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第23章 chapter23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封瑾睡得并不踏实,迷迷糊糊间,一阵疼痛感让她彻底清醒了。

不多会儿,有人推门进来。

“总裁,”江溯流看到封瑾似在忍耐着什么,受伤的脚也离开了软垫,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走上前握住她的脚踝,然后拿过软垫垫上,声音清冷却透着关切,“您没事吧?”

封瑾缓了过来,答道:“没事。”

说话间,封瑾欲起身,江溯流轻扶着她的背,拿过一个靠枕让她坐得舒服些。

“总裁您先别动。”江溯流的声音清冷而沉稳,似有安抚人心的力量,他的手指搭在她的脚踝上,轻轻按压,一边问道:“这样,会有刺痛的感觉吗?”

封瑾摇了摇头,“没有。”

“这样呢?”

“没有。”

“看起来恢复地不错,我给您做热敷。”说完,江溯流起身离开,“您等等。”

不一会儿,江溯流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透明的水袋,他试了试温度,才将水袋搁在她受伤的脚踝上。

江溯流将位置稍微移了些,抬头看她,问道:“会难受吗?”

“并不会。”封瑾对上他的眼睛,说道:“江秘书很细心。”

江溯流移开视线,说道:“谢谢总裁的认可。”

“私底下你不需要用敬称。”封瑾一手撑在床沿,看着他说道:“而且,我们现在的关系是‘情侣’不是吗?”

江溯流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低声说道:“这里只有我们。”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明确两人的关系,不会让他混乱某种认知。

见他坚持,封瑾也不勉强,靠着软枕闭上眼养神。

不知过去了多久,封瑾感觉脚踝处的肿胀感在慢慢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散淤血之时带来的痒。她无意识地蜷缩着脚趾,微微用力,却被微凉的手制止。

“总裁,请放松。”

封瑾睁开眼睛,对上他那双即便隔着镜片依旧惑人的桃花眼,然后视线移到他轻握住的脚心,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她的记忆里,没有哪个异性对她如此,更没有哪个异性将她当做玻璃娃娃般对待。

“嗯。”她应了声,然后让自己放松。

江溯流重新换了一个水袋覆在她的脚踝处,轻声道:“散去淤血之时,会有点痒,您忍着点。”

“嗯。”

不知过了多久,因着江溯流热敷之时非常细心,没有造成一点儿不适,反而让封瑾也有点昏昏欲睡。

热敷完毕,江溯流将水袋拿走,看到封瑾似乎有些倦意,便没有出声,动作极轻地帮她盖上薄被。

而此时,封瑾睁开了双眼。

江溯流对上她的眼睛,手上动作微顿,两人的距离隔得非常近,甚至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但很快,江溯流移开视线,平静地说道:“总裁,视频会议的资料我已给您发送到邮箱。”

“嗯,我知道了。”封瑾淡淡答,仿佛刚才那一瞬的不自然只是错觉。

江溯流离开后,封瑾看着自己的脚踝,好很多了,没有青紫色的肿起来,反而慢慢恢复了正常肤色。只是看着还是有些肿,上面有浅浅的淤青。

以前因着训练受了伤,一般都是她自己处理,虽然那难看的青紫痕迹会留很久,但并不会影响行动,没多久她又会再次出现在训练场上。她并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也没时间去想一些空虚而空洞的事。

按部就班,顺其自然。

那些时间,她更愿意放在公事上。

她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好似在思索着什么。

半晌,她轻呼了口气,取过刚才江溯流放在一边的笔记本,开始查看关于与康凯斯集团的合作细节以及有无偏差漏洞。

一番浏览下来,不得不说江溯流办事效率非常高,先前提出需要改进的地方都比预先更加完美了。

将分公司负责人发来的一些邮件看完,封瑾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累的颈椎,然后看了眼外面天色已暗。

一天又过去了。

封瑾合上笔记本,按下了床头的一个按钮。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

“请进。”

“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艾丽西亚,我需要一套正装,在衣柜的左边第三个隔间,帮我拿来。”

“好的。”艾丽西亚微微躬身,按照封瑾的话找到了一套深灰色正装,然后递给封瑾。

封瑾接过,然后说道:“我会自己来,帮我在门口守着。”

“好的,小姐。”艾丽西亚微微躬身退下。

封瑾看了眼自己受伤的脚踝,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将套装换上,行动间虽然碰到了受伤的脚踝,但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不一会儿,传来交谈声,然后敲门声传来。

“总裁,”门外江溯流的声音低沉而隐忍,“您注意别碰到伤处。”

“可以进来了。”封瑾长发被随意挽起,身上却穿着严谨而优雅的正装,她坐在床前正单手扣着袖扣,看到江溯流进来了,便说道:“去隔壁的书房。”

江溯流走近她,半跪下身,手轻握住她的脚踝,然后指腹微微用力,抬头看她,问道:“总裁,疼吗?”

