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95章 番外(二)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95章 番外(二)

龙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番外(二)

“抱歉。”颜柯低着头避开, 向罗伦道了声歉。

罗伦怔了下,酒精和意外挤在一起, 让他的脑袋有些乱。

颜柯深觉尴尬, 转身便要离开, 可他只走了一步, 就被人握住了手腕。

两人同时愣了一下。

罗伦如同被蛰到一般快速松手。

颜柯想了下,问道:“上将……有什么事吗?”

罗伦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幸亏他脸皮厚再加上天黑, 所以面上到是不显。

他不出声, 颜柯又问道:“上将?”

罗伦这才回神,他清了清嗓子, 说了句特别没营养的话:“来参加元帅和军师的结婚纪念日吗?”

颜柯:“……”

罗伦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到不能再蠢的问题,他试图挽救,又开口问:“颜医生是一个人吗?”

问了之后罗伦又想打死自己,不会问不如不问,万一颜柯说:我女伴在那边,我去找她了。可怎么办!

颜柯正要开口。

罗伦竟又突兀地来了一句:“我是一个人。”

颜柯愣了愣, 有些没弄清逻辑。

罗伦也没法继续说了,太尴尬了,自己这都说了些什么玩意!简直语无伦次!

颜柯抬头看了看罗伦,他笑了下道:“上将是喝多了吗?”

罗伦一听这话, 顿时如同抓到救命稻草般,有理由:“是喝了点儿酒。”

颜柯说:“今天是元帅大人高兴的日子,您会喝多也正常。”

罗伦又说:“其实也没喝太多。”

颜柯道:“您今天是自己来的?”

罗伦连忙应下:“对!”

颜柯问:“上次的长歌小姐……”

罗伦懵了一会儿, 显然没想起这人是谁。

颜柯自顾自笑了笑:“没什么。”这都过去大半年了,罗伦上将显然不是个长情的人,估计连那美人长什么样都忘了,自己这么一问,倒是略显尴尬。

眼看着两人无话可说,罗伦又很着急。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单独和颜可说话了,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可是说什么……

颜柯喜欢听什么?

对了,罗伦想到了:“一起去星夜喝一杯?”

星夜是首都星颇为知名的猎艳场所,颜柯常去,罗伦回到首都星,为了和他“偶遇”也去过不少次。

颜柯今天却没太有心情,他说道:“改……”

话没说完,却因为与罗伦对视而猛地住了口。

罗伦也眼睛不眨地盯着他,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全是期盼。

这感觉真的太熟悉了,熟悉到让颜柯怦然心动。

他顿了下,硬生生改口道:“好……”

罗伦立马眸中满溢喜悦:“太好了!”

颜柯看着他:“上将是要去寻个伴吗?”

罗伦想寻个鬼,他就想和他多在一起待一会儿,但这时候他得装,只能摆出花花公子的模样,说道:“碰碰运气吧。”

颜柯觉得自己太荒唐了,而且有些眼瞎,他挪开视线,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罗伦的飞行器闪亮又骚包,是传说中的把妹利器。

颜柯神色淡漠地坐到副驾驶座上。

罗伦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情绪转变,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还挺好的。

罗伦本就怕自己哪儿做的不好,此刻颜柯又板着脸,他越发局促了。

该说点儿什么。

可是说什么?

他不想和颜柯谈女人,好不容易的独处时间,他真的不想去提那些戳心的东西。

又能说什么呢?

罗伦大老粗一个,曾试图了解一下医学领域,想着以后借此和颜医生正经聊聊,但那医书好比天书,他用来催眠效果倒是相当棒。

专业不同该怎么聊天?他真想去请教下他的泥腿子老大。

可惜没时间了!

幸好飞行器速度极快,星夜也离着不远,一会儿工夫他们便抵达了目的地,避免了狭窄空间里的尴尬情景。

罗伦挺稳飞行器后便有AI凑上来问:“请问要走特殊通道吗?”

