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65章 hapter 65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65

听到陆离这个名字, 路晏呆了呆, 然后……面色苍白。

是那个男人……

他谢见微不是父子关系吗?

谢见微竟然和他的父亲……可很快路晏就反应过来了,他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听说连正式的收养仪式都没有, 陆离又这么年轻,他们……也许是更加亲密的关系。

可如果谢见微有了恋人,又为什么要和自己暧昧不清呢?

路晏听不下去了, 他失魂落魄地离开,甚至觉得这些天都是自己想多了。

谢见微并未做任何逾矩的事, 他们似乎比普通朋友亲近些,但也仅是如此了。

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路晏也只能这样认为,因为其他答案都太荒谬了。

终于赶走了那个碍眼的男人, 陆离心情变好,给谢见微一个爽的。

难得谢军师也会被算计,他真不知道路晏来了,只以为是陆离牌醋坛子打翻,为了哄哄他, 他完全是任他为所欲为。

两人在宅子里黏糊了一天, 第二天谢见微好歹还记得正事, 得去继续坑路晏。

早餐味道特别好,谢见微尝了一口就觉得这口味特熟悉, 他忍不住抬头看陆离:“父亲……这是您做的?”

陆离面不改色,一脸淡定道:“不是。”

谢见微吃了几口后断定,百分百是!

但别扭的陆离不肯承认, 谢见微也不勉强他,只很开心地吃着。

他心情好,眉眼弯弯,特招人。

陆离的心情却很复杂。

他不知道谢见微为什么高兴,反正不会是因为自己。

一想到有人能天天看到这样的谢见微,而他只能在他想起其他人其他事时看到……

陆离心塞得吃不下饭。

谢见微看他没胃口,问道:“怎么不吃?”

陆离道:“不饿。”

谢见微看看他那碗蟹黄粥,忍不住说道:“那个……你不喝的话给我?扔掉太浪费了。”

陆离怔了怔。

谢见微扬着嘴角看他:“真的很好喝,我特别喜欢。”

陆离道:“可这碗我喝过了。”

“有什么关系?”谢见微直接“抢”了过来,也没费事换勺子,直接用陆离的勺子喝了起来。

陆离:“……”

谢见微又赞叹道:“真好喝。”

陆离嘴唇动了动,他想说: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天天给你煮。但又想起自己说了这早餐不是自己做的,这会儿再这么说有点儿打脸。

谢见微又道:“能吃到这么棒的早餐,每天都会有好心情。”

陆离心脏一跳:“你是因为早餐而高兴吗?”

谢见微看向他:“不然呢?”

陆离心情一下子变好,变好后就觉得很饿,饿得想吃了他。

不过今天还有事……陆离视线落到他喝着的那碗粥上,忒不要脸地说道:“我又饿了。”

谢见微:“……”

陆离又把自己的那碗粥‘抢’了回来,喝了几口后,更不要脸地说道:“的确很好喝。”

自己夸自己还夸得面不改色,可以啊大离!

谢见微虽然被抢了粥,但看到陆离心情变好,他也心里美滋滋。

其实陆离熬了很多粥,谢见微喝了两碗,陆离喝了五碗。

人走后,谢见微唏嘘:这叫不饿?简直饿死鬼投胎!

谢见微上午忙了一阵子后便开始联系路晏,然而往常秒回的路晏竟然不回他信息,谢见微给他拨电话,对方也不接。

怎么个情况?

谢见微想了下,难道昨天晚上他和陆离接吻被路晏看到了?

如果看到了也好,他可以继续演后面的戏,可是……应该没看到吧。谢见微琢磨着,如果路晏看到了,哪里会那样淡定地离开?要么会冲过来质问他,要么会踉跄着脚步逃走,总之不该那么平常。

所以路晏肯定没看到。

那为什么他不理他了?

谢见微脑子转得多快,立马就有了头绪。

他翻了翻自己的手机短信,没什么异样,不过也正常,如果陆离用他的手机发了短信事后肯定会删除。

但删除了就找不到吗?不见得。

身为星际年代的顶尖黑客,谢见微想破解这点儿东西简直跟玩儿似的。

没用多久,谢见微便恢复了被删除的信息。

十点十分,路晏发来信息:阿微,中午去百纳德吧?

