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76章 hapter 76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此为系统防盗章, 请支持正版, 个人购买比例达标后可看最新内容。

谢见微太了解他了,知道陆大离肯定早就精神抖擞。

只是不知道这混蛋在坚持什么?赶紧享受啊?

“我帮你。”陆离终于开口了。

谢见微心肝一颤,硬着的地方更硬, 软着的地方更软。

陆离的手很热, 覆上他的时候, 让他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少年的身体敏感又脆弱, 不过弄了几下,谢见微就射了出来。

之后谢见微有些恍惚,本以为陆离会继续,结果这家伙竟然起了身,走向浴室。

谢见微迷迷糊糊地:“陆医生?”

陆离声音有些远:“你休息下。”

谢见微听着浴室里的水流声, 整个人都:“……”

冲凉水澡都不来艹他?什么鬼, 这还是他认识的大yin魔吗?

陆医生真是一个好医生, 如此热忱地帮病人解决问题后,自己却半点儿都不逾矩。

谢见微哪里肯放过他, 等他出来便小声问道:“陆医生, 刚才的事……”他一边说着, 一边脸红, 精致的容貌上有不安也有藏不住的期待。

陆离说:“等下次我给你准备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你了解一下。”

谢见微:“……”了解泥煤!

不过他很快便心思一动,有了主意,谢见微小声问道:“陆医生能把私人电话给我吗?”

陆离道:“有什么事的话,孙管家会及时联系我。”

“我想要你的电话, ”谢见微执拗地道:“如果有哪儿不舒服,我可以自己找你,毕竟……”他磕绊道,“有些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

如果是刚才那种让硬邦邦的地方变软的事的确是不适合假他人之口。

按照规定陆离是不能独自联系谢见微的,这是大家族的条条框框,主要是堤防他们对年幼的少年图谋不轨。

当然这“不轨”说的主要是金钱方面。

可显然对陆离来说,金钱不是问题,道德才是大问题。

谢见微见他不出声,漂亮的眼睛暗淡下来:“不行吗?”

陆离被他这轻飘飘的小声音给撩的心脏一跳,他眸子微垂后,说了一串数字。

谢见微过耳不忘,瞬间熟记于心。

陆离道:“有事就给我发短信。”

谢见微似乎是太开心了,竟上前抱住他,头埋在他胸前,柔声道:“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陆离没出声,他低头就能看到少年白皙的脖颈,因为衣服宽大,似乎顺着领口就能看到他美好的背部线条以及凹陷进去的腰身。

漂亮得让人头晕目眩。

谢见微在他身上蹭了蹭,又说道:“陆医生你真好,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陆离眸色闪了闪,轻声问:“是吗?”

谢见微抬头看他,一双眸子干净且纯粹:“是的!”

陆离只看了一眼就极快地挪开了视线,因为再多一秒钟,他就会吻他。

而现在,不行。

即便要到了联系方式,陆离走的时候,谢见微还是依依不舍。

他一直拉着陆离的衣袖,走一步跟三步,一直从楼上卧室送到楼下大门,甚至还想跟着出院门。

陆离安慰他:“下周我再来看你。”

谢见微眼中全是失落:“还有那么长时间,陆医生,我会很想你……”

陆离笑道:“哪有想医生的?我来了就表示你身体不好,难道你不想早些恢复健康吗?”

他这话说的无心,但谢见微却听得有意。

这似乎是个暗示?

身体好了,陆离就没理由来,所以他果然还是得身体再糟糕一些。

他这身体本就先天条件极差,想差上加差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要吃一顿油腻腻的晚饭,第二天早上他就能让自己下不了床。

谢见微心一狠,决定大饱口腹之欲。

结果他第二天的确是下不了床了,只不过很奇怪,他晚上没肚子痛,也没跑厕所,可是早上的身体状态却是腹泻一夜,熬夜一宿,脱水又疲惫的可怜模样。

谢见微心里明白,这肯定是陆离怕他难受强加的设定,但这真心是太不符合逻辑了……

管他呢,反正自己病了,目的达成!

