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70章 hapter 70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70

给随时会吃掉自己的野兽起名字这笑话是真挺冷的, 但转念一想又让人唏嘘。

人类是群居动物,喜欢热闹厌恶孤独。

但凡能有一个朋友, 也有生存下去的乐趣和动力。

可陆离什么都没有, 在孤零零的星球上, 只和一群没有智力的野兽为伴,但他不仅活着, 还活得生机勃勃。

对比之下,谢见微实在惭愧。

陆离一粒一粒地给他喂果子, 但这甜甜果大概是真挺稀有,不多会儿就喂完了, 谢见微因为想事,没留意到, 还张了张嘴。

陆离很是不好意思:“还想吃吗?我再去给你摘。”

谢见微这才回过神来,他连忙道:“不用, 你歇歇吧。”

和野兽们打了一晚上架, 一早又跑老远去摘果子,陆离体质再好也是个人类,实在不该继续折腾了。

陆离却道:“我没事……”他顿了下一下才又道,“我给你换药。”

谢见微挺后悔的,自己昨晚真不该说那句“你的草药根本不管用”的话。

平白伤了少年的心。

可怜的是, 陆离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能把他从野兽爪下护住,能给他不辞辛苦地摘草药,能为他不远万里地找果子, 可惜他救不了一个一心求死的人。

谢见微想了一下,自己死后,这个少年还会继续留在这个星球上,独自一人,和有着名字的野兽为伴,可偏偏这些野兽只想吃了他。

他这一生都会这样吗?一个这样优秀的少年,一个这样耀眼的男人,一生都走不出这个狭小的牢笼?

实在太可惜了!

陆离认认真真地给他换完草药,包扎好后落寞地走远,坐在一边,呆呆地看着满地的野兽尸骸发呆。

谢见微一转头就看到,只觉得这一幕特别扎心。

他叫他:“陆离。”

陆离转头看他:“嗯?”

谢见微居然有点儿紧张:“你……能帮我个忙吗?”

陆离立马回到他身边,神色凝重只是装满小星星的眼里有些难过(他大概以为谢见微快死了,在说遗言),他郑重道:“你尽管说。”

谢见微有些想笑,但他忍住了,只说道:“我的维生舱里应该有救援包,如果你能帮我找来,这伤口大概还可以愈合。”

陆离先是怔了下,然后猛地站起,显然是相当激动:“我这就去找!”

说完就要跑,谢见微只好喊住他:“哎,等等,我跟你说说怎么打开它……”

陆离又跑回来,虚心求教:“你说。”

谢见微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下,他轻声说了操作方法,问他:“懂了吗?”

陆离眨眨眼睛,竟来了一句:“你笑起来真好看。”

谢见微:“……。”

陆离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能再说一遍吗,刚才没听清。”

他只顾着看他笑了,脑袋都糊上了。

谢见微哭笑不得,只好又说了一遍。

这下他没敢笑,所以陆离听得特别明白,他一一记下后便转身去找那银白色的维生舱。

没过多久,陆离折转回来,手里已经拿了完完整整的救援包。

谢见微道:“多谢。”

陆离几乎同时开口:“这个能治好你吗?”

谢见微心里一阵暖洋洋,有个人比你自己还珍惜你自己的命,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感觉。

只要谢见微不想死,没有这救援包,他也能活下去。

是的,他现在不想死了。

他不想丢下他,不想看到这样一个闪亮星辰在孤星上蒙尘。

“运气好的话,能治好。”

陆离道:“你运气一定很好!”

谢见微笑了下:“是啊,很好。”他这一辈最好的运气都攒在这儿了,让他遇到了他。

陆离待在他身边,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其实不需要他做什么,但是他显然很想帮忙,于是谢见微就懒得自己动了,他说道:“当然需要你帮忙,你瞧,我自己是动不了的。”

陆离连忙道:“你别乱动,要做什么只管告诉我。”

谢见微看着他道,“麻烦你了。”

陆离摇头道:“没事,你能活下去我很开心。”

他很开心……

谢见微竟也觉得很开心。

不是因为能活着而开心,而是因为他的活着让他开心而开心。

很绕,可他此时的心情就像这话一样,绕成了几个甜蜜的小圈圈。

结果可想而知,救援包相当给力,谢见微只用了七八天便完全恢复。

陆离好奇得不得了:“真厉害,竟然连伤疤都没留。”

他每天都特别关心谢见微的伤口,总要掀开他衣服盯着看半天,只要看到伤口在缓慢愈合,他一整天都活力十足。

如今彻底好了,本来溃烂的地方变得平整,血肉长好后皮肤再将其紧紧裹住,血腥可怕的一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异常白皙细嫩的肌肤。

陆离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忽然来了一句:“我能碰一下吗?”