十点十一分,谢见微发送至路晏:来接我。

很显然后头那条信息是陆离发的。

谢见微想了下时间点,瞬间懂了,难怪非要去浴室里撩他……估计是留了门吧?直接给路晏当头一棒槌,正常人都会躲着他了吧。

想想一边吃醋一边算计的陆离,谢见微又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忍住!不能再欺负他了,大离已经够可怜了。

虽然有点儿小意外,但大方向没错,这个时间点应该让路晏“离开”他了。

这样谢见微才好演自己因为失恋性情大变,不想再浪荡人间。

他实在受够了花花公子的人设,即便不用自己亲身上阵,但隔几天就要哄个人也够烦。

他只爱哄陆离,其他人有都远走多远。

谢见微做了个自动拨号的小软件,定好时间后便不停的给路晏打电话。

做戏要做足,敬业是个好精神。

打了一串电话打不通,谢见微只好登门造访。

路晏虽然不属于这个圈子,但好歹也是个大少爷,想查点儿事不难,这一查之下,他顿时心灰意冷。

谢见微名义上是陆离的儿子,可私底下大家都知道他是陆离的情人,还是专宠几年的情人……

想想那么美好的人已经属于别人,路晏便难过得不能呼吸。

心都碎了,自然不想再见谢见微。

所以电话不接,信息不回,躲在家里承受失恋之苦。

谢见微上门找他,路家大门紧闭,让佣人去告诉他:“抱歉,谢少爷,我们家先生出远门了。”

谢见微只好“失魂落魄”地离开。

接连两天,谢见微早早来路家报道,佣人每次都告诉他同样的话,但谢见微却坚持每天都来。

没用几天,谢见微就成功把自己的人设艹满。

外头的传言已经有鼻子有眼,诸如:

“我们大少转性了啊!为了个男人把自己的小情都散了!”

“何止?听说那位路先生是直男,不肯接受我们大少,大少每天都去他家门口等他,日复一日,雷打不动,简直虐心!”

“浪子回头金不换啊!万万没想到我们的浪子也会有这样专情的时候。”

更有少女尖叫道:“好羡慕啊!听说花花丛中的人收心后会变得特别专心,毕竟阅遍万花,却只取一朵,足见这一朵有多戳他心窝!”

“嘤嘤嘤,好心疼大少,再这样下去,我要成他脑残粉了!”

叽叽呱呱一大堆,谢见微觉得效果不错,他糟糕的形象正在合乎逻辑地逆转着。

在路家蹲了四天之后,有人沉不住气了。

当然是陆离。

陆离找人把谢见微叫来深南。

谢见微这几天憔悴了不少,脸庞瘦得更小,精神头也不好,往日里神采飞扬的青年,如今像丢了一半魂,看着都让人心疼。

陆离是又心疼又气,还不甘心。

上次见到谢见微这样,是在谢柔和陆言度蜜月回来。

他们四人聚餐,陆言一双眼里只有谢柔,谢柔也和他恩爱互动,谢见微在饭桌上还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打趣他们,可散场之后,他就像被人抽了筋骨般,靠在墙边一动不动。

陆离找到他,想说点儿什么却也知道任何言语都是没用的。

爱上自己的姐夫,注定了无妄,还背负着巨大的对深爱的姐姐的背叛,本身单相思就是很难受的事,再加上深深地愧疚,只会让精神无限度塌陷。

陆离只能抱住他。

谢见微靠在他怀里,轻声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

无意识的几个字让陆离浑身都泛着密密麻麻的痛。

可惜他只能说:“我理解你。”

他假装自己喜欢谢柔,假装和他一样的心情,假装能够体谅他,这样大概能给他一些安慰,让他知道痛苦的不是只有他自己。

陆离以为谢见微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人。

但是又出现了一个路晏。

名字和陆言这么像,连五官气质都相似的男人。

其实谢见微不见得是真喜欢路晏,但毫无疑问,他喜欢陆言。

喜欢到看到一个相似的就欲罢不能。

说到底……

陆离心脏揪疼地想到——谢见微会和他维持这么长时间的关系,是不是也因为他和陆言有些像,可能气质不同,但样貌是像的。

即便只有一点点相似,也能聊以慰藉吧。

陆离想着想着,四肢百骸里便都充满了浓浓的绝望。

谢见微唤他一声:“父亲,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离回神,看向他微微拧眉道:“为了个男人,至于把自己弄成这样子?”

