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86章 hapter 86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chapter 86

眼看着后面全是催他大婚的, 谢见微不耐烦听, 挥挥手,太监便扬声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几个还在苦口婆心劝陛下早早成亲的大臣也只能闭嘴。

他们家皇帝什么都好:长得好、能力强、知人善用又勤勉好学, 更要命的是还文武双全, 一手诗词可比百家, 持枪上阵可御万敌,在位十年,立功绩无数, 得万民拥戴。

绝对完美的陛下就一点儿不好——不近女色。

在场的大臣, 别管以前是怎样的,反正现在都是他的脑残粉,他们如今最大的忧虑便是年已二十有六的陛下没有子嗣。

不想立后可以,但你好歹宠幸个妃子……退而求其次,宫女也行啊。

都说帝王后宫三千佳丽,轮到他们的陛下……哦, 后宫是有的, 听说养了一堆小兽。可问题这小毛球它们不会生孩子啊!

大臣们下朝后走在路上谈得没其他事,就是“大婚”“子嗣”“谢氏王朝千秋万代”。

谢见微本来就心情糟透了,这会儿更是糟得不能再糟。

下午是他雷打不动的批阅奏折的时间,但这会儿他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脑袋乱哄哄的,明明是春阳高照的日子,他却觉得冷, 一阵阵的寒意透过厚重的衣服裹在皮肉上,瘆得人骨头疼。

他终究是推开了眼前的东西,起身道:“把小黑小白接来。”

太监得令,立马去了小兽园把玩疯的两个小家伙抱了过来。

一只黑猫一只白猫,正是陆离回来时看到的那两个小家伙。

谢见微看着他们,嘴角扬了扬,伸伸手,它们跳进他怀里。

黑色和白色的皮肤凑在一起,仿佛成了那个黑白小兽。

他有着如云朵般柔软的白色软毛,又有着像夜幕绸带般顺滑的黑色皮毛,他是独一无二的。

想到这里,谢见微又觉得心脏刺痛,他轻轻给猫咪顺毛,思绪却早就飞到了千里之外。

两年前,大获全胜班师回朝的皇帝陛下身边跟了一只憨态可掬的滚滚兽。

陛下十分宠爱他,很多大臣都数次在御书房看到他胖嘟嘟的身影。

不过一只畜生而已,没人太在意。

但回到国都后,谢见微却开始安排人大肆查找资料。

他的阿离到底是什么?

小时候的翅膀,后来的不肯长大,再如今的一夜长大——这显然很不合常理,甚至是充满了神话色彩。

谢见微以前也曾查过,但一直没消息,后来因为忙碌也就不了了之。

可现在他想了解阿离,想知道自己这个重要的家人到底是什么。

真正找到这本古籍是在半年前,乍看到书上写的东西,谢见微是开心的。

帝王神兽——原来阿离真的是为了守护他而存在的。

谢见微又是欢喜又是心疼,只想着这一生一世定不负了他。

可看着看着,翻到那一句话时,谢见微所有的喜悦都消失不见。

——二十载共与生,待太平盛世,百姓安康,他自离去。

他自离去……他自离去……

年轻的帝王呢喃着这四个字,满目惶恐。

马上就是二十年了,如今太平盛世、百姓安康,所以说他要走了吗?

原来这陪伴不是一生一世,原来他们的筵席早在摆开时就定下了散去的日子。

二十年不短了,可为什么过得这么快?

他至今清晰地记得两人相遇的那一刻,记得幼年的每时每刻,记得他撒着娇陪他上朝,记得不久前的战场上,他为他发狂发怒……

怎么就二十年了?怎么可能已经二十年了?

谢见微一宿没睡,他把古籍翻过来看过去,试图找到其他信息,但是没有……那一行字刺眼夺目,如同夏日正午的烈阳,烤得人心生厌恶却无论如何都避不开它。

谢见微不想他走,打心底里不想。

可有些事是阻止不了的,越是深入调查越是明白,他一定会走。

一定一定一定会走。

不只是帝王神兽,一些士族甚至是平民百姓也有过守护神兽,但毫无意外的是,他们会离开,注定会一去不回。

“一定要走吗?”谢见微问阿离。

阿离拿大脑袋拱他掌心。

谢见微却一下子抱住他,非常非常用力,完全埋在他光滑的皮毛里,任眼泪无声地滴落。

他一生只哭了三次。

一次是母后离世。

一次是父皇驾崩。

还有现在。

阿离并不知道他在哭,厚实的皮毛感觉不到这微弱的水痕。

但他感觉得到谢见微心情不好,所以他哄他开心,用着惯常的办法。

蠢蠢的萌萌的,却效果非凡。

谢见微忍不住笑道:“笨蛋。”

阿离不满地舔舔他。

谢见微遮掩着情绪问他:“饿吗?”

