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82章 hapter 82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82

陆离沉默了, 这还真是以前的他能干出来的事。

为什么说是以前?那时候他不知道谢见微爱自己, 只以为自己是无所谓的,既然无所谓,那么离不离婚谢见微也不会太难过, 没准还会觉得轻松。

这样的心情下, 他自然会为了坑其他人格而不遗余力, 伪装成他们闹个离婚实属正常。

可现在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谢见微爱他, 不是喜欢而是深爱。

深爱的人说要离婚, 这得是多大的冲击?

他怎么能舍得让谢见微难过?

陆离看看谢见微的神态,心疼得五脏六腑都快裂了。

这帮混蛋东西, 干的是什么破事!

谢见微呆呆地坐在那儿,脑袋里乱哄哄的。

陆离不要他了, 不管他怎么努力, 陆离还是不要他了。

谢见微如坠冰窖,周身都是刺骨的寒意,他逼着自己要冷静下来, 但是完全不行。

内心深处的恐惧终于冲破桎梏爬了出来, 蚕食着心脏,腐蚀着残存的理智。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分裂吗?

为什么会分裂?

巨大的懊恼和自责涌上脑海,谢见微一生都没这样迷茫过。

他怎么会让陆离分裂?他怎么会让这样不可挽回的事发生?他怎么会毫无所觉、没有任何防备地就让最糟糕的事降临了?

咎由自取……他这一定是咎由自取。

一个人怎么能面对四个人?肯定会出事的。

陆离肯定会受不了的。

他之前总怕他们会杀死彼此, 但却刻意忽略了:面对不纯的感情,陆离又何必坚持?

陆离可以离开他。如今他这样选择了。

人心底总有一个自己都不敢去碰触的弱点,谢见微也不能免俗。

他总告诉自己,陆离爱他, 陆离不会离开,陆离会和他永远在一起。

但其实真正安心的话,是无需这样不断重复的。

这是自我催眠,是不安的另一种体现。当他终于发现这种重复是自欺欺人时,绝望更甚。

陆离轻声唤他:“阿微……”

谢见微身形微颤了一下,似乎在极力保持着平静,他看向陆离,微笑道:“我知道,不用再说了。”

听一次都是钻心蚀骨,他听了三次,真的不想再听第四次了。

陆离张嘴道:“我……”

话到了嘴边他又硬生生咽了回去,因为颜柯提醒了他一句:“大人,请别让梦境塌陷。”

在进入之前,颜柯已经和他说过规则。

梦境主人认定的事请不要生硬的扭转,这样会让梦境崩塌,而梦境崩塌后梦境主人会分裂。

谁都不敢想象分裂的军师会怎样。

这实在太可怕了……

谢见微是当真了,真的以为陆离想和他离婚。

一个两个三个……在谢见微的观念里,他们始终是一个人,一个人格说的话代表了所有人格。

他们是真的想要离开他。

所以陆离不能说:我不想和你离婚,让他们去死好了。

他甚至得顺应逻辑,也来闹一闹离婚。

可他怎么说得出口?让他往谢见微心口上捅到还不如把自己剁吧剁吧喂狗!

陆离又心疼又着急,偏偏一时间还想不出好办法。

直接告诉谢见微那三个混蛋都是互相装得,目的不是和你离婚,而是要把另外人格淘汰出局?

谢见微会信吗?

陆离心思一动,想通了,说的不信,但亲眼所见肯定信。

陆离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明天他不会再用傀儡,他要让四号见到真正的谢见微。虽然让一个假人和谢见微亲昵他会吃醋到爆炸,但与谢见微伤心比起来,一切都不值一提。

