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77章 hapter 77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此为系统防盗章, 请支持正版,个人购买比例达标后可看最新内容。

谢见微扶额, 实在是被自己的爱人给打败了。

他本来就喝了酒,脑子晕乎乎, 现在又乱七八糟想一堆, 理所当然的反应有些慢。

而这模样却给了这陌生男人一个机会,他握住了谢见微的手,深情款款道:“当年是我不对,我一直很后悔……见微,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谢见微心道:连人都不认识, 给个屁的机会。

陆离不在场, 他也懒得演戏, 直接冷着脸道:“放开。”

陌生男人怔了怔, 似乎是有些怕谢见微。

“过去的都过去了,”谢见微从他手中挣脱,眉眼间一片冷漠:“当年不想要机会, 现在也没有机会。”

他扔下这话, 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陌生男人却心一急, 连忙道:“那时候我太年轻了, 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我……”

谢见微转头看他:“我连当年的事都忘了,你觉得我还会在意你?”

他这样说着,陌生男人面色苍白,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可能, 不可能的……”

谢见微却没再理他,转身回了宴会厅。

宴会仍进展得如火如荼,谢见微却没心情去应付这些人了,他发了个短信,让人去查了外面人的身份。

很快便有消息传到他手上。

谢见微以醉酒为由,先行离开。

在游轮的顶层,谢见微大体了解了那陌生男人的身份。

那陌生男人叫许立,是谢见微的学弟,两人念同一所大学。不过一个是即将毕业的谢氏继承人,一个是头脑发热酷爱摄影的平民小子。

“谢见微”也不知道是哪只眼瞎了,看上了这个小学弟,对他好得不得了。

整整大学四年,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学业不必提,连他的那个小爱好都下了大手笔,往死里砸钱,偏偏还不让许立知道。

许立一直把谢见微当成了可亲可敬的好学长,感恩戴德地享受着他的照顾。

直到毕业后,许立提出想去遥远的埃及游学,谢见微不允许。

许立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允许。

谢见微向他表明心意,希望他能留在自己身边。

但许立却被吓到了,这么多年他也许不是没发现谢见微的情意,但他选择了自我逃避,当做不知道,所以现在猛一听到,他反应激烈,不仅远离了谢见微,更是快速找了个女朋友,狠狠地虐了一把当时还纯情的谢总。

总的来说,谢见微是养了个白眼狼,许立耍了他四年,最后又给他当头一棒。

这让谢见微彻底厌弃了感情,成了个浪荡花丛片叶不沾身的谢大渣。

如今许立回来了。

至于是真的想通了发现自己爱着谢见微,还是因为过度挥霍,生活过得一团糟,想起了这个冤大头,那就见仁见智了。

谢见微看看这资料,有些摸不透陆离在想什么。

他是这么蠢的人吗?

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渣好?

他这辈子只对陆离一个人掏心掏肺过,但那时候的陆离能和现在的许立相提并论?

在荒星上的少年陆离,性情刚烈,执着认真,他……

谢见微眨了眨眼睛,忽然想起来,他们在荒星上似乎刚好待了四个月?

四年、四个月,有什么关系吗?

谢见微沉吟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荒谬。

陆离是爱吃醋,但有必要吃自己的醋吗?

虽然分裂了不同的人格,但那时候的人格却没分裂,这是他们共同的记忆。

谢见微摇摇头,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

虽然在梦境中要配合陆离,但有些事也是可以避免的。

比如这个许立,陆离大概要拿他来大做文章,可谢见微只要让他出点儿不可抗的意外,那就省了很多麻烦。

逻辑这东西,总是有漏洞可钻的。

这可不是他不配合,毕竟“意外”是不可控的。

谢见微三言两语便把事情安排下去。

好不容易过个生日,虽然是在梦里,但这日子也的确是谢见微的生日,毕竟陆离对于他的事都记得一清二楚。

以往的生日,陆离总会给他个惊喜,在这梦里可好了,人都见不到。

谢见微翻来覆去半天,觉得有些不爽。

他想陆离,想见他。

显然陆离也想他。

所以他的手机响了下。

谢见微划开 一看,是陆离的信息:“打开窗户。”