阿离最近嗜睡又好吃,大概是身体大了,需要的能量也更多,所以总在啃竹子。

让下人送来一堆嫩竹笋,滚滚兽吃得不亦乐乎。

谢见微看着看着,心情终于平静下来。

就这样吧,既然注定要分开,他得适应,他也得适应。

谢见微越想越忧心,阿离很厉害,但似乎被他养得太单纯了一些。

二十年后他会去哪儿?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能适应吗?

谢见微很是担忧,他很确定自己失去阿离后会孤单痛苦地活着,可是他却不愿阿离这样。

他陪了他二十年,他应该得到更好的生活,应该快乐的度过余生。

谢见微试探着问了问阿离:“你想不想去外面看看?”

阿离眸子明亮,很开心,他以为谢见微也去。

谢见微心里发苦,嘴上倒也轻松:“丛林里有很多同类,你也许会遇到自己的爱人,然后生下一对小宝宝。”

谢见微最烦人讨论大婚的事,阿离对他讨厌的所有事都讨厌,所以他摇摇头,表示不喜欢。

谢见微却只觉得更加担心,把他送走吧。谢见微告诉自己:得让阿离适应适应,他自己也得适应适应。

于是阿离被送到了小兽园,然后再被送回丛林。

对于谢见微做的任何事,滚滚兽都不会反抗和拒绝。

他送他走,他便老实地离开。

他告诉他:以后去丛林里要好好的。

他便听话的点点头。

谢见微又想哭了,但他忍住了,他对阿离说:“谢谢你。”

虽然是笑着说的,但这笑容只怕比哭还要让人难受。

阿离说不出话,也拒绝不了他,他只能看着他,一双漆黑的眼睛里全是哀求。

谢见微看都不敢看,只能逼着自己离开。

阿离走后,他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

后来大约是真的习惯了,他又过上了以前的日子,按部就班地为整个帝国鞠躬尽瘁。

再然后他去了公主府,和阿离重逢了。

那一瞬间,谢见微忽然明白,有些东西是习惯不了的,强行忘记的也不会忘记,只是压在了更深的地方,一旦裂缝,便是再也无法阻止的波涛汹涌。

谢见微带阿离回宫,他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句话:偷得一天是一天。

然而现在,彻底离开了。

谢见微很清楚,非常清楚,他的阿离彻底、彻底走了。

二十年相伴,最终只留刺骨孤寒。

谢见微一夜一夜的失眠,但没人知道,因为他白天还是一如往常,无论是上朝还是和约见大臣甚至是批阅奏折,都毫无瑕疵,让人看不出丁点儿异样。

可是他就是睡不着,吃得也越来越少,强迫自己吃下去,可很快就胃里就会翻涌,逼着他把东西吐出来。

但他知道自己不吃不行,所以忍着巨大的痛苦,继续吃着。

精神再怎么好,可身体是瞒不住的。

他日渐消瘦,在半个月后忽然晕倒。

整个朝堂都炸开了,怎么回事?陛下怎么了!

御医急忙赶来,搭脉探诊后他们疑惑问:“气血两虚,陛下最近饮食睡眠可好?”

小太监根本不知道,只说一切如旧。

但这脉象显示的分明是极度困倦、疲惫之态。

御医给开了药,又嘱咐让陛下好好休息。

大臣们一个个都很是自责,陛下累成这样他们竟然都没有察觉……

没多时,长公主进到宫里,听闻了御医说的话,劈头盖脸对着一干老臣一通好骂:“陛下勤勉,你们就可以偷懒了?什么事都推给陛下,即便他是天子之身也受不住!你们这些老东西,干不动就别干,把陛下累成这样,你们居心何在!”