谢见微只觉得有些好笑:“碰吧。”

“你不会疼吧?”

“都长好了哪里会疼。”

“如果疼你要告诉我。”

“嗯嗯。”谢见微道,“疼的话我就喊你。”

陆离道:“我应该不会弄疼你。”

两人说的其实挺正经的,但如果这行星上有另外一个人,听了这话估计得面红耳赤,哎呀妈,你俩在干嘛呢~!

陆离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真的很小心,就是指头尖。

然后就抬头问他:“疼吗?”

谢见微实在憋不住了,他笑弯了眼睛,一把握住他的手,将他完全放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陆离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入手的触感细滑又温润,这真是比甜甜果还娇气的肌|肤,他怕自己一用力就弄坏他!可是……好滑好细好软,像是把他的手吸住了一般,他根本抬不起来。

谢见微问他:”怎么样?没事了吧。”

陆离忍不住动了动手,极轻的摸了摸。

谢见微竟笑出声道:“好痒。”

他的声音和往常不太一样,还是那么好听,可却多了一点点难以言说的味道,陆离听在耳朵中,只觉得耳朵也痒得很,再抬头一看他,又觉得不止痒,还热,热得他面红耳赤。

他抽回了手,强壮镇定道:“的确是恢复了!”

谢见微道:“多亏了你。”

陆离道:“我没做什么,那些草药……”

“不,”谢见微打断了他,非常认真地说道,“真的多亏了你。”

陆离觉得更热了,而且这火还邪得很,上蹿下跳,弄得他某个地方都开始抬头。

陆离被自己吓了一跳,他连忙道:“我给你去弄吃的。”

谢见微说:“好。”

陆离跑远了,他没去摘果子也没去打猎,他一头扎进碧汪汪的湖水里,满脑子都是谢见微的笑,眼前晃来晃去的全是那平坦紧致漂亮得不像话的小腹……他让它低头,反而在幻想中弄脏了湖水。

谢见微整理了一下维生舱里的东西。

星际人类为了开荒,研究了各种便携装备,一个小小的维生舱里,不仅有救援包,还有大量物资和工具,当然也有信号发射器。

不过谢见微不急着用这玩意。

如今外头不太平,贸贸然发射信号引来的是什么还真两说。

尤其自己大小还是个“名人”,他自己出事不要紧,但是绝不能拖累了小陆离。

再说了,现在的陆离也不适合融入社会,他得再教他一些东西,让他了解现在人类的现状,这样到时候无论做什么都轻松得多。

谢见微收拾完,陆离也回来了,他摘了果子,还抓了一头胖牛,牛背上还捆了柴火。

其实维生舱里的营养液对人体来说养分更均衡可靠。

但营养液再怎么创新味道也满足不了口腹之欲。

毕竟美味这东西不仅仅是味道,还有那种在口腔里的咀嚼感,缺一不可。

陆离烤得一手好肉,谢见微只吃一次就念念不忘。

瞧这小少年多好,人帅性格稳,做事认真还会煮菜。

简直是个小天使!