他蔫不拉几地躺在床上,不用自己联系陆离,管家便派人去把陆医生给请来了。

他们做那饭菜是故意的,但往常谢见微因为怕腹痛,只吃一点点装饰用的西蓝花或是萝卜片,剩下的一点儿不动,拿到后面后就是他们的加餐。

可昨晚的谢见微一反常态,竟然吃了一整块神户牛排,还吃了一碗鳗鱼饭和一块菠萝鹅肝面包片……

把他们的加餐全都吃了个遍!

结果第二天就瘫在床上了,真能给他们找麻烦!

孙管家心里不痛快,走出谢见微卧室时,瞥见他很珍惜的一个花瓶,心思一动就故意把它给推了下来。

“啪嚓”一声,薄脆的花瓶,即便是摔在地毯上却还是碎成了玻璃渣。

谢见微正虚弱的躺在床上,听到这声音他侧头看看。

只看了一眼,他就面色冷凝。

这帮混账东西实在欺人太甚。

孙管家面上很慌乱,但其实根本是有恃无恐:“老奴眼花,竟一不小心把花瓶给打碎了,少爷别急,老奴这就安排人来换上新的……”

谢见微撑着床边坐起,双眸凉如寒霜:“我只要这个。”

孙管家在心里冷笑,面上还是毕恭毕敬的:“少爷不要为难老奴,这碎掉的花瓶,还要来做什么?”

“把它拼起来。”谢见微盯着他。

孙管家被他看得莫名后背一凉,但他早就习惯了欺负这小少爷,所以并未当回事:“……老奴是犯了错,但一个花瓶而已,想必老爷和夫人也不会计较的。”

一直以来,这帮佣人能这样明目张胆地虐待小主人,最大的原因就在谢见微的父母身上。

这两人常年不在家,对于这病弱的孩子又不上心,平日里见不到面,只听佣人汇报情况,他们说什么便是什么,年幼的小少年为了能见父母一面,恨不得讨好这帮佣人,又哪里敢去和他们硬碰硬?

他这样的姿态更加助长了佣人的狂妄,而这帮佣人想着法子折腾谢见微还有个目的。

只要谢见微身体不好,走不出这别墅,他们的工作就不会丢。

即便谢父谢母再不喜欢这病弱的孩子,但只要他在,他们就会养着他,同时养着这帮“伺候”他的佣人。

谢见微本来也不想计较,但这真的恶心到他了。也触碰到了他一些不愿回忆的事。

在联邦时代,谢家三少永远光环加身,是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任谁提起都只会心生羡慕。

但谢见微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这个过去,连陆离也不知道。

谢见微不说,陆离也不会问。

因为谁都以为谢三少的过去是光彩夺目,幸福美满的。

毕竟他的家世他的才华他惊人的智慧都享誉银河。

这个梦境只是巧合,谢见微很清楚,只是巧合得戳心。

这不怨陆离,这其实是一个恒定的规律,就像是一加一等于二一样,他遭遇的事,很多同处境的人也遭遇过。

只要起因相同,走向就会有着惊人的一致。

逻辑这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孙管家对于少爷的“无理取闹”自然不会顺从,让他拼花瓶?做梦吧。

孙管家转身欲走,谢见微却下床,几步走到花瓶前,伸手便握住了那锋锐的碎片。

他皮肤极嫩且细,这碎掉的花瓶又因为纤薄的材质而让它比刀子还锋利。

谢见微这样用力一握,鲜血立马哗啦啦地向下流。

孙管家目瞪口呆:“少爷,你……你……”不能有皮外伤,绝对不能有皮外伤啊!

他们可以霸凌谢见微,可以冷落他,可以在各个方面上苛待他,但是却绝对不能让他有一点儿皮外伤。

谢见微本就体弱,身体不好是常态,没人会怀疑是他们照顾得不好,可皮外伤不一样了,这若是暴露出去,绝对是他们的失职,是怎样都解释不清的!

谢见微自然知道他怕什么,他面色不变,缓声道:“你不拼,那我自己来。”

孙管家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道:“少爷您别生气,我这就去给你准备一个更好的。”

谢见微眸色阴冷:“我只要这个。”

孙管家是真有些怕了,他焦急道:“一个花瓶而已,少爷您……”

“它是我的。”谢见微道:“我的东西,即便是成了垃圾,也只能是我的。”

恰在此时,陆医生出现在门边。

怎么办?