谢见微嘴角扬了扬,起身下床,推开了面前的窗户。

游轮已经在海上,外头是一片漆黑,因为天气不太好,所以星星都见不着,黑色的天空和黑色的海水相接,站在窗前,似乎看到了茫茫虚空。

而就在这时,天空忽地炸开了绚丽的烟花。

谢见微蓦地睁大眼,有些惊讶。

这景象太美了。

夜色有多黑,烟花便有多亮,眨眼即逝的光芒仿若流星般从天边滑落,可下一瞬,海水又倒映出这夺目的美景,相互交映,让美丽翻倍。

陆元帅总爱搞这些不切实际的“浪漫”。

谢见微嘴上不说,可其实心里是喜欢的。

谁会不喜欢呢?爱人对自己的心意。

谢见微拿出手机给陆离回了条信息:“在哪儿?”

陆离问:“见一面?”

谢见微嘴角微扬:“我在这等你。”

某些人不走寻常路,非得像海盗一样登了船,嗯……还像登徒子一样从窗户进来。

不过谢见微喜欢这个“登徒子”。

他环住他,主动凑上去吻他。

陆离拍他屁|股,轻笑:“急什么?”

谢见微心里满是甜蜜蜜的暖泡泡,都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了,他轻声喊他:“小离。”

陆离愣了下,接着薄唇微扬,意有所指问:“它小吗?”

谢见微:“……”

真是本性不改,不管现实还是梦里都一个德行。

两人没发生关系前,谢见微都是这样叫陆离,因为谢见微的确比陆离年长,大了足足有五岁,所以谢见微这样叫他没毛病。

不过滚到床上之后,陆离就不准让他这样叫了,谢见微一叫,他就非得让他好好体会下到底是“小离”还是“大离”。

如今,在梦里谢见微又好好分辨了一下。

被弄得意乱情迷后,陆离坏心地问他:“大还是小?”

谢见微轻声说了句。

陆大离心甘情愿的操劳了一晚上。

谢见微累得睡过去。

陆离用力抱着他,眉目间全是藏不住的似海深情。

这半年两人的关系虽然畸形可是却意外的和谐。

甚至有几个恍惚间,陆离会觉得谢见微是喜欢他的。

也许不只是性,随着时间推移,谢见微对他可能会有爱。

陆离提醒自己该保持冷静,但只要低头,看到窝在他怀里,睡得毫无防备的谢见微,他一颗心便软成了棉花糖,轻飘飘的还带着沁心的甜意。

怎么会这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无论如何都放不开。

“走肾不走心的小混蛋。”陆离不甘心地在谢见微鼻尖上划了一下。

谢见微在他胳膊间蹭了蹭,陆离在他额间吻了吻,竟荒唐地觉得,能这样一辈子也好。

他没心,但是他需要他。

即便是这样需要他一辈子,他也满足了。

陆离和谢见微相拥而眠。

当海上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里时,陆离先一步睁眼。

睡着了……

时隔半年,他再一次睡在他身边。

谢见微还没醒,但冷静下来的陆离却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他不想吵醒谢见微,所以自己轻手轻脚地下床。

昨晚两人乱七八糟地从窗边就开始乱亲,衣服扔的满屋子都是。

游轮的房间再大也比不过地面上的,陆离一边捡衣服一边穿衣服,薄唇始终不自觉地微扬着。

直到他看到散落在桌面上的一叠资料。

陆离眉心轻皱,鬼使神差地拿了起来。

只是看了一眼,他便瞳孔猛缩。

许立?

一个谢见微倾心照顾了四年的人。

陆离快速翻阅,看完这些资料,他的胸腔里只剩一片冰凉。

谢见微不是没有心。

只是把心放在了别人那里。

许立、陆离。

小立、小离。

他看着他的时候,到底在喊着谁的名字?

陆离眸色闪了闪,温声问:“喜欢这杂志吗?”