首都星的AI有识别系统,罗伦的身份足以让他在任何地方都受到特殊待遇。

罗伦点头应了应。

他和颜柯已经走进酒吧,但走进去后他俩都愣了愣。

星夜的内部装饰是星空密布,仿佛所有人都置身于夜空之中,享受群星环绕,很是梦幻。

但眼前这地方却月夜笼罩,皎洁的月光温柔得像情人的双手。

颜柯眨了眨眼睛:“这……这是月夜吧?”

罗伦老脸一红,连忙道:“停错地方了!”

星夜和月夜毗邻,老板都是一个,但面向群体却截然不同。

星夜是异性恋,月夜是同性恋,走错门这种事还挺要命的。

罗伦真不是故意的,但这意外搞得他好像“图谋不轨”,他生怕颜柯不高兴,连忙说道:“错了错了,我们去星……”

他话没说完,颜柯竟来了一句:“留在这儿吧。”

罗伦明显僵了一下。

颜柯说完又觉得这话有些古怪,他解释道:“反正是喝酒,哪儿都行。”

罗伦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高兴得差点没把狮鹫号开出来绕首都星飞三圈!

还是怕罗伦有些误会,颜柯又解释了下:“那个……这里比较安静。”

颜柯真的不太想去星夜,他每次进去都会被一圈小姐姐围住,往日还愿意和她们聊天玩玩,但今天他真没心情。

不过他很快又想到:“如果上将要去星夜……”

“这儿挺好!”罗伦快速说道,声音都高了几度。

颜柯也没再说什么,两人一起走近月夜,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

这儿不见得比星夜人少,但是却没人来骚扰他俩。

其实他们相当惹眼,但因为是结伴而来,大多数人都会以为是情侣,所以也就不会来自讨没趣。

罗伦快高兴炸了,点酒的时候一个兴奋就点了个“全场买单”。

颜柯眨了眨眼睛。

罗伦清清嗓子道:“今天是元帅大人和军师大人的重要日子,我们虽然偷跑了,但也得继续庆祝。”

颜柯了然:“上将有心了。”

罗伦乐得还想再点个“三日狂欢”。

他太高兴了,这样的喜悦他恨不得全首都星人都来分享他的喜悦。

可惜他高兴,颜柯却神色恹恹。

酒上来之后,他连干三杯。

眼看着他还要喝第四杯,罗伦的兴奋终于降温,意识到颜柯的情绪很不好。

“颜医生……”罗伦斟酌地问他,“遇到什么事了吗?”

颜柯又喝了两杯,烈酒让他倒吸口气,差点儿呛到。

“没事……”他嗓音有些沙哑,“没什么事。”

罗伦也不好问太多,主要两人的关系太“生疏”了,交浅言深会惹人讨厌。

颜柯也不多说,只是一个劲得闷酒。

罗伦心急又心疼,张张嘴可惜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

安慰是空洞的,他能做的似乎只有陪着他。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颜柯面颊绯红,眼中全是水汽,大概是酒精的作用,但那模样真像是要哭了:“上将喜欢过什么人吗?”

忽然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罗伦顿时有些紧张。

颜柯没等到他的答案,自顾自笑道:“应该没有吧……如果有喜欢的人,您肯定早就和她在一起了。”

罗伦看了看他,漆黑的眸子暗了暗。

颜柯摇着酒杯,半晌说道:“没有挺好的。”

罗伦心一刺,声音略有些颤地问道:“颜医生是有喜欢的人吗?”

颜柯笑了笑,神态温柔,原本带着些冷意的五官竟一下子变得秀气可爱,他轻声道:“是啊,有一个。”

罗伦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急声问道:“谁!”

颜柯耸耸肩,慢慢说道:“您不会认识的。”

罗伦呆了半天,之前那汹涌的喜悦像瞬间遇到寒冬的湖水一般,全都冻成了冰块。

他很艰涩地开口:“她……为什么没和你在一起?”

颜柯摇了摇头。

罗伦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声音在说话了:“她不喜欢你吗?”

