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81章 hapter 81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81

耍完帅的元帅大人一本满足。

横扫了一堆礼品, 真想拿回去得专门用飞行器装。

按理说这都是些小东西, 随便给周围的人分一分得了,反正最好的吊坠已经被谢见微攥在了手心。

但一向大方的谢军师却直接办理了速递服务,机器人来哼哧哼哧地把小山一样的礼物搬走, 周围的人惊叹道:“是国航速递, 大手笔啊!”

“这速递费都比礼品贵了吧……”

“既然这样干吗要拿回家?”

“有钱人的世界咱不懂。”

陆离打趣他:“要这些干吗?”虽然元帅府大得很, 随便找个房间就能把它们放下, 但好东西多了去了, 谢见微何必在意这些小玩意儿?

谢见微笑了笑:“这些全是你送给我的。”

他随口一句话,陆离却心脏一紧。

他们认识十多年了, 荒星、战场、元帅府,他们从未吵过架, 从未生过气, 没结婚时相处和谐,结婚后也没有问题。

但细想起来,陆离似乎很少送谢见微东西。

能给他什么呢?

谢见微有什么是想要而得不到的?

陆离还真不知道。

一个什么都不缺又什么都不想要的人, 是最难送礼物的。

因为送了, 他也不会因此而高兴。

但其实他错了,如果谢见微不爱他,那么的确是他送什么都没用;但是谢见微爱他, 因为爱他,他给的任何一个东西,无论价值,甚至无论喜欢与否, 他都会为此而开心,甚至爱屋及乌地喜欢它们。

想到自己是被爱的那个人,立马高兴地嘴角直往上翘。

谢见微有些不自在:“笑什么?”

陆离道:“真可爱。”

谢见微眼睛微睁,神态是明显的讶异。

陆离道:“原来我真的可以爱你。”

可爱,不是乖巧的意思,而是可以爱你的意思。

谢见微心脏一跳,别开视线道:“什么时候不可以了?”

“一直都可以。”陆离牵住他手道,“只是以前我傻的可以,竟然没发现。”

谢见微垂眸看着他的手,笑了下道:“总觉得有些奇怪。”

陆离看向他:“嗯?”

谢见微一句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

——他觉得一切都很不真实,就像一个梦,黄粱都没煮熟便会转瞬即逝的梦。

中午他们去了时下年轻人最爱去的情侣餐厅。

陆离看看里面的光怪陆离,不禁叹道:“这地方还是得早点儿来。”

谢见微瞥他一眼:“什么年纪了,还学小年轻的事。”

“试试嘛。”陆离带他走进去,“十八岁的时候没能约你,现在补上。”

谢见微想起十八岁的陆离,嘴角扬了扬。

陆离又凑近他问:“我十八岁的时候好还是现在好?”

谢见微正要开口,陆离又兀自来了句:“果然还是现在吧?那时候我一C进去就想射。”

谢见微:“……”

成功让媳妇儿红了脸,元帅大人顿觉神清气爽。

不过紧接着他又想起自己脑袋里住了个人……

颜柯:“……”必须假装掉线一波了!

午餐的味道说不上多好,但是氛围很有趣,谢见微选的是名叫‘忆年’的房间,两人走进去后,接收到授权的虚拟空间开始呈现出两人的相遇、相知、相守。

这多年的记忆汇在一起,谢见微看得怔愣。

陆离拥着他道:“感觉这几年错过了很多。”

他们最甜蜜的时候竟然是在荒星上。

那里有把谢见微当珍宝的年轻陆离,也有把陆离当救赎的谢见微。

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才发现自己对彼此是多么的重要。

只可惜很长时间里他们都只能看到对方,反而忽视了自己。

谢见微一言不发,陆离看的满是懊悔。

最近几年,尤其在谢见微久居元帅府后,陆离越发觉得谢见微不爱自己,他时刻都害怕他离开,担心自己回家的时候他已经一走了之。

他没办法彻底将这个人锁住,索性就自我放逐了。

似乎不回去,谢见微就一定会在那儿;减少见面的机会,他就不会烦自己不会腻,不会想要离开。

所谓的深爱,有时候反而是极其伤人的。

渐行渐远的两个人,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不知道该怎么爱了。

幸好……一切都不晚。

谢见微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才说了一句:“偶尔出来玩玩挺好的。”

陆离心疼他,亲了亲他额间道:“对不起。”

谢见微扬眉,一双黑眸盯着他:“道歉做什么?”