陆离薄唇微动了一下,脑中的理智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越飞越远。

谢见微太了解他了,知道陆大离肯定早就精神抖擞。

只是不知道这混蛋在坚持什么?赶紧享受啊?

“我帮你。”陆离终于开口了。

谢见微心肝一颤,硬着的地方更硬,软着的地方更软。

陆离的手很热,覆上他的时候,让他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少年的身体敏感又脆弱,不过弄了几下,谢见微就射了出来。

之后谢见微有些恍惚,本以为陆离会继续,结果这家伙竟然起了身,走向浴室。

谢见微迷迷糊糊地:“陆医生?”

陆离声音有些远:“你休息下。”

谢见微听着浴室里的水流声,整个人都:“……”

冲凉水澡都不来艹他?什么鬼,这还是他认识的大yin魔吗?

陆医生真是一个好医生,如此热忱地帮病人解决问题后,自己却半点儿都不逾矩。

谢见微哪里肯放过他,等他出来便小声问道:“陆医生,刚才的事……”他一边说着,一边脸红,精致的容貌上有不安也有藏不住的期待。

陆离说:“等下次我给你准备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你了解一下。”

谢见微:“……”了解泥煤!

不过他很快便心思一动,有了主意,谢见微小声问道:“陆医生能把私人电话给我吗?”

陆离道:“有什么事的话,孙管家会及时联系我。”

“我想要你的电话,”谢见微执拗地道:“如果有哪儿不舒服,我可以自己找你,毕竟……”他磕绊道,“有些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

如果是刚才那种让硬邦邦的地方变软的事的确是不适合假他人之口。

按照规定陆离是不能独自联系谢见微的,这是大家族的条条框框,主要是堤防他们对年幼的少年图谋不轨。

当然这“不轨”说的主要是金钱方面。

可显然对陆离来说,金钱不是问题,道德才是大问题。

谢见微见他不出声,漂亮的眼睛暗淡下来:“不行吗?”

陆离被他这轻飘飘的小声音给撩的心脏一跳,他眸子微垂后,说了一串数字。

谢见微过耳不忘,瞬间熟记于心。

陆离道:“有事就给我发短信。”

谢见微似乎是太开心了,竟上前抱住他,头埋在他胸前,柔声道:“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陆离没出声,他低头就能看到少年白皙的脖颈,因为衣服宽大,似乎顺着领口就能看到他美好的背部线条以及凹陷进去的腰身。

漂亮得让人头晕目眩。

谢见微在他身上蹭了蹭,又说道:“陆医生你真好,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陆离眸色闪了闪,轻声问:“是吗?”

谢见微抬头看他,一双眸子干净且纯粹:“是的!”

陆离只看了一眼就极快地挪开了视线,因为再多一秒钟,他就会吻他。

而现在,不行。

即便要到了联系方式,陆离走的时候,谢见微还是依依不舍。

他一直拉着陆离的衣袖,走一步跟三步,一直从楼上卧室送到楼下大门,甚至还想跟着出院门。

陆离安慰他:“下周我再来看你。”

谢见微眼中全是失落:“还有那么长时间,陆医生,我会很想你……”

陆离笑道:“哪有想医生的?我来了就表示你身体不好,难道你不想早些恢复健康吗?”

他这话说的无心,但谢见微却听得有意。

这似乎是个暗示?

身体好了,陆离就没理由来,所以他果然还是得身体再糟糕一些。

他这身体本就先天条件极差,想差上加差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要吃一顿油腻腻的晚饭,第二天早上他就能让自己下不了床。

谢见微心一狠,决定大饱口腹之欲。

结果他第二天的确是下不了床了,只不过很奇怪,他晚上没肚子痛,也没跑厕所,可是早上的身体状态却是腹泻一夜,熬夜一宿,脱水又疲惫的可怜模样。

谢见微心里明白,这肯定是陆离怕他难受强加的设定,但这真心是太不符合逻辑了……

管他呢,反正自己病了,目的达成!