颜柯扬了扬嘴角,笑容里满是甜蜜:“他喜欢我。”

罗伦心都被戳成马蜂窝了,他自虐般地继续问着:“那要恭喜你们了,嗯……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不了。”颜柯颓然靠在椅背上,低声道,“结不了婚。”

罗伦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颜柯顿了半晌,才用着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他死了。”

罗伦瞳孔猛地一缩,他看着颜柯,眼睛不眨地看着他,完完全全地体会到了他巨大的绝望和痛苦,然后这些情绪急速压缩,全部聚集、瞬间填满了他自己的心脏。

罗伦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心疼颜柯痛失所爱,又庆幸那个人死了,可很快又只剩下溢满了骨髓的失落。

颜柯心里有个人,而且念念不忘,深爱着她。

这几乎在告诉罗伦:你这辈子都得不到他了,你这辈子都只能远远看着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偿所愿了。

为什么连一线希望都不肯留给他?既然彻底没有希望,当初又为什么要相遇?

罗伦忽然觉得很不甘心,九年了吧,他爱他已经有九年了吧。

可是到头来……到头来……

罗伦实在是太不甘心了,他想知道他到底喜欢一个怎样的人,所以他问出口了。

颜柯应该是醉了,而且醉在了美好的回忆中,他轻笑着,秀气的五官显得有些孩子气:”他很可爱,特别可爱。”

可爱啊……罗伦想想自己,心凉得透透的,他一个粗鄙的军人,永远和这俩字没有任何关系。

他又忍不住说道:“她……她一定身材很好……”

颜柯歪着脑袋想了下,笑着说:“不算太好吧。”也许挺好的,只是包成个粽子谁知道好不好。

罗伦怔了下。

颜柯笑眯眯地说道:“反正没有一对漂亮的大胸。”

罗伦的心被戳得稀巴烂,他太清楚颜柯的喜好了,喜欢性感的女人,喜欢漂亮的胸部,甚至还有仅凭一眼就看出胸围的本事……

但是他说他喜欢的人没有这个。

这一定是爱惨了吧。

如果不是真的爱到了骨子里,怎么会连自己的喜好都背弃?

罗伦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端起酒杯,把那烧喉的烈酒一饮而尽,可是再烈的酒,也压不住他胸腔里翻腾的酸意。

难受,太难受了。

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该约他出来。

给他点儿妄想,他愿意一直幻想下去。

可现在……现在怎么办?

到底还能怎么办!

颜柯是真的喝醉了,他不停地说着自己故去的爱人,说着他的好,说他多有趣,说他可爱的时候能把他的心都给暖化……

罗伦自虐般地听着,杯中酒从没停过。

再怎么千杯不醉,这么个喝法也是绝对撑不住的。

也不知道是第几杯的时候,罗伦把酒喝下肚后忽然就有了天大的胆子。

他不想听颜柯再说那个女人,他不想让颜柯满脑子都是别人,他豁然起身。

颜柯迷糊糊地看着他:“要走啦?”

罗伦不发一语,握住他的手腕把人拉了起来。

“诶……”颜柯踉跄了一下,勉强站稳:“上上上将?”喝得舌头都大了。

罗伦把他带离了月夜,几步走上飞行器。

颜柯坐到副驾驶座上脑袋还晕乎乎的。

罗伦开启了自动驾驶,转头看他。

颜柯眼睛睁得很大,但意识显然是极度不清醒的。

他用着软绵绵的嗓音喊道:“上……上将?”