只要明天不是傀儡,谢见微真身上阵的话,肯定会重复看到今天的景象:其他的陆离来提出离婚。

这也很好理解,假人们互坑的事肯定不会相互通气,他们都自以为是先下手为强,以为自己要演三次,认定了只要把另外三个搞糊,自己就是唯一。

但只要重复一次,以谢见微的敏锐肯定会发现真相,到时候他就不用这么难过了。

可是陆离很难过,想到明天早上四号会亲谢见微,也许还会和他做|爱……分分钟醋成烟花。

颜柯实力心疼元帅大人。咋整……在元帅大人的梦里,元帅头顶一片绿,在军师的梦里,元帅大人迫不得已还得给自己带点绿。

这可真是应了一句“名言”: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顶点绿。

元帅大人也是不容易呐。

陆离脑补着明天可能会发生的事,越想越虐,面上便不太好看——即便告诉自己是梦,那些假人只是谢见微梦里的他,可他还是酸得浑身难受。

任谢军师再通天也不可能知道陆离现在想的事,但是他看得到他的神态。

看得到他沉着脸,看得到他目露烦躁,看得到他心情很差。

谢见微强笑了一下,轻声道:“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起身回屋。

陆离回神,连忙跟上,谢见微却走得头也不回,进了元帅府,他直接去了自己的卧室。

元帅府里有两个主卧,一个是陆离的,一个是谢见微的。

一直以来谢见微的卧室都是摆设,从这元帅府落地那一刻直至今日,谢见微去过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而仅有的几次还是陆离闹得凶了,他抱着枕头过去,但没多久陆离就摸了过去,他不仅给他留门还给他留了位置。

陆离钻进去,抱着他睡得香喷喷。

可以说他从未独自在自己的卧室待过。

但今天,他进屋后便反手锁住,把陆离生生隔在外头。

陆离:“……”

颜柯:“……”我说一句元帅大人不哭,元帅大人会不会打死我QAQ!

陆离站在门外,虽然心疼得密密麻麻,但隐约间又有些庆幸。

这个梦堪称完美地还原了现实,倘若陆离真的分裂了,这种事就会发生。

而他又不知道谢见微爱自己,如果真被谢见微关在门外,他只怕会想着:谢见微终于嫌恶自己了。

两厢误会,最后的结果简直不敢深想。

幸好这是个梦,幸好谢见微阻止他分裂,幸好谢见微爱他。

想到这里,陆离又打起精神。

心结是需要解开的,他要让谢见微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离开他——这是一件连想都不需要想的事。

陆离没有执着地去见谢见微,能暂时分开一下也好,考虑到梦境的规则,陆离觉得自己能避开谢见微是好事,他对自己没太有信心,倘若一直看着伤心的谢见微,他不保证自己还能不能撑住。

——他太想让他开心了。

把自己关在屋里待了整整一下午,天色渐黑的时候,谢见微终于冷静了一些。

他不该这样,不该这么轻易接受。

陆离想和他离婚,但他不想。

他可以挽回——陆离不是不爱他了,只是因为分成四个,没法再爱他了,一定是这样的。

既然根源是分开,那只要融合,是不是就回到以前了?

本来就该融合的,谢见微想着,从一开始就不该分裂。

已经发生的事无法阻止,尚未发生的却可以及时止损。

他不能失去陆离,谢见微非常清楚,自己绝对不能失去陆离。

“放宽心,别这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谢见微对着自己这样说。

他出了屋,在元帅府走了一圈却没见着陆离。

三号陆离呢?

谢见微心紧了紧,在右手腕点了下,看了看陆离的动向。

陆离在工作,四个陆离都在忙碌地工作着。

谢见微定定地看着,说不上心情是怎样的。

全都不来陪他了吗?

四个又如何,最后他还是一个人。

谢见微独自一人吃过晚饭,冷清清地回了自己的卧室。

他这次没锁门,他等着陆离像以前那样溜进来,等着他抱着他,也等着他给他一个美丽的梦。

但他等了很久,眼睛不眨地看着那扇门,期待着他打开,期待着看到想见的人,可它却像是座天堑,将期待残忍地隔离在外。

陆离真不知道这门没上锁,他晚上回来了,也想偷偷溜进去,但临到门口又停下了,一来门锁着,二来也怕自己坏事,索性待在门外坐了一宿。

陆离一夜未睡,谢见微也彻夜难眠。

有时候真是这样可悲,毕竟不相爱的话,又哪来的痛苦?

幸好风雨过后会有彩虹降临。

第二天四号来得相当准时,他昨天演得是一号,自认已经完美让一号嗝屁,自己可以连霸两天,简直美滋滋。

陆离见他来了,只想把他摁死在墙角。

自己这张脸有这么讨厌吗?陆离真想怼他两拳。

四号毫无所觉,还觉得自己胜利在望,看向三号的表情如同在看一个傻子。

“七点了,阿微呢?”