陆离说:“这些年……”

谢见微眉心微拧,低声道:“别道歉。”

陆离一顿。

谢见微说:“不是你的错。”

陆离摸不清他在想什么,只能谨慎地住口。

谢见微很快就恢复神色,和他玩了一下午。

天将黑之后他们回了元帅府。

当天晚上陆离堪称受宠若惊,谢见微很少这么主动,主动得让他既高兴又不安。

反常既妖,他觉得谢见微有心事。

后半夜谢见微睡过去,陆离琢磨着明天的事。

今天是挺好,后面三天他可不打算让那些假人来碰他的阿微。

还是得用傀儡替身,至于如何能不动声色地全瞒过去就有些难度了。

陆离想了下,翻身下床,去找了蹲等天亮的四号。

四号看到三号过来,还挺惊讶:“不是还有两个小时?”

陆离道:“想不想给阿微个惊喜?”

四号十分警惕:“你会这么好心?”

陆离说:“今天我想了很多,这几年我们做得太不够了,一直在外面,很少回来,阿微很寂寞。”

这话绝对是每一个陆离的软肋,他声音有些不稳:“你又知道?”

陆离说:“我今天带他出去玩了,他很开心。”

四号酸不溜地问:“去了哪儿?”

陆离没隐瞒,很诚实地交代了,说的相当甜蜜。

四号本来还挺冷静的,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不安。

其实陆离很清楚自己怕什么。

怕得不到他,又怕他会被人抢走。

彻底分裂后,他之所以执着地想要杀死自己,无非是怕另一个自己把谢见微彻底抢走。

如果有一天,谢见微和另外一个人站在一起,对他说:“这才我爱的人。”

那他会惶恐致死。

即便这另一个人是自己,也绝对无法接受。

可是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太高了。

变成独立的一个人,记忆又不共享,哪怕是同一个人,但是也会慢慢变得不一样。

谢见微现在还能接受和四个人在一起,是因为他分不清,认定这都是陆离,本能地觉得一切都会恢复原样,所以才会接受。

但随着时间推移……如同从一个树干中分出的四个枝丫,生长路线完全不同的四个陆离,谢见微还会把他们当做一个人吗?

不是一个人后那就一定会做出选择。

喜欢谁?抛弃谁?

显然没人想要被判死刑。

所以才要提前一步杀死竞争者。

他怕另一个自己更得谢见微的心。这不是单纯的吃醋,而是真的害怕。他们在一条终点只能活下一人的跑道上,能做的只有穷追不舍。

陆离把握了四号的这个心理,所以故意拿话来激他。

他一整个白天见到了四号连想都不敢想的谢见微,四号得多不安?

只要不安,那就好办了。

陆离轻叹口气道:“我也不想和你说这些,但是阿微似乎很想去安琪儿星。”

四号眸色一亮。

陆离继续道:“我没办法带他去,只能交给你了。”

四号说:“这个好办,去安琪儿星来回也不过三个小时。”

陆离神色拿捏得很到尾,精准展示了不甘心又无可奈何最后还生闷气的状态。

四号完全被骗过去了:“别这样,我们都是为了阿微。”

陆离瞥他一眼,凉声道:“当然是为了他,否则我会来见你?”

四号笑了下:“彼此彼此。”

陆离想了下,又烦躁道:“你们要走就快走,等天亮了太惹人耳目。”

四号颇为惊讶:“你不是还有将近两个小时……”

陆离道:“下个循环的时候我会九点离开。”

四号想了下觉得这买卖不错,下次再说下次,这次能早点儿见着阿微比什么都好。

陆·改行当大忽悠元帅·离就这么把另一个自己给忽悠住了。

陆离先回元帅府,假模假样地把傀儡谢见微带出来,再心不甘情不愿,一走三回头地送四号和谢见微离开。

四号春风得意,眼里只有阿微,哪里还管可怜兮兮的三号。

三号扬声喊了句:“欠我一小时四十五分五十六秒!”

四号并不想理这个扫兴的家伙,驾驶飞行器离开的神速,一眨眼就冲出大气层。

“掉线”的颜柯服了:还有这操作?厉害了wuli元帅大人!