他蔫不拉几地躺在床上,不用自己联系陆离,管家便派人去把陆医生给请来了。

他们做那饭菜是故意的,但往常谢见微因为怕腹痛,只吃一点点装饰用的西蓝花或是萝卜片,剩下的一点儿不动,拿到后面后就是他们的加餐。

可昨晚的谢见微一反常态,竟然吃了一整块神户牛排,还吃了一碗鳗鱼饭和一块菠萝鹅肝面包片……

把他们的加餐全都吃了个遍!

结果第二天就瘫在床上了,真能给他们找麻烦!

孙管家心里不痛快,走出谢见微卧室时,瞥见他很珍惜的一个花瓶,心思一动就故意把它给推了下来。

“啪嚓”一声,薄脆的花瓶,即便是摔在地毯上却还是碎成了玻璃渣。

谢见微正虚弱的躺在床上,听到这声音他侧头看看。

只看了一眼,他就面色冷凝。

这帮混账东西实在欺人太甚。

孙管家面上很慌乱,但其实根本是有恃无恐:“老奴眼花,竟一不小心把花瓶给打碎了,少爷别急,老奴这就安排人来换上新的……”

谢见微撑着床边坐起,双眸凉如寒霜:“我只要这个。”

孙管家在心里冷笑,面上还是毕恭毕敬的:“少爷不要为难老奴,这碎掉的花瓶,还要来做什么?”

“把它拼起来。”谢见微盯着他。

孙管家被他看得莫名后背一凉,但他早就习惯了欺负这小少爷,所以并未当回事:“……老奴是犯了错,但一个花瓶而已,想必老爷和夫人也不会计较的。”

一直以来,这帮佣人能这样明目张胆地虐待小主人,最大的原因就在谢见微的父母身上。

这两人常年不在家,对于这病弱的孩子又不上心,平日里见不到面,只听佣人汇报情况,他们说什么便是什么,年幼的小少年为了能见父母一面,恨不得讨好这帮佣人,又哪里敢去和他们硬碰硬?

他这样的姿态更加助长了佣人的狂妄,而这帮佣人想着法子折腾谢见微还有个目的。

只要谢见微身体不好,走不出这别墅,他们的工作就不会丢。

即便谢父谢母再不喜欢这病弱的孩子,但只要他在,他们就会养着他,同时养着这帮“伺候”他的佣人。

谢见微本来也不想计较,但这真的恶心到他了。也触碰到了他一些不愿回忆的事。

在联邦时代,谢家三少永远光环加身,是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任谁提起都只会心生羡慕。

但谢见微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这个过去,连陆离也不知道。

谢见微不说,陆离也不会问。

因为谁都以为谢三少的过去是光彩夺目,幸福美满的。

毕竟他的家世他的才华他惊人的智慧都享誉银河。

这个梦境只是巧合,谢见微很清楚,只是巧合得戳心。

这不怨陆离,这其实是一个恒定的规律,就像是一加一等于二一样,他遭遇的事,很多同处境的人也遭遇过。

只要起因相同,走向就会有着惊人的一致。

逻辑这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孙管家对于少爷的“无理取闹”自然不会顺从,让他拼花瓶?做梦吧。

孙管家转身欲走,谢见微却下床,几步走到花瓶前,伸手便握住了那锋锐的碎片。

他皮肤极嫩且细,这碎掉的花瓶又因为纤薄的材质而让它比刀子还锋利。

谢见微这样用力一握,鲜血立马哗啦啦地向下流。

孙管家目瞪口呆:“少爷,你……你……”不能有皮外伤,绝对不能有皮外伤啊!

他们可以霸凌谢见微,可以冷落他,可以在各个方面上苛待他,但是却绝对不能让他有一点儿皮外伤。

谢见微本就体弱,身体不好是常态,没人会怀疑是他们照顾得不好,可皮外伤不一样了,这若是暴露出去,绝对是他们的失职,是怎样都解释不清的!