罗伦按住他的后脑勺,吻上了这个朝思暮想了整整九年的唇。

颜柯整个人都傻住了。

怂了这么久的罗伦上将终于不怂了,他冲进他的口腔,用着满含绝望得深沉爱意疯狂席卷着他。

颜柯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等到他有意识的时候,自己竟然环住了罗伦的脖颈。

——没有推开,反而回应了他。

**,一发不可收拾。

浑浑噩噩的一夜,从飞行器到将军府,颜柯从一开始的又哭又闹疼得死去活来到后头哼哼唧唧双腿勾着罗伦……

罗伦一边觉得自己完了完了,醒来就是地狱;一边又沉醉于这末日前的狂欢,放纵自己索取着。

天亮后,罗伦猛地坐起。

他睁开眼,屋里已经空荡荡,本该在他怀里的人早就不见踪影。

但人走了,痕迹还在,昨晚的疯狂遍布整间卧室,他们似乎从进门开始便在撕扯着衣服,在地毯上便抱在一起,罗伦满脑子都是昨晚的欢愉,可很快又是巨大的恐慌。

他强了颜柯,他竟然把颜柯给强了!

怎么办,颜柯会不会一气之下……

恐惧擭住心脏,罗伦连忙穿好衣服,抬脚就去找元帅。

得让老大拜托一下军师大人,得让军师大人去劝劝颜柯,千万……千万不能出事!

却说颜柯醒来后真是落荒而逃,他喝多了,但昨晚发生的事他记得一清二楚。

他竟然……竟然……

颜柯脸白得不像话,他想都没想便去了元帅府,心急火燎地去找谢见微。

谢见微昨晚到是挺轻松,虽然是结婚纪念日,但“兄弟们”太给力,竟然真把陆离给车轮战放倒了。

元帅大人本想着纪念日的晚上要做个够,结果自己睡成了狗……

没人折腾,谢见微神清气爽,大清早去处理些公务后便早早回了元帅府,在园子里料理那几株水土不服的甜甜果。

颜柯昨晚其实是“半死不活”状态,但当医生的就是开挂,自己给自己设定个治疗,马上恢复大半,要不然别说是跑到元帅府了,估计他下床都得直接跪倒。

谢见微瞥见他还警惕道:“甜甜果还没结呢!”之前颜柯表示很好奇这果子到底有多好吃,听说元帅大人移植了几株回来就对着它们流了半天口水。

所以谢见微才防他跟防贼似的。

颜柯嚎啕大哭:“大人啊!救救我啊大人!”

谢见微纳闷了:“怎么了?”他可不信颜柯真有危险,要知道这里可是首都星,而且那个把他当眼珠子的罗怂包刚回来,能让他遇到危险才有鬼了。

颜柯忐忑不安:“我可能会被罗伦上将给打死。”

谢见微:“……”

颜柯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真的闯大祸了!我……我……我把上将给强了!”

谢见微:“!!!”

颜柯哭唧唧:“救我啊,大人,除了您没人能救我了。”

“等等……”谢见微面色很是古怪,“你……你把罗伦给……”

他话没说完,颜柯就用力点头,表示自己的确是干了相当禽兽的事!

谢见微沉吟一声,很是意外:“没看出来啊。”

颜柯:“我也没想到自己喝多了竟然这么疯!”

谢见微忍不住问道:“罗伦……那个大块头……嗯……”

颜柯意识到他误会了,赶紧澄清道:“是这样的,我和上将去喝酒,我俩都喝多了,然后呢……我吻了上将,然后……我们就上|床了,嗯……我在下面,但、但肯定是我勾引他的,上将是个直男,他……”

谢见微:“……”

颜柯还在语无伦次地解释着。

谢见微拍拍他肩,语重心长道:“放心,他不会打死你的。”某怂包估计已经乐上天了。

接着颜柯又痛不欲生道:“我不该喝酒啊,我不该喝那么多啊,我把上将当成别人了啊,我……我……”

谢见微打断他:“当成别人?”

颜柯苦着脸道:“我把他当成自己喜欢的人了。”

谢见微又问道:“你有喜欢的人了?”

颜柯懊恼得要死:“是啊,我有喜欢的人了,可我竟然……竟然……”

谢见微忽然就有些心疼罗怂包,他问颜柯:“你喜欢谁?我怎么从不知道。”

颜柯神色黯了黯:“那都是帝国之前的事了,而且……而且他战死了,所以我从未提过。”

“战死?”谢见微皱了皱眉,“叫什么名字?”

