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111章 最深的背叛(五)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111章 最深的背叛(五)

龙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最深的背叛(五)

罗伦一开口, 谢见微就知道这家伙是来“剧透”了。

从他这一句话, 谢见微就能分析出千千万万。

不过还需要验证, 所以他已经做好彪戏准备。

谢见微装作不太懂的模样:“像谁?”

罗伦摇摇头道:“你还是别问了。”

谢见微:“……”罗伦这演技低得可怕, 满脸都写着尴尬, 谢见微都快接不下去了。

不过主动送了上来的剧透不听白不听,于是谢见微硬撑着摆出好奇的模样:“先生到底想说什么?”

罗伦眼神复杂地看了看谢见微,叹口气道:“你还是不要知道了。”

谢见微心道,我要真不问了你怕不是要哭。

罗伦还真怕谢见微不问, 偷瞄看了他好几眼, 见谢见微还不出声, 他又故意重重叹口气。

谢见微:“……”好了好了,看在阿柯的面子上勉强问问了。

“先生有话不妨明说。”

罗伦赶紧说道:“我真的不该说,只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谢见微:实在不想吐槽他这糟糕的演技了。

罗伦又语重心长地问他:“你喜欢陆离吗?”

谢见微有些不好意思, 但却认真点了点头:“喜欢。”

罗伦叹气道:“可是他喜欢的不是你。”

谢见微怔了下, 接着强笑道:“先生在说什么呢……”

罗伦终于全秃噜出来了:“三十年前, 陆离有个爱人, 他爱他爱得至死不渝, 只不过后来出了些事,他的爱人死了, 他消沉了很多年。”

相比罗伦的蹩脚演技, 谢见微绝对是影帝级的。

听到这话, 谢见微脸上的笑容越发不自在,黑眸闪烁着,显然在不安:“尊、尊上活了那么久, 肯定有……一段过去。”

罗伦说:“你不想知道他的过去?”

谢见微恰当地做出一副逃避的模样道:“既然已经是过去,那就没必要知道了。”

“话是没错,”罗伦顿了下道,“如果是已经过去的过去,那我也不会提了。”

谢见微蓦地攥紧了拳头,他声音紧绷:“难道这过去还没过去吗?”

罗伦唯一的演技就是叹气了,长叹短叹重叹轻叹,这会儿他是长叹:“短短三十年,他怎么可能会忘了他?”

谢见微抬高了音量:”三十年很长了!”

罗伦又开始轻叹:“对于修士、尤其是高阶修士而言,数十年不过是弹指一挥。”

谢见微抿着嘴不出声。

罗伦又道:“如果他真忘了他,又何必……嗯……何必收养你?”

谢见微猛地抬头看他:“先生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说这话的语气已经很重了,显然是失控到无法维持该有的礼仪。

罗伦看他这样,还真有些不忍,不过他一想谢见微以前干的事,立马又狠下心来,他说:“你和陆离以前的爱人长得一模一样。”

谢见微睁大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罗伦道:“你不信的话,我这儿还有个还影球,里面有一段陆离和他的过去。”

谢见微面色苍白,说话的声音都在颤着:“我能看看吗?”

罗伦心一横,将还影球摔在了地上。

一阵斑驳雾气散去后,一个修长的身影慢慢浮现。

他背对而立,一身青蓝色长袍随风浮动,恍若海边卷起的薄浪,层层叠叠,温柔又美丽。

这时一个穿着玄衣的高大男子走近,他伸手环住他的腰,垂眸在他白皙的脖颈上吻了一下,青衣男子转身,精致的五官上带着缱绻深情,那双黑眸更是柔情似海,仿佛要将人溺死其中。

玄衣男子吻住他的唇,青衣男子微微仰头,认真回应着他。

两人在漫天霜雪中,甜蜜相拥,仿佛画中人。

玄衣男子是陆离,青衣男子是……

还影球消失,两个身影都消失不见。

罗伦道:“看到了吧,他和你真的很像。”

太像了,五官身形一模一样,只是气质不同。

十八岁的谢见微稚气难退,但还影球中的男人经历了时间的洗涤,如同被打磨好的精美玉石般温润尔雅。

谢见微轻声呢喃着:“为什么会这么像……”

罗伦道:“这世间巧合很多,陆离找到你也很不容易。”

谢见微大睁着眼,可眼眶却瞬间红了:“他……他是故意收养我的,他……”

罗伦没出声。

谢见微满目绝望地自言自语着:“难怪……之前十多年对我不闻不问,等我成年,忽然就对我这么好……”

他说不下去了,整个人呆立在原地,心脏被恐惧攫住,像一朵暴露在冰天雪地中的温室花朵,逐渐被冰冷侵蚀。

罗伦看着他,竟然心脏抽了抽:妈的!好可怜!

