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46Chapter39 边缘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章峥岚来西安来得突然,去得倒是从容,他跟大院里的人一一道了别,彬彬有礼,面面俱到,而在看向朝西的那处紧闭的住宅时,他也只是多看了一眼,然后朝水光说:“我走了。”

章峥岚回去了,而水光是两天后跟罗智一同返回的,章峥岚来接了机,神色自若,看上去精神状态很不错。

他先送了他们去住处放下行李,然后一起出去吃了中饭,饭后罗智就赶去公司了,创业伊始,争先恐后,劳心劳力那都是基本的,等罗智一走,剩下的两人面对面看了一会,水光先转开了头,章峥岚眨眨眼,伸出手到她眼前晃了晃,“萧水光小姐,我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好歹给点面子多看我几眼吧?”

于是水光又看了他两眼,章峥岚笑乐了。

时间就这么不惊不扰,或者说墨守成规地推到了四月份,期间章峥岚公司的那款游戏上市,成绩显著,而这导致的是大街小巷,尤其是那些网吧门口,都高高挂起了这款大型游戏的海报。

水光有一次去菜场买菜,路过一家网吧,走过去了又倒回来,看半天说了一句,“幸好处理得只有三成像了。”

而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就是水光遇到了害她丢了第一份工作的那对男女,那天她跟章峥岚出去吃饭,有人上来跟章老板打招呼,隐隐带着点谄媚阿谀,这同行业里的人对章峥岚巴结,水光见识过了,也不足为奇,突兀的是上来奉承的人正是曾经借公事企图非礼她却反被她教训了的那名夜郎自大的客户,后面跟着的是他的女朋友孙芝萍,对方两人也很快认出了她,自然是惊讶不已。

萧水光跟GIT的老板是什么关系?一开始没看出,之后还看不明白就是瞎子了,GIT的老总在跟他们客套时不忘时刻周到地照顾着对面的人,这样的举措不是男女朋友是什么?

孙芝萍看水光时脸上闪过的嫉妒和仇视被章峥岚捕捉到,他刚就在想这女的哪里见到过?稍一回想就记起上次张宇给他看的那照片里这女的也在,水光抓着她的手,明显两人在起争执,“争执”这概念让章峥岚皱了眉头,清楚女友不会吃亏,可这偏袒情绪起来了,那都是对方不识抬举,所以后来章老板跟他们说了,“好了,我和我爱人用餐的时候不喜欢他人打扰,公事上的事联系我秘书吧。”态度冷淡不少,章峥岚向来不是拐弯抹角的人,或者说他是全凭自我意愿做事的人,之前没成见应付一下无所谓,现在有成见了是懒得敷衍一秒,所以有人说,要讨好章峥岚是比较难的,太过恣意随性,拿捏不准他的心态。

此时站着的两人脸色就有点儿难看,客套几句就匆匆告了别,其实那男人该庆幸章峥岚不知道他轻薄过他心上人,虽然未遂,可这也足以他死一百遍了。

而水光看着走开的两人,真心感叹了一句,“畏强欺弱。”

章老板接茬:“你也可以仗势欺人的。”

“……”

两人的相处越来越“融洽”,萧水光可能自己没有察觉,在不知不觉间,她开始有些依赖章峥岚了,她渐渐学会抱着他睡觉,晚上醒来发现他不在身边会下意识找他,跟林佳佳出去逛街看到一些男士用品会想到要不要给他买点?也慢慢习惯了他的牵手和兴之所至的亲吻,甚至,肌肤相亲,而工作上碰到什么难题,也会很自然地去询问他,因为找他问比自己想省时太多太多,水光面上不愿承认,但心里倒有那么点崇拜章老大了。

有人说,爱从信仰开始,就像她年少时喜欢上于景岚……

章峥岚最近多出的一项课余项目就是去学烹饪,前几天秘书何兰奉命去给他报的名,何MM那刻真是无限感叹世事无常,一向连吃什么都懒得想的人竟然去学做菜了,只能说爱情的力量无穷大,也不禁佩服那位萧水光小姐能将风流不羁的章老板给驯服住,而且看老板的样子明显是心甘情愿被套牢。

可有时候又会看到老板站窗口出神,好像心有所想,神情不是全然的放松,甚至有些……忧郁,老实说何兰觉得是自己看错了,跟着章老板那么久,“忧郁”这种情绪是从未出现在他身上过的,所以,此时正处热恋期的人更加不可能“忧郁”了。

何兰再次见到萧水光是在四月中旬的一天,那次是公司有人提议去老板家里吃饭,毕竟有大嫂了嘛,老板家应该有点“家”的样子了,至少能供饭了吧?老板也难得明知道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允许了他们过去。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太八卦,前两次见到萧小姐还不知道她是老板的女朋友,后来知道了,却一次没见到过了,倒是能天天见着海报美女来着,可这更让人想猎奇,美女,侠女,让老板重回人间正道的女友,光环简直堪比偶像!

