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101章 听说你想跑(五)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101章 听说你想跑(五)

龙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听说你想跑(五)

什么叫人赃并获?谢见微这会儿就是,还是教科书级, 相当典范。

可关键是他真没做坏事!

然而……

陆离问他:“你在做什么?”

谢见微:“……”

“发邮件?”

谢见微:“……”

陆离:“给你姐?”

谢见微:“……”

陆离笑了下:“这几天这么乖, 就是在等这时候吗?”

谢见微: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他的确是在给他姐发邮件, 但他为了清除使用痕迹, 删除的相当彻底, 而他的邮箱是政府机密,里面的邮件是即时性的,即发即删, 根本没有留存。

他用嘴巴告诉陆离:“别想太多, 我只是在向家人保平安。”他会信?信了就不是他家大离了。

谢见微可怜巴巴地看向陆离。

陆离只会认定他是在心虚, 于是更加心如刀割。

眼看着气压越来越低, 米粒不禁有些担心:“那个, 陆离他不打老婆吧?”

谢见微:“亏你在他脑袋里住了好几年。”

米粒清清嗓子:“他很坏的,不和我沟通, 还总想弄死我,把我屏蔽得非常彻底。”

谢见微笑了一下:“这么看来我对你还挺好的。”

米粒:“……”

它沉默了一会儿, 忽然醒悟过来了:“当我什么都没说, 你老攻特别好,特别棒, 天下第一的元帅大人,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长得帅会做饭懂情趣还疼老婆,简直是银河系……啊不,是全宇宙第一好老攻!”

谢见微神态放缓, 把米粒给“关”了起来。

米粒冷汗直流,默念一声:幸亏老子机灵!要不然真成米粒了!

陆离当然不会打老婆,事实上他一看媳妇儿委屈巴巴,心就疼得滋啦啦,只想好好哄哄他,除了离开,什么事都答应他。

可惜的是,谢见微什么都不想要,只想离开。

陆离的心一沉再沉,他想起四年前那个清晨:空荡荡的屋子,杳无一人的小岛,他站在碧海蓝天下,仿佛置身于冰冷的坟墓。

谢见微的不告而别给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他之后整整半年都无法走出这个阴影,后来……是他的表弟找到他,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的家在这,他早晚会回来的。”

这让陆离打起精神,他为了等他回来,为了让他再也没法离开,做了充分的准备,所以……

陆离对谢见微温柔地笑了笑:“放心,即便是谢见欢也别想带走你。”

他说完这话便吻上了谢见微,他吻得粗暴用力,冲进他口腔的舌不是在挑起情趣,而是像席卷而来的暴雨,阴暗沉重,带着狂躁压抑的情绪,用绝望来宣示着浓烈的独占欲。

谢见微顿时心疼得不要不要的,他小声说道:“我不走,阿离,我不会走的。”

陆离声音很平静:“又在骗我。”

谢见微说:“真的不会走,我只是向谢见欢报了声平安,她这么久没见着我,肯定会担心的,我……”

陆离打断了他的话:“别说了,我不会给她任何时间的。”

谢见微这才明白过来,自己似乎又“弄巧成拙”了。

陆离八成以为他说这些话是在拖延时间……

假设一下陆离的脑回路:

谢见微已经向姐姐通风报信,谢见欢赶过来需要一定的时间,他稳住了陆离,不转移低点的话,谢见欢就能找过来,但显然陆离已经猜到了,所以他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可问题是……真的是什么机会都木有啊!

谢见微还挺舍不得这地方的,多好的山中别墅,枫叶还在如火如荼的开着,现在离开就看不到这美景了。

而且根本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何必要大费周折的搬家?