想想还真挺虐啊。

现在的谢见微什么都不记得了,很小的时候就被陆离带回寒清宫,从此再没见过外人,一心只想着陆离。

可陆离因为无法释怀的感情而不敢亲近他,最该被陪伴的十年,他孤身一人长大,好不容易成年,甚至一夜之间得到了陆离的爱,本该是最幸福甜蜜的时候,结果又被人告知:陆离在透过他看别人,陆离把他当成故去爱人的替代品,这心情……

罗伦设身处地想了想,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去死了。

被乱棍打死那种!

他挑拨的这事可以说是相当恶毒了!再加上他完美的演技,想必已是一个合格的反派!

正直了一辈子的罗伦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今天,也是很不自在。

“那个……”罗伦一心软,决定补救一下,“你要是不想待在寒清宫,我可以带你……”

谢见微打断他道:“抱歉了罗先生,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罗伦怪内疚的:“行……”

罗伦走开,谢见微一个人站在原地,几乎成了雪地上伫立的冰雕。

罗伦看了一眼便深觉罪孽深重……

算了算了,罗伦给自己打气,反正他们也不能在一起,长痛不如短痛,就这样吧!

谢见微很敬业的把该有的戏份都演完,结束后他回屋泡了个热水澡,然而因为“哀思过重”所以还是得了风寒。

他有气无力地睡在床上,一张脸白得更加应景了。

罗伦来看他,瞧他这么难过,忍不住说道:“现在还不晚,你还是赶紧离开他吧。”

谢见微不出声。

罗伦心一横,继续说道:“陆离不可能爱上你的,你不知道他对那人感情有多深。”

谢见微脸又白了几分,嘴唇也在轻颤着。

罗伦说:“当年他也是被陆离捡回来的……但是陆离对他很好,手把手带大,非常用心……”

罗伦断断续续地还原了一部分过去的真相。

一百年前,陆离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大魔头”,倒不是他杀了多少人,而是他选择了修魔入道,而且天资卓越,修为晋升极快,年纪轻轻便碾压一群正道魁首,成了天底下唯一一个有望大乘之人。

这太遭人忌惮了,同时也被人嫉妒。

陆离又素来独来独往,任何势力都拉拢不了他,不管什么背景下的人类社会,总是会排除异己。尤其是这种比所有人都强大的存在。

那时候便有了陆离“滥杀无辜”的传闻,陆离懒得解释,他们便越抹越黑,将无数找不到凶手的罪恶之事都安到了陆离头上。

陆离在寒清宫足不出户十多年,再度下山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大魔头”。

这种事是解释不了的,面对不分青红皂白便前来“讨伐”之人,他毫不客气地赶走。

一群“天之骄子”被暴揍成这样,更加不服气了,他们继续宣扬陆离是残忍、暴力的穷凶极恶之徒。

可惜再怎么宣扬也没用,无论来多少人,陆离都轻松搞定,他一直都没伤人性命,可这些家伙却不认为他是手下留情,他们都觉得屈辱,只想杀死大魔头!

年轻人想扬名立万,老头子想搜遍寒清宫的功法秘籍,老老小小的一拍即合,更加“同仇敌忾”。

这日子持续了几十年,直到某日陆离捡到了一个小少年。

他只有十四五的模样,似乎是脑袋受了伤,醒来后一片茫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陆离问他:“你叫什么?”

他皱着眉想了半天,说道:“谢……谢见……”

“谢见?”这名字可真够奇怪的。

少年摇摇头。

陆离问:“是想不起后面那个字了吗?”

少年点点头。

陆离想了下,脑中忽然闪过“见微知著”这四个字,他笑道:“谢见微。”

少年眼睛猛地一亮,接着用力点点头。

陆离问他:“真叫谢见微?”

少年点头如小鸡啄米,竟有些可爱。

陆离觉得自己和他大约是有缘分的,要不然怎么会张口就说出他自己都记不得的名字?

陆离又问他:“还记得其他事吗?”