谢见微越看越喜欢,只觉得自己重活一次是捡到宝了。

两人就这样在荒星上安顿下来。

谢见微建了一栋小房子,顺便着手改造了一下维生舱,然后利用现有的工具勘测了一下行星地质,准备采集一些可用矿石。

他一边做着这些一边教着陆离。

陆离聪明好学还擅长举一反三,谢见微这老师当得别提有多开心。

两人相伴,在小行星上一晃就是一个月,真是惬意得恍如天堂。

而陆离对谢见微的心思也是越来越藏不住了。

本来就是最热血的时候,估计随便来个人都会迷恋得不行,更不要提还是这么优秀,优秀到让大半个银河系都神魂颠倒的谢见微。

陆离不迷他才真是奇了怪了。

谢见微其实早就察觉到了,他不反感,甚至还觉得挺开心。

他也喜欢陆离,只不过……想想陆离的年纪他不免有些顾忌。

才十八岁,他大他五岁。

嗯,好像也没有差太多,不管怎么说,好歹成年了。

一个月眨眼即逝,这对陆离来说真的只是眨了眨眼,他之前的几年,因为奶奶去世,自己独自一人,真是度日如年。

可如今居然度年如日,只觉得时间太快,让他有些可惜。

好想把和谢见微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扩大成每日每年。

谢见微教了他无数东西,但有些却不能只凭嘴说,还是得实践。

比如操纵机甲,比如驾驶星舰,再比如一些高端武器的使用方式。

只是单纯地记到脑子了还不行,这些都需要大量的经验积累。

好在陆离的实践能力强得惊人,谢见微也没太担心,等有机会离开荒星了,去找个海盗团练练手,应该问题不大。

这天是个挺特别的日子。

谢见微看看时间后笑道:“刚好一个月,一个月前我就是这时候降落的。”

维生舱上有时间记录。

陆离听了眼睛一亮:“这算是纪念日吧。”

谢见微有心逗他:“还是凯撒林、迪克、艾菲、巴顿和牛尔的死亡的日子。”

陆离笑道:“那更得好好庆祝下。”

谢见微反倒被他给逗笑了。

陆离说:“我们做蛋糕吃吧。”

谢见微说:“要放很多甜甜果。”

陆离应道:“没问题!”

现在他今非昔比,学了一身本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摘果子等级直线攀升,以前摘一捧,现在摘一筐!

谢见微在屋里做准备,没一会儿大厨回来了。

陆大厨把他赶出去:“你去外面等着,我来。”

谢见微不出去:“我给你帮忙。”说着就捏了一枚甜甜果放嘴里。

陆离直接给他洗了一盘放到外面去:“这下可以等着了?”

谢见微乐滋滋的道:“嗯嗯!”

陆离看着他笑就心痒,最近更是痒得不行,都快不敢看他了。

可是不看又想看,看了又热,最近更是变本加厉,只是从背后看看他,都觉得热血上涌。

穿着衣服也能看到那劲瘦的腰和挺翘的臀,他真好看啊,陆离每天都会想一万遍这件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而这么好看的人怎么就让他遇到了。

他运气真是太好了!

带着这样甜蜜蜜的心情,做出来的蛋糕是可想而知的美味。

谢见微以前真没觉得自己喜欢吃甜,但是被陆离给养的,简直喜欢死了这一口。

甜甜的、软软的、香香的,和中意的人一起吃饭,填饱的不只是胃还有心。

谢见微前二十多年是真饿坏了!

陆离的蛋糕做的有点儿大,两人根本吃不完,谢见微觉得特可惜。

陆离倒没觉得怎样,他只觉得谢见微这轻轻皱眉的模样特好看,好看的他想碰一碰。

然后……他就碰了他。

谢见微眨眨眼:“你是不是把蛋糕弄我脸上了?”

陆离:“……”还真没有,不过只有他俩,谢见微看不到,那就算是有吧。

于是他笑了笑。

谢见微竟玩心大起,也抹了他一下。

陆离不想给他抹蛋糕,但想摸他脸,于是也跟着戳了他一下。

这一来二去,两人吃不完的蛋糕都糊了对方一身。

又笑又闹地玩完,看看对方的大花脸,他俩又笑得不行。

谢见微乐够了,说道:“走了,去洗澡。”

陆离应道:“好。”

他们住处后面有一道小溪,是活水,谢见微改造了一下,弄了个天然浴池,两人经常去泡澡。

有时候一起,有时候是单独。

不过今天显然是要一起。

谢见微一边脱衣服一边瞅着陆离道:“大花猫。”他说的是陆离的脸。

陆离却抬头看到他Luo露出的身体,不自觉就来了句:“白豆腐。”

谢见微没听清:“嗯?”

陆离回神,连忙清清嗓子道:“小花猫。”

谢见微笑了:“没大没小!”

陆离也不知道自己说了点什么,谢见微一直笑,他也不敢看太久,索性跳进水里去泡着。

可怜这沁凉的水也息不了他心头的火。

谢见微瞧瞧躲在那一头,离着自己三四米远的陆离,只觉得好笑:“过来点儿。”

陆离道:“这边凉快。”

谢见微道:“帮我擦背。”

陆离脑袋嗡了一声,一动都不敢动。

谢见微喊他:“快点!”