陆离说:“应该快醒了。”

四号想想他们昨晚肯定甜蜜恩爱了,又酸得牙疼:“你少折腾些,阿微的身体受不住。”

陆离都懒得理自己,这双标得敢再不要脸点儿吗!

“我走了。”他闷声闷气说道。

四号说:“你早该走了。”

陆离:“……”忍了忍了,一个梦中的虚构人物而已,和他较什么真!

陆离刚走,谢见微的卧室门就开了,谢见微一夜未睡,很是疲倦,此刻看到四号明显怔了怔。

四号却全误会了,他只以为谢见微的疲惫是昨晚亲热所致,又是心疼又是心酸,也是把自己虐得很到位。

谢见微嘴唇动了动,可是却没把话给说出来。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一眼就看出这是真正的四号,不是三号假装的四号。

三号用傀儡迷惑了其他三个人格,霸着他一个多月,可到了今天……到了今天他终于烦了吗?

如果说昨晚他的心情只是难过的话,那这一瞬间涌上的心情堪称绝望。

不知道为什么……得知三号陆离走了,谢见微失落得像是失去了一切。

四号问他:“阿微,早上想吃什么?”

谢见微正失魂落魄,也搞不清这个昨天说了离婚的人今天又来做什么。

四号道:“想吃樱桃派吗?正好有新鲜的樱桃。”

这本是谢见微最爱吃的,可现在却只觉得扎心得很,他摇头道:“不。”

四号略有些惊讶:“不想吃吗?”

谢见微想到樱桃派有多甜,现在心里就有多涩,这么糟糕的心情,何必要去玷污那么美好的食物。

他轻叹口气,看向四号道:“我有些累了。”

四号怔了下,接着恨三号恨得牙痒痒,这个混账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把谢见微弄得这么累,他今天要怎么办?亲热不亲热?亲热的话怕谢见微吃不消,不亲热的话,他又得干等三天!

好气,还他|妈得保持微笑!

谢见微想转身回屋。

四号陆离道:“累了也得吃饭,你不想吃樱桃派,那就喝点儿粥?”

谢见微想了下应道:“好。”

他们去了餐厅,精致的早点儿很快送上来,看着桌子上的琳琅满目,谢见微半点儿食欲没有。

但人是铁饭是钢,觉能不睡,饭不能不吃。

他沉默地吃着,食不知味。

他想问问陆离,又不想去问。

眼前这明明是陆离,他却感觉到了强烈的陌生感。

这是一种他自己都不能接受的感觉,仿佛这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陆离……是因为昨天的离婚吗?

不应该。

一顿饭,谢见微满脑子都是陆离,明明看着陆离可还是在想着陆离。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许分裂真的不对,也许他不该那样纵容三号。

他想陆离,可不是想眼前的陆离。

他想昨天的那个,想陪了他一个多月的陆离,想……三号。

谢见微陡然惊醒,他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在加速他们的矛盾吗!

一号二号三四号,他们融合了才是陆离。

他怎么能这样偏心三号?

仿佛……仿佛只有三号才是真的陆离。

谢见微呆了一会儿,四号问他:“再吃点儿吧,你这也吃太少了。”

谢见微回神道:“嗯。”

吃过饭,他们留在书房里。

谢见微随意翻阅着,但心思却完全放不到这些资讯上。

四号想要抱抱他,谢见微竟然避开了。

两人都怔了怔。

谢见微神态有些不自在,可是没有开口说什么。

四号心里泛着凉意,也不敢多问。

两人安静地待了一个小时,谁都没主动开口说话。

最后打破平静的是破门而入。

和昨天几乎一模一样的场景再度复现,说过一次离婚的二号又来说了一次,台词都没变,然后是一号,然后……

哦,四号在他身边。

等假一号和假二号走人,四号坐在椅子上一脸懵逼。

这他娘的就尴尬了。

谢见微也愣了会儿,然后他瞬间想通了……

所有的阴霾一扫而散,连彻夜未眠的疲倦都消失了,谢见微看向四号,问道:“所以说……你们并不想和我离婚?”

他这一问,四号立马懂了:妈的,昨天肯定有个混账东西假装他来说离婚了。

这么一想,四号瞬间怂了,让其他人格闹离婚他是幸灾乐祸,轮到自己,这……这……

四号连忙说道:“那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和你离婚!”