她这一骂,大臣们也真不敢生气,都理亏得很,连连道歉。

长公主没好气地把人轰走,走到谢见微身边,瞧着他苍白的面色便心疼得要命。

这孩子太可怜了,越是看着他长大越是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

可帝王家到底不是寻常人家,她即便是他的亲姑母,能做的事也少之又少。

皇嫂早早离去,皇兄一心挂在政事上,诺大个皇宫就只有那么个年幼的孩子……

想想都让人觉得心疼。

长公主叹气道:“陛下,你龙体安泰才是百姓之福啊。”

谢见微已经醒了过来,看到长公主他心里升起点热意:“让皇姑母跟着担心了。”

长公主眼眶泛红,眼泪直打转转:“快别说话了,好生歇着。”

谢见微没娶妻,后宫也空无一人,所以他病倒了反而没人在身前伺候。

眼看他这状态,长公主也不提这些堵心事,只留在了宫里,前前后后地照顾着。

可长公主到底年长,近些年又不大管事,这一劳累竟也跟着病倒了。

谢见微很是内疚,连忙安排人把皇姑母送回了公主府。

长公主对自己这身体也是怒其不争,她临走前说道:“陛下,让阿柯来陪陪你吧,你身边没人也不行。”

谢见微犹豫了一下,长公主病倒了,颜柯按理说该伺候母亲。

长公主又道:“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倒是你可得好好养养。”

拗不过长公主一片好意,最后谢见微答应了。

颜柯连夜进宫,瞧见谢见微这模样也是惊了一跳:“怎么就瘦成这样了?”

谢见微如今精神好了很多,他道:“哪有那么夸张?”

颜柯和他一起长大,情分不一般,如今没外人,他也没那么多礼数,只行了个礼后便坐到床前打量着谢见微:“陛下您这是遇上什么事了吗?”

谢见微顿了下,轻声道:“没什么。”

颜柯道:“这哪像是没事?你这模样倒像极了……”想了想他到底没敢把情伤二字给说出来。

他虽不说,但谢见微也猜得到,他苦笑道:“别胡思乱想。”

颜柯叹口气,问他:“您要不要睡会儿?”谢见微这状态实在太糟糕了,他觉得吃药不一定管用,好好睡觉好好吃饭没准更有效些。

谢见微也想睡,但是他睡不着。

也不是在想什么,就是睡不着,闭上眼脑袋也是清醒的,睁着眼他能盯着床帏看一宿。

谢见微不愿让颜柯担心便说道:“嗯,我睡会儿。”

他闭上眼,但脑袋比睁着眼时还要清明。

就好像在奋力延烧的油灯,哪怕知道油尽灯会枯,但是也息不灭那不断燃烧着的火焰。

颜柯没离开,谢见微也没睡着。

一个时辰之后,颜柯忽然出声:“表哥,你没睡吧。”

谢见微睁开眼,视线一片清明,不用说话已经表明了一切。

颜柯叹口气:“睡不着?”

谢见微诚实道:“睡不着。”

颜柯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谢见微顿了下,没出声。

颜柯四下看了看,忽地问道:“阿离呢?”

听到这名字谢见微心脏一揪,一直刻意回避的痛苦像潮水般将他淹没:“走了。”

颜柯:“走了?”

谢见微没出声。

颜柯眼睫微垂,忽然问道:“他是……帝王神兽吧?”

谢见微猛地抬头,眼睛不眨地看向他:“你怎么会知道……”

颜柯低着头,眼泪毫无征兆地滚下来,声音更是哽咽至极:“忘了他吧,表哥,忘了吧,他不会再回来了。”

谢见微怔了怔。

“没必要等,等再久他也不会回来。”说着他眼泪落得更凶,说出的话里全是绝望:“我已经等了五年了。”

谢见微看向他:“你……”

颜柯看向他道:“他走的时候说一定会尽快回来,但现在……”

二十岁到二十五,颜柯等了五年,等得越来越绝望。

谢见微问他:“能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颜柯把这些藏在心里几年,终于有了倾吐的地方,便毫无顾忌地全都说出来了。

正如古籍上记载的,不止有帝王神兽,士族和老百姓也可能会有自己的守护神兽。

颜柯便有一个。

不过他和谢见微不同,他的守护神兽只陪了他十年。

十岁的时候他和他相遇,二十岁的时候他离开。

他告诉他: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颜柯傻兮兮地等着,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然后一个月、一年……直到现在。

若说一开始还期待着,那现在就是彻底看清了事实。

世上最大的谎言便是: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他不求他很快回来,他只求他能回来。

但显然,谎言遍布在字里行间。

颜柯比谢见微还要惨一些。

阿离自始至终都没有化形,谢见微把他当家人,当成重要的朋友,当成不可或缺的存在……至少没有爱情。

可颜柯在十八岁的时候许了个愿。

罗伦给他写字:“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

颜柯说:“那你变成人吧。”

罗伦刚写下:“这个还不行,得等一阵子……”但话音刚落下,他就站了起来,变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

他身形高大,身材极好,小麦色的肌肤下蕴藏着无穷的力量……要命的是他没穿衣服!