偶像那天姗姗来迟,当晚吃的是火锅,所以不用谁下厨房,老实说他们也不敢让老大或者大嫂煮饭的,大逆不道不是,所以一起出力,洗菜摆碗,最后开了火一圈人围着大桌也算其乐融融,就是那萧小姐席间话太少,但是神态里倒并没有丝毫排斥或者介怀跟他们一起用餐的意思,甚至他们敬酒过去,她都是喝的,挺爽快的一个人。

他们走时老板到门口送,他揽着萧小姐,眉眼带着笑意,那是何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到老板脸上出现“幸福”这种表情。

她那时真的以为老板会结婚了。

水光再次见到梁成飞,是她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后,她主动约的他。

那天其实一整天她都在胃疼,身上忽冷忽热,原本想熬到下班就去检查,结果却看到了那封电子邮件,没有字,只是,几张照片。

于景岚的照片。

而每一张照片上,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陌生的女人,至少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

水光慢慢拉下来,她看得很仔细,因为这阶段的他,她知道的太少。

她甚至不知道,原来他笑起来可以那么快乐。

水光很久很久之后看向发件人。

梁成飞来到电话中说的地方,推门进入,服务生刚走上来他便说了句,“找人。”他扫了一圈,找到要找的人,便径直走了过去。

梁成飞坐到她对面,“萧小姐,这次不是我找你了。”

“你认识于景岚?”她似乎只在意这点,可梁成飞知道,不可能,她难受着,如他一样。

梁成飞笑了笑,“我说过我不认识他,但我认识他爱的人。”

服务生过来,他点了一杯咖啡,她不再说话,他便继续说下去,“原本并不打算告诉你,但后来想想,就我知道‘真相’未免太不公平了。”

“所以我大方地把收藏了那么多年的照片发给了你,让你也一起欣赏一下。”

“萧小姐,发现原来爱的人从没有爱过自己?是不是很痛苦?”

“你是不是要哭了?”

水光的额头细细冒着汗,他勾起了嘴角,“现实总是很残忍的,当你一层层剥开表象,那些鲜血淋漓的事实摆到眼前,恍然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愚蠢,自己掏心掏肺去爱的人,却是爱着别人。”

水光忘了听到最后自己说了什么,她好像说了是吗,又好像是说了我不信,或者,什么都没有说。

那天晚上,水光腹痛如刀绞,半夜起来摔在了地上,章峥岚被声音弄醒,看到倒在地上的人,立马清醒了,跳下床抱起她,看着怀中的人脸色惨白,浑身几乎被汗湿透,自然是吓得不轻,叫了她好几声却毫无反应,当机立断抱着人驱车去了医院。

一查,胃部出血差点胃穿孔,幸亏送得及时,章峥岚在旁边守了一宿,快到第二天早上才在床沿趴着睡了一会,床上的人一动马上就又醒了,章峥岚见她疲惫地张开眼,凑上来小声问:“还疼么?我去叫医生,你再眯一会,现在还早。”

水光渐渐清醒,四处看了看,发现在医院,边上章峥岚正担忧地看着她,“我怎么在这里?”

“昨天不舒服怎么不跟我说?差点胃穿孔!”他是真的心有余悸。

水光想起昨天,微微垂下了眼睑,说:“我没事。”

章峥岚看了她一会,最后“恩”了一声,起身去叫了医生。

水光在医院住了五天,章峥岚去给她请了假,云腾的老板当然是即刻就答应了,还说要来慰问,章峥岚客气拒绝,挂了电话便系了围裙开始煮粥,水光第一次吃到章峥岚煮的粥时,说了一句,“还好。”

后者笑着说:“才还好啊,看来还得再接再厉。”

好像一切又恢复了过来,五月份的时候章峥岚的公司去海南旅游,他自然是想带上女友的,但水光本身不怎么喜欢旅游,再加上前段时间刚请过一周假,这连番请假影响不好,所以拒绝了他的好意,而章峥岚是公司老板,这类集体活动他不去说不过去,去了,却兴致缺缺,心有所系,一到海南就拨来了电话,说热,水光说:“这时节去海南,是热的。”

章峥岚笑道:“公司里人投票选出来的地儿,我是被逼上梁山,就你不地道,不舍命陪一下君子,让我独自一人在这里备受煎熬。”

“那你早点回来。”有一半真心,一半告诉自己,别再胡思乱想,既然决定走出来了,那么,景岚曾经有没有喜欢过自己都已不重要了不是么?

而章峥岚听到她说的那句话就笑了,“搞得我现在就想马上飞回来了。”

水光定了心说:“我等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