身为戏总……啊呸,是元帅大人,彪这点儿戏还是很轻松的,毕竟开了个“预知”挂。

他知道的比其他三个假陆离多得多,而他又极其了解陆离们的心情,在谢见微构造的这个不崩的梦境里,他能操作的事很多。

接下来他就是四号了,陆离换了身衣服,穿得和四号一模一样。

因为谢见微没法区分他们,而他们私心里都想谢见微能区分自己,所以彼此约定好在衣服上做区别,让谢见微勉强分清一些。

好歹知道都是几号和几号。

陆离掐着时间点,七点整的时候进屋,二话不说便把人生生给亲醒。

谢见微还迷糊糊的,声音特别勾人:“阿……阿离……别……别弄……”

陆离现在是急不可耐的四号,不弄才有鬼了。

谢见微睁眼,看到他后便笑了笑:“大清早的,能歇歇吗?”

陆离也不多说,装出一副吃醋的模样,对着他身上的吻痕挨个亲个遍。

谢见微也很无奈,他能说什么?自己吃自己醋,从陆离人格分类开始就这样了,如今只会变本加厉。

半推半就的折腾了一会儿,谢见微喘着气说:“不、不行了。”

陆离把他抱到怀里,一边给他按摩一边说道:“今天哪儿也不去了好吗?”

谢见微抬头看他:“待在元帅府?”

陆离道:“待在这个房间。”

谢见微连忙道:“这不行,受不了的!”这房间是卧室,待在这儿还能做什么?做|爱,谢见微想想陆离那本事,觉得自己怕不是要死在床上。

陆离按得用力了一些:“想什么呢?”

谢见微闷哼了一声,瞪他:“轻点。”

陆离说:“也不知道谁刚才让我用力些……”

“诶……”谢见微最不擅长的就是耍流氓,他赶紧打断道,“不是一回儿事。”

陆离又问:“待在这儿不好吗?”

谢军师难得有些怂,说话都没底气:“真、真不能做一天的。”

陆离被他这小模样给撩得心痒难耐,但面上还一本正经道:“阿微真色,谁说待在屋里就一定要做|爱了?”

谢见微:“……”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色”挂钩。

他什么都能信陆离,唯独这点儿是绝对不信的。

一个陆离都是禽|兽,换个陆离,不就等于刚喂饱的禽|兽又饥肠辘辘?

陆离虽然爱看他这样,但也不舍得真吓他,笑了下后他说道:“好了,我保证,你不想要绝不勉强你。”

谢见微道:“那你不准撩我。”

陆离忍着笑道:“你不让我碰,我绝不碰你。”

谢军师机智道:“亲也不行。”

陆离一脸无辜:“那我得多难受?”

谢军师立马警惕。

陆离满目纵容:“只许你亲我,不许我亲你,阿微真不讲道理。”

谢见微:“……”

陆离没再逗他,放软声音道:“别担心,我只是想让你陪陪我。”

谢见微对此持怀疑态度,不过他也心暖暖的。

——和陆离在屋子里待一天,听起来特别好。

陆离起身道:“我去做早餐。”卧室配了个小厨房,平时是折叠状态,摊开就能用。

谢见微道:“一起……”说着他起身,结果腿一软,又缩了回去。

陆离道:“等着。”

谢见微就老实等着了。

听着隔壁的锅铲声,谢见微满是欢喜的眸子慢慢沉静下来。

总觉得哪儿不太对。

谢见微在右手腕处按了一下。

一个机械音在他耳朵中响起,他精准无误地向谢见微汇报了陆离们的行踪。

一号在X务院,二号在元帅号,三号……去了安琪尔星?

三号身边的人是谁?

谢见微眸子微眯,无声地下了侦查命令。

消息返回的极快,一段段影像直接传输到谢见微脑海中,他看到了相拥的两个人,陆离和那个陌生男人……

心脏猛地一刺,他差点将连接切断。

但还是硬撑着看下去,很快他就察觉到不对的地方,他下令道:“开启反伪装。”

这下返回的影像变了,那个陌生男人现出了谢见微的模样。

谢见微怔了怔,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活着的人,只是一个承载了他部分记忆习惯的“傀儡”。

是谁创造了这个东西?

三号陆离又为什么会和一个傀儡去安琪尔星?

不对……谢见微又敏锐地察觉到,那真的是三号陆离吗?

