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19 Chapter17 我想吻你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19 Chapter17 我想吻你

顾西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章峥岚放完东西,转身看着萧水光还站在那,目不转睛看着他,他心下一恸,那一恸连手心都麻了,半响咳了一声说:“怎么了?”音调柔得连自己都要认不出来。

水光就这么看了他好一会才摇头说:“没什么。”

章峥岚头一次被这么重视,搞得他万分紧张,主要是落差太大,就好比经常在吃柠檬的人突然啃了口青苹果那都是甜死人的。

他见萧水光走进厨房里,他犹豫着没有跟上去,现在这气氛有些悬,他是摆明着死赖进来的,她虽然没赶了,但绝对也不欢迎,所以还在钢丝上走的人不能太得瑟。

他左右看了看最终选择退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这屋子实在不大,两三眼就看完了里面所有目所能及的摆设,所以没一会章峥岚就没耐心了,眼睛动不动往厨房间瞟,心说怎么还不出来?

直到里面传来“哐啷”一声,他跳起来就冲了过去,“怎么了?!没事吧?”

水光捡起地上的电饭锅盖子,她看着门口的人,半响皱眉道:“你还没走么?”

章峥岚愣了愣,尴尬让他脸上一红,随即呐呐道:“你今天如果赶我出去的话,我就真的是没钱吃饭了,我下车前就只带了手机和钥匙。”他说完还从裤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晃给她看兹以证明,水光想起之前在超市里他抢着拿卡刷账,觉得这人还真是能睁眼说瞎话。

他见她没反应,“啧”了一声说:“来者是客,萧水光,你不能赶客人走啊。”他说着走过来接了她手上的盖子,到水龙头下冲洗干净,盖在已经准备妥的电饭锅上,他歪着头拉出插头,往墙上的插座上一插,按下煮饭键,然后转身笑着问她,“接下去做菜是吧?我帮你,要做点什么?哦,菜还在冰箱里,我去拿。”

“不用——”

“你想吃什么?我们刚好像买了点牛肉,要不尖椒牛肉?你这有尖椒吗?然后再随便炒两道菜就行了,今天就咱们两人吃吧?那就不用做太多。”他一边说一边打开冰箱来翻找。

水光看着这人,他说是客,可哪有客人的样子,完全是主人,水光知道赶也赶不走,说又说不听,百般无奈之下就当没看见。

可那么大个人摆在那,怎么可能不在意?

水光看着他要把冰箱里所有能做菜的都拿出来了,不得不上去阻止,“那些用不着,你——你去外面呆着吧,我一个人来就行了。”

章峥岚拿东西的手停了停,他侧头笑道:“那我帮你,你说要什么?”

水光摇了摇头,把一些东西放回去,只拿了两束青菜和一盒牛肉,一盒豆腐。

身边的人立即说要帮她洗菜,水光看他的手指,修长白净,平时除了动键盘手指端生了一些薄茧外,完全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道:“你还是去客厅坐着吧。”

他是不怎么擅长家务,可洗捆菜还能难倒他不成?明显瞧不起他,章老大不乐意了,从她手里拿过青菜,往水池前一站,卷了白衬衫的袖口就动起手来,水光也不想为这种事去跟他争了,洗烂了也就是浪费了一把菜。

她把牛肉盒打开,到他旁边的另一个水龙头下去洗干净,然后放进碗里加上蚝油,胡椒粉,料酒……

章峥岚偏着头看她,笑着说:“原来这事前还得加料的,我都不知道。”

水光不理他,他也说得挺起劲,“哎你说,牛肉是跟青菜炒还是单炒?”

水光忍了一下,道:“你吃到过牛肉炒青菜吗?”

章老大还真的想了想,“好像没。”

水光忍不住笑了一声,“单炒吧放点辣椒。”

章峥岚是第一次看到萧水光在他面前笑出来,当即有点愣愣的,直到水光皱眉提醒他,“你袖口湿了。”走神的人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了下去,已经被水冲湿。

“还是我来吧。”水光放下已经腌制好的牛肉,就要过去接他的活。

章峥岚原本想说“不用,我来”,可当她走过来,两人靠得很近,他硬生生就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水光洗菜很快,很周到,一张叶子一张叶子地洗,之前他洗的那颗也重新被她拿回来洗过,章峥岚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水光把菜洗完,就准备炒牛肉,章峥岚跟前跟后想帮忙,却碍得她走来走去地绕弯,她要拿瓶酱油,他站前面,她都要绕到他后面去拿。

章峥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就不能叫他帮忙拿拿?头一次觉得自己是招人嫌的,可又不想出去,权衡一番索性就退到厨房门口看她。

水光却一点都不喜欢被人观看,忍了再忍,终于开口,“你就不能去外面吗?”

