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第25章 jinjiang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大概是昨天夜里封瑾失眠的缘故,封瑾这一睡直接睡到了临近飞机降落的时候。

封瑾正欲摘下眼罩,却听到熟悉且清冷的声音。

“总裁,现在国内是晚上,机舱的的灯光很亮。”

“嗯。”封瑾的声音带着刚睡醒后的鼻音,她摘下眼罩后并没有睁眼,而是顺势继续躺着,“还有多久降落?”

“二十分钟后。”

“这一觉可真长。”封瑾揉了揉眉心,此时眼睛也适应了此时的光亮,她睁开眼睛起身,被子滑下,长发也顺势垂在身前。江溯流看到此时的封瑾,微不可及地叹了一口气,他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身上,说道:“总裁,您先穿着,机舱内有些冷,容易着凉。”

封瑾确实感觉到了一点冷,便也没有推脱,“谢谢。”

此时,封瑾刚站起身,也许睡得有点久、加上长时间没有进食,有点低血糖,她一时没站稳。

江溯流下意识地将伸手将她扶住,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关切:“总裁,您怎么样?”

封瑾几乎被他抱在怀里,一手轻扶着她的肩,一手扶着她的后腰。

“没事。”封瑾摇了摇头,并没有推开他,淡淡说道:“大概是睡久了。”

“您先坐着。”江溯流扶着封瑾,让她坐下,然后将自己桌板上的蛋糕端给她,“您先吃点垫下肚子。”

封瑾并没有食欲,摇头拒绝了:“我不饿,给我杯水就好。”

于是,大约过了几分钟,江溯流端了一杯温水走了过来。

“总裁。”

“谢谢。”封瑾接过,喝了一口,发现竟是甜的,抬头看他,“你加了糖?”

“是的,您不喜欢?”

“并不是,”封瑾手中捧着温热的玻璃杯,抬头看着他,眼神柔和,“医生都是这么细心吗?”

这时,机舱内广播响起,提示乘客飞机即将降落。

江溯流清冷的眼眸微敛,并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说道:“我是您的秘书。”

我只是您的秘书。

这话,仿佛是在对他自己说的。

封瑾并没有再说什么,两人走出舱门,走下舷梯。

此时的s市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走出大厅,便看到了等候在外面的华叔。

封瑾走上前,“华叔。”

“大小姐一路辛苦。”华叔面上带笑,“董事长还好吗?”

“嗯,一切都好。”

“那就好。”华叔松了口气,“我们也回去吧。”

“好。”

上了车,车子一路平缓地往目的地驶去。

车内,封瑾给纽约那边报了个平安,然后将手机收起,看向外面闪烁的霓虹灯和川流不息的人流。

在纽约待的那半个月,倒让她一直绷着的那根神经放松了不少。

只是,明天之后,又将是恢复从前。

想到这儿,封瑾那双沉静的眼眸没有一丝松懈,反而十分坚定,一如从前。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江溯流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这样的封瑾,眼眸微动,带着一丝微不可及的温柔之色。

当车子停下,封瑾回过神,发现已经到了。

江溯流率先下车,他将外套搭在臂弯,另一只手递给封瑾,封瑾非常自然地搭上他的手下车。

看着自家的别墅,封瑾看了眼江溯流,说道:“让华叔送你。”

“不用了总裁,过一会儿会有人接我。”

“原来这样,那你好好休息,明天见。”

“明天见。”

目送封瑾走进别墅,江溯流步行走出林荫小径。

很快,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他的面前。江溯流自然地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系上安全带后看了一眼坐在旁边气场强大令人无法忽视的男人,说道:“哥,谢谢你来接我。”

“盛安的那个总裁,你很在意。”

在江溯风面前,江溯流看起来和平日并没有什么区别,“当年,我的命是她救的。”

“你要报恩?”江溯风忽然笑了起来,原本深邃立体的五官在此时竟显得十分邪气,“现在盛安岌岌可危,你以为只是楚家吗?”

“我知道。”江溯流靠在椅背上,抬手掩面,缓缓地舒了口气,“我正在查。”

“你查到了什么?”江溯风打定注意让自己的弟弟认错,什么也不说。

谁料江溯流压根不打算理会自己的哥哥,他当然知道背后不只是楚家,若只是楚家就没什么可放心上了。

只是他所查到的那个公司并不是在国内注册的,而且注册的时间并不长,却资金雄厚,倒像是为了某个目的而注册的。

见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沉得住气,江溯风不由沉声问道:“倘若真有国外公司恶意收购盛安,你又打算怎么做?”

闻言,江溯流看向自己的哥哥,淡淡地说道:“是总裁打算怎么做。”

“你还真是个好下属。”江溯风绝不承认自己吃味儿了。

“因为,”江溯流清冷的眼底透着些许温柔,“她是封瑾。”

江溯风将车停下,看向自己的弟弟,说道:“过几天,有个项目我打算与盛安合作。”

江溯流一愣,点头说道:“这当然好。”

“你不是不想让她知道我们是兄弟吗?”