少年摇摇头,漂亮的眸子里满是失落。

陆离引导他:“比如你的家人,住在哪儿……能约莫想起个影子也行。”

谢见微只能摇头,什么印象都没有,脑袋里一片空白,好像生命从这一刻刚开始,除了一个名字,什么都没有。

见少年紧皱着眉头一脸迷茫,陆离又道:“别着急,想不起也没关系,我带你四处看看。”

陆离带着谢见微在外头找了一个月,然而一点儿下落都没有。

按理说谢见微应该是个世家子弟,毕竟他体内有着很扎实稳定的基本功,但是问遍了姓谢的世家,愣是没有一个是谢见微的家。

要么是根本没人走失,要么是走失了但没人叫谢见微。

生怕谢见微是记错了名字,所以陆离直接带人去看,但没人对谢见微这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有印象。

找了两个多月,一直安静的谢见微说:“我应该是没有家人了。”

少年的声音清脆悦耳,因为低垂着头,眼睫微颤着,越发显得脆弱又可怜。

陆离心一跳,忽然道:“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谢见微呆了呆,接着一脸惊喜的看向他:“我可以吗?”

陆离说:“有什么不可以的。”

谢见微立马笑了,干净的笑容如同初春第一缕阳光,明媚却不灼人:“我一定不会打扰您的!”

陆离道:“不要这样说,有个人作伴我很开心。”

这时候的寒清宫真的是又寒又清。

偌大个宫殿空无一人,恰逢秋日更是落叶遍地,孤寂漫天。

谢见微道:“您平时都一个人吗?”

陆离道:“我不常回来。”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因为只有自己,面对这么空荡荡的一个地方,不想回来是正常的。

谢见微岔开话题道:“寒清宫很漂亮!”

陆离轻声解释了几句。

这个宫殿并不是陆离建的,而是此地的主人赠予给他,很多年前,他帮了老宫主一个忙,这位老宫主心生感激,人去之后便把这座宫殿留给了他。

当时还有很多侍从,陆离不喜欢被人照顾,便全都重金遣散。

后来他“恶名远扬”,寒清宫成了一个活靶子,陆离顾念老宫主的恩情,不愿让此地被毁,便费尽心思设了个迷阵,因为山下无人居住,所以几乎没人知道这山上有这样一座宫殿。

谢见微听得很认真,听完后他惊叹道:“您真厉害。”

少年的情绪表达得简单又直白,陆离不禁心里一暖。

两人就这么在寒清宫定居了。

仍是没有外人,但是却有了人气。

谢见微勤快能干,里里外外打扫一遍后,整个宫殿都焕然一新。

尤其是陆离的寝殿,谢见微更是费尽心思,他给他换了新床,舔了新褥,连窗帘坐垫这些都一一更换。

他问过陆离意见,陆离说:“你随意就好。”

但谢见微为了报答他的收养之情,自然是不遗余力地努力布置,结果是显而易见的,陆离非常喜欢,是真的很开心。

谢见微自己的住处简单得多,陆离便比着自己的屋子,全数照搬,几乎弄了间一模一样的卧室。

谢见微也很喜欢,高兴得不得了。

两人偶尔下山,大多时间都是窝在宫殿里。

陆离认真地指导他修行,谢见微聪慧,理解能力很强,学东西举一反三,是任何老师最喜欢的那种学生。

时光推移,四个春秋一晃即过。

谢见微从稚嫩的少年长成了秀美的青年,陆离却仍是那副模样,看起来有些悠远沉寂,但熟悉了之后便会知道他是多么好多么好的一个人。

是谢见微先爱上了陆离,情窦初开的年纪,整天看着这样一个优秀的人,而这个优秀的人又对他这么好,谢见微想不沉沦都不可能。

他揣着心思却不敢表露,忐忑不安,同时又满怀期待。

陆离并未察觉,仍是像以往那般待他。

可谢见微却觉得甜蜜又折磨。

甜蜜的是能和心上人终日厮守,折磨得是他的心思没法表露。

毕竟他是他师父,而他是他的徒弟。

两人是彼此的唯一,可却不是他想的那种唯一。

又是一个秋天到来,落叶纷飞之时,谢见微才恍然惊醒,自己竟然在寒清宫上一住七载。

七年,仿佛才过了七天,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就会过得这么快吗?谢见微心里甜滋滋得。

他和陆离一起酿的桃子酒可以喝了,谢见微从树下将其挖出来,一开封便醉了一般。

好香好美!

