“里浮尔真的是在作死,整个天界都快成第二个魔界了,操|他|妈的,不就征服了魔界吗?现在天界乱七八糟的比魔界更甚!”

谢见微愣了愣,觉得他说的话自己都听不明白。

罗伦也不废话,把一堆资料都扔在他面前。

谢见微翻了翻……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这都是些什么?

天使为尊,人类为奴,人族沦为天族的奴隶。

死神界联合发声,斥责天界对人族的过激行为。

大天使长里浮尔微笑道:如果没有天界,他们的灵魂早就被恶魔吃掉,所以他们该付出点儿什么。

谢见微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他继续向后翻,看到了如血般的一行字——天使?比恶魔还要残忍的暴君!

罗伦念叨道:“不知道为什么,里浮尔死而复生后便恨透了人族,有人说他被大恶魔附体了,我看他根本比大恶魔还要邪恶!”

谢见微呆滞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怎么会这样?里浮尔怎么会……

“不可能?你是不是被他给关傻了啊!”罗伦怒不可揭道,“你知不知道陆家有多惨?你知不知道陆离都快被他给逼疯了!”

谢见微抬头看他:“陆离?陆离怎么了?他不是好好地回人界了吗?”

“好好的?”罗伦气极反笑,“他不知道怎么得罪了那位大天使长,整个陆家都成了待宰的羊羔,里浮尔想起来就杀一个,每次都当着陆离的面,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死去。”

谢见微面色唰地变白。

罗伦皱眉道:“真不知道陆离做了什么,他自杀了无数次,里浮尔次次把他救活。我知道你喜欢陆离,把他当心肝,肯定不愿意看他这么难受,所以我自作主张勾了陆离的魂,结果里浮尔竟然亲自到中间界拦下我,把本来要进入轮回的陆离硬生生拖了出来!”

谢见微如同听天书一般,无法做出任何正常的反应。

他满脑子都是里浮尔微笑着说的话:“我不会让陆离死,永远都不会让他死”

不死,可这样的活着比死亡可怕千倍万倍!

罗伦深吸口气:“也亏了这次,我才知道你被里浮尔给关起来了!我真是急死了!”

谢见微犹如幽魂般低声道:“我、我去看看陆离。”

罗伦猛地拉住她:“别……别去。”别说是深爱着陆离的谢见微了,连罗伦都不忍心看现在的陆离。

谢见微闭了闭眼道:“我必须去。”

他去了,看到凄惨的陆家,看到生不如死的陆离,看到了里浮尔造下的罪孽。

他还记得从阴霾中走出的少年说的那番话:哥哥放弃了家人,我不能再放弃他们。他的责任我会接过来,然后做得比他更好!

踌躅满志的少年,长大成人的青年,那么的有担当有责任,那么的温暖。

可现在……

他守护的陆家成了这幅样子,他自己也成了行尸走肉。

而做下这一切的是里浮尔。

不……谢见微奇迹般的冷静下来,那不是里浮尔,那绝对不是里浮尔。

那是一个披着里浮尔皮的恶魔。

而他 ,要杀死这个魔鬼。

之后的事震动三界。

谢见微与魔界仅存的大恶魔签下契约,凭借着自己随意出入圣殿的资格,刺穿了大天使长的心脏。

里浮尔死了。

但这次再没人真心哀恸。

他们顾及天界的面子,把事情美化处理,虽然谴责了谢见微,可是却没有真正去追究他的罪过。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颜柯:“……”

谢见微倒是非常冷静:“真是一段孽缘。”

颜柯慎重道:“大人,这……”这他娘的太棘手了啊!还怎么安抚啊!

亏了军师大人有先见之明,先来这儿看了记忆,要不然就惨了啊。假如骷髅陆离就是人类陆离,那么让骷髅陆离恢复后想起这些事……

艹,分分钟世界大战啊!

颜柯真是各种心惊肉跳,他实在想不出下一步该怎么办。

谢见微想了下后道:“还是得给小骷髅一具身体。”

颜柯哭丧着脸道:“回忆里算不得数,但现在的骷髅大人是梦境主人,他想起这些绝对会弄死里浮尔大人啊!”

这是怎样的血海深仇……简直了,想一下都可怕。

谢见微说:“没事,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漏洞可钻。”

颜柯:“……”漏洞在哪儿?看不到QAQ!

