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第16章 chapter16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那只手的主人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江溯流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接过,“谢谢总裁。”

过了一会,空姐过来将餐具收走。

封瑾又坐了会儿,然后看着江溯流,问道:“江秘书,与康凯斯集团合作企划书准备的怎么样?”

“大体已经完成,请等一下。”

知道封瑾想要过目,江溯流起身去拿自己的笔记本。

看着江溯流离开的背影,封瑾转头看向机舱外的景色,气流冲破云层带来一种绚丽的美感。从s市直达纽约将近十五个小时,将一直都是这样的白天,看不到夜色降临。

这一趟纽约之行,封瑾慢慢地也冷静下来了,父亲的病情现在趋向于稳定,疗养阶段,不大可能发生突发状况。

她只能猜测也许管家忠叔无意间说出了她如今所处的形式,而让父亲担心了。想到这儿,封瑾有些无奈,明明从前什么事都让她自己处理,而从不搭手的父亲会在这样的节骨眼下勒令自己来纽约。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公司的事虽然暂时偏于平稳,可楚家的动作却不少,至于楚家背后的那人,封瑾虽然没有头绪,却并不惧怕。

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怎么面对父亲的问话。

封瑾知道父亲从前逼她适应商场上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商场上的你来我往杀人不见血,不过为了不让她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封父的教养手段一向是强硬而没有一丝温情。倘若封父真的按照大家闺秀的模式教养她,现在的盛安就不是盛安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封父确实煞费苦心。

可是,与楚家的事,父亲也许并不是没有察觉,倒像是在顾忌着什么。

江溯流过来的时候,便看到望着窗外的封瑾,她微低着头,瞳眸漆黑,似乎在想着什么。外面的阳光透过机舱投射进来,氤氲在她的身上,却不能驱走那一丝寒凉。

“总裁。”

听到声音,封瑾回过神,微微颔首:“嗯。”

仿佛刚刚那一瞬只是错觉。

江溯流打开笔记本,移到封瑾面前,微微俯身说道:“关于市场前景分析与预测,事先我做了一个预算。以目前盛安的情况,资金的预算暂时不会有问题,只是后期的预算会加大。市场定位与营销策略,市场部人员也参与了,他们给的数据比较详尽......”江溯流话头顿住,因为俯身,与封瑾挨得近,他的手臂无疑中碰到了那片柔软。江溯流喉结微微滑动,动作僵住。

“嗯,不过营销策略还不够力度,必须提升公司产品在市场占有率。”封瑾打断了他的话,无形中化解了他的尴尬,“后期产品进行改良来延长产品生命周期,这样才能在市场竞争环境下争夺生存空间。”

“是我疏忽了。”江溯流很快恢复平静,与封瑾也拉开了一段距离,说道:“关于营销策略我会重新制定。”

“嗯,辛苦了。”封瑾微微颔首,然后说道,“不过这个暂时不急,需要与康凯斯集团的负责人一起协商。你也好好休息,时差倒不过来的话会影响工作效率。”

“好的,总裁。”

江溯流离开后,封瑾坐了一会儿便也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她的办公用的笔记本放在桌面上,想起还有一些文件没有看,便继续打算将这些处理完。等下了机便可以直接交给江溯流去落实了,也不知这一次在纽约要停留多长的时间。

从公文包取出u盘接上笔记本,打开文档,封瑾一份一份开始阅览,将分公司大概的情况了然于心。海外的分公司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也就是说,背后的人主要还是针对总部。或者说,海外分公司并不能对其造成威胁,自然也不愿分散精力去做这些没用的。

将手中的文件看完,封家揉了揉眉心,将没剩下多少电量的笔记本关了。然后,她抬起头便看到江溯流站在不远处的吧台上。他手上执着高脚杯,动作优雅地轻轻晃动杯内的酒,酒的红色衬地那修长的手指宛如白玉精致。

漫长的时间,似乎红酒也不错。

想到这儿,封瑾起身走向吧台。

调酒师见到了封瑾,微笑着问:“美丽的女士,请问您需要什么?”

