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第28章 jinjiang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抱歉,久等了。”

封瑾看到他的那一刻并不意外,平静地在他的对面坐下。

“看到我,你并不惊讶。”

封瑾皱眉看着桌面上的空酒瓶子,“你喝的有点多。”

听到封瑾的话,他勾唇恶劣的笑了起来:“用不着你管。”

封瑾拿过了一旁的水移到他的面前,淡淡地说道:“你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管你。”

“呵~真没意思。”在灯光的照耀下,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暗影重重,他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封瑾的跟前蹲下,仰头问她:“为什么不说话?”接着,他低低地笑了起来,双手撑在封瑾身旁两边的沙发上,仿佛将她锁住,“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封瑾微微低头俯视他,这人明显已经喝醉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封瑾搁下手中的玻璃杯,幽幽地问:“你想要盛安吗?”

当封瑾以为这人已经已经喝迷糊了,却见他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眸波光粼粼,混血儿特有的白皙皮肤与深邃五官在这样的情境下显得格外阴暗,他略显沙哑的声音问道:“为什么不想要?”

封瑾抬手抚上他的发顶,独属于少年的柔软发质微卷,她淡淡地说:“那你就自己来拿。”

“哼,不用你教!”少年拨开她的手,站起身,却因着蹲久了身体向旁边一倾。

“小心!”

封瑾伸手拉住他的手,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然而封瑾显然低估了少年的体重,于是两人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封瑾背靠沙发坐在地上,少年几乎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

这一摔,他也好似清醒了不少,又或者更加迷糊了。

他抱住封瑾,琥珀色的眸子注视着她,那里面的焦距有些迷蒙。

空气中浮着酒的醇香味道,光影交错下,他将下巴轻轻搁在封瑾的颈窝,低声轻喃:“姐姐......好暖......”

封瑾身体有一瞬的僵硬,收回欲推开他的手,她微微叹了口气,身体放松下来,抬手轻拍他的背。就着这样的姿势,封瑾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而颈边的少年呼吸均匀。

竟是睡过去了吗?

封瑾在不惊扰少年的情况下取出自己的手机,给自己的司机发了条短讯。

大约五分钟,门被推开,刘峰见封瑾并没有什么事才心下一松。

“大小姐。”看到封瑾怀里的少年,刘峰并没有多问。

“你抱着他,我们回去。”

封瑾话落,刘峰欲接过少年。

“别吵醒他。”

“明白。”

当刘峰抱起少年,封瑾给知味阁的经理打了个电话,将情况说明。令封瑾意外的是,知味阁的经理什么也不问,让封瑾自便。

离开知味阁后,车子直接往家里开去。

路上,少年头枕在封瑾的双膝,手环抱着她的腰,好似没有安全感的孩童。

车内开了空调,封瑾脱下自己的西服外套披在他的身上,免得着凉。

当车子停下,封瑾才发觉已经挺晚了,她刚一动,枕在膝上的人明显不悦地轻哼了声。

但封瑾并不能轻松地抱起一个比她高的男性。

刘峰拉开车门,封瑾点了点头,依旧由刘峰将睡着的人抱回别墅内。

华嫂看到刘峰抱着的少年明显有些惊讶,但也什么都没问。

“大小姐,我这就把醒酒汤端出来。”

“嗯。”封瑾应道,转而又问道:“华嫂,有粥吗?”

“有的。”华嫂显然有些惊讶,“您现在要吗?”

“等会儿,先把醒酒汤给我。”

“好,我这就去。”

当华嫂将醒酒汤端出来,封瑾接过上了楼。

少年躺在客房的床上,此时的他睁开了双眼,看着走进来的封瑾。

“这是哪儿?”

“我的住处。”封瑾将手中的碗搁在桌面,说道:“起来把这个喝了。”

“不想动。”

看着少年琥珀色的眼眸专注地看着自己,封瑾非常有耐性地走到他身边,托起他的肩,让他坐好。然后端起一旁放着的醒酒汤,用手背试了碗的温度,发现刚刚好,便用调羹舀起送到他嘴边。

“不喝的话,明天起来会头疼。”对于他的无动于衷,封瑾面无表情地说道:“刚成年便这样酗酒,你就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吗?”