谢见微道:“走了,去找恶魔陆离。”

“啊?”颜柯目瞪口呆,去找他干嘛……

难道不会再被关起来吗?

颜柯满肚子疑惑,完全不知道军师大人要做什么,不过考虑到谢军师的靠谱程度,他决定放飞大脑,全程吃瓜。

谢见微没直接去见恶魔陆离,而是做了精心的伪装。

他如今已是六星死神,在实力上与六翼天使以及大恶魔不相上下。

他变幻个容貌,放眼三界,能看穿的估计只有开了挂的小骷髅。

不过小骷髅正乖乖待在死界,自然不会来戳穿他。

脱下死神长袍,换上魔界的紧身黑衣,银发如同绸缎染了墨般,成了纯正的黑色,肤色不用变,容貌在略作调整后,他变成了一个相当迷人的男性魅魔。

之所以会变成魅魔,是因为大恶魔和小恶魔在魔界都是登名造册的,不是想伪装就伪装得了的。

但是魅魔不一样了,这种低阶魔族遍地都是,又因为长得漂亮,性情放荡,所以每个宴会都少不了有他们添色增趣。

谢见微扮成魅魔是最好的选择。

他轻而易举便混进了宴会,这时间正是热闹的时候,最下面是满溢着热情与放纵的舞池,随着阶梯向上便越发安静,有几个明显位高权重的大恶魔在觥筹交错间谈事。

谢见微几乎在进来的一瞬间便看到了一袭黑衣的陆离。

记忆中的大天使长里浮尔要明朗得多,但现在的恶魔陆离……早已是个真正的黑夜君主。

颜柯小声道:“那个,回忆里后期的里浮尔大人……是不是被它给控制了。”

颜柯说的是谢见微被囚禁,里浮尔凌虐人族那一段。

谢见微沉默了一下。

颜柯说:“肯定是它的缘故,元帅大人……”

“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谢见微叹口气道,“陆离也会那样做。”

颜柯:“……”

谢见微说:“他始终不相信我爱他,所以很多事都能接受;可一旦他深信我爱他,那么反而什么事都无法接受。”

如果谢见微不爱他的话,那么谢见微背叛他,他会难过,却不会绝望。

如果是深爱……里浮尔做的事绝对是陆离会做的。

回忆里发生事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其实挺可笑的。

明明可以说清楚的事,但是却闹到了那样的地步。

怪谁?怪里浮尔?

“谢见微”有非常大的责任。

爱一个人就该了解他,如果连他的真实性格都不清楚,那就别接受这份爱。

里浮尔也好,陆离也罢,谢见微很清楚他的本性,大概比陆离自己都了解。

他接受了这样的陆离,那么就会守护他的底线。

倘若是真正的谢见微遇到回忆里的事……

好吧,这种假设根本不存在。谢见微从头到尾都不会等待,他是主观性很强的人:陆离做的事,想让他知道也好,不想让他知道也罢,他都有让自己知道的手段。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误会。

没了误会,阴差阳错的悲剧自然不会降临。

当然,谢见微这样也不是完美的,在感情上过分的冷静和理智会让对方不安。

所以现实中谢见微和陆离恩恩爱爱,可仍是有隔阂。这个隔阂源于陆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谢见微那样……清楚的把握一切。

虽然那个它是该死的,那某种程度上,谢见微也得感谢它。

它想害死陆离,但也许是它“救”了陆离。

谢见微扮成魅魔的模样却什么都没做。

他只待在角落里,偷偷地看着恶魔陆离。

可当陆离的视线扫到这边时,他又极快地挪开了视线,摆出一副从未看过他的样子。

颜柯看不懂,完全不知道谢见微这样做的用意。

难道是欲擒故纵?可军师你装的太好了,元帅大人根本没察觉到吧!

颜柯忍不住提醒道:“是不是应该再刻意一些……”好歹让元帅大人感觉到他的视线。

谢见微说:“不用。”

让颜柯目瞪口呆的是,偷偷摸摸成这样的注视竟然真的引起了元帅大人的注意力。

眼看着恶魔陆离径直走来,谢见微立马“慌了”,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跑,否则会暴露更多,所以强装镇定地和旁边搭讪的恶魔聊天。

陆离过来,立马有人让出了道,之前和谢见微说话的恶魔也立马站直身体,行了个礼。

陆离对他举了举杯,说道:“抱歉,我想和这位先生说会儿话。”

“好……好的!”那恶魔紧张得结巴,同时看向谢见微的视线满是羡慕嫉妒。

谢见微站得笔直,戏中戏演得相当到位,完美将一个为了不暴露自己身份强行装魅魔的人给展露无遗。

谢见微向陆离行了礼:“阁下好。”

陆离笑了下,递给他一个酒杯:“要喝点儿吗?”

