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31Chapter29 约定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他们看的那部电影叫《约定》,讲的是一对恋人在年少时海誓山盟,却在成年后因为学业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原因阴差阳错的一直分开,中间两人在一家咖啡馆相遇,短暂的甜蜜时光,到头来却是男主角为事业而与她分了手,最终娶了富家小姐,也顺利当上了那家企业的接班人。

再后来,女主角住了院,那是她从小就有的病,遗传自她母亲,而她的母亲未活过三十五岁,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病,永远过不了正常的人生活,自然,也包括拥有爱情。

所以她告诉自己,他不要她,很正常,没什么好伤心的,不要哭,不必哭。

她在医院里把所有积蓄拿出来时,医生告诉她已经有人垫付了她全部的治疗费用,她问是谁?因为年迈的父亲并没有多少钱,而且她也没让父亲知道自己已经严重到需要住院。医生的回答是对方是匿名的,所以不得而知。

女主最后在医院里的那段时间,一直在回忆年少的时光,画面一幅幅地回放。

他说会保护她,说会陪着她走,甚至说要赚钱来治好她的病……到头来原来那些承诺都不过是年少时的谎言。

而那时候,男主角正对那富家小姐一字一句地说着,“我不会去看她……我只要很多的钱,足够多的钱。”

水光看到这里只觉得好笑,自以为是的伟大,真自私是不是?她望着前面的银幕,不知何时好笑的湿了眼眶,她就这么静静看着那场戏演下去。

章峥岚起先就只知道这是部爱情片,不清楚里面的剧情,他在昏暗的光线里看着她落泪,如果知道这会让她哭,他想他不会带她来看这部电影,至少不是现在。

沉默了一会,他倾身下来,小心地尽量不去挡住她看着前方的视线,吻了吻她的唇,水光神思不在,所以并没有被那似有若无的亲吻所惊动。

章峥岚用舌尖舔去她唇上的湿意,一点一点地加深吻,水光微微颤抖了下,但她的思绪还是朦朦胧胧,不甚明朗,他的舌头已乘势探入她微张的唇内,水光“唔”了声,不由自主地颦眉,神思清明时,那声要叫出的声响就被闷进了口中,章峥岚拥紧了她一些,水光无从推搡,恼羞地就去咬他的舌,章峥岚吃了痛,只是闷闷笑了下,退出来又重新吻上去……

他之前只是想逗逗她,现在逗回来了,可又发现这种事情不能轻易去做,太容易上瘾。

直到水光终于把身前的人气急败坏地推开,而之前放在她腿上的那盒爆米花也都已洒落在地,“你够了。”就算再气恼,水光的声音也不会很大,但听得出里面有些火气。

他们坐在靠边偏后的位子,旁边一圈没多少人,再加上环境又暗,所以这边的暗涌并没有让人注意到。

“好像不怎么够。”章峥岚脸上带着笑,再次无赖地欺近,手扣上她的后脑勺,唇已经严严实实覆盖上来。这次的吻比之前面要激烈得多,水光要推拒,双手又被他用单手牢牢抓住,单比力气她连他一半都不到,水光无计可施,恨死了,却也只能被他予求予取,气息交融,轻喘交缠,之前的悲伤情绪已经消失殆尽,太过亲密的相濡以沫弄得她心慌意乱!

好一会之后章峥岚退开一些,勾着嘴角将头靠在她肩胛处,像是克制什么,低哑地说了句,“糟了。”

萧水光格开他,用力抹了下嘴唇,在跳动的光线中瞪视着他。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眼中仿若沾了水,唇更是被吻得红艳,章峥岚有一种溃不成军的无力感,身体这么轻易就有反应了,自己都觉得孬。

空气中漂浮着不安定的因子,水光闭了一会眼睛就要站起身,章峥岚抓住她,语气可怜,“别走,再等会。”

水光被他拽着想起都起不来,他过热的呼吸甚至近的就在耳旁,她恼红着脸,“你先放开。”

“不放,我这回亲了你两次,放了你肯定就走了。”他老大倒很有自知之明。

水光几乎要被气笑了,“你怎么能那么——”

“说话口无遮拦,行为不知检点是吧?”章峥岚很配合地自我批判,然后试探性地松开了手,“不走了?”

水光不答,缩回手抓住自己的包,但也没走。

章峥岚当即神情放轻松不少,但马上就愁肠百结了,他想,男人的*真是不看场合,不过看人倒完全对了,以前是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现在对着萧水光简直是随时随地发情,章峥岚心想忍忍应该就过去了。

而萧水光的心思也早不在前方那部电影上了,她又沉浸在一种彷徨的状态里,水光是很简单的人,她想做的事情就会去做,不想做的就不去做,包括喜欢人也是。可对章峥岚她是拐了好几道弯的,她的出发点不光明,每次面对他时的心情也很矛盾,她想接受他,试着接受他,可她脑海里总有一道身影挥之不去。

“章峥岚……”

章峥岚起初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侧头看到她正看着他呢,虽然心里杂七杂八的欲念已经压下,可毕竟有点做贼心虚,掩饰性地咳了一声才说:“怎么了?”