听到封瑾的话,他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地浑身轻颤,险些笑岔了气。

封瑾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他笑,等他笑够了,给他递上手帕。

少年看了封瑾一眼,接过手帕拭去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他站起身俯视封瑾,手搭在封瑾的肩上,微微俯身看着她,声音轻柔而又透着一丝诡异:“你怎么知道我刚成年,你调查我?”

对于眼前之人如此靠近,封瑾并没有感到不适,或者说是说有种熟悉的感觉。

封瑾见他打算继续胡闹,将手中的碗搁在一旁,省的被打翻。

下一秒,封瑾扣着他的手腕一个用力,少年似乎并没有撩到封瑾此番动作,身体失去平衡猝不及防地倒在床上。封瑾钳制着他的手,让他没办法反抗,然后俯视他,淡淡地问道:“我是该称呼你瑞亚,还是?”

少年看着自己被封瑾钳制的手,深邃精致的五官在灯光下显得极其好看,高挺的鼻梁下嘴唇颜色略浅,特别是那双眼睛的形状与封瑾长的极像。他看着眼前的女人不再是隔着屏幕与镜头,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冷漠,不似那个男人一样冷血。

在他看封瑾的时候,封瑾也看着他,忽然,他手一动,用了一个巧劲儿脱离了封瑾的钳制,站起身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他看着坐在床上的封瑾,勾起嘴角笑:“随你高兴。”

“嗯。”封瑾淡淡地应了声,“早点休息,我明早还有个会议。”

说完这些,封瑾又指向一旁的醒酒汤,说道:“记得喝。”

当封瑾离开后,瑞亚望着门的方向,琥珀色的瞳孔宛如孤狼一般泛着冰冷的光。

他看了眼桌面上快要冷却的醒酒汤,拿起慢悠悠地倒进垃圾桶内。

过了一会儿,听到有人敲门,他懒懒起身把门打开,原本以为会是封瑾,所以面上带着一丝嘲弄的笑。可当看到是佣人的时候面上顿时露出了纯白污垢的微笑,声音也柔和起来:“有事吗?”

华嫂看到少年的那刻,也被眼前宛如天使美好的少年心生好感,她温柔地说道:“大小姐给您准备了衣物,让您今晚好好休息。”

“好的,辛苦你了。”

“这是我该做的。”华嫂道了一句“晚安”便离开了。

他看着手里的衣物,一看便是尚未穿过的,而且尺码也合适。他站在原地半晌,然后拿过浴袍进了浴室。

等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坐在一旁的躺椅上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塞维里诺,转告罗伯特先生,我手上的份额并不够,让他自己想办法。”

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他眼底浮起一丝嘲弄的笑意,偏偏声音没有半分情绪的波动:“我明白,我不会失败的。”

挂了电话后,他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低低地笑了起来:“拭目以待吧,我的姐姐。”

*

第二天,封瑾一早去了公司。

与部门经理开完会后,封瑾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刘佳手上拿着厚厚一叠文件扣门进来。

“总裁,这是今天需要您过目签字的文件,一共四十八份。另外晚上八点您与康凯斯那边的代表刘总有个饭局,地点在城西那家名为rian的餐厅。”说完,刘佳将文件按照分类和顺序整理成三部分,以方便封瑾浏览。

“嗯,我知道了。”

封瑾拿过就进的文件开始翻阅起来,她神情专注,很快将手上的文件处理完。

“江秘书......”封瑾回过神,才想起今天江溯流休假。她微不可及地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文件搁在一旁。

然后,她打通了内线电话。

很快,刘佳走了进来。

“总裁,您找我。”

“嗯。”此时的封瑾站了起来,说道:“这些文件拿回各部门。”

“好的,总裁。”

......