谢见微根本不敢和他对视,只硬着头皮说:“多谢。”

他接过了酒杯,浑身都不自在。

陆离的视线一直笼罩着他,似乎想刺破他的伪装看清他的本质。

谢见微“竭尽全力”地伪装着。

陆离忽地凑近他,贴着他耳边暧昧道:“之前也是你在偷看我,对吗。”

听到这话,谢见微极轻的扬了扬嘴角,当然因为他低着头,陆离是看不到的。

颜柯恍然大悟,深觉不可思议:“大人您早就料到了?”

谢见微说:“很正常。”

颜柯:“……”并不正常好吗!他完全没想到!

谢见微说:“回忆里谢见微是深爱着里浮尔的,虽然最后刺伤了他……”说道这里谢见微皱了皱眉,显然是在思考什么,不过他还是接着说道,“先不提这事,可以确定的是,谢见微肯定在无休止地后悔。陆离成为了大恶魔,他怎么可能不来偷看他?”

无法见面,但忍不住相思之苦,扮成其他人的模样,只想远远看他一眼。

这是完全符合回忆中的逻辑的。

谢见微刚才之所以不刻意暴露自己,便是笃定了这点儿,过去的“谢见微”肯定偷看过陆离很多次,因此他不必刻意,陆离也有所警觉。

这才是顺其自然。

听到陆离的话,谢见微身体微颤了一下,但很快便说道:“谁不想偷看阁下呢?”

一个低阶魅魔自然会仰慕力量强大的大恶魔,尤其陆离又这样的惹眼。

陆离盯着他道:“魅魔的天性便是不长情。”

谢见微明显僵了一下。

陆离笑道:“细算起来,你偷看我至少几百年了吧。”

谢见微不自在地笑了下。

陆离道:“像你这么长情的魅魔可真少见。”

谢见微似是有些慌张,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离看了他一会,忽然道:“想和我做|爱吗?”

听到他这话,谢见微猛地抬头,眼中有惊讶,可惊讶的更深处却又有着无法掩藏的失望。

陆离眼睛不眨地看着他。

谢见微像是放下了什么一般,竟轻轻点了点头。

陆离微笑道:“去楼上吧。”楼上有专门的客房。

谢见微犹豫着,但最后还是跟在他身后,一起上了楼。

楼上的房间有着魔界的典型风格,简约大气,只有黑色和白色,极为分明的两个颜色撞击出冰冷的质感。

谢见微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陆离察觉到了,他笑道:“怎么这么拘束?魅魔不是最擅长这种事吗?”

谢见微如同被他提醒道一般,深吸口气,竟开始主动脱衣服。

陆离也不动,就这样看着他。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个小魅魔带到这里。

从被刺了那一剑之后,陆离变成了行尸走肉。

他带着怨恨坠落成恶魔,可胸腔里跳动的那颗心却只有一个念想。

——把那个人抓到身边。

可惜他总是在失败。

已经过去四百多年了,而他离着谢见微也越来越远。

明明只是相爱了那么短暂的时光,可是却构成了他整个后半生。

陆离成为恶魔后,自然有无数人自荐枕席,可是他一个都不想理会,因为他想要的自始至终就只有那一个人。

察觉到这个小魅魔的时候,陆离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一个没有节操最不懂爱的生物会爱他吗?

显然不会。

陆离带他来这间屋,也只是例行堵一堵别人的嘴。

他总得做点儿什么,要不然一直像个傻子似的等着一个人,也太不像话了。

像往常一样用个幻术,让这个小魅魔……

这念头刚在脑中闪过,他却因为谢见微不经意的一个神态而瞳孔猛缩。

“出去!”

谢见微茫然地抬头。

强烈的熟悉感扑面而来,陆离低喝出声:“给我出去!”

他一定是疯了,他竟然会觉得一个魅魔像谢见微。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