昨天他们还在一起,今天的三号是很清楚自己和四号在一起,又怎么会和一个“谢见微”去安琪尔星。

倘若三号知道那不是谢见微,那就更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所以说……

谢见微基本想明白了。

去安琪尔星的是四号,留下来的是三号。

三号是最有可能也最有机会设计这些的。

三号这么做的动机很直白,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个傀儡……又是怎么做出来的?

新的科研项目吗?倒是很有战略意义,不过……其他陆离不知道吗?

只有三号陆离知道?

连他都不知道,三号陆离又是怎么知道的?

谢见微想了很多,但思绪较乱,总有个关键的地方被打断,无论如何都串不起来。

谢见微停下了和光脑的联系,躺回了床上。

天花板上挂着朝阳,这和外面天气是完全同步的,虚构模拟出的影像却真实得让人无法分辨真假。

谢见微按了按眉心,他有件事始终想不通。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他怎么会让陆离分裂成四个?

他怎么会没有丝毫察觉便让陆离这么做了?

太危险了,可这么危险的事他竟然没有提前阻止,任其发生了。

谢见微想不透,他简直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在做什么……

现在他一直紧密地观察着陆离,不惜动用一切力量来“监视”自己的爱人,所为地不过是一件事。

无论如何不能让陆离有危险,他已经荒唐地错过了一次,决不能让他们再出事。

总觉得好奇怪啊……谢见微伸出手,透过清晨微软的阳光看着自己的手指。

怎么这么不真实?

像一个荒唐又甜蜜的梦。

厨房里安静了些,谢见微收回手,翻身趴在床上看过去。

陆离一出来就和他对视,他笑了笑:“饿了?”

谢见微弯了弯眼睛:“还好。”

陆离道:“要我抱你下床吗?”

谢见微说:“哪有那么夸张?”

他下了床,双腿还颤巍巍地,忍不住瞪陆离一眼。

陆离被他瞪得口干舌燥。

谢见微走到餐桌前,看着精致的早点,惊叹道:“真是埋没你了。”

陆离说:“埋没什么?”

谢见微说:“这么好的手艺可惜没人知道。”

陆离笑了下:“我只做给你吃。”

谢见微猝不及防被他甜了一把,心里美滋滋的:“我可没霸着你。”

陆离轻声道:“我巴不得你霸着我,让我谁都别看,谁都不见,只守着你。”

谢见微好笑道:“堂堂元帅,竟然想做个禁|脔?”

“能做你的禁|脔,我求之不得。”

谢见微知道他只是说句玩笑话,但还是被哄的眉眼微扬,忍不住在他唇上碰了碰。

陆离也不解释,有心想深吻一下,谢见微却道:“我先去洗漱。”

陆离应道:“嗯。”

这一天陆离还真就只是陪着他,两人吃过早餐后,陆离按着谢见微的习惯,翻翻时政要闻。

一边看着,两人还一边聊着。

陆离道:“希波儿这阳奉阴违的本事是越来越大了。”

谢见微道:“他向来爱拍马屁,估计还以为你很受用。”

希波儿掌管宣传,是传媒喉咙上巨手,精准地把控着舆论风向。

他是新兴一派,和艾森克那些老狐狸不同,他对谢见微了解很浅,他是帝国成立后被陆离提拔重要的,所以对陆离死心塌地,同时也很瞧不起谢见微。

他不认为谢见微有什么本事,只认为他是“元帅夫人”,偏偏这位夫人还懒得很,从不进行软性外交,让他越发瞧不起。

私底下有人传谢见微抱大腿是男|宠,他是首当其中的传播者。

不过在公众宣传上他不敢马虎,还是很规矩的,竭力塑造陆离和谢见微模范夫夫的美好形象。

但是也很有倾向性,别人看不懂,陆离和谢见微看到一清二楚。

这一篇篇看似恭维的文章里着重提到的是陆离的丰功伟绩以及谢见微对他的依附,这对很多爱做梦的少年少女来说是美好的爱情,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在暗讽。

讽刺谢见微是菟丝花,美丽却只能依附他人。

陆离为这事暗里点了希波儿几次,但希波儿装傻充愣,全当不知道,下次还是歌颂元帅夫夫的“美好爱情”。

陆离也没法明说,那时候他也很委屈。

辟谣最好的办法是让谢见微任职,只要他一做事,所有传言都会烟消云散,陆离一直幻想谢见微和自己并肩而立。

但是谢见微不肯,他什么都不过问,别说是明面上的工作,连私底下都极少和他谈论政事。

陆离不想强求他,更不敢多问。

万一问答的答案不尽人意,他该怎么办?