再回忆那摘桃酿酒的时候,谢见微嘴角的笑容便怎么都止不住。

晚上他把桃花酿倒了出来,邀着陆离一起品酒。

陆离看他兴致勃勃,便说道:“小心别喝多了。”

谢见微却道:“喝多了又如何?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陆离笑问他:“二十一还不小吗?”

谢见微道:“十八岁就成年了!”

陆离轻笑着抿口酒,也不多说。

谢见微想想陆离的年纪,顿时又蔫了,和他比起来,自己的确是小,太小了……

谁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小辈呢?谢见微觉得自己的单相思是注定没有结果的。

一不小心就失恋了,谢见微很低落。

再看看那几坛子桃花酿,他满脑子都是借酒消愁,也不品酒了开始拼酒。

陆离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问了几句,他也不说,陆离不想让他喝太多,但谢见微一露出委屈的模样,他又把酒全送到他嘴边。

喝了半坛子酒后,愁还真消了,谢见微觉得很不甘心!

凭什么还没告白就失恋?凭什么自己暗恋他这么久他缺什么都不知道?

死也要死个明白!

酒壮人胆大,谢见微把杯子一放,开口便是:“师父,我有话对你说!”

陆离道:“你喝多了,等明天再说吧。”

“不行!我现在就要说!”

陆离道:“你现在说了第二天也会全部忘光。”

谢见微道:“我不管我就要说,你不让我说我也偏要说。”

听这语气都知道是真喝醉了,陆离看看他绯红的面颊,生硬地别开视线道:“说吧,我听着。”

真要说了谢见微又有些紧张,他也怕,怕自己表白之后陆离会把他赶走。

但他忍不了了,年轻人本来就冲动,如今再加上酒精刺激……

谢见微心一横,大声说道:“我喜欢您!”

他二十多年估计都没用这么大的音量说过话,说完之后,谢见微自己呆了呆,陆离也愣了下。

谢见微心想着反正已经说了,那就不要怂,必须趁热打铁,继续表白。

他脸蛋像要烧起来一样,但却勇气满满:“不是徒弟仰慕师父那种喜欢,而是……而是……男女之间的……嗯……那种情爱的喜欢!”

陆离眼睛不眨地盯着他,似乎有些听不明白他说了什么。

谢见微已经是破釜沉舟之态:“没错,我爱您,师父,我……”

陆离心跳得砰砰砰,几乎听不到他还说了什么。

告白结束后,谢见微很紧张,看陆离不回应,他心凉了半截,但是也释怀了,反正该说的都说了,人力已尽,不留遗憾。

谢见微深吸口气道:“嗯,就是这样,辜负了师父对我的教导,我很抱歉,但是……”

陆离终于开口了,他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喜欢我什么?”

谢见微怔了下,但很快他就说道:“您很温柔很强大而且对我……对我很好。”

陆离说:“你应该知道我……是魔修。”

谢见微道:“我才不管他们怎么说,我只知道我认识的您,是值得我用一生去爱的人!”

陆离半晌都没说出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见微道:“我没喝醉,如果您觉得我说的是醉话,那我明天还可以再向您说一遍!”

陆离终于回过神来,他看向谢见微,轻声道:“好了,早些休息吧。”

谢见微拉着他的衣袖道:“您没给我答复。”

陆离脚步一顿,回头看他:“明天吧。”

谢见微眼睛陡然一亮。

陆离又道:“等你没喝酒的时候,我们再谈。”

这话是什么意思?谢见微想着这句话,想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他一早起床,洗漱一番又换了身衣裳后便去门口堵陆离。

陆离恰好开门,两人在薄薄的晨曦下对视,都从彼此的眼下看到了淡淡的眼圈。

谢见微一宿没睡,陆离看来也是没睡。

谢见微眼睛不眨地看着他。

陆离也在看着他。

谢见微深吸口气,红着脸说道:“我……我喜欢您,我……我……”

陆离一把将他拉进屋,吻上了他的唇。

谢见微大脑在这一瞬间完全放空,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陆离在吻他,他心心念念爱着的人在吻他!

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激动的吗?

谢见微想不出来,他甚至没办法回应这个吻,只能被动的接受,因为他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压制内心的狂喜了。

陆离不得不松开他,他在他耳边低笑:“不憋得慌?”

接个吻,谢见微全程没换气。

他这么一说,谢见微顿时面红耳赤,支支吾吾的:“师、师父……”

“别叫师父了……”陆离在他额间吻了下,“叫我的名字。”

“陆……离。”

“嗯。”

“我喜欢你。”

“我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 诶诶诶~~啊啊啊~~喵喵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