颜柯脸腾地红了:“罗罗罗……”

罗伦也很惊讶,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化形。

其实他也不算真正化形,只是颜柯想,他就暂时变成人了。

虽然有些奇怪,但也不算坏事,罗伦挺高兴的,至少不用写字了——用那肥爪子在地上鬼画符实在累得很。

他看向颜柯,嗓音如他身体般性感:“高兴吗?”

颜柯把衣服甩他身上:“穿穿穿好衣服!”

罗伦听话的把衣服穿好,然后又问他:“喜欢吗?”

“喜欢个鬼!”颜柯明显是在口是心非。

罗伦伤心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颜柯道:“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罗伦想了想,开窍了:“是了,你喜欢大胸……这可难办了,我是雄性,弄一对大胸是不是……”

颜柯:“……”

罗伦前八年都对他百依百顺,在这事上也不含糊:“没事,你喜欢的话,等真正化形的时候我……”

颜柯脸一黑:“你要真有一对大胸,我就把你赶出家门!”

罗伦有些方:“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颜柯说:“就就就这样。”

罗伦委屈道:“你刚还说不喜欢我这样的。”

颜柯:“……”他好想他的滚滚兽,让这个死男人滚开!

可惜罗伦一时半会儿变不回滚滚兽。

睡觉的时候,罗伦上床,伸开胳膊道:“来,睡觉了。”

他俩一直同床共枕,颜柯最爱抱着他,滚滚兽的皮毛特舒服,冬天抱着又软又暖,夏天抱着又凉又滑,别提有多好了。

可现在,他的滚滚兽成了一个相当有型的男人,个子比他高,手比他大,身体线条好得甩他几条街。

颜柯没法抱着他睡:“我去隔壁睡。”

罗伦跳下床:“为什么去隔壁?我比较喜欢这个屋。”是了,颜柯偶尔会去隔壁睡,他的滚滚兽也会跟着他一起。

颜柯想说:我自己去睡。但看看罗伦的眼睛,又有些说不出口。

虽然变成了个陌生男人,但这还是他的滚滚兽。

颜柯心一软又道:“算了,在这睡吧。”

他俩一起上了床,罗伦像往常那样抱着他,颜柯却不自在到了极点……

软软的黑白毛成了结实的胸膛,肉肉的滚滚兽成了硬邦邦的男人。

偏偏罗伦还脱得光溜溜,两人这样抱着……

颜柯一整宿都脸红心跳。

第二天罗伦还是人形,这可把颜柯给愁坏了。

他明明只是藏了只滚滚兽在屋里,如今却成了野男人。

这要是被母亲发现,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罗伦还无辜得很,他也没想到会这么早变成人形,都是颜柯乱许愿。

颜柯也舍不得把他赶出去,毕竟这是他的滚滚兽,两人都在一起八年了,真分开谁都不适应。

于是就只能这样将就了。

他们还像以前那样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玩儿。

可是又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滚滚兽以前是让他骑在背上,现在罗伦胳膊一伸就把他拦腰抱起……

以前他们是一个吃饭一个吃竹子,现在他们都吃饭,罗伦还总夹走他咬过一口的糕点……

以前他们睡在一起是颜柯八爪鱼一样抱着滚滚兽,现在成了罗伦把他揽在怀里……颜柯觉得自己总有一日会被那放在腰上的大手给烫死!

还有洗澡,以前他们是一人一熊玩水,现在……

罗伦:“一起洗吧。”

颜柯:“滚!出!去!”

罗伦失落道:“以前都一起……”

颜柯看着他光溜溜的身体,脸红如小龙虾:“给!我!出!去!”