努力维持的生活一旦破坏,陆离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谢见微似乎心情不错,竟然和他聊了半天。

希波儿还是很有能力的,虽然自以为是,又爱乱拍马屁,但其实也无伤大雅,谢见微反倒给他说了不少好话,目的倒也单纯。希波儿对陆离太忠心,陆离于情于理都不该寒了他的心。

陆离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着,心里特别踏实。

这样的沟通比做|爱好多了,身体交融是舒服的,可是却总觉得心碰不到心。单纯地靠在一起说这话,反而感觉彼此离得极近,好像两颗心脏都因为话语而缠在一起,密不可分。

非常闲散的一天,天黑后陆离提议道:“晚上出去玩吧。”

谢见微知道他是故意的,但还是顺着说道:“去哪儿?”

陆离道:“艾蓝星怎么样?”

谢见微说:“来得及吗……”

陆离道:“我们先去,明早他……嗯他会赶去的。”明天该是一号的主场。

谢见微问:“去艾蓝星做什么?”

陆离笑得很温柔:“睡觉。”

谢见微被他笑得心痒痒:“……好吧。”

艾蓝星别名‘睡睡星’,是个疗养休闲胜地,去那儿还真是专程睡觉。

睡睡星上覆盖着近百分之八十的软液体,这东西很奇妙,远看像大海一样湛蓝漂亮,但人走上去却不会下沉,甚至可以随心所欲地和“它们”玩耍。它们是十分亲人的热情物种,是银河系罕见的没野心没**活得极其自在的种族。

人们躺在蓝海上,可以沉沉浮浮,可以蹦蹦跳跳,可以任意操纵它们做任何事。

当然全是没有攻击性的娱乐。

颜柯他弟就最爱赖在那个星球上。

身为一个中二青年,颜段最爱的就是左手一抬,喊一声“起”,它们化作滔天巨浪,跟着涌起;右手一压,厉喝一声“分”,它们便像被劈开一般,整个“海平面”一分为二,壮观得不要不要的。

这种神才能做的事,只要到了这个行星上就可以随意施为,简直不要更爽。

当然正常人去了艾蓝星大多是休息睡觉,它们是整个银河系最会按摩的生物,而且因为心性平和,有着天然的镇定作用,能让人的心情不自然地变好。

它们喜欢人类,人类也喜欢它们。

这样的生物,哪怕是穷凶极恶之徒,都会被它们成功暖化。

当然帝国艾蓝星也有严格的保护措施,这一片乐土是决不允许被人破坏。

连夜带着谢见微离开首都星后,后头的事便简单得多。

四号带着傀儡谢见微回来,一号自然会和他争抢,而真正的谢见微还在陆离身边,两人在艾蓝星上悠闲自在。

陆离这小算盘打得噼啪响,只可惜他瞒得住所有人,但是瞒不住谢见微。

谢见微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戳穿。

一来他怕戳穿后引起反弹,毕竟三号陆离瞧起来段数高太多,惹怒他,只怕后患无穷:以这个陆离现在的能力,真有可能不动声色地杀死其他三个。

谢见微不会允许,他怕一个死,全部死。

二来他也很好奇,对三号陆离非常好奇。

总觉得他有哪儿不对,可是这不对又很对,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他想继续探究。

到底发生了什么?感觉眼前的陆离像是经历了什么一般。

为了不引起麻烦,谢见微甚至帮他补了补漏洞,让一切变得更加顺理成章。

两人在艾蓝星上玩了一天,第二天竟然偶遇了颜柯和他弟。

真颜柯:“……”总觉得弟弟会被黑很惨,毕竟是那些狗血小黄|文……

不过显然军师没元帅那么任性,大概是他看人太精准,所以梦里的人都还原得极其到位,一个崩的都没有。

颜柯全程高冷范儿,颜段老实得像鹌鹑,他们四人吃了餐饭,还挺和谐。

谢见微向陆离介绍道:“你还记得吧,这是颜柯。”

陆离应道:“久违了,颜医生。”

颜柯的高冷立马绷不住,紧张兮兮地行了礼。

陆离忽然坏心眼地笑了下:“我有个朋友很仰慕颜医生。”

梦里的颜柯和现实中的颜柯同步了:什么鬼!元帅大人的朋友?元帅大人他有女性朋友吗?