谢见微幽幽说道:“昨天除了在场的三号,你们其他人都来了。”虽然每个人都装成了另一个人。

想通这个的谢见微真的是豁然开朗,原来没人要和他离婚,原来是陆离们的小心机……这的确像陆离会做的事。

他是爱他的,他不想离开他,只是这个信息就让谢见微高兴得压不住翘起的嘴角。

四号还在方着:“阿微,我……我……”

谢见微实在忍不住,笑出声问:“你装成了谁?”

四号蔫了吧唧道:“一号……”

谢见微数落道:“一号装成二号,二号装成你?”

四号:“……”这可真是……

他本以为谢见微会生气,但谢见微却轻叹口气,低声道:“太好了。”

四号抬头看他,有些不明所以。

谢见微眼眶几不可察地带了丝红意:“我竟然当真了。”

四号并不能了解他的心情,他垂头丧气道:“他们太卑鄙了。”这个他们里也包含他自己。

谢见微心情太好了,他刚想说点儿什么,正牌陆离便卡着点出场。

他已经等得不能再等,简直如热锅上的蚂蚁,坐不得立不得,一想到这假人可能会占谢见微便宜,他就醋气熏天,眼前都是一片老年陈醋色

坚持……一定要坚持。

然而坚持了一个小时后,陆离快坚持不住了,一号和二号怎么还不来“闹离婚”?什么行动力?还能不能行了!

陆离急得都想亲身上阵。

可他到底是不敢,哪怕是装作其他自己说出“离婚”二字他也不想。

哪怕这次说了离婚,谢见微不会伤心只会高兴,他也不想。

离婚……这可是离婚。

诅咒一样的两个字,他真怕自己说一次,最后就成了一个高高扬起的Flag。

不能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怎样,他都绝对不会对谢见微说出这两个字!

如果真应验了,他会恨死自己。

陆离等啊等,脑中开着醋车,一路狂飙一路狂撒,把自己从里到外酸了个透心凉后,一号二号终于行动了!

他俩刚去背完台词,陆离就急不可耐地冲进来。

必须得快,现在的谢见微,想明白后肯定甜如蜜糖,没准会主动吻他!

怎么能让四号那混蛋白得福利?

兵贵神速,元帅大人别的不行,兵法可是背的滚瓜烂熟。

陆离来得相当及时。

四号一眼看到他,很是不满:“你来做什么?”

陆离冷笑道:“我还想说你来做什么呢!”

四号道:“今天本来就轮到我了。”

陆离终于敢说出来了:“你昨天不是说要和阿微离婚吗?那就滚啊,谁稀罕你不成?”

谢见微:“……”

陆离给自己的行为打个补丁:“本来我还想咱们都是一个人,给你个补救的机会,但现在我反悔了,你们既然不要阿微,那就滚,我要,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补丁打得太生硬,谢见微有点儿想笑。

四号却很是紧张:“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陆离道:“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能假了?”

四号辩解道:“那根本不是我。”

陆离嗤笑道:“你敢说你没说要离婚?”

四号语塞,他说了……虽然假扮成二号说的。

陆离及时表忠心道:“我是绝不会做这种腌脏事的,你们既然把婚姻当儿戏,离婚想说就说的话,那不如现在就滚,谁稀罕你们?”

四号简直要气炸,装什么装,要不然是昨天恰好是三号“当值”,这混蛋三号会不参与?现在他倒成了最清白的!

他俩吵得凶,谢见微却笑眯眯的。

陆离余光瞥了一眼,心下大安,知道谢见微是没事了,于是劲头更足,逮着四号的错处便开始得理不饶人。

正热闹着,门开了,又来了个“三号”,演了两场戏,这位陆离已经孰能生巧,开口就要把婚离。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了三号。

两个三号对视,正牌陆离讥笑道:“你是哪位?”

伪三号真一号有些方,怎么回事?三号为什么会在这?今天不是四号的主场吗?四号这没出息的居然让三号来串场?尊严呢?被狗吃了吗!

一号有些紧张,偷瞄了眼谢见微后他更紧张了,总觉得露馅了……

今天这书房的门是注定忙乱异常了,关了开,开了关,这会儿又开了!