陆离想过去想得快疯了,可又怕自己看着那细滑白皙的后背……

“阿离?”

陆离胡乱应道:“来、来了。”

陆离蹭过去,谢见微已经转过身,毫不设防的将自己的后背整个暴露在他眼底。

陆离贪婪地看着,从修长的脖颈一直向下,看着那美丽的腰身,藏在水下的屁|股和长腿,他脑袋里像开了一辆蒸汽火车,呜呜呜地直叫唤,喷出来的热气快把他自个儿给烫死了。

谢见微半晌没等到,转头看他:“怎么了?”

“没事。”陆离深吸口气,开始给他擦背。

鬼知道他快羡慕死这根白手帕了,它何德何能可以直接碰触谢见微,他好想用掌心贴在他的肌|肤上,把自己滚烫的热度传递给他。

也许是太出神了,更也许是太渴望了,白手帕竟然掉进了水里,陆离的手就这样贴上了谢见微。

谢见微被烫了一下,偏偏他还转头看他:“你手好热。”

陆离想说自己有个地方更热。

他清清嗓子道:“擦好了。”

谢见微道:“我也来帮你。”

陆离连忙道:“不、不用!”

“为什么?”

陆离没法回答,他支支吾吾半天,谢见微已经拿起白手帕开始给他擦背。

陆离又开始恨那根白手帕了,它何德何能可以让谢见微握在手心,他好想要谢见微微凉的掌心直接碰触他。

然后白手帕又滚蛋了……

谢见微用手摸了摸他,赞叹道:“你可真结实。”

陆离:“……”他脑袋有些乱码。

谢见微摸了摸他又碰了碰:“体质好,练起来也事半功倍,你看我怎么都练不好。”

陆离闷声闷气道:“你很好。”

好得不能再好了,他满脑子都是他的身体。

谢见微笑眯眯的:“真的?”

陆离道:“当然。”

谢见微忽然靠近他,竟然和他前胸贴后背了。

陆离身体颤了一下,勉强发出声音:“阿……阿微。”

谢见微下巴放在他肩膀上,热气拂在他耳边:“需要我帮忙吗?”

这一句话才真是像点爆了炸弹一般,让陆离整个起飞。

他猛地转头,黑眸亮的恍若星辰:“你……”

谢见微低头看看,惊呼道:“这么大啊。”

更要命的是,谢见微竟一下子握住了大离。

陆离真想干|死他。

谢见微其实也没经验,他弄了下后问道:“这样舒服吗?”

陆离的声音沙哑:“我可以吻你吗?”

谢见微愣了愣。

然而不等他反应,陆离便低头含住了他的唇。

唇舌相接的瞬间,酥麻的感觉像过电一般轰向大脑,谢见微呆呆地,陆离却像狂风暴雨一般,在他口腔里疯狂席卷,压抑许久的渴望终于冲破牢笼,像破闸的洪水一般,翻腾狂涌,一发不可收拾。

“诶诶……”主动搞事情的谢见微有些怂了,“别……别亲那儿啊!”

陆离把他里里外外亲了个遍。

当然也艹了个爽。

谢见微倒也有点儿心理准备,知道自己八成是在下面,但也没想到会下面的这么彻底。

也没想到自己这是点燃了一个窜天猴,一言不合就要送他上天……嗯,爽上天那种上天。

这窗户纸一捅破,两人就更甜得腻人了。

年轻气盛的陆离同学恨不得死在谢见微身上。

都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坏的牛。

显然陆大牛不是一般的牛,那时相当的牛。

谢见微有点儿小后悔,可勾都勾了,总得把他喂饱。

后来……

谢见微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尽毁,他竟然会傻到想要“喂饱”他……

回忆到这儿,陆离又开始不老实:“我当时真没想到你会……”

谢见微哪敢说自己挺后悔的……

陆离吻了吻他道:“当时我真的高兴疯了。”

谢见微说:“是你笨。”

陆离眼睛亮晶晶的:“那时候你就喜欢我吗?”

谢见微给他个白眼:“不然呢?”

“嗯……”陆离不说话。

谢见微瞪他一眼:“难道吃个蛋糕还能吃醉了?”

陆离清清嗓子道:“我以为当时荒星上只有我自己……”

谢见微说:“我是那么欲|求不满的人?”