谢见微好奇道:“谁?索琳娜?”

索琳娜是帝国第一法官,美是美,胸也大,但是……出了名的单身主义,御姐风十足,颜柯估计会被她吓得叫爸爸。

陆离道:“索琳娜有爱人了。”

谢见微想了下道:“你还有哪个女性朋友?”

陆离瞥了颜柯一眼,漫不经心道:“谁说一定得是女的?”

两个颜柯又同步了,都差点跪下,而且一起哆哆嗦嗦地说着:“大人,我、我喜欢女人。”

不得不说,谢见微对颜柯是真了解,这梦里的和现实中完全吻合。

陆离道:“你喜欢女人是你的事,他喜欢你是他的事,放心,他不会打扰你的。”

话虽如此,但是好方啊,颜柯吓得脑仁痛,元帅大人的朋友没一个善茬好嘛!

尤其是男性,全都超级能打,一挑百都不皱眉那种……颜柯半点儿没联想到罗伦,毕竟论直男程度,上将估计比他更直一些。

陆离也没想戳破,只是刺激刺激颜柯,见他根本没想到罗伦,也就没再多说,只能默默送兄弟一句:自求多福吧。

想想惨兮兮的罗伦怂包,再看看如今得偿所愿的自己,陆离顿觉幸福加倍,越看谢见微越高兴。

还是自己这招好,不管怎样,先表明心意,没准哪天就收获果实了。

三天过去,四天的轮回结束,陆离及时收回了傀儡,以三号的身份名正言顺地回首都星撒狗粮。

谢见微好心帮他遮掩了一下,所以至今为止,其他三位毫无所觉。

这天过去,陆离继续坑蒙拐骗,业务越发熟练,竟然一晃就晃悠了一个多月。

谢见微觉得而自己有些太偏心了,明明都是陆离,可他却整整一个月都和三号腻在一起。

但是他又舍不得,不知道为什么,他甚至萌生了一种……眼前这个才是真的陆离,其他的都是假的的错觉。

怎么会这样想呢?谢见微忍不住告诉自己,他是亲眼看着他们分裂的。

想到这里,他忽然愣了一下,亲眼看到吗?

他真的亲眼看到了?

那种古怪的违和感再度升起……

陆离问他:“想什么呢?”

谢见微回神道:“没什么?”

陆离留意到了,不过也没多问,他不动声色地来了句:“真想天天这样陪着你。”

谢见微觉得有些好笑:你已经荒废正事一个月啦,还想偷懒嘛!

当然也不点透,他也喜欢他陪着他。

陆离道:“阿微,你能适应吗?”

谢见微问他:“嗯?”

陆离试探着说了一句:“能适应四个我的生活吗?”

谢见微心道,明明只有一个你,还问适不适应。

不过他还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说适应吧,怕陆离心塞;说不适应吧,估计他还是会心塞。

谢见微正斟酌怎样才不会伤到他的心肝,结果就出了意外。

有人破门而入。

谢见微到不紧张,肯定不是别人,只能是其他陆离。

陆离扬眉看去,冷声道:“今天是我的,你来做什么?”

出现的是二号。

二号面沉如水,径直走过来,临到近了才低声道:“我受够了。”

谢见微心猛地一跳,几乎要站起来,陆离冷着眼看他:“你要怎样?”

二号没理陆离,转眼看向谢见微,一字一顿道:“这样的生活我过不下去了。”

谢见微声音有些颤:“阿离……”

“我们离婚吧。”二号陆离冷冰冰地扔出这一句话。

谢见微脑袋嗡了一声,陆离差点没一巴掌拍死这个作妖的二号。

扔下这话后,二号头也不回地离开。

谢见微面色苍白,陆离心疼得一塌糊涂,偏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号又来了。

不愧是一个人,一号和二号说了完全一模一样的话。

谢见微张张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之后四号又来了。

这时候,陆离发现问题所在了。

其实二号不是二号,而是一号伪装的二号;一号也不是一号,而是四号伪装的一号,四号也不是四号,而是二号伪装的四号。

他们全都伪装成另一个自己来和谢见微离婚!

作者有话要说: 睡过头是我的罪,还请你们能原谅~【感觉能唱起来

看有小天使说上章军师崩了,其实不是啊,一来军师对陆离就是软软哒,二来你们要考虑大离的视角,滤镜绝对厚得吓人,哈哈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