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第10章 chapter10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封瑾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便看到施瑜手中正啃着一个削好皮的苹果,而她对面坐着的,是隔壁办公室里的小秘书。小秘书一脸娇羞地看着施瑜,话都说不通畅。封瑾很难想象,倘若是接到客户电话这位秘书是什么反应。

看到封瑾进来,小秘书登时如同犯了错的小学生般,“总裁.......”

“这个点了,你也该下班了吧?”

“啊?!”小秘书脸色一白,“......总裁,我.......”

“噗嗤~你还真是可爱啊妹纸,谢谢你的苹果,很好吃。”施瑜将苹果核丢到垃圾桶里,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手上的水,看着一副受惊的兔子模样的小秘书,笑道:“现在已经快八点了,总裁让你明天再过来了。”

“.......哦,好。”小秘书仿佛才反应过来,鞠了一躬,“施瑜小姐再见,总裁再见。”

说完,小秘书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办公室。

“小白兔真可爱啊!”施瑜托晒看着封瑾,“你说是不是,阿瑾?”

“收起你的恶趣味。”封瑾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自己的邮箱。

“阿瑾,我好饿。”

“你不是刚吃完一个苹果吗?”

“没饱啊!”

“忍着。”

“你好残忍。”

封瑾心中感到无力,抬手揉了揉眉心,检查完邮箱,发现并没有什么重要文件急需处理,便将电脑关机。

这时,算着时间过来的江溯流抬手轻扣门。

“总裁。”

“江秘书,你也下班吧。”

江溯流顿了一下,转而道:“好的,总裁。”

三人乘坐电梯离开公司。江溯流站在公司门口,等封瑾坐上施瑜那台大红色跑车离开后,才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上自己公寓的地址。

车内,江溯流手中拿着自己的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那张照片,那双惑人的桃花眼不似以往清冷,甚至看起来有些温柔。

他微微叹了口气,将那张照片上了密码。

飞机上,她毫无防备的睡颜让他一时没忍住,就拍了一张。

当时那种慌乱而无措却有些欣喜的心情,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嗡——嗡——”

手机的震动让江溯流回过神,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和名字,他犹豫了一会儿才接起。

“哥,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晚?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八点半。”电话那边醇厚而优雅的嗓音莫名地带着一丝怒气,“你回国三个多月了怎么都不回家一趟?手机也老打不通!”

“爸妈不是环球旅行去了吗?”

“家里还有我!”

“......”江溯流素来清冷的脸上此时却浮出一丝无奈,“哥,我还要上班。”

“辞了!我还养不起你吗?”

“不行。”这么多年,江溯流难得在对方面前表现出固执的一面,“哥,不是养不养得起的问题,而是......”最终,江溯流也说不清为什么将原本涌到嗓子眼儿的话忽然说不出来了。

对方似乎也愣了愣,“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别以为你这些鬼话可以骗到我,也不看看你哥我每天面对的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

“嗯,哥最厉害。”江溯流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暂时不想离开。”

“不想离开?”对方似乎笑了起来,带着一丝阴沉,“那我来找你总行了吧?”

“哥!”江溯流刚要说阻止的话,却发现通讯已断,只好将手机收起。

倘若那人打定主意要来s市,还真没有谁能拦住他,哪怕公司事务再繁忙。想到这儿,江溯流微微叹了一口气,只希望他不来自己上班的地方,不然......

江溯流嘴角轻抿,倘若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会不会以为他别有用心呢?

想到这儿,江溯流莫名觉得有什么堵在心口。

到达目的地,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钞递给司机,然后进了公寓的大门。

门卫见到他,客气地打了个招呼,江溯流也不失礼地应了声。

回到自己的住所,江溯流抬手扯下自己的领带,将西服外套搁在沙发上,然后转身进了浴室。

等出来的时候,他身上带着湿润的水气,发尾的水珠顺着脖颈往下滑落,没入浴袍间。他从柜子里取出了一块干毛巾擦拭着头发,等头发不再滴水了才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然后他打开自己面前的笔记本,将一个u盘连接上电脑,将这一次的会议内容做一个整理,然后进行存档。

做完这些后,江溯流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这是与康凯斯集团合作的企划案,需要尽快赶出来。