这是一本医学杂志,不是业内人士基本没人会看,但谢见微却连连点头。

陆离走近他,声音越发和煦:“晚些时候我让人给你送一套。”

谢见微抬头,急声道:“我只要这一本。”因为只有这本上有陆离的照片。

陆离顿了下,纵容他道:“好。”

谢见微喜笑颜开。

毕竟是个半大少年,高兴和不高兴都这样直白地挂在脸上。

陆离视线落在他弯起的红润唇瓣上,也跟着笑了下。

“没吃饭也好,今天查下血。”

谢见微记得日记本里写过自己最怕抽血,所以立马让脸白了白。

天知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都面不改色的谢军师是怎么让自己“怕血”的,反正都是实力,硬实力!

陆离安抚他:“别怕,一会儿就好。”

他话音落下,一位样貌清秀的护士推着仪器走进来。

谢见微显然有些排斥她,向着陆离那边靠了靠。

陆离顺势拥住了他,在他耳边低语:“怕的话就别看。”

谢见微整个埋在他怀里,心脏砰砰直跳。

这倒不是装的,是真在跳,他家老陆是神经了点儿,但帅是真帅,尤其是故作温柔的时候,是真帅得让人怦然心动。

陆离像哄小孩一样轻拍着他的后背,这动作其实没有任何逾矩的地方,规规矩矩的,没有丝毫暧昧旖旎。

谢见微心想着:装,继续装。

然后他不动声色地隔着单薄的衬衣在陆离胸前喘了口气,果不其然,陆君子身体僵了僵。

谢见微觉得好笑,还想撩他,结果陆离竟松开了他:“不看的话,是不是就没那么怕了?”

谢见微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抽血结束了……

他看看自己胳膊上的针眼,逞强道:“陆医生在的话,我什么都不怕。”

陆医生摸摸他柔软的头发:“小微真厉害。”

谢见微被他这低低的声音给苏得心脏一颤。

一本正经的元帅大人特别迷人,这话谢军师相当认可。

抽血后还有一些后续检查,但陆离没继续,转而说道:“先去吃饭好吗?”

谢见微想想麻辣牛肉面,拧眉道:“不要吃。”

“听话,”陆离微笑道:“不吃饭的话怎么能长大?”

这也是谢见微的心结,他想长大,想独立自主,想成人后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

所以陆离这么一说,谢见微就没那么坚持了,更何况,老谢同学已经饿得眼前发黑,前胸贴后背了,适当推拒一下子也就行了,还能真饿着不成?

有陆离在,早餐就换了一副模样。

这帮佣人很会见机行事,暗地里欺负小少爷,但只要有外人在,他们就规矩得不得了,让人挑不出半点儿错处。谢见微如果闹的话,也只会彰显出他们的委屈和少爷的无理取闹。

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个阿娟是被赶走了。

原因还是她对陆离动了歪歪心思,试图勾引他,结果陆离不买账,反而觉得这样的佣人会教坏小少爷,所以把人给辞了。

也正是因为这些事,谢见微对陆医生越发的死心塌地。

因为只要陆医生来了,他的生活就会变一副模样。

虽然分不清究竟哪里变了,但是饭好吃了,讨厌的人不在了,身体也舒服多了。

这都是陆医生的功劳,都是陆医生给他的。

所以他喜欢陆医生,最喜欢陆医生了。

餐座上摆着的是清淡却营养丰盛的香粥,一屉虾饺晶莹剔透,瞧着都让人食指大动,还有一盘开胃鲜笋,搭配得特别好,做法也极精妙,味道更是好得让人舌尖微颤。

谢见微饿的能喝三碗粥,但考虑到这身体的情况,他矜持地只喝了一碗。

陆离给他盛粥:“再吃点儿。”

谢见微立马扬唇笑:“好。”

漂亮的少年笑起来像漫天的朝霞,美得让人心悸。

陆离手指微动了下,轻声道:“等你身体稳定了,我带你……”

他话没说完又猛地顿住。

谢见微眼睛一亮:“陆医生,你说什么?”