“你会爱我多久?”水光这句话说得很轻,好像风一吹就能被吹散。

章峥岚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回神后,做了记深呼吸说:“当我的爱成为你的幸福,到我们老去。”

那刻屏幕上刚放到女主角病逝,男主角在病床前落泪,背景音乐渲染着那份忧伤和绝望。

“一辈子么?”水光的声音里透着丝迷茫,“一辈子有多长?”

“在我心里一辈子就是一生一世一对人,你说呢?”

水光没有说话,章峥岚也并不期望她说什么,他只要她听,她能听进去,能感受到他的想法那就已是很好的开端了,其他来日方长。

章峥岚抬起手用袖角帮她拭了下脸上的泪痕,“你这人年纪比我小,想的却多,又难沟通,还真是我遇到过最难对付的。”刚说完章峥岚就觉得这话说错了,他想表达的是她总是让他没辙,让他六神无主,可那意思出来貌似成了自己搞定过很多女人。

“哎,我是说我这辈子就只喜欢你一个了,萧水光,我说真的,反正我把话放这里了!”前面半句还带点深情款款,后半句就有那么点像撂话了,他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坐得相对较近的几个人看了过来。

水光表情没有大波动,她好像在思考,又好像只是走了神思。

章峥岚劲头上来了,就有点打蛇上棍了,“水光,你好歹说点什么吧?我怎么说都乖乖回答了你的问题,又友情,不对,又爱情奉送了两句话,你不想跟我一唱一合,‘恩’一声也可以啊。”

水光淡淡皱眉说:“你别吵,我在想。”

章峥岚闭嘴了,含笑看向屏幕,没一会又问:“想好了么?”

好久之后章峥岚听到身边的人说了一句,“回家吧。”

此时的电影已接近尾声,男主角出了车祸,送往医院,生死未卜。

回去的时候章峥岚在想,之前水光说回家,是回她家还是他家?这是个问题。

“要不要去我那喝杯茶?”

水光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回头看窗外。

被秒了的章老大在下一个路口默默转了方向盘,朝她的住处驶去。

水光只是在坐车时不太想说话,习惯使然,小时候爸妈带她出去,或者学校组织去春游秋游,她就是一路看窗外的风景,于景琴经常说她骨子里是有点文艺细胞的,只可惜从小走了条武道,不过倒也没有丝毫违和感,反倒更多了吸引人的味道。

在到目的地时,刚才一直望着窗外的水光回过头来,说:“我能问你个事吗?”

章峥岚一愣,“你说。”

“大学,你为什么要学计算机专业?”

章峥岚眨了眨眼,“怎么,突然对我的事感兴趣了?”然后言无不尽道,“这专业挺有挑战性的,你知道我们那时候,高中,九几年的时候,对IT那概念都还很生疏,我刚接触就觉得挺有意思的,算得上是当时最让我感兴趣的一件事,所以——”

水光看着他,得出一个结论,“你这人做事全凭一时兴起。”

“哎不能这么说啊萧水光小同志。”章峥岚笑着伸手撩了撩她的短刘海,“我每件事都是做到最圆满了,已经没后路可走了才收手的,从来不会半途而废。”

水光推开他的手,叹了声,“你就不能正经说话?”

章峥岚微笑了一下,“没办法,对着你我总想碰碰你。”这话里有话,意味深长着呢,水光抿了抿嘴说:“我上去了。”

章峥岚抓住她,“哎,我错了,我错了。”但这次未能得逞,水光轻松地反手挣开了,前者倒没有惊讶,他笑着“喂”了声,“好歹给我这车夫男友一个告别吻吧?”

“你不是已经吻过了。”已经下车的人并没有回头。

章峥岚单手撑着副驾驶座的窗框子,望着那道姣好背影,笑容越来越大,最后情不自禁喊过去一句,“萧水光,明天见,等你明天的吻啊!”引得经过的人无不侧目。

水光脚下步子一顿,脸上有些红,恼的,暗暗咬牙,“我真是猪。”

猪水光回到住处,罗智已经回来了,一看到她就问:“怎么脸红红的?”水光一声不吭进了房间碰上了门,罗智抓后脑勺,“哇靠,这脾气……好几年没起过了吧?”

水光小时候被夸文静有之,知书达理有之,但老实说小脾气也不少的,所以那时候景岚就常说,不发脾气的时候光儿最乖,发脾气了这丫头就是最难安抚的。

水光一进房间就趴床上了,闷了一会儿,手在移动时不小心碰到了枕头下方的一张纸,脸上的温度渐渐退了下去。

“于景岚……”

“……他在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好像真的忘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