想到今天会议室外,封瑾在僻静处抽烟的模样,江溯流双目忽地暗沉下来。

她情绪有些低沉、却又不得不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去面对那些股东。看到她抽烟的那刻,他终是没忍住,也忘了她是自己的上司,而他是下属的身份。从而做出了有些失礼的举动,可就算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做。

而楚家的资料,在他来盛安的那一个月已经让人查清了。

楚明宇陪伴了封瑾整整十九年,封瑾九岁自母亲去世后曾经有一段时间差点患上自闭症。是楚明宇存在,陪她度过了对于她来说最黑暗的日子。后来,订婚也水到渠成,任谁也不会想到,最信任与最依赖的人会背叛自己吧。

偏偏那个时候,公司也出了许多问题,加上封父病情恶化,她不得不独自撑起所有,容不得自己有片刻的松懈。她能都做到这样的程度,确实不得不让人佩服,盛安在她的手中日益壮大,并不是靠着封父的影响,而是她本身的能力。

想到昨晚在星宇会所刘文柏所说的话,江溯流敲击键盘的手指停了下来,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移动鼠标点开自己的邮箱。江溯流看了近期的行程,最后视线落在了两天后王家小姐的成年礼晚宴上。

到那一日,楚明宇一定会出现。

此时的江溯流并没有戴上他那副平光眼镜,细碎的短发堪堪过耳,额前半湿的发垂在眉骨处,那双狭长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此时显得魅惑而清冷。

两种矛盾的气质交织在一起,竟给人一种摄人心魂的美感。

他将邮箱关掉,低头继续看着手中与康凯斯集团合作的企划案,只是注意力却再也无法集中。

王家在s市的名望不输于世代经商的楚家,只是王家越来越兴盛,而楚家却开始衰败。王家和封家一样,膝下唯有一独女,没有儿子继承家业。但王家看起来并不在乎,将自己的女儿教养地很好,是s市上流圈子里的名媛贵女,多得是成功人士与富商之子追求。

是和处事果决、行事间干脆利落,比男人还要强悍的封瑾完全相反的一个人。

楚明宇有着文人的清高气,自然忍受不了自己的未婚妻处处压自己一头,甚至这些都成为圈子里公认的事实。当被少数见不得人好的酸言酸语击垮他最后一根弦,从而将旗下的女艺人带回别墅,刚好被封瑾撞见。

这事,发生地太巧了。

除非,是楚明宇故意算计好时间,以此来报复封瑾。

可笑而愚蠢的男人。

江溯流薄唇微微勾起一个轻微不显的弧度,隐藏在光线暗处的半边脸颊此时竟透着一丝邪气。

楚明宇确确实实地成功了。

可惜,他太低估封瑾,也太高估自己了。

江溯流低低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静下心神看着手中的企划案。

早点弄好,也许她也不用那么辛苦。

窗外灯火通明,s市的夜晚灯火璀璨如白昼。

刚从餐厅走出的施瑜因着喝了点酒,所以换成了封瑾开车。

施瑜懒懒地靠着靠枕,封瑾上前给她系上安全带,才启动车子往自家别墅的方向驶去。

车内很安静,封瑾也没有放音乐的习惯,当以为施瑜快睡着的时候,她突然出声。

“阿瑾。”

“嗯,怎么了?”封瑾以为她不舒服,便将车速放慢,“哪儿不舒服吗?”

“嗯......没有......”施瑜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我没醉呢......”

“嗯,你没醉。”封瑾顺着她道,“不舒服的话要说,今晚你喝的有点多。”

施瑜有些不满,哼道:“才一瓶。”

封瑾也不跟喝醉的人较真,只说道:“困的话先休息,到了我叫你。”

“嗯,”施瑜半眯着眼侧头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封瑾,嗓音慵懒,“对了阿瑾......”

“嗯?”

“你那个秘书......”

“他怎么了?”

“......你真的相信人事部那些人没有被他们安插的人?”

“不是全部。”

“那你.......”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封瑾看着街道上迅速闪过的霓虹灯,眼看快到红灯了,封瑾放慢车速,继续说道:“江溯流的话,不必担心。”

“......”

“因为,我见过他。”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