罗伦蔫不拉几道:“好吧……”

人和熊与人和人是截然不同的。

两人只不过同床共枕了……嗯……不到五天,就出事了。

罗伦把颜柯从头亲到脚,亲得颜柯心尖尖都打颤颤,然后……两人就没羞没躁地做了。

罗伦大熊猫食之知味,以前他觉得世上最好吃的就是新鲜的嫩竹笋,现在他觉得这世上再没有比颜柯的身体更甜了。

他怎么亲都亲不够,怎么要都要不够,怕看他掉眼泪又想看他因为太舒服而忘情的哭泣。

颜柯喜欢罗伦,虽然他觉得这不对,但根本阻止不了。

他们相依相守八年,早就把对方看做最重要的存在,罗伦又一夜之间变成人……他爱他,很爱他。

罗伦也爱他。

甜蜜蜜的两年时光放到现在却成了想一下都心脏被腐蚀的烈性□□。

十年一到,罗伦必须得走。

他对颜柯说:“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颜柯相信他:“好。”

罗伦走之前吻了他好几次,黑眸中全是舍不得:“我现在化形不稳,必须得回族里完成仪式,所以……所以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化形了我会很快回来的!”

颜柯连半点儿怀疑都没有,他甚至催促他:“快走吧!你爱回不回,谁还稀罕呢。”

罗伦知道他的小脾气,又抱又亲,实在挨到最后了才说道:“阿柯,我爱你。”

颜柯努力让自己别笑得太明显,但真心压不住翘起的嘴角,他说道:“行了行了,快走吧!”

罗伦又重复道:“等我,我一定很快回来。”

然后……

一别五年。

颜柯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天底下最大的谎言。

颜柯眼泪落个不停,谢见微也怔怔地看着前方,面色越发苍白。

他一开始就知道他不可能会回来,但听到他说“会回来”时,他还是期待的。

而现在,不用期待了。

颜柯已经等了五年。

谢见微无法想象他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等了五年。

颜柯终于收住了眼泪,他哭了一场似乎畅快多了,虽然眼底最深处的痛苦永远不会消散,但至少适应了,他对谢见微说:“陛下,看开些吧,这是命。”

有得必有失,那十年、二十年,他们给他们带来了无数快乐甚至是生存下去的依靠,但时间一到,得到的就会失去。

这样才是应有的平衡。

颜柯说这些也是为了安慰谢见微,他太了解他的心情了……

不吃不睡,甚至想死。

颜柯真的想过,但是他不能,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母亲家人,他不能让他们伤心难过。

而且他始终不死心,始终觉得……罗伦会回来。

虽然没那么快,但他也许会回来。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他也想等下去。

谢见微轻叹口气:“这些年苦了你了。”

颜柯笑得很勉强:“说出来倒是舒坦了些。”

谢见微也没法安慰他。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颜柯又问他:“能睡会儿吗?”

谢见微道:“试试吧。”

颜柯说:“那我先出去了。”

谢见微:“嗯。”

谢见微闭上眼,一片清明的脑袋似乎终于有了迷糊的意思。

他也许是睡着了,因为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阿离,梦到他变成了人。

一个他无比熟悉,看着就心生喜欢的人。

谢见微看到自己和他在一起,相拥相守相爱。

只是有些奇怪,他们穿的衣服住的地方很奇怪。

不过也很新鲜,在梦里阿离是一国之君,他是他的伴侣,他不涉政事,只辅佐阿离,等着他回来。

他们在一起……一直在一起……像所有恩爱的夫妻一般。

醒来之后,空无一人。

谢见微睁大眼,忽然有些害怕。

他想睡觉了,能睡着了,可是却不敢睡了。

如果继续做那样的梦,他真的想一睡不起。

梦里他不是一个人,梦里他有阿离永远相伴,梦里他真的很幸福……

有这样一个心满意足的梦,他何必要睁开眼面对冷冰冰的现实?

谢见微无法抵抗,他又睡着了。

梦里陆离带他去了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他还给他做饭,陆离居然手艺这么好,做的菜好吃得不得了。

谢见微睡得心满意足。

直到颜柯把他叫醒:“陛下!”

谢见微醒来,满目失落。

颜柯道:“您已经睡了三天了!”