封瑾忍了忍,才没有下意识地用另一只脚将他踹开。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微微俯身单手托起他的下巴,手的力道不轻不重地扣着他线条优美的下颚,令他不得不仰视她。

她轻笑:“江秘书,你在生气吗?”

“不敢。”江溯流仰视她,但并不会给人一种弱势的感觉,他也没有挣脱她的手,那双惑人的桃花眼专注地看着她,说道:“只是觉得总裁的伤大约是好得差不多了。”

封瑾心头涌上一股无力感,手松开,说道:“视频会议我总不能衣冠不整,这样对公司形象不好,也显得非常失礼。”

“您可以让女佣帮你。”

“这点小伤并不会妨碍我穿衣。”

“您应该对自己更加重视些。”江溯流起身,问道:“您的头发需要重新打理吗?”

“嗯,你会?”

“曾帮母亲盘过。”

“那麻烦你了。”

江溯流俯身抱起她走到梳妆台前,拿过梳妆台前的梳子帮她将头发理顺,开始熟练地盘起一个精致而优雅的发髻,露出了光裸修长的脖颈,指尖无疑碰到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江溯流收敛心神,将最后的发用华贵却低调的发卡固定。

“谢谢,很好。”封瑾微笑道。

“您喜欢就好。”

最后,封瑾用短暂的时间给自己画了个简单而不失礼数的妆容。

因着艾丽西亚并不通汉语,所以看到江溯流走过去的时候便悄声退下了。

晚餐时间到了,与父亲一起用晚餐。席间,封父与江溯流交流几句,大都是围绕着现在的经济与市场的话题。看得出,封父对江溯流的感官并不差。晚餐后,封父和管家出了门,说是与旧友有约。

封瑾和江溯流也休息了会儿,看到时间已经八点了。

“总裁,您要现在去书房吗?”

“嗯。”

江溯流抱着封瑾上了楼,来到拐角处的书房。

这个书房并不常用,只先前在这边的时候办公之时会用,但整体格局和封瑾在公司的格局很相似,这也是封父安排的。

虽然对女儿没有过于温情的言语,但很多细节却能体会到父亲的良苦用心,封瑾也一直都知道。

到了书房,封瑾坐在办公桌前的真皮椅上,然后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几分钟,便将仪器打开。

通讯很快与另一边连通。

康凯斯集团的负责人还是刘泽安,看到封瑾,视频对面的刘泽安优雅地笑了起来:“晚上好,封总。”

听到他的话,封瑾礼貌地笑了笑:“刘总那边应该是早上吧。”

“是的,”刘泽安温雅地笑了起来,“能在这样的早上见到你,今天一定会有个好心情。”

刘泽安自小不再国内长大,骨子里有着西方的热情与绅士,口中的话并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只是对此封瑾依旧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端庄而有礼地微笑:“谢谢。”

这一次的视频会议也就几个这个合作的核心人物,除了刘泽安还有两个负责这项合作的管理人员,而盛安这边的也是市场部经理和其他两个负责人。

短暂的寒暄完毕,便进入这次会议的主题。

围绕着双方的这次合作展开讨论与分析。

会议中的封瑾看起来认真而专注,眉目间有股不容侵犯的感觉,每个人的意见和建议都会认真听,有问题的地方立刻指出,且判断力极准。康凯斯集团的其中一位负责人本身对盛安并看不上眼,所以言辞略有些挑刺的意味。这时,盛安市场部经理和几位负责人皆不悦地皱起了眉。

就在这时,封瑾言辞间不轻不重地将康凯斯集团的负责人压下,无形中化解了那莫名的敌意。最后那位负责人最后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所言不合场所,便闭口不再谈。

盛安的人员很快恢复了常态,继续对此次的合作提出意见和看法,仿佛方才的那一幕只是错觉。

唯有刘泽安眯起了眼,那位负责人本是他特意点名带来的,事情比预期更加令人惊喜。盛安有这样的管理者,也难怪在那样的情况下公司内部依旧有条不紊。在她的身上,有股稳定人心的魄力。

优雅美丽的女人很常见,冷静自持的女人也不少见,只是两种气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且拥有如此精准的判断力与魄力的女性,却是不多见。

刘泽安再一次为此惊艳,面上的微笑温和而优雅,若说先前确实只是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兴趣,那么这一次确实有年轻之时才会有的欣喜的感觉。

仿佛找到了一个宝藏,等着他慢慢去探索与发掘。

刘泽安面带微笑地看着显示屏上的身影,食指微动,按下了全程录影,眼底翻滚着志在必得的征服欲。

全程都在做会议记录的江溯流停下手中的动作,视线落在了刘泽安的影像上,眸中一片幽深。

仿佛心有所感,刘泽安看向江溯流,微微笑了起来。

*

长达两个半小时的会议终于结束,关掉仪器,封瑾刚想要移动身体,已经整理完会议纪要的江溯流合上笔记本,起身来到她的身边。

“累了吗?”