“我并不认为能够一直瞒着她。”说到这儿的时候,江溯流周身气息一变,薄唇微勾:“她知道也好。”

江家兄弟两外貌长得并不十分相似,江溯流随母,五官偏向柔和俊美,而江溯风完全随了江父英俊的五官凌厉逼人,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唯独两人笑起来的时候,透着一股子邪气却是一样的。

此时,江溯风阴测测地问了一句:“那我这跟了一路是为了什么?”

十分了解自己哥哥的江溯流淡淡地说道:“哥哥那个时候贸然出现的话,很突兀。”

“突兀?”江溯风那一刻,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冰渣子寒心,譬如此时此刻的他。向来乖巧听话可人的弟弟也变得重色轻兄了,在他刚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人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

江溯流所在的公寓虽称不上顶级,但也十分舒适。江溯风往客厅上的沙发一坐,环顾四周,虽然空间比之家里小了点,但看着也不错了。

江溯流从冰箱拿了两瓶水,将其中一瓶递给江溯风,并问道:“哥你打算在这儿待多久?”

“怎么?”江溯风拧开瓶盖,却并不喝,看着自己的弟弟,“这是要赶我离开?”

“客房什么都没准备,睡沙发不是很好的体验。”

江溯风睨了他一眼,“小时候我们不也一起睡吗?”

“那时我才五岁。”

这时,江溯风的手机响起,他也不回避直接接了电话,也不知电话那边说了什么,他看了眼自己的弟弟,然后将脱下的外套搭在臂弯上,一边说:“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挂上电话后,江溯风看了眼自己的弟弟,说道:“我要回一趟英国,过几天还会过来。”

“这么晚的飞机?”江溯流皱了眉,“我送你。”

“怎么?知道心疼你哥了?”江溯风没好气地看了自己弟弟一眼,“送就不必了,我自己的飞机,那边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我先走了。”

“嗯,哥慢走。”江溯流将兄长送到楼下,看到外面已经有人在等了,便没有再送。

临走时,江溯风看着自己的弟弟,说道:“以前从没见你谈女朋友,还以为你不喜欢女人,既然那么在意盛安的总裁,那就快点出手,免得被人得了先机。我江家人做事就该雷厉风行,该出手时就出手!就跟我轻轻松松拿下你大嫂那样!”

“嗯,我录下来了。”江溯流面无表情地拿着自己的手机说道,“回头我会记得把这段录音发给大嫂。”

江溯风脸色一变,“臭小子哪儿学来的损招儿?!”

那边有人在催,江溯风狠狠地瞪了眼这小白眼狼,“不许发你大嫂!她怀孕了!”

“那就作为结婚礼物给你们送去。”江溯流薄唇微微勾起,拿着手机的手朝他挥了挥。

直到看不到人了,江溯流才转身往回走。

空气有些闷热。看来,今夜要下雨了呢。

洗完澡回到客厅的江溯流将自己工作用的笔记本打开,点开自己的私人邮箱,里面有一份最新的邮件,看时间是刚发过来不久。

江溯流移动鼠标将其点开,将上面的内容浏览完,他脸色看起来有些阴沉。半晌,他将邮件关掉,兀自沉思着。

窗外渐渐传来雨声,他抬起头,外面真的下雨了。微凉的风从阳台吹来带着微凉的风,他无意识地拨了拨额前的湿发,然后开始准备明天的开会事宜。

因着在飞机上已经睡得够久,所以他还不困,时差一时也没倒过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湿发也自然干了,江溯流站起身从冰箱拿了瓶冰水。因着将近半个月没有回来,冰箱内先前放着的东西差不多都被他扔了。

他手中拿着水坐会沙发上,浴袍半敞,露出了白皙而有力的胸膛,他并没有戴眼镜,身子微仰靠在沙发上,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却也显得更加惑人了。

晚风吹过,他莫名地想起来哥哥的话。

——想要的话,就该出手。

“呵。”他忽然掩面笑了起来。

大概,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究竟为何对她如此在意、如此放不下。

如同深陷沼泽,身不由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改变的呢?

想要报答她当日的救命之恩?

这样的感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单纯了呢?

什么报恩,不过是给自己找的借口,自欺欺人罢了。

从听闻她订婚的那一日开始,思念如同荆棘将他牢牢锁住,那时他才明白那种无法言喻的心痛的感觉。那时的他以为再也无法站在她的身边,无法光明正大地拥有她。

直到那一日,听闻她与楚家解除婚约,他心底浮起一丝带着罪恶感的欣喜。

那种欣喜,不是为能够报恩。

而是,他想独占她。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