陆离似乎是回过神来,他摇摇头道:“没什么。”

谢见微不甘心道:“我听到你说等我身体……”

陆离笑了笑的,打断他道,“等你身体稳定了,我会告诉你父母,让他们带你……”

“不要!”谢见微紧紧拧着眉,“我不要见他们!”

陆离沉默了一下,接着岔开话题道:“再喝点儿粥吧。”

谢见微看着碗里的粥,精致的脸蛋上全是纠结。

陆医生给他是盛的粥,他想吃;但是想起父母后又没有胃口,不想吃。

怎么办?

陆离唤他:“小微?”

他一出声,谢见微满心满肺都是陆医生。自然是吃了个精光。

用过早餐后是例行检查,陆离给谢见微听诊的时候,谢见微缩了缩身体。

陆离道:“凉吗?”

谢见微立马挺挺胸膛道:“不凉!”

少年的身体纤细,轮廓美丽,穿着薄薄的浅白衣裳,几乎遮不住那胸前的粉红,这会儿他挺起胸膛,更是让它暴露无遗,仿佛待人采摘的果实,俏生生的立着,看得人口干舌燥。

陆离眸色变深,喉结几不可察地耸动了一下。

谢见微当然是故意的,他想看看他的陆医生要假正经到什么时候。

然而陆医生是很有职业操守的,拿着听诊器的手极稳,半点儿不该做的事都没有。

谢见微却自己动了动,刚好让听诊器擦过了那儿。

谢见微轻哼了一声,陆离的手猛地一顿。

整个气氛都有些燥热,谢见微不自觉的舔了舔下唇,声音十分柔软:“陆医生?”

陆离猛地回神,他快速收回了听诊器。

谢见微问道:“检查完了吗?”

陆离:“嗯。”

谢见微问:“有什么问题吗?”

陆医生没出声。

谢见微忍着笑又喊他:“陆医生?”

陆离回神,声音倒是四平八稳的:“一会儿做个心脏彩超。”

谢见微眨眨眼睛问:“心脏有……”

陆离安抚他道:“别紧张,只是例行检查。”

谢见微身为一个星际人类,心脏彩超是个什么鬼都不知道,毕竟这种仪器实在古早,古早到都成化石了。

也真是为难了陆离,能想起这种东西。

本来这种检查会有护士来做,但鬼使神差的,陆离没让任何人进来,他把仪器推来,示意谢见微躺在床上。

谢见微听话的很,一双漂亮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

陆离不动声色地掀起他的薄薄的衣裳,如愿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

谢见微这才意识到这检查有点儿小别致。

陆离也只看了一眼就别开了视线,他拿出一个小瓶瓶,挤了些半透明的液体出来:“耦合剂有些凉,别乱动。”

谢见微应声道:“我不怕。”

陆离对他赞赏得笑了笑,然后将耦合剂直接挤到自己的手上,涂抹到谢见微的胸前。

做彩超都要用到这种东西,为的是让探头和身体的更加紧密连接,使得图像更加清晰可辨。

但一般情况下,医生都是拥探头涂抹耦合剂,直接在病人身上涂抹,但陆离却用的是自己的手指。

冰凉的液体忽然落在胸前,谢见微整个人都颤了颤。

而紧接着陆离的手指在胸前轻缓地按压,粘粘的、凉凉的,却又热热的,谢见微一个过来人,哪里经得住,演都不用演便开始想入非非。

相比较来说,陆离却正经多了,他认真的涂抹耦合剂,视线专注且坦荡。

只不过医生你真没其他想法的话,就别乱摸了好嘛!

谢见微被他给撩的燥热难堪,然而这混蛋竟然把手拿开,开始认真检查了。

一个心脏彩超,做了足足二十分钟。

完事后谢见微已经有了反应。

陆离却擦擦手,起身准备离开。

谢见微哪里会放他走:“陆医生。”他拉住了他的袖子。

陆离转头看他:“检查结束了,问题不大,这阵子你……”

谢见微面色绯红,声音轻颤着:“陆医生……”

陆离薄唇抿了抿,问道:“怎么了?”