他笑道:“你忙你的,我不打扰你。”

这还不算打扰吗?水光以前也是个犟脾气,其实现在也是,就是压抑着,这会不禁有些耐不住性子,走过去当着那人的面甩上了门。

章峥岚碰了一鼻子灰,按着被撞疼的额头,却是笑了。

水光做完菜出来,还是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你就不能回自己家去吃吗?”

章峥岚一听,放下遥控板站起来就说:“你现在赶我走就太不厚道了啊,我都帮你洗菜了。”说完就主动地去帮忙端盘子,盛饭。

水光发现自己竟对他的这些无赖话有些习以为常了,懊恼又束手无策。

那天那顿晚饭,两个炒菜,一个凉拌豆腐,是章峥岚吃过的最有滋有味的一顿饭,虽然期间对面的人一言不发,不过他想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吃上了饭。

不过晚饭过后,萧水光便起身送人了,连一分钟都不多给。

“饭也吃完了,你走吧。”

章峥岚想自己最后一口饭还在喉咙口,没下到胃里呢,就赶人了,这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他正想说点什么妄图再多留一会,对方已经去开门,章峥岚没遇到过这阵仗,一时间不知道是气还是笑,他很不情愿地走过去,想开口说:“就不能让我消化消化再走。”结果对方已经轻轻推了他一把,他人在外面了,而下一秒门也如期关上。

章峥岚目瞪口呆,气苦不已!

这、这算什么?扔只流浪猫也没这么干脆的。

他下意识就敲门,他也不知道敲开了要说什么,做什么?反正就敲着!

砰砰砰,砰砰砰!

好半天门才被打开。

章峥岚刚还挺有气势的,看到眼前站着的人,就焉了,咳了咳说:“那什么……我手机……”

“什么?”

“我说我手机落你沙发上了。”

“哦。”水光把门关上了。

章峥岚不可置信,忍不住咬牙腹诽,用得着这么……还真把他当洪水猛兽了啊?!他心想反正都丢脸成这样了,索性也完全不顾脸面了,正准备再接再厉敲到她再开门为止。

水光先开了门,她伸出手把手机递给他,“没有别的了吧?”

“呃,没了。”水光关上门。

章峥岚看着再度关上的门,无语凝咽。

萧水光知道自己做得很不留情面,可有些事最拖不得,她既然不想沾,那就不应该一退再退,免得最后触了底线。

水光心不在焉地做完琐事,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外面黑下的天,她告诉自己今晚什么都不要想了,不管是让她有些烦心的章峥岚还是那个久梦不到的鬼魂,什么都不想,就好好地睡一觉。

可往往越想让自己快点睡着,却越是清醒,她甚至莫名想起了那年酒吧里的一些片段,让她羞恼不已,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些?水光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起身去客厅倒水喝。

她走到饮水机旁时看到玄关处有光线从门下方的缝隙里照进来,是外面楼道里的节能灯亮着,这楼一共是四层,楼上那户人家已经移了民,水光心想莫非是罗智回来了?

她走过去打开了门,抬眼就看到了坐在通往四楼楼梯上的章峥岚,愣是吓了一跳,萧水光的吓不是惊吓,而是太意外!

“你怎么……还没走?”

章峥岚站起身,脸色无辜,“车钥匙。”

水光明白过来后,有点内疚,她估时间,有三个小时了吧?

“你怎么不敲门?”

“我敲了,你没理了。”

水光心想敲了我怎么会没听到,后又想可能那时候自己在洗澡,可为什么不敲久一点?这人不是一向挺有毅力的吗?水光是最不愿欠别人的,让他等了三个小时,她多少有些愧疚。

“你钥匙放在哪里?”

“不知道,反正落在你屋子里,可能也是在沙发上吧。”章峥岚看着她的表情突然有点抓到关键的感觉,他笑着跟进去,“有吗?我坐得脚都麻了。”

水光在沙发上找了一圈,在边角里找到了钥匙,“有,在这。”她起身走回来把钥匙递给他,章峥岚看着那串钥匙突然有些碍眼,慢吞吞接过,“水光——”这说话的当口,罗智哼歌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因为门开着所以听得很清楚,水光心一跳,当即看向章峥岚,后者表情倒是没啥变化,还问:“是你哥吗?”萧水光已经眉头深皱,这局面断不能让罗智看到,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你先去我房里,快点!”