陆离今天真的很诚实:“我不敢多想。”

谢见微亲了亲他道:“那你现在就多想一下。”

陆离不出声。

谢见微叹息道:“我的心情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因为你而想活下去,因为你而觉得人生很有趣,也是因为你,我才知道什么是爱情。”

陆离呆了很久。

谢见微温声对他说:“阿离,我爱你。”

这么美好的气氛,这么温馨甜蜜的告白,陆离肯定很高兴吧。

谢见微正这么想着,结果自己就被掀翻在床上,他眨眨眼睛:“诶……”

陆离高兴?他阴着脸,醋气冲天,几乎是一冲到底。

谢见微愣了一会儿后明白了。

他娘的!人格转换了!

好好的告白成了醋味的!

谢见微被弄得呻|吟连连,直心疼自己好不容易铺垫出的绝妙氛围。

然而陆大离同学快炸了。

到底是哪个人格这么有本事,竟然能让阿微说出这样美妙的话。

他们之前做什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却看到了谢见微满目的爱意。

他是看着他的,对,他当然是看着他的,可是又不是他。

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他们之前做了什么,不知道是什么事让谢见微变成这样!

谢见微被醋神给弄得下不了床后,心底的念头就只有一个了。

先治好人格分裂,这病必须得赶紧治好!

不治好,再怎么告白都是徒劳!

颜柯回来后,谢见微把陆离做梦的事说了。

颜柯眼睛一亮:“这是好事啊!说明人格间记忆有些互通了。”

梦里经历的那些按理说陆离是会有记忆的,但肯定没那么清楚,就像正常人做梦一样,醒来后一般会忘掉一大半,有时候甚至全忘掉,可总有记得的。

不过陆离以为人格记忆不互通,所以其他人格做的梦,醒来的人格并不知道。

毕竟做梦的人格已经沉睡,暂时不会醒来。

而醒来的人格还没有做梦,所以治疗的事才会瞒着么久。

如今没做梦的人格却有了梦里的记忆,说明他开始慢慢融合了。

谢见微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心情很不错,说道:“加快进度吧,只剩下两个人格了。”

所以人格安抚住,它也就处理干净了,到时候陆离就恢复如初了!

等他康复,他一定要全告诉他,他自己的过去,他为什么想死,他又为什么会活下来,所有的事他全都告诉他。

让陆离不猜疑也就不会不安。

他们是心意相通的,他们对彼此的心情是一般无二的!

颜柯道:“那我们这就开始新的治疗。”

“嗯。”谢见微亲了亲睡着的陆离,躺在了他身边。

熟悉的眩晕感后,谢见微睁开了眼。

这次他脑中的记忆……挺完整。

背景是还是古早地球风(陆离对古地球真是情有独钟),他竟然有个正常的家庭。

父母都是公职人员,只是小小的办事员,但福利待遇不错,一家人算是衣食无忧。

父母感情不错,虽然不至于甜甜腻腻,但老夫老妻的,早把对方当亲人,是真的有很深的感情,而不是凑在一起过日子。

谢见微是他们的独子,从小娇养到大,母亲疼他,父亲虽然努力扮演严父,但时不时就会露个陷,严的也是相当不称职。

很平常的一家人,略微有些不平常的就是谢见微长得有些太好看。

没办法……谢见微顶着自己的脸,他这脸放到哪儿都离不开好看二字。

更不要说还是在陆离梦里,假如谢见微本来就有一百分的好看,到了陆离梦里,分分钟翻个倍,成了二百分。

不过这次的谢见微挺低调的,穿着打扮不显眼,还带了个大眼镜,再配上书生气十足的发型,低着头混进人堆还真没人注意到他长什么样。

谢见微捋了捋脑中的记忆,觉得挺奇妙的。

这次他的人设真心是太平常了。

不渣不作妖,还有些小可怜。

因为不爱出头,所以偶尔还让朋友‘欺负’下,当然朋友也都是善意的,没什么坏心。

谢见微学业不出色,工作不出色,爹妈一心想让他考公务员,结果他考了个十八分,于是二老死心。

最近谢见微在公司里遇到了糟心事,干脆辞了职,猫在家里啃老。

二老倒也不气,反而挺赞同儿子辞职。

谢母是这样说的:“早就该辞职了!七点上班六点下班,晚上还要加班到十一点,什么鬼工作!”