算啦算啦,搬就搬吧,开心就好。

陆离行动力相当强,说话的空档已经安排好直升飞机,他什么都没拿只带着谢见微上了飞机。

谢见微本想贤惠地收几件衣服,但估计他现在做什么都会让陆离觉得自己在拖时间,于是老实地牵着他手,尽量听话。

陆离带着他上了飞机,起飞后谢见微从上往下看去,心中尽是惋惜:多好的地方,多漂亮的红枫,可惜了……

陆离一直在盯着他,自然看到了他的表情:惋惜、遗憾。是因为没办法逃走了所以这么难受吗?他用力握着谢见微的手,用着钢铁般的力量试图禁锢他。

无论何时,陆离都能把自己虐得肝颤,这本事也是没谁了。

然而自虐的同时,他还心心念念都是身边的人。

现在已经六点多,谢见微有点儿饿,正这么想着,陆离便拿出一个便当盒放到谢见微面前。

谢见微:“……”

陆离不看他也不说话,只看向窗外,仿佛外面的蓝天上有什么特别值得注视的东西。

谢见微瞧瞧他的侧颜,心里又暖又甜,真想亲他一口。

都气成这样了,还惦记着他的肚子。

他的大离怎么就这么可爱!

虽然多疑的毛病改不了,但是……他真的爱他,爱得毫无底线毫无原则。

谢见微弯着嘴角打开便当盒,看一眼便心脏砰砰砰。

十八岁的时候,陆离给他做了无数次早餐,但那对现在的谢见微来说只是一段回忆,不算真正吃到。

可现在……他终于要尝到那刻在回忆中美味了。

溢满了青涩的回忆,充斥着纯净的爱恋,美好得像初春清晨的第一轮阳光。

谢见微想拿筷子,然而左手被大离握着,他右手还要掌控饭盒,不用左手真吃不到饭。

他小声对陆离说道:“阿离……我的手……”

陆离终于看向他,他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已经是在飞机上,他怎么跑也跑不出去,根本没必要这样握着。

但是……他不想松开。

谢见微抿嘴笑了笑,低声道:“你喂我好不好?”既然不松开,那就只好用一下陆离空着的手了。

陆离怔了下。

谢见微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垂着眸,面上有些许绯红,如被夕阳耀红的天边,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

他唤他:“阿离?”

陆离猛地回神,他拿起筷子问他:“想吃什么?”

谢见微指着那个章鱼模样的小东西:“这个。”

陆离夹了一块送他嘴边,谢见微连忙凑过去张嘴吃下。

那小东西做得不算小,谢见微一下子吃进嘴里,嚼得时候鼓起了腮帮子,那嫩嫩的肌肤撑起一个圆鼓鼓的弧度,别提多可爱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表情和眼睛,仿佛吃到了无比美味的东西,满眼都是满足和愉悦。

往日的记忆涌上脑海,陆离胸腔里一时间又甜又涩。

十八岁的谢见微要更小一些,面庞也更加稚嫩,眼睛也更圆一些,他本来就生得很好看,陆离看他第一眼就总忍不住看他第二眼,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但他见到谢见微时便明白这是自己等了半生的人。

他不爱吃早餐,他便早晨四点起来给他准备便当。

数月如一日,他一点儿不觉得累,反而满心高兴。

只要想到他吃早餐时幸福满足的模样,他便觉得心情愉悦,能瞬间卸掉所有疲惫。

陆离会爱上他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他以为他也爱他,他已经幻想了无数他们两个人的未来,可最后,在毫无征兆的时刻,谢见微亲手撕碎了他们的未来,在他勾勒的美好蓝图上画了一个猩红色的叉号。

他的离开,否定了他的爱。

陆离现在没法相信谢见微,这几天谢见微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他依赖他,享受他给他的,似乎还爱着他……

但是四年前也是这样,在那座小岛上,他像个粘人的猫咪般缠着他,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全是对他的爱,他和他说了很多甜蜜的话,做了很多亲密的事,可结果呢?

他抽身离开,毫无眷恋。

只是这一个行为,就将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毁掉了。

所以陆离怎么敢相信他?怎么能有自信去确定这不是他又一个名为甜蜜的陷阱?

