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侯_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削藩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削藩

高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大帐内,韩世忠看完了徐先图写给他的信,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徐先图在信中明确告诉他,天子已经决心削藩,如果他聪明,配合天子削藩,那么以他在刘苗兵变中的表现,还可以得到高官厚禄,享受后半生的荣华富贵,但如果他贪恋军权,执迷不悟,最后谁也保不了他。

在信的最后,徐先图担保他的手下不会被贬黜削职,让他把军队交给刘锜或者杨沂中,立刻回京述职,这是天子的意思。

看完信,韩世忠不由长叹一声,如果这封信能早到半天,他也就不会去和西军交战了,他和西军交战,也是为了向天子证明,他有能力消灭西军,现在可好,他的韩家军被干掉了大半,一点本钱都没有了,他就算接受削藩,也得不到最好的结果了。

韩世忠随即派人把刘锜请来,不多时,刘锜匆匆赶来,抱拳行一礼,“参见副帅!”

韩世忠笑道:“我要去楚州接旨,可能会直接去临安述职,我在大营还有一万军队,另外在宿州和邳州各有五千军队,在楚州还有两万后备军,一共四万军队,这四万军队我就交给你,然后我通令三军,听从刘都统的指挥。”

刘锜有些犹豫,他虽然在临行之前,天子暗示过他,要随时准备接手韩世忠的军队,但是韩世忠是真的交权吗?

韩世忠取过令箭和军符递给他,“我已经丧失了四万军队,没有本钱和朝廷讨价还价了,我这就回京述职,刘都统不用多虑了。”

刘锜接过令箭和军符,“卑职一定带好军队!”

韩世忠笑了笑又道:“我再给刘都统一个忠告,若陈庆大军开来徐州,要立刻南撤,不可与之对抗,会导致西军和朝廷翻脸,后果很严重。”

停一下,韩世忠见刘锜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便苦笑道:“我原本是想向天子证明自己在对抗西军上的作用,不想被削藩,才冒险去挑战西军,不料对方主帅竟然是陈庆,更没有想到我的军队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西军击败,西军的骑兵太强悍了,不亚于全盛时的女真铁骑,我劝你不要与之抗衡,名义上是从大局考虑,实际上也是让你们不要自取其辱。”

刘锜默默点头,“卑职记住了!”

韩世忠随即召集三军将领训话,要求接受刘锜的指挥。

当天晚上,韩世忠收拾行装带着儿子韩亮离开了大营,连夜赶往楚州接旨。

........

次日中午,陈庆八万大军抵近了徐州,距离徐州还有三十里。

刘锜、杨沂中和王建在一起商议对策。

“对方主将就是陈庆,韩世忠已经在战场上确认过了,他现在停驻在三十里外,应该是先礼后兵,等我们自己撤离,杨都统和王都统都说说吧!我们是撤还是不撤?”

刘锜虽然是征求二人的意见,但他的态度却是倾向于撤军。

杨沂中沉吟片刻道:“我们临行时,陛下再三叮嘱过,严禁和陈庆的西军爆发战争,我们不可违抗圣意,我支持撤军。”

两人一起向王建望去,王建苦笑一声道:“我们围困徐州城也拿不下,守在这里有什么意义?不如撤军。”

连丽琼的死对头王建也支持撤军,还有什么好说的,三人一致同意撤军。

一个时辰后,数万朝廷大军向西南方向撤军,撤退去了宿州,陈庆随即率领大军抵达徐州城。

丽琼开启城门,率领将领们出城迎接陈庆到来。

丽琼跪下泣道:“若不是殿下率军前来救援,卑职死无葬身之地了。”

后面将领也纷纷跟着跪下感谢。

陈庆点点头道:“丽将军请起,各位将军请起!”

众人起身,跟随着陈庆大军进入城门,城内十几万百姓夹道欢迎雍王殿下和援军到来,气氛十分热烈,不断呼喊雍王万岁口号,五万骑兵浩浩荡荡进城,骑兵不断向两边欢迎的百姓招手,享受这荣耀的一刻。

入城式结束,陈庆走上了城头,这还是第一次来到徐州城,望着北城外的滔滔黄河,黄河上有十几艘西军战船在游弋。

“水军将领告诉我们,就在我们和韩世忠军队大战之时,黄河北岸有三万女真骑兵准备过河,显然是想联手朝廷军队对我进行夹攻,只是我防范在先,用战船摧毁他们浮桥,使他们过不了黄河,金国做的这个局,成功了九成九,最后却功亏一篑。”

丽琼吃惊道:“这个局是金国做的?”

“没有金国在背后怂恿,朝廷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北伐,这次北伐是秦桧和太后两大势力在背后推波助澜的结果,他们和金国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说到这,陈庆又道:“不过这次金国也不是没有收获,他们收获了海州。”

丽琼一怔,“殿下不准备收复海州?”

陈庆摇摇头,“我暂时不考虑攻打海州,留个口子,让金兵能威胁到朝廷,也未必是坏事。”

“那宿州和邳州......”

陈庆笑了起来,“放心吧!和朝廷好好谈一谈,给朝廷一个台阶,他们会撤军的。”

“殿下英明!”

陈庆又澹澹道:“我现在考虑与民休息,丽都统的军队就维持两万人的规模,宿州和邳州,我会另外派军队前去驻扎。”

丽琼不想被边缘化,他连忙道:“不如卑职去驻守宿州和邳州,殿下派军队守徐州。”

“也好,丽将军就驻守符离县吧!我让徐州成为黄河水军的后勤重地。”

.........

韩世忠抵达了临安,当天晚上便拜访了徐先图,他意外发现每次出来替父亲迎客的老三徐寿没有看见,居然是管家出来接引他。

“你们家衙内呢?怎么不见他?”

“我家公子出去游学了,会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他。”

管家没有隐瞒韩世忠,他也以为公子徐寿出去游学了,徐寿的母亲已经病世,这个秘密只有他们父子二人知晓,徐寿化名为余寿,去京兆参加科举了。

“原来如此!”

韩世忠跟随管家来到贵客堂,稍坐了片刻,徐先图负手走了进来。

韩世忠连忙上前行礼,“参见阁老!”

徐先图点点头,“你能回来,我很欣慰,坐吧!”

两人分宾主落座,使女进来上了茶,徐先图喝了口热茶,缓缓道:“官家的旨意你接到了吧!”

韩世忠苦笑道:“官家批评卑职不顾大局,擅自和陈庆开战,要求卑职回京述职,卑职心中忐忑啊!”

徐先图安慰他道:“只要你能听从圣旨回来,官家就不会太苛待你,毕竟你当年有救驾之功,官家不会忘记了。”

韩世忠犹豫一下,“卑职和陈庆爆发了一场大战,卑职不幸战败,这个消息恐怕已经传回临安了。”

徐先图脸色一变,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阁老派人来徐州的当天上午,卑职和刘锜将军率八万大军对阵陈庆统领的八万大军,在萧县爆发了大战。”

“然后呢?损失多大?”

“损失大概一万人出头,其他人当了战俘,陈庆又把他们释放,结果他们都回家了,没有返回军营。”

徐先图知道这件事麻烦了,秦桧得到消息的话,一定会拿这件事在述职会上发难。

他叹口气道:“你最好先想一个充足的理由,否则我也很难帮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