谢见微颤了颤,不出声。

陆离心烦意乱,走向他,、忍不住说道:“他不是陆言!”

谢见微蓦地抬头,面色苍白,双眸也没了往日的光泽,他抿了抿嘴唇,声音沙哑:“我……我知道。”

知道的话又何必这样执迷不悟!

陆离想问他,却又不敢问。

有什么问的必要?

答案是明晃晃的,他甘愿饮鸩止渴。

他不出声,谢见微也不出声,陆离心头的烦闷越烧越旺,他真想不顾一切地把一切都说出来,告诉谢见微,他爱他,他从头到尾都只爱他,他不接受也没关系,他不会放他走,他要把他圈在身边,他要让他看不到任何人,他要让他只看着他……

可有什么用?留得住人,留不住心,他能让他只看他,却不能让他只想他。

而且……陆离太了解谢见微了,他不会甘愿做笼中鸟,真把他圈起来,他要么逃到天涯海角与他生死不见;要么待在牢笼里极快枯萎,像失去养分的娇嫩花朵,转瞬成灰。

他不能毁了他,爱了这么多年,他怎么舍得毁了他?

陆离被自己矛盾的心里折磨得痛苦又绝望,再看看失魂落魄地不知道在想哪个男人的谢见微,他心里又酸又涩,索性垂首吻著他。

谢见微不自然地抗拒了一下。

这无疑激起了陆离的怒火,他扒了他的衣服,把他推倒在班台上,不顾他哀求地要了他。

想想上次谢见微还在这勾引他,陆离还不肯破戒,结果现在……重要的文件散落一地,谢见微衣衫凌乱,长腿分开到了极致,又是难过又是舒服地缠着他……

事后颜柯暗搓搓地说道:“元帅大人真是无时无刻不给自己谋福利。”这样的梦他也想做,虽然心有点儿虐,但待遇真好哇!

谢见微:“……”

颜柯想了下又觉得自己还是别做这样的梦了,他可没有个军师来哄自己QAQ!

谢见微本来就因情伤被折腾的日夜不休(假),又被陆离这样弄了一通,腰疼屁|股疼(真),睡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

陆离怕他醒来不舒服,又是上药又是按摩,看看他大腿上自己的手印,又心疼得厉害,忍不住亲了几口。

谢见微迷糊糊的缠着,嘴里嘟囔着:“不要了。”

陆离心软的一塌糊涂,把人揽进怀里,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他。

谢见微睡得更加踏实。

陆离却一整宿都没合眼,他生生把自己虐了一夜,想着谢见微会在别人怀里,想着谢见微对别人无意识的撒娇,想着谢见微心里满满当当都是另一个人……

他睡个屁,死命抱着这个人都觉得好像抱了一团空气。

隔日,谢见微偷懒一天,戏演的差不多了,可以收场了。而且谢见微也担心自己再演下去,路晏一不小心被‘打动’就不好了。

谢见微没再去路家守着,他问陆离:“父亲,这几天我能待在你这儿吗?”

他刚好可以趁着自己“可怜兮兮”来粘陆离,简直不能更美。

陆离道:“嗯。”

谢见微又说:“多谢父亲。”

陆离是想把他留在身边又不想:留在身边抬头就能看见,他当然是很开心的,但看着他为另一个男人失魂落魄……陆离觉得扎心把高兴全吞没了。

谢见微倒也没表现得太过分,但他也不敢表现得太高兴,毕竟是借着失恋的借口缠着陆离。

如果从这糟糕的状态里走出来,他还用什么理由来黏他?

谢见微寸步不离地跟着陆离:陆离工作,他也工作,陆离吃饭他也吃饭,陆离和人谈事他就在一旁听着,晚上两人做做|爱的活动然后相拥而眠。

如果不深究,他俩简直像所有恩爱夫夫一样相处着。

可这对陆离来说太不正常了。

又过了两天,陆离忍不住开口道:“要不要出去走走?”

谢见微神色恹恹的:“行。”心里却是好哇好哇,去约会吧大离!