颜柯提起这个,眸中便一片沉痛:“肖。”

“单字名?”

“嗯。”

谢见微想了下,接着错愕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肖是个后勤兵,一百八十岁,因为没有家人,所以说什么都不肯退役,所谓的战死其实是身体支撑不住,倒在了后勤处……”

“啊?”颜柯说,“不可能,肖很年轻的!”

谢见微又想了下,摇头道:“战死的名单我全都记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落下任何一个人。”

那都是跟着他和陆离出生入死的战士,每一个出了意外,他都把他们的信息印在了脑海里。

颜柯是极其信任谢见微的,他这么说了,他也忍不住怀疑:“可是……肖最多只有二十多岁,他……”

谢见微问他:“你记得他长什么样吗?”

颜柯解释了一下:“他当时伤的很重,皮肤大面积烧伤,一直缠着绷带。”

谢见微愣了一下:“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模样。”

颜柯哂然道:“他还伤着喉咙了,话都说不明白。”

谢见微奇了:“你这眼光厉害了,竟然喜欢上一个粽子?”

颜柯:“……”

“说起来……”谢见微的记忆实在是太好了,过去这么久的事他竟然都记得清清楚楚,“我知道一个人,在那段时间还真被烧得面无全非过。”

颜柯心一跳:“谁?”难道他竟然没死吗?

谢见微古怪地看了看他,正要开口说话,外头传来了脚步声。

罗伦来之前先给陆离打了一通电话。

陆离睡得迷糊糊的,听得也懒洋洋:“吵什么吵,好不容易放个假。”

罗伦急得肝疼:“救我,老大救我啊!”

陆离说:“出门左转,好走不送,地狱欢迎你。”

罗伦:“别见死不救啊老大,真的出大事了。”

陆离听他这声音都觉得是屁事,但考虑到这混蛋的心上人帮了他和阿微大忙,所以决定给他点儿面子:“说吧,什么事。”

罗伦很是悲怆道:“我……我把颜医生……颜医生给强了!”

陆离:“……”

罗伦很是痛苦不堪:“我喝醉了,脑门一热,就……就酿下大错了!”

陆离正想说一句,酒精真是个好东西,竟然还能让怂包上天。

罗伦便又给他一句:“完了,真的完了,颜医生有喜欢的人。他对那人用情至深,和我倾诉了半天,他……”

陆离纳闷了:“没听阿微说过啊。”

罗伦叹气道:“他有隐情,所以没说,但千真万确,我真是……真是……”

陆离正色道:“如果颜柯真有了爱人,那你这事可就是罪过了,我保不了你,你还是去负荆请罪求原谅吧。”

罗伦比较怕的是:“老大,颜医生他不会一气之下……一气之下寻……寻……”他都不敢把死字说出来。

陆离说:“这个你放心,颜柯如果因为这事死了,阿微肯定让你陪葬。”

罗伦:“……”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心如死灰。

他挂断通讯器,在屋里坐立难安,最终还是决定去拜访下军师大人,是死是活全凭颜医生一句话,他得向他道歉,此生永不相见也是他自作自受,千万不能让颜医生钻牛角尖。

罗伦认定了颜柯是个直男,是个有深爱女人的直男。

一个直男被这样那样了一宿,大多数人都会想不开吧?

他真怕颜柯想不开,所以急急忙忙赶来元帅府。

哪里能想到,早上刚分开的两个人竟然就这样再度碰面。

谢见微看了看罗怂包,直接问道:“九年前,星历三月,你是不是为了救a1578星的百姓而受了一记百虫炮?

罗伦没反应过来,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了?

谢见微又道:“我记得你当时的护甲全都被烤化,皮肤也整个炸裂,毁容的相当彻底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咬小粘糕脸扔了1个深水鱼雷【破费啦!】感谢某番茄一只扔了1个浅水炸弹、一个火箭炮、一个□□弹和地雷,感谢风间语花扔了1个火箭炮,也感谢其他扔雷的小天使!么么哒!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