“还好。”封瑾接过他手中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缓了口气后说道:“与康凯斯集团的合作项目不日将正式启动,下面跟踪项目达成情况你多费心。”

“好的,总裁。”江溯流应道。

“嗯。”封瑾揉了揉眉心,看起来好似有些困了。

“总裁,今天就到这里吧。”

“好。”封瑾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许可,江溯流再次抱着她回了卧室。

大约是一回生二回熟,两人都非常自然。江溯流的手放得非常有技巧,轻轻托着她的后腰,让她的身体自然地靠近自己的臂弯和怀里,另一只手托在封瑾的腿弯处,修长的手指搭在腿侧。而封瑾为了让他抱着更为轻松,将双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侧。这样的姿势在外人来看,显得格外地亲昵与亲密无间,美好地让人不舍得破坏。

回到卧室,封瑾坐在单人沙发上,手上还端着一杯温水,而江溯流刚离开。

不一会儿,艾丽西亚走了进来。

“大小姐,您现在方便吗?”

“是的,艾丽西亚。”封瑾微笑放下手中的杯子。

在艾丽西亚的帮助下,沐浴完毕的封瑾坐在一旁的贵妃榻上休息,艾丽西亚细心地帮她用干发巾将湿发包住,过了一会儿才解开,然后用梳子细细理顺。很快,借着晚风,封瑾的头发也很快干了大半。

离开浴室,封瑾依旧坐在了沙发上,长发自然下垂,几许发丝落在了沙发上。她身上穿的是宫廷风的长袖睡袍,真丝质地,优雅而端庄。样式简单并没有多余的装饰,衣襟贴着锁骨下沿,袍角直垂在脚踝处,坐下之时可将双脚完全遮住,却不会被拘束。

她打开了墙壁上挂着的电视,自然而然地调到了美国的财经频道,这是由财富杂志提供财经新闻和每日更新的金融市场信息。

看了一会儿,有人敲门。

“请进。”

只见江溯流手中拿了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放的着医用纱布和药棉。

“江秘书?”

这时,将床单被套换好后的艾丽西亚朝进来的江溯流打了个招呼后退了出去。

室内只剩下两个人。

封瑾视线落在了江溯流手中的托盘上,看到了一种非常熟悉的东西。

“我让朋友从国内空运了药过来,今天刚到,晚上用药效会更好。”江溯流解释道。

封瑾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看到封瑾同意,江溯流心中也算是松了口气,毕竟用这药确实会很疼。

墙壁上的电视依旧还在放,封瑾手轻轻搭在一旁的扶手上。江溯流把手中的托盘搁在一旁的桌面上,然后俯身拿过一个靠枕放在封瑾的后腰,让她坐着不会那么累。

然后,江溯流半跪在她的脚下,因着离的距离近,她沐浴后的馨香萦绕在鼻尖,连周围的空气也变得燥热起来。他缓了缓神,轻轻执起她受伤的脚踝,不知是不是刚沐浴过的缘故,她的脚形状优美而白皙,指甲圆润且透着淡淡的粉色,并没有指甲油的痕迹,他手握住那暖玉般的滑腻,止住心中的波澜,一手取过装着药酒的器皿。

室内很安静,封瑾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眼底看不出情绪。

江溯流取过了沾着药酒的药棉,冰凉的触感徘徊在脚踝处。这时,江溯流抬眸,那双清冷却又惑人的桃花眼对上了封瑾沉静的眼,他似乎叹了口气,说道:“您忍着点。”

“嗯。”

下一秒,封瑾十指抠着布艺沙发的表面,眉头紧锁,这样的疼痛不钻心,也不刺骨,断骨之痛封瑾也受过,并没有那么难以忍受。

可眼下,这样酸胀疼痛伴随着极难以形容的□□感让她脸色微变,随着时间,薄汗一点一点布满前额,她下意识地咬住下唇,这样才能不发出声音。

“总裁,您别咬着自己的唇,这样会伤到自己。”江溯流看到封瑾因着忍耐紧咬下唇,睫毛轻颤,眼角湿润,此时的她看起来竟透着几分脆弱,令人心生怜惜。他声音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总裁,出声也没事。”