陆离按了下电话对助理说:“在维多利亚定个桌。”

助理自是应好。

谢见微想建议他直接再订个房,但考虑到自己正在“失恋”,于是只能忍了。

吃个饭也好,再喝点儿酒,然后“借酒消愁”,想去看星星什么的。

谢军师盘算的不错,午餐吃得也好,只是中途去了趟洗手间,坏事了。

时隔小半月,谢见微和路晏在华丽丽的酒店洗手间里面对面了。

因为太意外,谢见微好不容易才入了戏。

路晏到是本色演出,他这阵子也憔悴得很,他接受不了谢见微和陆离的事,所以一直躲着他,但又忘不了谢见微,听说他每天来找他,听说他为他做的改变,他又忍不住心动……

可就在他想见见谢见微的时候,谢见微又忽然不来了。

大概是放下了吧……路晏感到失望,却也没再强求,只想着自己也该尽快放下了。

结果……两人就好巧不巧地碰上了。

谢见微:“……”深情脉脉怎么演来着,把他想成是陆离吧!

这么一带入,到是很快就调动起情绪。

路晏视线躲闪了一下,竟轻声问道:“你……真的喜欢我吗?”

谢见微:“……”坏了,难道心软了?

谢见微正想刺激刺激路晏,让路晏死心,结果透过镜子他看到了陆离。

陆离眼睛不眨地盯着他们。

路晏也看到了他,眉头一皱,面色又冷了下来。

谢见微这下不怂了,他连忙说道:“我喜欢你!”

路晏却不听了,他冷笑道:“喜欢我还和别人不清不楚?”

谢见微想解释。

路晏低喝一声:“让开!”

谢见微面露痛苦之色,很是难受地让开了位置。

路晏怒气冲冲地离开,只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举世大渣男!

谢见微放下心来。

虽然路晏是它创造的,但只要不是它,那路晏就还得遵循世界的设定,尤其路晏是针对谢见微喜好创造的,所以他三观还是很正的,总不至于接受这样不合情理的事。

路晏走了,陆离凉飕飕地来了一句:“打扰你了?”

谢见微很是难过道:“……我们去吃饭吧。”

可怜陆离已经食不下咽。

谢见微一顿饭都吃得恍恍惚惚,没办法,自己写的剧本,饿着肚子也得演完。

不过只要走过这一节就好了,他成功摆脱了情人团,扭转了渣人设,只要再慢慢“忘掉”路晏,那么他就可以变成新的谢见微,一个可以重新爱上别人的谢见微。

想到这里,谢军师干劲十足,狂飙演技,成功让自己从花花公子进化为一代情圣!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谢见微“痛苦”“失落”“难过”了两天之后,陆离忽然给他一句:“你去和他解释清楚吧。”

谢见微愣了愣。

陆离也不看他,只是紧拧着眉说:“那天……他来找你,看到了我们在浴室里……所以他误会了。”

这走向……谢军师难得的心一颤。

陆离似是下定决心了,他用着极其苦涩的声音说道:“我们之间……本来也没什么,你去和他说清楚,他能理解的,你若是喜欢他,就和他在一起吧,我们以后……”

谢见微震惊地看着他,陆离艰难的说道,“我们以后只是父子。”

说完这话,陆离转身离开。

谢见微:“……”演、演过头了?

更加要命的还在后头。

路晏是它创造的不假,但他也属于这个梦境,所以摆脱不了神的支配。

陆离的心情……谢见微能理解。

估计是看他太“痛苦”了,陆离心疼得厉害,所以想“成全”他。

就像之前那个梦境,以为自己虐到了谢见微,连梦都做不下去一样,他真以为谢见微爱上了路晏,不想他再痛苦一次,所以竟然心软到要成全他们!

谢见微也是哭笑不得,一方面因为感觉到陆离的深爱,他的心里甜如糖蜜;一方面又因为他意外的大度搞砸了剧情而头疼不已。

可怕的是,路晏本来还挺有原则挺有三观挺有节操的,结果被神的意志一摆弄,他竟然不计前嫌(此处应重读)了!

他主动找到谢见微:“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谢见微:“……”咱能别这么出戏吗!即便是做梦也给我有点儿逻辑啊!

路晏含情脉脉道:“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是被陆离强迫的,我知道你有苦衷,我知道你一路走来很不容易,别怕,阿微,以后我会保护你!”

谢见微:呵呵。

分分钟从虐恋情深演变成爆笑喜剧。

还能不能好好做梦了!