又一个三号冲进来,二话不说就要彪戏……

结果他定睛一看,看到满屋子人后,已经上头的戏硬生生给憋了下去。

怎么回事?

四号也是恨铁不成钢,这群煞笔!

陆离冷笑:“这又是哪位?”

装成三号的二号也分不清哪个是真三号,但有一点儿是可以肯定了,他们穿帮了!

谢见微实在忍不住了,他笑出声道:“你们别闹了。”

一二三四都看向他。

谢见微弯着眼睛道:“真要离婚吗?”

真假陆离异口同声道:“不!”

谢见微嘴角扬着:“那就别再说这两个字了。”他也不愿听,哪怕知道了实情,他也不想听这两个字,像诅咒一样的两个字。

他一开口,一二三四都绝口不再提。

谢见微打个圆场道:“一起吃午饭吧。”他早上没胃口,根本没吃什么,现在心情好了只觉得很饿。

四号不爽得很:“今天是我的。”

谢见微看向他,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四号瞬间服软:“好嘛……”委屈巴巴的。

陆离也不爽,一个大男人,委屈个屁!浑然忘了自己也爱装可怜赚福利。

五个人久违的吃了顿饭,少不了是一阵鸡飞狗跳。

一起抢菜就不提了(口味一致),让人头疼的是还一起夹菜,全都递到谢见微面前,谢见微表示全都会吃也不行,还得分个先后。

四号觉得自己贼委屈:“这顿饭本该是我一个人的!”所以谢见微应该先吃他夹的菜。

陆离凉飕飕的来一句:“昨天也不知道是谁……”

四号瞬间蔫了。

一号和二号也理亏,最没发言权,但不能说话就不说呗,反正夹菜的手就是不肯放下。

谢见微全程笑眯眯,但因为已经冷静下来,他脑袋瞬间想了很多事。

得让他们融合,否则还是会有后患,这事不能拖了。

闹离婚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天真。

元帅大人坑起自己来向来是不遗余力,绝对下死手。

只在谢见微这儿闹离婚算什么?他们装作对方去一圈心腹那儿也发表了一番感想。

中心思想可以概括为:我(被装成的一号or二号or四号)是个渣,我要始乱终弃,要和你们心爱的军师大人离婚了,所以快点儿去安慰军师,快点儿去拥戴他,快点儿推翻我,赶紧的!顺便好好哄哄军师,让他看清“我”的渣渣本质!

连军师都分不清这帮陆离几号是几号,心腹们就都分不清了,但他们大多是元帅军师双拥党,什么叫双拥?就是对军师的拥护不亚于元帅,元帅大人渣了军师大人?好气,要去作为娘家人帮军师讨回公道!

然后他们就组团气势汹汹地杀到元帅府。

为首的是千里迢迢从外星系赶回来的罗伦上将。

罗伦简直想撬开元帅的脑门看看,离婚?什么鬼!辛辛苦苦不要命追回来的媳妇儿才新鲜几年就要离婚?

三观都炸裂了好嘛!

说好的榜样,说好的永不放弃,说好的情圣呢?

都被岁月给磨成狗|屎了?

罗伦是典型的亲元帅党,但此刻也忍不了了,这还是不是他认识的陆离了?

和他抱有同样心情的不少,几个偏军师派的都磨刀霍霍想要改朝换代了。

开什么玩笑?军师付出的还不够多吗?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便避嫌似的躲在元帅府“养老”,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维护两人的感情?

结果陆离要离婚了!

真当军师后面没人,就能任人欺负了?

即便放权又如何?他们拥护的是带着他们出生入死,给予他们无限荣耀,是让他们多次死里逃生的谢见微!

这个人还在,他们就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当年的恩情!

他们尊重军师的选择,但不是让元帅这么糟践的!

这下才是真·鸡飞狗跳。

罗伦痛心疾首道:“老大啊,你这是……”

一二四号陆离都沉默了。

这还真不好解释了,难道要不要脸的告诉他们:哦,别急,我只是在栽赃陷害自己呢,别方,我哪里舍得离婚?

且不提说了有多尴尬,单单是说了他们会不会信都两说。

如果只有一个陆离去和他们说了,他们没准会信,但一共有三个陆离,先后去说了……

这根本就是百分百要离婚的节奏啊!