谢见微唤他:“还想吃这个。”

陆离怔了下,不用看都知道他想吃什么,他清楚他的口味,清楚到知道他吃东西的顺序。

他了解他到这样的地步却又那样的不了解他。

陆离不知道,没法确定到底哪个谢见微是真的。

谢见微吃了一会儿后说道:“你拿着便当盒。”

陆离:“嗯?”

谢见微催促他:“先把筷子放在盒里,你再拿起它。”

陆离以为他是要自己用筷子夹着吃,心里有些难过,却也没说什么,老实照做了。

谢见微的确是自己拿起了筷子,他夹个小肉丸递到了陆离面前:“张嘴。”

陆离:“……”

谢见微弯了弯眼睛:“你也饿了吧。”

陆离不争气的心脏又开始胡乱跳动。

谢见微声音特别柔软:“快吃点儿垫垫肚子,有这么多呢。”

陆离吃下了那个肉丸,他很少吃自己做的东西……事实上,他做过的东西只有谢见微吃过。

他尝不出肉丸什么味道,他也并不饿,他满脑子都是谢见微温柔的笑。

两人你吃一会儿我吃一会儿,让饥肠辘辘还在开飞机的机长同学很是心酸,好想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约莫一个小时后,他们抵达目的地。

飞机落在停机坪上,两人走出来,谢见微瞬间眼前一亮。

这儿可真美。

眼前应该是个湖泊,但湖泊的颜色太特殊了,像一面镜子,将天空完全倒映其中,放眼一看,仿佛有有两个天,一样的碧蓝,一样的美丽,上方和下方的云朵照相呼应,描绘出一副波澜壮阔的美景。

这儿一样的偏僻,除了直升飞机,估计没什么交通方式能够出去。

但是一样的美,太美了。

谢见微忍不住惊叹道:“这里可真漂亮。”

陆离终于松开他的手,可紧接着他单手环住他的腰,抬起他的下巴,吻上那淡色的唇。

谢见微呆了一下。

陆离侧头,吻得更深了一些。

谢见微心中满溢着浓浓的爱,终于无法忍耐,他环住陆离的脖颈,热切地回吻他。

陆离带他用身体熟悉了一下他们的新居所。

这是傍山一水的一座小岛,前头是一望无尽仿若大海一般的湖泊,后头是一座陡峭的高山,山的形状很有趣,呈环抱式,恰好将这栋别墅抱住,从外头看真是什么都看不到,而在里头的人想出去也是难上加难。

谢见微不禁有些好笑,为了关他,陆离也是煞费苦心,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基地”还有多少个?

谢见微又被戴上了脚链,活动范围固定在自己的卧室,因为带着脚链穿裤子比较麻烦,所以谢见微主动不穿裤子,只穿了个宽大的衬衣,勉强遮到臀部。

真空状态的后果是,某大离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别提多自在了。

谢见微以前是妥妥的禁|欲系,因为X生活问题不知道瞪了陆离多少次。

但现在……他一想到陆离那可怜巴巴被虐得面无全非的心肝脾肺,便无限纵容他,他想怎样就怎样,只要能让他别自虐,做个爱什么的……嗯……不是事。

陆离这福利也是谋得杠杠的。

又过了约莫七八天,谢见微觉得是时候以证清白了。

两人先这样那样一番,谢见微窝在陆离怀里喘着气,见陆离心情不错,谢见微说道:“我那次真是在给家里报平安。”

陆离抚着他后背的手顿了顿,不出声。

谢见微再接再厉道:“你可以问问守在红山(之前的住处)的人,肯定没外人闯入的。”

如果他真给谢见欢通风报信,那谢见欢早就杀到红山逮人了,即便他们走了,但她也一定会过去。

可都一个周了,根本没人去红山,所以足以证明他没想跑。

陆离自然对这些了如指掌,如谢见微所言,谢见欢没去红山,事实上谢见欢这些天都没厉害海城,一直在那儿和朋友胡天海底,半点儿不像是在担心弟弟的模样。

陆离想信谢见微,但谢见微的信誉……实在是破产得有些严重。

谢见微又说道:“我这些天和你形影不离,连这间屋都走不出,肯定没机会提前告诉她什么的。”

所以也不存在谢见欢收到消息后按兵不动。再说了,如果谢见微在这儿也能给谢见欢递消息,只怕谢见欢早就赶到这里来了。

一切走向都在帮谢见微洗清冤屈,但是陆离……

他顿了下,看向谢见微道:“想要我帮你把脚链解开吗?”