谢见微默不作声。

颜柯道:“再这样睡下去……”

谢见微强撑着起来,慢慢说道:“让你们担心了。”

他精神好了很多,也能吃下饭了,当天晚上他便开始批阅堆积成山的奏折。

他看得很快,处理得更快,一直忙碌了一整夜,第二天直接换上朝服去上朝。

大臣们以为他康复了,一个个都高兴得不得了。

可只有颜柯知道,谢见微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他进入了一个极其糟糕的循环。

醒来后便不吃不睡,一心处理政事。

几天后他会忽然睡着,然后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颜柯非常担心,他觉得谢见微要么是不吃不睡地累倒,要么是睡下后再也不醒来。

总之……太糟糕了!

颜柯有心和他聊聊,但谢见微心封得死死地,根本没法知道他在想什么。

表面上看着似乎十分理智,可深想又觉得他可能满心都是绝望。

颜柯忧心忡忡,偏偏这事也没人能商量。

事实上商量也用处不大,症结只有一个,阿离回来了,谢见微就好了。

但是……

颜柯根本不敢想他们会回来。

因为查遍历史,从未有一个神兽会离开后再回来。

只是没人像他和谢见微这样痛苦。

他是许了个糟糕的愿望,让自己爱上了罗伦。

谢见微是太孤独了,唯一的阿离走了,他已经对整个人生产生了怀疑。

颜柯没能安慰到谢见微,反倒是被传染了,被压到心底的绝望蔓延而出,他整个人都落魄不堪。

谢见微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完全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又是梦境。

却说真颜柯已经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快疯了。

太阴了,它这招使得太阴了!

陆离跟着罗伦回到兽族,因为时间紧迫,他们甚至没空去探索这个新地方便紧锣密鼓地安排化形。

过程并不复杂,而且也没有失败的风险。

基本上等仪式结束,圆滚滚的熊猫元帅便恢复英姿,成了那位帅掉渣的帝国元帅。

颜柯松了口气,想着这下好办了,元帅大人追妻的本事溜得很,只要变成人形,分分钟搞定军师大人,到时候两人恩恩爱爱,心结也就圆满解开。

本以为一帆风顺了,谁成想竟出现了这样一个惊人的变故。

陆离失忆了,是真的失忆,忘记了自己是帝国元帅,真以为自己是兽族的四殿下。

颜柯心急如焚,连忙在他脑海中开口:“元帅大人!”

陆离的声音陌生又疏离:“你是谁?”

颜柯:“……”这可让他怎么解释才好!

颜柯斟酌了一下:“那个……那个……”

他还没说完,周围有人簇拥而上,一个劲得恭喜陆离。

陆离笑得很得体:“承蒙关照。”

罗伦也祝贺他道:“恭喜四殿下荣获新生。”

陆离忘了自己的元帅身份,却完全记起了兽族的事,他对罗伦说道:“晚上的宴会,将军可别忘了。”

罗伦笑道:“放心,臣一定不会缺席。”

陆离笑了笑。

罗伦暗地里松了口气:看来殿下是全忘了。

不过这也正常,谁都是这么过来的,化形后会忘记在人族的记忆,会忘记身为守护神时发生的事。

这是好事。人兽殊途,与其记得那些事,还不如全部忘记。

相伴十年、二十年已经足够了,人族都是善变的,也许早已腻了他们。

这样忘记,对彼此都是解脱。

罗伦如此想着,可心脏切始终在隐隐作痛,好像忘记了绝不该忘记的人。

颜柯快急死了,万万没想到这次的它这么能耐,竟然能够干扰到元帅大人!

不过想来也是,它知道了这是梦,它又极其了解元帅大人的精神结构,所以想要干扰他还真不是难事。

而现在的局也是惨到了极点。

元帅大人才对军师大人说了:我很快就会回来。

然后就把军师大人给忘了!

显然他没办法很快回去……

这么一来,别说是解开军师大人的心结了,简直是要加重!

军师大人被始乱终弃了啊!虽然是只滚滚兽,但很明显军师大人很在意滚滚兽,当心肝儿宝贝一样宠着……如今一去不回了!

颜柯虽然有些着急,但却也冷静下来。

它再怎么厉害也还是没用,因为它不知道颜柯的存在,它防得住陆离却防不住颜柯。

颜柯定了定神,知道自己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失忆如何,元帅大人在自己梦境里时,哪次不是对军师大人一见钟情?

作者有话要说: 剧个透,军师大人心结不多【。】这个结束,还有一个,然后正文就完结啦!

不过别方,结尾有彩蛋,番外还可以搞一搞,么么哒。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