谢见微愣了愣,显然他也没想到会闹这么大。

陆离也是服了自己。

他以前真没发现自己对自己竟然这么狠。

完全不留退路。

不过这事也好办,只要谢见微出来说句话,一切都能平息。

谢见微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自然不会让误会继续发酵。

他出面安抚了群情激奋的一干人,最后还设了宴,大家一起吃吃喝喝,直直闹到后半夜才结束。

四号这一天过的,除了心塞再没第三个字。

陆离一直留心观察着,后半段时谢见微去了趟洗手间,陆离赶紧把傀儡替身找出来,送到了四号面前。

他自个儿用喝多为由先行离开,罗伦这家伙竟和他迎面碰上,他喝大了,嘴巴瞎咧咧:“老大啊,你可千万别寒了我的心。”

陆离赶时间,哪有空和他瞎扯,敷衍道:“行了行了快去玩儿吧。”

“玩儿?”罗伦估计是真醉了,“玩什么啊?有什么好玩的。”这话落寞得很。

陆离懒得理他,这家伙一喝大就要说知心话,明明暗恋这么多年,还是个怂包,他听得耳朵都快生茧了。

罗伦果不其然又开始唠叨:“我怎么没看着他?他没来吗?这么大的事,他怎么……”

陆离一顿,忽然觉得这也许是个机会。

毕竟颜柯正开着上帝视角呢,如果罗伦顺势表白……

结果罗伦·怂包·上将不坠其名,他絮叨了一句又可怜巴巴道:“来了又怎么样?他又不会看我,他只会……只会……”看女人……想想都嘴里发苦,他闷头灌了一壶酒……

这种酒是有神经保护措施的,猛喝之下只有一个结果。

扑通一声……

罗伦上将扑街了。

陆离:“……”不是我不帮你,是你太没出息了!

陆离担心谢见微从洗手间出来和宴会上的傀儡撞上,那可就真穿帮了,是要出大事的。

也不管这酒鬼了,他喊了个AI保姆照顾他,自己抬脚就走。

颜柯忍不住问了句:“上将有喜欢的人了啊?”

陆离:“……”

颜柯啧啧道:“有喜欢的人还花花丛中过,也是厉害。”

陆离:只能给你默默点根蜡了,可怜的罗伦怂包。

现实中的罗伦打个喷嚏,总觉得有些冷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要感冒了?感冒这种小病颜医生会给他看吗?好吧,并不会,他的家庭AI医生已经来给他诊疗了……心塞。

陆离及时堵到了谢见微,当然他提前换上了四号的衣服。

谢见微却一眼就认出是他。

陆离还得帮四号认错:“昨天是我不好。”

谢见微摇摇头道:“没事。”

陆离顺势把人抱进怀里,在他柔软的发上吻了吻道:“我太混蛋了。”

谢见微笑了下:“是有点儿。”

陆离低头,看进他眼中,一字一顿地认真说道:“不管原因是什么,我都不该对你说那两个字。”

谢见微心脏猛跳,声音还在故作轻松:“只是个玩笑。”

“玩笑也不对。”

谢见微怔怔地看着他。

陆离低声道:“永远不会发生的,无论发生什么事,哪怕是随口一说,我都不会说出它们。”

你的确没有说……谢见微忽然心脏里满是甜蜜,眼前的三号的确是没有说过,他没有装作其他人格,他连现在都不敢把那两个字给说出来。

这其实有些可笑,但谢见微太了解他的心情了。

离婚……想想都头皮发麻,他是真的而不敢在任何形式下向陆离说出这两个字。

陆离开口,精准无误地把谢见微心中所想的给说了出来:“你不知道我和你结婚时有多开心,那样的幸福和喜悦如果失去了,我会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我也是。”谢见微忍不住开口道。

陆离笑了笑,温声道:“我知道。”

他低头吻住他,谢见微热情地回应他,两人在薄薄的月光下俨然成了一个人。

谢见微其实想了很多,今天发生的事让他幡然醒悟。

他一直以来做的都是对的吗?

放权……是真正对陆离好的事吗?

不见得,他是一心放下权利,不干政,不涉兵,但有什么用?只要他还在,权利从来都不会因为他放下而消失。

这倒是像极了欲盖弥彰。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

感谢妹子们扔的地雷□□弹还有火箭炮!么么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