谢见微眼睛一亮,正要说想,但亏了他反应快,开口便是:“不用,我只是希望你别胡思乱想。”

陆离真想给他解开?他只是在试探他。

谢见微如果说想,只怕之前的一堆话都成了天边浮云。

陆离在他后颈上碰了碰,亲昵道:“我没胡思乱想,你也别想太多。”

谢见微:“……”果然没那么容易释怀啊。

转折点儿发生在某日午后。

谢见微睡醒后听到了外头有说话声。

这就新鲜了,这些天,除了他和陆离,这诺大个别墅就再没第二个人的说话声。

谁来了?

肯定不是定时打扫的佣人,他们都被训练得极好,不多看不多说,比AI机器人还像机器人。

那是谁?

谢见微挺好奇的下了床,他这身打扮不方便出屋,当然也出不了屋……

但陆离显然也没走远,所以他靠近门边就能听到谈话声。

尤其外头的音量还不低。

“都快一个月了,你真什么都不管了?”

这声音真熟悉,谢见微瞬间听出来,这不是罗伦吗?

米粒道:“你们缘分不浅,在平行位面里还是朋友。”

谢见微问他:“这样的几率大吗?”

米粒说:“极小,不过只要有了,就说明你们之间的友谊很深。”它顿了下又道,“这个人永远不会背叛你们的。”

谢见微还挺开心,为陆离开心,有一个生生世世的恋人,有一个生生世世的朋友,多好!

陆离和罗伦在外头吵得很凶。

罗伦话里话外全是怒其不争:“人已经被你抓回来了,你差不多也该正常过日子了,难道还真跟他在这鬼地方窝一辈子?”

陆离说:“没什么不好的。”

罗伦道:“你那几个哥哥可都在虎视眈眈,老头子身体越来越不好,你真想等他走了被扫地出门?”

陆离皱了皱眉:“我不在乎那些东西。”

罗伦气道:“你不在乎,别人也不在乎?你真以为你不争不抢,你那几个哥哥就会放过你?他们当年被姨母欺负成什么样,能善罢甘休?”

陆离没出声。

罗伦叹口气道:“我知道你不肯原谅姨母,但姨母已经走了……她这辈子也很可怜,就你这么一个独子,她……哎……”

他说着说着也忍不住唉声叹气。

陆离这命是真不咋地。

生在极其富贵的家庭,但从小到大都是不幸。

他的母亲是罗家的千金大小姐,金贵又骄纵,陆离的父亲和她虽是家族联姻,但男才女貌倒也般配。

可婚后一年,罗佳刚怀孕就出事了。

原来陆父之前就有个心上人,只是家里人不允许他们结婚,陆父把她养在外面,当心肝宠着,不仅如此还和她生下一个儿子。

这事罗佳怎么忍得了,她差点没气流产!

罗佳让陆镇远和她断绝关系,陆镇远不肯,罗佳当时就要离婚,但碍于两家的利益关系,这婚离不得。

可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还能安生过日子?

罗佳恨透了陆镇远,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被这个恶心男人给毁了。

偏巧她怀孕时动了大怒,生下陆离后大出血,从此不能生育,还烙下一身病,她接着也恨死了这个像极了陆镇远的初生儿。

陆离的父母都自私得很,陆镇远也不见得有多爱那个白月光,约莫两年后,又有个女人找上门,原来也是陆镇远的情人,还抱着个四岁的儿子。

又是一年,又冒出一个六岁的私生子。

罗佳喜当妈也就算了,还一下子成了四个孩子的妈,可想而知她是什么心情!