谢见微心道: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他手指颤巍巍地向下,试图碰触自己:“我、我……”

这一幕看得陆离仿佛被火烤着,不敢动,可是却又热得要命。

谢见微有些委屈又有些懵懂地开口:“我这儿好难受。”

他穿的本来就少,单薄如丝的衣裳连胸前的凸起都展露无遗,更不要说下身的状况了。

陆离眸色一片漆黑,他缓声道:“没事,这是正常反应。”

“陆医生,”谢见微眼睫上沾了水渍:“我该怎么办?”

谢见微立马满脸失望:“一起不好吗?”

陆离道:“不好。”

谢见微:“……”

陆离在他头发上揉了揉:“听话,等洗完澡就出来吃饭,晚上早些休息。”

谢见微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你要回去了吗?”

陆离说:“嗯,天色不早了。”

谢见微抿着唇,眼中的失望更胜,显然是非常舍不得他走。

陆离装作没看到,安抚他道:“有哪儿不舒服再联系我。”

说着他欲转身离开,谢见微却一下子拉住他的袖口,声音轻颤着:“陆医生。”

陆离看他:“嗯?”

谢见微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这里不舒服。”

陆离怔了怔。

谢见微仰头看他:“很疼、很疼……你能不走吗?”

陆离胸膛急速起伏了一下,说出的话倒还是四平八稳的:“这里是你的家。”

谢见微不出声,只这样看着他。

陆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松开他手的:“我不是你的家人。”

谢见微执拗地说:“可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陆离笑了下:“你只是见到的人太少了。”

谢见微摇头道:“不是的,陆医生你真的……”

陆离在他额间弹了下,打断话题道:“快去洗澡吧,我等你洗好再走。”

这也算是让步了,谢见微还是不高兴,可是也没办法。

鸳鸯浴没洗成,如果是真正的少年谢见微大概也就这样认了,但谢军师怎么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陆离不来?他自有办法让他来。

谢见微脱了衣服去浴室,放好热水便开始坐旁边玩手机。

看看这时间,怎么也能玩半小时以上。

谢见微百无聊赖地通过这小小的设备连通了这世界不少的私密基站,基本探索到这里的科技水平和文化繁衍情况。

半小时一晃而过,谢见微放下手机开始脱衣服。

脱得干干净净后,他走进浴缸,眯着眼睛躺下,假装自己泡晕了。

这也是非常的合情合理,毕竟他本就身体虚,昨晚又一宿没睡,下午又和陆离做了半天花瓶。

虽说拉坯的时候一直坐在那儿不动,但其实也挺费力气,毕竟是个手工活,拉拉扯扯的,不认真花瓶的形状就不好。

如果只是身体累也就罢了,偏偏他刚才还“伤心”了,一想到陆离马上要走,一想到厌烦的晚餐和孤零零的夜晚,谢小微心情自然是糟糕透了。

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打击下,他理所当然的在浴缸里晕了。

陆离答应了等他洗完澡才走,那就肯定不会走。

而一个澡洗了快一个小时他肯定会不放心。

果不其然,又过了几分钟后,外头传来了敲门声:“洗好了吗?”

谢见微当然听得到,但他得装听不到,反正门又没锁。

陆离又轻声唤了他一声,谢见微正在认真的装晕。

外头的陆离顿了下,手都放在门把手上了,可始终不敢推开。

他不敢看未着寸缕的谢见微,不敢想象里面的画面,也不敢……

但是他也不能容忍让别人看到。

谢见微身体虚,大概是泡久了在里面晕倒了,必须得进去把他抱出来,而这个人不能是他却又只能是他。

陆离知道自己不该对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二岁,同时又这样信赖自己的少年抱有这样肮脏龌龊的心思。

但是他止不住。

从第一次走进这宅子,第一次见到谢见微,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他就为他魂牵梦萦。

仿佛自己等了他很久,想了他很久,也爱了他很久。

可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谢见微也只是个懵懂的少年,甚至这个少年都不懂什么是爱。