说完,他手上的动作停下,起身去将手上的药酒洗干净,回来的时候手中拿了条手帕,递到封瑾的跟前。

封瑾缓了口气,接过手帕,将额上的汗珠拭去,“谢谢。”接着封瑾面前出现了一杯温水,她抬头看了眼江溯流,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才稍微感觉好些。

“是不是可以了?”她问道。

“还需要几个步骤。”江溯流如实说道。

封瑾手拿着杯子的动作一僵,哪怕眼中没有没有丝毫波动,可莫名地,江溯流感觉到了她的抗拒。

在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封瑾定定看了他几眼,说道:“那你做吧。”

闻言,江溯流蹲下身,再次用药棉沾上药酒敷在肿起来的部位,然后用指腹一点一点地蹭。也许是疼的缘故,封瑾抓着水杯的手微微用力,骨节显得有些苍白。

江溯流也察觉到了,手上的动作下意识地放轻了,可回过神发现这样不行,又加重了力道。

“......嗯,”封瑾皱眉无力地靠在软枕上喘息着,“江溯流......”

听到她唤自己的名字,江溯流感觉到心底仿佛被羽毛轻轻拂过,带来一丝难以言喻的异样感。他迅速将其压下,清冷的声音安抚道:“总裁,我在,您忍着点,很快就不疼了。”

十分钟过后,封瑾恹恹地靠在沙发上,垂眸看着蹲在她脚边的男人。

此时的江溯流正拿着一个装着膏状物的罐子,手上戴了一次性手套,一点一点将那膏状物涂抹在她的脚踝处,独属于中药的气味并不十分难闻,微凉的触感也缓解了刚才所带来的不适感。

将药物抹匀,江溯流脱下一次性手套,取过备好的纱布块和覆在她的脚踝处,再用纱布条裹住,一切就绪,江溯流收拾好托盘上的物品,打算起身。

“江秘书。”

江溯流仰头看着她,清冷的眼眸似疑惑,下意识地问道:“还疼吗?”

封瑾摇了摇头,视线落在了他的脸上,帮她擦药他看起来也并不轻松,连额前的发也被汗湿了,她俯身摘下他的眼镜。

“......总裁?”江溯流僵住不动。

忽然,那手拨了拨他额前的发,手腕间传来淡淡的馨香,是沐浴露混合了她身上的气息,令他瞳孔微缩、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下一刻,江溯流抬手将她的手腕扣住,声音低沉:“总裁,您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江溯流松开她的手腕,起身拿过一旁的托盘离开。

那背影,颇有股子落荒而逃的意味。

甚至,忘了问她拿落下的眼镜。

门被关上,封瑾看着自己手上的眼镜,幽幽道:“果然是平光眼镜。”

想到刚刚摘下他眼镜的那瞬间,那双惑人的桃花眼很漂亮,让人移不开眼,清冷禁欲却又透着一丝邪气。

如此矛盾而尖锐的碰撞不会将他的气质折损,反倒让他更为瞩目。

这样的人不会是作为秘书存在。

也难怪要戴这平光眼镜,确实可以掩去那双眼睛所带来的惊艳感。

江溯流并没有忘记此时的封瑾脚上的伤不便移动,所以很快艾丽西亚走了过来,手中端了一杯温热的牛奶。一看便是江溯流交代的,喝完牛奶的封瑾在艾丽西亚的帮助下,再次简单地洗漱,准备睡觉。

当卧室只剩下她一个人,月光透过窗纱洒在床上,沉静的眸子半遮,睡意袭来。

很快,陷入了好眠。

外面夜色深沉,路灯昏黄的灯光与树影交错,偶尔传来昆虫的鸣叫声。

而此时,另一边的江溯流站在花洒下,冰冷的水让他恢复了几分冷静,湿发沾着脸颊,下颚微仰,冰冷的水淋着他的脸颊,描绘着他那美好的侧颜线条,整个人在此时透着一种凌厉而张扬的魅惑感。

不知过了多久,他抬手将额前的湿发往后一拨,将花洒关掉。江溯流缓了口气,从一旁取过一旁的浴巾,手上拿着干毛巾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走出浴室。

行走间,发尾的水珠滑落,顺着弧线优美的下颚,滴落在脖颈间。他给自己倒了杯水,弯腰之时腰线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弧度,他的身材是属于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且因着常年锻炼的身体精瘦而有力,线条流畅有力却并不夸张,在灯光下反而透着淡淡的如玉光辉。完美的八块腹肌分布均匀,美丽的人鱼线随着劲瘦的腰肢延展没入浴巾内,给人无限遐想......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