章峥岚被推得一踉跄,老大不愿意,“我干吗要躲起来?我又不是见不得人的。”说是这么说,但看着那门倒也挺乐意地被推了进去。

水光碰上自己房间门后,就看到罗智进来了。

“怎么大门都开着?”

“回来了?我——刚刚出来倒水,听到你声音了就把门开了。”这话里有漏洞,但好在罗大哥不是喜欢探究细节的人,再加上他此时只想着洗澡,他一边关门一边脱了西装,“今天忙了一整天,出了一身汗,全身都黏答答的,我去洗澡了。”罗智走过她身边时关照地摸了摸她头,“你也早点休息。”然后去房里拿了换洗衣物就进浴室了,水光舒了一口气,回头看向自己的房间。

她推开自己房门进去时,就看到那人坐在床沿翻着她的一本相册,她一滞,立刻过去夺了回来。

“我还没看呢,这么紧张干吗?”章峥岚笑着抬头看她,两人贴得很近,水光察觉过来要退后一步,对方却拉住了她。

水光感到自己手臂上的那只手有些烫人,房间里很安静,他坐着,她站着,外面不知何时亮起的月光从窗户里投进来照在两人身上,无端端多了几分暧昧的气息,水光要挣脱,他不让,甚至靠上前来想抱住她的腰,水光惊得不轻!

“你做什么?!”

他笑了,低低的,“我只是想抱你一下,你就吓成这样,如果,我想吻你,你会怎么样?”

章峥岚刚才抓住她只是下意识的,可碰到她的那一刹那,他发现自己……竟那么渴望。

是啊,她是那个每晚腐蚀他心智的人,而此刻她就在他面前,那么近,他太想要她,封闭而暗昧的空间给了他足够的勇气,也渐渐释放了他心里的魔,他爱她,她知道吗?

水光对视上他的眼睛,他的眼幽深的看不见底,她突然有些不敢看他,暗中使劲,却被他一一化解,她气恼,“你放手,你这样算什么?”

“水光。”他叫了她一声,似水的温柔,“我想吻你。”两秒的失神就被他拉着跌坐在了床上,他的唇轻轻碰了她的,水光脑子里的某跟弦紧绷得她头昏脑胀,她举手想用力甩他巴掌,他抓住了她的手,两人一时失衡都跌在了床上,章峥岚半压着她,他看着她,眸色如墨,声音低哑,“乖,等我吻好了,你要怎么打都行。”

“你、你有没有脸面?”水光气极,想推开他,挣扎中脚踢到了床头柜上的闹钟,“哐啷”一声那钢制的老闹钟摔在了地上。

“水光?”罗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显然是罗大哥冲完了战斗澡,出来听到了声音。

水光惊得心狂跳如鼓,她捂住了嘴巴,她上面的人却还低低笑了笑,他拉开她的手吻她,他慢慢地吮她的唇,带着挑逗和引诱,可最终被挑起□的是他,那么轻而易举。

“水光,你没事吧?我刚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啊?”罗智在外边敲了两下门,似有进来的意思,水光头眩目昏,一是害怕门外的罗智进来,二是被身前的人闹的!她终于偏开头,平缓着声音说:“我没事……闹钟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我睡了,你早点休息。”

“哦,好。”外面的人停了一下,拖鞋声渐远。

章峥岚靠在她的颈项,他的气息有些烫人,手轻轻碰触她的腰,水光动弹不得,恼红了脸,“你敢!”

“我不敢……”他的声音哑得不行,“但是……请等一下。”

水光不明所以,直到听到身下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及他渐渐炙热的呼吸,水光明白过来后脸涨得几乎要滴血,“你——”

“嘘,等一下,就一会……”两人贴得太近,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他手的动作,她不敢动分毫,紧紧闭着眼睛,恼羞不已!

在最后她听到他叫了她的名字。

“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她几乎叫了出来,怎么有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章峥岚轻靠在她身上,放纵过后的嗓音慵倦而性感,同时也带着淡淡的笑,“你这么大声,不怕又把你哥引过来?我是不介意被抓奸在床的。”如果不是房里只开着一盏节能壁灯,光线太暗,就可以看到这个无耻到这种地步的人,脸也是烧红的。

水光压着声音咬牙切齿,“你给我起来!”

她气疯了,章峥岚此时也很识相地退开了身,水光隐约看到自己裤子上的一些白色液体,脸色难看到极点,章峥岚已经抽了床头柜上的纸巾为自己收拾好,又抽了几张想帮她擦,被她伸手挡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