仅仅是一扇门,却恍若天堂和地狱的分界点。

陆离不知道自己走进去面对的将是地狱还是天堂,因为他根本分不清自己现在究竟身处何处。

“咔哒”一声。

门到底是开了。

贴着精贵瓷砖的浴室宽敞明亮,可朦胧的热气却遮掩住华丽,渲染了暧昧。

纯白的浴缸里,少年靠在其中,如玉的肤色因为热气的蒸腾而泛着漂亮的绯红,他闭着眼睛,唇瓣似水,未着寸缕的身体完全敞开,天真而又魅惑。

陆离短促的吸了口气,伸手将人从水里抱了出来。

谢见微一动不动,心里想着:如果这次陆大离还能撑住,他就彻底服了。

事实上,当陆离把人抱在怀里后,那一根颤巍巍的名为理智的弦彻底断成了十八段。

他根本没给谢见微擦干身体,直接放到床上,俯身吻上他红润的唇。

这是个隐忍许久,饱含着浓浓的渴望,酝酿着磅礴爱意的吻。

可即便如此,陆离还是动作很轻,生怕惊动了睡着的人。

谢见微本来想顺势醒来,逼着陆离躲无可躲。

可这会儿他又心软了。

其实陆离的心思他隐约也明白了,忍了这么久,无非是觉得谢见微年龄太小,哪怕身体已经发育得挺好,但心智还是不成熟。

陆离可以轻松迷惑这个对自己无比信赖的少年,但是却抹不掉那浓浓的罪恶感。

当然……还有个致命的原因。

哪怕设定了谢见微的病|娇属性,设定了谢见微对他超强的占有欲,他在心底还是不相信他会爱上自己。

独占欲是爱情吗?

倘若换成陈医生李医生王医生,谢见微是不是也会这样?

说到底,陆医生不是唯一的,而是仅有的。

仅仅是因为谢见微只遇到了陆医生。

就像流落荒星的谢见微只见到了陆离。

想到这些,谢见微也只能叹气:陆离这个大笨蛋。

可其实他自己也有责任,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发现陆离的不安?

的确,一路征战的陆离得到了很多,权势、地位,战士们的拥护和万民的爱戴,但说到底,陆离还是陆离。

是那个在荒星上,第一次认识了文字,知道自己名字含义后,失落地说着:“是因为我让他们分离了,所以才给我这样的名字吗?”的陆离。

当时的谢见微告诉他:“古语里有句话是‘纷总总其离合、斑陆离其上下’,陆离是色彩明亮,斑斓绚丽的意思。”

——像太阳一样,照亮了谢见微晦暗的生命。

***

陆离的吻细密而珍重,他从谢见微漂亮的下巴一直吻到了平坦的小腹,最后含住了那直直翘着的秀气小东西。

谢见微装睡装的相当舒坦。

只可惜等他射了,陆离没再继续,而是像忽然间清醒了一样,又要跑。

谢见微当机立断,迷迷糊糊地呢喃了一句:“陆医生……”

本来就绵软的声线因为高|潮的余韵而越发轻柔,仿佛化做细细的羽毛,轻飘飘地拂在了陆离的心尖上,让本就乱七八糟的思绪更加乱上加乱。

陆离顿了下,到底是没走,他将谢见微翻过去,在他的大腿间得到了短暂的满足。

谢见微被他弄得心痒难耐,总算凭借着超强的毅力忍住没央求着他进来。

事后陆离又抱着谢见微洗了个澡。

等他把他放回床上,谢见微终于悠悠“转醒”。

陆离又成了规规矩矩的陆医生。

谢见微惊喜道:“陆医生你没走!”

陆离说:“下次洗澡的时候,记得水温别太高,你的身体受不住。”

谢见微哪里还管这些,他拉着陆离的手道:“晚上留下一起吃饭好吗?”

陆离道:“不太合适。”

谢见微又失落了:“陆医生,为什么你不是我的家人?”

陆离没出声。

谢见微沮丧道:“如果你是我的家人该多好,我想天天和你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他说这话的表情极为认真同时也特别诱人。

作者有话要说: 陆离:妈的,好想毁灭世界!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