路晏整个人设都崩的一塌糊涂:“阿微,我爱你,只要你也爱我,那就什么也不用怕,我们一起去找陆离,去和他说清楚,让他不要再……”

谢见微打断他道:“等、等一下。”

路晏正激动着呢,眼睛不眨地盯着谢见微。

谢见微只能勉强说道:“我……今天有些累了,我们改天再聊吧。”

路晏已经完全成了陆离的傀儡,他温声道:“好,这阵子是我让你受苦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找你。”

谢见微心道,别来……快别来找我了!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谢军师这次不止鞋湿了,连裤腿都在滴水……

颜柯急道:“怎么办,这下要怎么办!”

谢见微还是很冷静的,他想了下后说道:“我觉得陆离不会这么大度。”

陆离要真能看他和别人在一起,那他也不用吃醋吃到连自己都想杀了。

成全什么的,他估计是看谢见微太难过,一时心软,所以冲动了。

谢见微只要甜蜜几天,他一准撑不住。

没办法,这事只能从陆离入手,路晏崩成那样,除非陆离回转心意,否则他估计连谢见微坐享后宫三千都能原谅!

谢见微心一横,开始和路晏秀恩爱了。

幸运的是,被陆离支配后,路晏整个一恋爱脑,谢见微说什么他听什么,简直成了一个“生死不渝爱谢见微”的头号脑残。

谢见微应付起来倒也不费心,反正只要他不想,路晏就全顺从他。

两人也就是约个会,看个电影,背个包出去玩玩,别说上床,连接吻都没有。

不过这样,落在陆离眼里就是浓度百分百的烈性毒|药。

谢见微真的在和路晏谈恋爱,谢见微是认真的。

因为太了解谢见微,所以陆离难以想象有一天谢见微会那么珍惜一个人。

珍惜到宁愿一直柏拉图……

陆离看着他和路晏在一起的一张张照片,嫉妒得想杀人。

如果他的弟弟陆言不是喜欢谢柔的话……

谢见微是不是早就和陆言在一起了?

早就和他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地厮守一生了?

谢见微可以这样爱着别人,为什么偏偏对他……

陆离努力告诉自己,他开心就好,既然他注定了没法属于自己,那至少让他过得幸福。

爱一个人不就是该让他幸福吗?

只是路晏能给他幸福吗?

那样一个懦弱的男人能给谢见微幸福吗?

但幸福是什么?谢见微想要的才是幸福……

谢见微想要陆言,想要路晏,所以他们能给他幸福,而他给不了。

——因为谢见微不想要他。

这一句话变成了猩红色,像血一样的印在了陆离的脑海中。

谢见微不需要他,不想要他,他永远都得不到谢见微。

巨大的绝望像密密麻麻的网包裹住他,陆离忽然看不到任何生机。

他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努力的一切目标又是什么?

他最想要的注定不会属于自己,那其它的他要来又有什么用?

为什么他要眼睁睁看着谢见微和别人恩爱缠绵。

为什么……为什么……

三天后,陆离遇袭,小腹被子弹整个贯穿,血流了一地,生命垂危。

谢见微得到消息时整个大脑都嗡了一声。

是它吗?

不对,更糟糕,是陆离不想活了!

否则在这个梦境中绝对没人能伤到他,哪怕是它也做不到!

谢见微心急火燎地跑去医院,却被拦在了急救室外,他心乱如麻,真正体会到了巨大的恐惧。

怎么这么傻,这个笨蛋怎么傻成这样!

不想成全就别成全啊!为什么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要……也要……

谢见微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一想到陆离真的会死,他便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颜柯尽力提醒他:“大人……需要关闭梦境吗……”

只要关闭了,陆离的人格就会暂时稳定下来,虽然会前功尽弃,但好歹没什么损失。

如果陆离真的在梦境里死了,那就真的……出大事了。

谢见微沙哑着嗓音道:“……等等。”

他在急救室外等了一夜,当陆离被推出来的时候,他疾步赶过去。

主治医生尚且未开口,谢见微便厉声道:“如果父亲有任何危险,这里所有人都得给他陪葬!”