谢见微自然知道他怕什么,他面色不变,缓声道:“你不拼,那我自己来。”

孙管家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道:“少爷您别生气,我这就去给你准备一个更好的。”

谢见微眸色阴冷:“我只要这个。”

孙管家是真有些怕了,他焦急道:“一个花瓶而已,少爷您……”

“它是我的。”谢见微道:“我的东西,即便是成了垃圾,也只能是我的。”

恰在此时,陆医生出现在门边。

不是不在窗边等你,而是看你看入迷了,甚至不是看你本人,只是一本杂志上的采访照片。

谢见微觉得自己挺有病娇天赋,一定是因为他伺候过一阵子陆·病娇·大离。

小少爷盯着一本折了角的杂志掉金豆,实在是惹人怜爱。

陆离眸色闪了闪,温声问:“喜欢这杂志吗?”

这是一本医学杂志,不是业内人士基本没人会看,但谢见微却连连点头。

陆离走近他,声音越发和煦:“晚些时候我让人给你送一套。”

谢见微抬头,急声道:“我只要这一本。”因为只有这本上有陆离的照片。

陆离顿了下,纵容他道:“好。”

谢见微喜笑颜开。

毕竟是个半大少年,高兴和不高兴都这样直白地挂在脸上。

陆离视线落在他弯起的红润唇瓣上,也跟着笑了下。

“没吃饭也好,今天查下血。”

谢见微记得日记本里写过自己最怕抽血,所以立马让脸白了白。

天知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都面不改色的谢军师是怎么让自己“怕血”的,反正都是实力,硬实力!

陆离安抚他:“别怕,一会儿就好。”

他话音落下,一位样貌清秀的护士推着仪器走进来。

谢见微显然有些排斥她,向着陆离那边靠了靠。

陆离顺势拥住了他,在他耳边低语:“怕的话就别看。”

谢见微整个埋在他怀里,心脏砰砰直跳。

这倒不是装的,是真在跳,他家老陆是神经了点儿,但帅是真帅,尤其是故作温柔的时候,是真帅得让人怦然心动。

陆离像哄小孩一样轻拍着他的后背,这动作其实没有任何逾矩的地方,规规矩矩的,没有丝毫暧昧旖旎。

谢见微心想着:装,继续装。

然后他不动声色地隔着单薄的衬衣在陆离胸前喘了口气,果不其然,陆君子身体僵了僵。

谢见微觉得好笑,还想撩他,结果陆离竟松开了他:“不看的话,是不是就没那么怕了?”

谢见微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抽血结束了……

他看看自己胳膊上的针眼,逞强道:“陆医生在的话,我什么都不怕。”

陆医生摸摸他柔软的头发:“小微真厉害。”

谢见微被他这低低的声音给苏得心脏一颤。

一本正经的元帅大人特别迷人,这话谢军师相当认可。

抽血后还有一些后续检查,但陆离没继续,转而说道:“先去吃饭好吗?”

谢见微想想麻辣牛肉面,拧眉道:“不要吃。”

“听话,”陆离微笑道:“不吃饭的话怎么能长大?”

这也是谢见微的心结,他想长大,想独立自主,想成人后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

所以陆离这么一说,谢见微就没那么坚持了,更何况,老谢同学已经饿得眼前发黑,前胸贴后背了,适当推拒一下子也就行了,还能真饿着不成?

有陆离在,早餐就换了一副模样。

这帮佣人很会见机行事,暗地里欺负小少爷,但只要有外人在,他们就规矩得不得了,让人挑不出半点儿错处。谢见微如果闹的话,也只会彰显出他们的委屈和少爷的无理取闹。

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个阿娟是被赶走了。

原因还是她对陆离动了歪歪心思,试图勾引他,结果陆离不买账,反而觉得这样的佣人会教坏小少爷,所以把人给辞了。

也正是因为这些事,谢见微对陆医生越发的死心塌地。

因为只要陆医生来了,他的生活就会变一副模样。

虽然分不清究竟哪里变了,但是饭好吃了,讨厌的人不在了,身体也舒服多了。

这都是陆医生的功劳,都是陆医生给他的。

所以他喜欢陆医生,最喜欢陆医生了。

餐座上摆着的是清淡却营养丰盛的香粥,一屉虾饺晶莹剔透,瞧着都让人食指大动,还有一盘开胃鲜笋,搭配得特别好,做法也极精妙,味道更是好得让人舌尖微颤。

谢见微饿的能喝三碗粥,但考虑到这身体的情况,他矜持地只喝了一碗。

陆离给他盛粥:“再吃点儿。”

谢见微立马扬唇笑:“好。”

漂亮的少年笑起来像漫天的朝霞,美得让人心悸。

陆离手指微动了下,轻声道:“等你身体稳定了,我带你……”

他话没说完又猛地顿住。

谢见微眼睛一亮:“陆医生,你说什么?”