窗户纸全捅破之后,罗佳和陆镇远便开始各过各的,各玩各的。

你在外面养女人,我在外面养男人,为了膈应对方,还把情人带回家。

陆离五岁的时候,看到和妈妈亲吻的陌生叔叔,整个人都呆住。

罗佳做了什么?她给了陆离一巴掌,让他滚回屋。

这样的母亲,陆离怎么能喜欢?

这样的家,陆离怎么能待得下去?

唯一给了陆离温暖的就只有自己年迈的姥姥和年少失去父母的表弟罗伦。

只可惜姥姥管不了罗佳,只能心疼自己可怜的外孙。

罗伦和陆离关系好,虽然是表兄弟,可却比那三个“亲兄弟”还要亲近。

陆离会爱上谢见微,会爱得这么偏激,和他的生长环境不无关系。

因为从未得到过爱,所以太珍视了。

罗伦还在说着:“离哥,你好歹也为自己和他想一想,你真以为躲在这里他们就会放过你?不可能的,他们之中无论谁继承了陆家,都会对你赶尽杀绝,所以你只有争这一条路可走!”

陆离神色黯了黯:“可是他会跑。”

罗伦愣了下,叹口气道:“感情这事,强求不得。”

陆离没出声。

罗伦是知道他心结的,也知道那半年他是一种什么状态,所以他也不忍说太多,只低声道:“你再好好想想吧,外头我还能顶着。”

说完这些,罗伦走了,陆离站在客厅里,仿佛二十年前那个孤独无助的孩子。

谢见微顿时心疼得不行。

虽然小黑屋很有趣,但陆离不快乐。

他要让他开心,让他真正知道,他爱他。

谢见微深吸口气,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这牢笼是时候从内部打破了。

陆离过了一会儿才进屋,谢见微坐在床边看着他。

陆离也不意外:“醒了?”

谢见微说:“我都听到了。”

陆离应了一声。

谢见微顿了一下,忽然说道:“阿离,我们结婚吧。”

陆离猛地抬头看他。

谢见微笑了笑,声音温柔道:“我们结婚,成为相守一生的伴侣,这样……”

陆离拧着眉打断他:“没用的,婚姻是最没用的东西。”他的父母是合法夫妻,可他们有哪点儿像夫妻?他听到谢见微这么说很心动,可是他也很清楚,这也许只是谢见微的“缓兵之计”。

谢见微说:“有用的,那个指环绝对是把两个人绑在一起最好的东西。”

他看着陆离,又慢慢说道:“连不相爱的人都不得不因为它而妥协。”

他用另一种角度来解释了罗佳和陆镇远的婚姻。

没错,他们不想爱,甚至恨着彼此,可就因为一场婚姻而不得不绑在一起。

一味的说爱没用,那么就用更实在的东西来让陆离稍微安心一些。

况且谢见微还有另一手。

“你应该知道吧,我那四年是在XXX基地做研究。”

陆离:“嗯。”

谢见微走向他,握着他手说:“其实我一直有个想法,想为社会做一份公益,但这个念头需要付出的金钱实在庞大,也找不到合适的投资方,因此一直无法启动。”

“阿离,你能帮我吗?”

陆离看向他:“要做什么?”

谢见微盯着他道:“脑芯片定位。”

陆离瞳孔猛地一缩。

谢见微解释道:“这是最好的预防儿童拐卖的方式,在出生时便植入芯片,那么就永远不用怕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陆离心跳得极快,谢见微说了他如同做梦一般美好的话:“等研发成功,我的位置信息只交给你。”

这样无论他跑到天涯海角,陆离都能知道他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再解释下啊,有妹子说陆离明明心结解开了为什么还自虐,第一,他进入世界后失忆啦,所以把自己当本土;第二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多疑且没有安全感(心结打开不意味性格会变),尤其这个世界里谢见微又不辞而别,他不舍得虐媳妇儿就只能虐自己啦。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