在场的人都被他震得心魂剧颤。

其实这是很不理智的,但谢见微本就是说给陆离听得,他知道他能听见。

谢见微又冷声补充了一句:“这个所有人里包括我自己。”

没人敢说话,主治医生强笑道:“少爷您别着急,陆先生运气很好,子弹刚好擦了过去,没伤到器官。治疗很及时,手术也非常成功,所以别担心……他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谢见微却没放松,他神态紧绷,一双黑眸冰冷如霜。没人会怀疑他的话,因为他此刻表现出的模样是恨不得整个世界都给陆离陪葬。

陆离昏迷不醒,谢见微衣不解带地陪着他。

下属甚至不敢来劝他休息下。

谢见微自虐一般地待在医院里,不吃不喝不睡,撑了整整两天两夜。

陆离终于醒了,谢见微却几乎要倒下。

陆离视线聚焦,看到面色苍白的谢见微,心脏一痛,用干哑的嗓音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谢见微对着他笑了笑,头重脚轻下终于晕了过去。

外头是一阵手麻脚乱。

陆离想要起身,但小腹的刺痛让他动弹不得。

罗伦刚好从国外赶来,连忙稳住局面,一迭声地说道:“造孽啊,谢小子对你可真是情深义重。”

陆离呆了呆,以为自己听错了。

罗伦却没再多说,只喊来医生为陆离检查。

一通兵荒马乱后,医生由衷的开心道:“没事了!陆先生彻底脱离生命危险了!”鬼知道这两天他们过得是什么日子,简直虐心好嘛,时时刻刻都怕被X社会弄死,这医生当得心好累!

陆离问道:“见微呢?”

罗伦说:“他守了你两天两夜,也该去休息了。”

陆离似是还想说点儿什么,但却有没开口。

罗伦问他:“要喝水吗?”

陆离道:“嗯。”

罗伦扶他喝了口水,又坐到床边给他削苹果。

削完皮他才想起来一般:“你好像不吃苹果是吧。”

陆离:“……”

罗伦自己咬了一口道:“真甜,这么好吃的东西你都不爱吃。”

陆离懒得理他。

罗伦又给他剥桔子,一边剥着一边絮叨:“你没白养那狼崽子,他对你是真的死心塌地。”

狼崽子指的是谢见微,私底下罗伦总这么称呼他。

“你是没看到啊,听说你刚从急救室推出来,他就放下话道,只要你有生命危险,所有人都陪葬。”

陆离心脏猛地一跳。

罗伦又眨眨眼睛道:“这个所有人还包含他自己。”

陆离猛地转头看向他:“你……你说什么?”

罗伦叹息道:“你的小狼崽子说,你要是死了,他就去下面陪你。”

陆离满眼都是不可置信:“这……”

罗伦道:“你昏迷期间,他寸步不离地守着你,大概是怕再有人袭击你吧,真的是可怜得很,像个死命护着家人的孤狼,不吃不喝不睡,我估计他连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不吃不喝不睡……”陆离哑着嗓子呢喃。

罗伦道:“是啊……守了整整两天两夜,看你一醒便撑不住啦,这会儿在隔壁睡着呢。”

陆离的心脏跳得砰砰砰,他努力消化着这些话,像听天书一般,满满都是不可思议,可却十分美妙,以至于不敢相信。

罗伦给他一瓣橘子:“多好啊,有个小家伙这样死心塌地的护着你,真让人羡慕。”

橘子很甜,汁水的甜腻仿佛流进了心脏,让陆离浑身酥麻,连小腹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他想见谢见微,他想见他。

他真的这么在乎他吗?他真的……

陆离脑袋乱哄哄的。

罗伦这次是真·神助攻:“你俩也真够奇怪的,说是爱人吧,都不承认,可说不是吧……感情又深成这样……”

陆离明明刚喝了水又吃了橘子,可很快又觉得口干舌燥。

罗伦道:“话又说回来,有这样的羁绊和感情在,是不是爱情又怎样呢?”

“那小子,真的会为你去死。”

陆离胸腔里瞬间盈满了暖意。

谢见微需要他。

也许他不爱他,但是他需要他。

他们从最痛苦的年月相依走来,哪怕他对他不是情情爱爱,但毫无疑问,谢见微是重视他的。

也许这份重视最终会发酵成他想要的形状。

一瞬间,陆离满血复活。

作者有话要说: 爽不爽~~~啊哈哈哈!

对啦 这几天换了新电脑,这电脑的搜狗没法登陆,我的词汇都不见了,所以打着打着就乱套了,虽然事后检查半天错别字,但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见谅见谅,我这几天会更加认真的多看几遍的!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