陆离似乎是回过神来,他摇摇头道:“没什么。”

谢见微不甘心道:“我听到你说等我身体……”

陆离笑了笑的,打断他道,“等你身体稳定了,我会告诉你父母,让他们带你……”

“不要!”谢见微紧紧拧着眉,“我不要见他们!”

陆离沉默了一下,接着岔开话题道:“再喝点儿粥吧。”

谢见微看着碗里的粥,精致的脸蛋上全是纠结。

陆医生给他是盛的粥,他想吃;但是想起父母后又没有胃口,不想吃。

怎么办?

陆离唤他:“小微?”

他一出声,谢见微满心满肺都是陆医生。自然是吃了个精光。

用过早餐后是例行检查,陆离给谢见微听诊的时候,谢见微缩了缩身体。

陆离道:“凉吗?”

谢见微立马挺挺胸膛道:“不凉!”

少年的身体纤细,轮廓美丽,穿着薄薄的浅白衣裳,几乎遮不住那胸前的粉红,这会儿他挺起胸膛,更是让它暴露无遗,仿佛待人采摘的果实,俏生生的立着,看得人口干舌燥。

陆离眸色变深,喉结几不可察地耸动了一下。

谢见微当然是故意的,他想看看他的陆医生要假正经到什么时候。

然而陆医生是很有职业操守的,拿着听诊器的手极稳,半点儿不该做的事都没有。

谢见微却自己动了动,刚好让听诊器擦过了那儿。

谢见微轻哼了一声,陆离的手猛地一顿。

整个气氛都有些燥热,谢见微不自觉的舔了舔下唇,声音十分柔软:“陆医生?”

陆离猛地回神,他快速收回了听诊器。

谢见微问道:“检查完了吗?”

陆离:“嗯。”

谢见微问:“有什么问题吗?”

陆医生没出声。

谢见微忍着笑又喊他:“陆医生?”

陆离回神,声音倒是四平八稳的:“一会儿做个心脏彩超。”

谢见微眨眨眼睛问:“心脏有……”

陆离安抚他道:“别紧张,只是例行检查。”

谢见微身为一个星际人类,心脏彩超是个什么鬼都不知道,毕竟这种仪器实在古早,古早到都成化石了。

也真是为难了陆离,能想起这种东西。

本来这种检查会有护士来做,但鬼使神差的,陆离没让任何人进来,他把仪器推来,示意谢见微躺在床上。

谢见微听话的很,一双漂亮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

陆离不动声色地掀起他的薄薄的衣裳,如愿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

谢见微这才意识到这检查有点儿小别致。

陆离也只看了一眼就别开了视线,他拿出一个小瓶瓶,挤了些半透明的液体出来:“耦合剂有些凉,别乱动。”

谢见微应声道:“我不怕。”

陆离对他赞赏得笑了笑,然后将耦合剂直接挤到自己的手上,涂抹到谢见微的胸前。

做彩超都要用到这种东西,为的是让探头和身体的更加紧密连接,使得图像更加清晰可辨。

但一般情况下,医生都是拥探头涂抹耦合剂,直接在病人身上涂抹,但陆离却用的是自己的手指。

冰凉的液体忽然落在胸前,谢见微整个人都颤了颤。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你们猜来猜去,我真想剧透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剧透了就不爽了吧……

只能说文章题目是个很有趣的情节,不虐不反转,肯定会让领导们会心一笑的!【估计再有几章就写到了。

感谢誘松欺雲扔了1个浅水炸弹,也感谢所有扔雷的妹子!为了考虑APP读者翻页的心情,所以就不挨个罗列啦,么么哒!

补充一句,你们要的修罗场肯定会有的【微笑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