谢父还在装严父:“话不是这么说的,好歹也是大企业,肯定不像你那样的闲差。”当然说归说,他也是双手双脚赞同儿子辞职的。

谢母还在安慰儿子:“别急,爹娘也不用你养老,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那么拼命。”

谢父嘴上说着:“也是该努力拼搏的,毕竟年轻。”手上却在给妻子打手势,暗示他要多给儿子点儿零花钱。

谢见微看在眼里,觉得心里暖呼呼的。

陆离是知道他家庭不好,所以想给他送温暖吗?

不过谢见微还真挺喜欢这份礼物的。

他也想知道正常的家庭该是怎样的,正常的父母是如何疼爱孩子的。

谢见微弯了弯眼睛,对爸妈说:“我后天就去找新工作。”

谢母急了,她狠狠瞪了“多嘴”的谢父一眼,连忙道:“不急不急,好好歇歇。”

谢父也急,他把话说重了?好后悔!

谢见微只好继续说道:“放心啦,我会找份工作时间正常的工作,而且一定离家近。”

这话让谢母喜笑颜开:“所以快去考公务员吧。”

谢见微想了下记忆中的自己,觉得从十八分靠到八十八分有些不合逻辑,于是苦笑道:“这个可能真不行。”

谢母也没勉强他:“行,你随意,只要找份喜欢的工作就好。”

谢父插话道:“还得有前途。”

谢母瞪他一眼,他立马委婉了一下:“看起来有前途就行。”

谢见微只觉得自己的“父母”太可爱。

也不知道陆离是从哪儿找到的灵感。

谢见微比较想先找到陆离,但是记忆中完全没有和陆离有关的,似乎两人之前并不认识。

不认识也好,不认识的话,比较不用被回忆虐。

谢见微一边找工作一边找陆离。

工作有了下落,陆离却没有丁点儿消息。

这就有些奇怪了。

要知道谢见微的本事,他找人可不是普通人的找法,他直接入侵了XX系统,连国家领导人的信息都能查出来,不同提陆离了。

同名同姓的陆离倒是有无数个,但没一个长得是陆离的模样。

怎么回事……

陆离呢?

怎么会找不到?

谢见微去面试,结束后离开公司大厦,可就在他走出门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股森然寒意,一抬头竟觉得天都变成了铅灰色。

谢见微眉心微拧,正想四处打量了一下,结果这寒意来去匆匆,仿佛他的幻觉一般,再一抬头竟已是晴空万里!

颜柯道:“好奇怪。”

谢见微说:“估计这梦境没这么简单。”

颜柯也这么觉得。

谢见微回家后,父母还没下班,他看看时间,倒也不急着准备晚餐。

这梦境里正是三伏热天,太阳高高挂,恨不得把人烤化。

他在外面走了一圈,留了一身汗,准备去冲个凉松快下。

他拿了毛巾去浴室,刚脱下衣服就怔住了。

有人……在摸他。

谢见微眨眨眼睛,看着正前方的镜子。

镜子里只有自己,而自己也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可是却有个大坏蛋在不停地摸他。

虽然看不到,但那手掌的热度和形状太熟悉了,以及他喜好碰的地方谢见微都一清二楚。

谢见微呆了一会儿后,故作惊讶道:“谁……是谁?”

那人停了一下,竟捏住他的下巴,吻住了他。

谢见微被他亲得头晕目眩,恩哼了一声却还在“努力”反抗。

嘴巴被松开,他又气喘吁吁道:“你在哪儿?你是谁?你……你是人是鬼。”

那人终于出声了:“怕吗?”

是陆离的声音,怕个鬼!谢见微还得装得害怕:“你……你……”

陆离道:“你皮肤可真白。”

谢见微试图拿衣服把自己包起来。

陆离又道:“亲起来像嫩豆腐。”

谢见微脸一红:“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完全看不到他。

陆离懒洋洋的来了一句:“鬼啊,你刚才不是说了。”

谢见微:“……”

陆离还故意吓他:“是会索你命的厉鬼。”

厉个屁,分明是色|鬼!

偏偏谢见微还得装出一副吓惨的模样。

陆离心情好极了,看着他泛红的眼眶简直想让他哭出来。

不过不是吓哭,是舒服哭。

作者有话要说: 哎哟,大离又变成啥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