封瑾看了眼江溯流手中轻轻晃动的红酒,说道:“和他一样。”

话落,江溯流手上动作一顿,然后放下手中的酒杯。也许是酒精的缘故,江溯流那双惑人的桃花眼此时似有水光荡漾,清冷不再。

英俊的调酒师将红酒送到封瑾的面前,微笑着说道:“请用。”

“谢谢。”封瑾接过红酒,轻轻碰了一下江溯流的杯沿,然后抿了一口。

江溯流的视线不与自主地落在了她微微湿润的唇上,然后很快移开,平静地喝了一口杯中的酒。他发现自己品不出这酒的味道,心中有些乱,却不知从何而起。

似乎有什么无法掌控与预料的事正在发生,让他感到措手不及。

江溯流向来做事都有精密的计划,哪怕是来盛安,亦或者上任为总裁秘书,一切都有条不紊地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盛安目前的情况,他深知有些麻烦,可起码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大军压境,她并没有一丝惧怕或者退却,一如从前,镇定自若,在糟糕的现状中为自己找到最适合的攻破之路。然后,开始漂亮地反击。

“江秘书,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江溯流回过神,便撞进了那双温和沉静的双眸中,里面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他微微怔住,才发现自己无意中又看着封瑾,于是口中的话就成了——

“总裁您脸色有些苍白,是长期失眠的症状,长期以往容易低血糖、低血压、贫血,免疫力下降以及伴随着各种并发症......”

闻言,封瑾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算是你的职业病吗?”

“......”江溯流顿了顿,清冷的声音掩饰了他的不自在,“只是觉得总裁应该照顾好自己,董事长最挂心的应该是您,而不是盛安。”

一语惊醒梦中人。

封瑾讶异地抬起头看着江溯流,眼眸深处的不明情绪慢慢化开,然后执着酒杯抿了口。

“你的话并无道理,只是面对父亲,我反倒是觉得面对商场上强大的对手让我感觉更为轻松。”

在江溯流略微惊讶的眼神下,封瑾黑眸沉静,却笑地轻松,“这种稍微忐忑不安的感觉,倒是久违了。”她轻呼了口气,白色的衬衫领口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和那对精致的锁骨,衣袖被挽起,露出了半截雪腕,全无平日的冷峻严谨模样。却又意外地令人移不开眼。

江溯流敛下心神,看着杯中鲜艳的红色。

封瑾发现此处并不是谈论这个话题的场所,便说道:“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

顺着封瑾的视线看过去,江溯流点了点头,起身跟上。

机舱靠窗的位置有精致的沙发和玻璃桌,阳光不经意的投射,多了丝朦胧的美感。

两人坐下后,几缕阳光倾泻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很温柔。江溯流有意无意地错开了视线,似乎觉得此举失礼,便再次看向封瑾。

“我不会让盛安在我的手中垮下,无论对手是谁。”封瑾虽笑着,可眼底的那抹坚定却不容人忽视,她手上的红酒轻轻晃动,衬地那双黑色的眼眸熠熠生辉。她说:“看不见的对手才令人更加在意、焦虑,那人心理战打得不错。盛安目前的状况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很快,盛安真正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江溯流手上动作一顿,眼中似乎有些不解。

“很奇怪我不知道对手是谁的情况下做这样悲观的猜测?”对于江溯流的疑惑,封瑾将手中的酒杯搁在一旁的桌面上,淡淡地说道:“这是第二次了,在与欣亚集团签下合约前,与楚家解除婚约后,盛安股市发生了动荡,损失惨重。而那人就跟逮着耗子的猫一般,在让其精神紧绷、心力交瘁后才将猎物吞吃,是个很有意思的对手,我第一次遇到。”封瑾说道这儿的时候,看向江溯流,“那个时候,我记得你才刚进公司吧?”

“是的,总裁。”江溯流点了点头,也正是盛安股市的动荡让他有些在意,不过很快,眼前这个女人当机立断断尾求生,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而那时的他,已经成功通过了应聘。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金融管理硕士,却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判断力,让考官另眼相待,最终突破重围,胜任了总裁秘书一职。

“你不用如此拘谨,以后共事的时间很长。”封瑾漆黑的眼眸看着对面的江溯流,问道:“只是我有些好奇,你为什么选择放弃从医而选择从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