这一天,封瑾提前下班。

直到封瑾走出公司,大厅内的职员都好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下班了吗?”

有人看了大厅的时钟再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抬起头,说道:“还差半个小时。”

“总裁......这算是早退吧?”

“......大概。”

“第一次啊!”

“嗯。”

.......

封瑾走出公司的时候,对司机说道:“刘峰,去叶琛那儿。”

“好的,大小姐。”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车子在一栋大楼前停下。

封瑾下了车,走进大厅,对前台忙碌的护士道:“你好,我找叶琛叶主任。”

护士听到叶琛的名字,忙抬头,看到是封瑾,忙笑着道:“原来是您,刚刚叶主任交代了,让您直接过去找他,需要我给您带路吗?”

封瑾客气地微笑拒绝道:“不用了,谢谢。”

“不客气。”

封瑾熟练地搭乘电梯直达十四楼,因着是下午,所以人也比较多,空间难免显得逼仄。

当电梯停下,封瑾熟悉地走向叶琛的办公室,抬手轻轻扣门。

正在看病历的男人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是封瑾便将手中的事放下,“进来,坐吧!”然后亲自接了杯水搁在她面前。“什么事情那么急?”

“最近你有空吗?”

“不忙。”

“我想托你个事。”封瑾坐姿端正,直视他的眼睛,“我希望你暂时保密这事,谁也不能说。”

“你连姑父也打算瞒着?”

“我暂时不想父亲让知道这件事。”

“我明白了。”叶琛道。

封瑾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两个透明的封口塑料袋放到叶琛的面前,封口塑料袋里装的是头发,一个颜色稍浅,一个稍微深一些。

“做一个亲子鉴定,尽快给我结果。”

听到封瑾的话,叶琛眼底一瞬间的差异太过明显,竟脱口而出:“谁的孩子?”

对于叶琛的惊愕,封瑾感到好笑:“我还能瞒着你们生孩子不成?”

“也是。”惊讶后的叶琛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眼前这个比自己早一天出生的表姐看着也不像会这样做的人,她做事一向自己担得起,不管什么时候。想到这儿,叶琛难免想到楚家那些糟心事,“明天下午我给你结果。”

“嗯,麻烦你了。”

“自家人不必这样。”

“好。”封瑾笑了笑,起身说道:“我还有事要先走。”

“嗯,路上注意安全。”

离开医院的封瑾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得知瑞亚在她走后便离开了,她透过车窗望着外面川流不息车辆,她眼中的焦距却不知落在了何处。

瑞亚的身份,只差最后一步确认了。

从医院出来后已是夜幕降临时,华灯初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点缀着城市的景色,绚丽而美好。

“嗡——嗡——”

手机的震动让封瑾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上面的短讯,指腹轻点,竟是江溯流的。

【总裁,与康凯斯集团的项目跟进情况已发到您的邮箱,请查收。】

文字间用词非常公式化,封瑾对着短讯看了半分钟,往常公事江溯流大都会选择电话,何况现在并不是休息时间也非上班时间。

这样想着的时候,封瑾已经将电话拨了过去。

大约等了十几秒,才被接起。

“您好,总裁。”

对面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封瑾却明显听出一些不对劲,下意识地皱了眉。

“你声音怎么了?”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夹杂着轻微的关门声,过了好一会对面才传来他的声音:“刚睡醒。”

“嗯,那你好好休息。”

“好的,总裁。”

挂了电话后,封瑾看着手机,很显然,江溯流说谎了,挂电话之前那压抑的咳嗽声听起来可不像刚睡醒的模样。

等会儿,去看看他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车子速度放慢,然后在停车位停下。

“大小姐,我们到了。”

当封瑾赶到包间的时候,刘泽安看起来等了有一会儿。

“抱歉,我迟到了。”

“不,是我来早了。”刘泽安起身相迎,非常绅士地帮封瑾拉开了椅子,笑着说道:“能与封总共进晚餐,十分荣幸。”

“我也很高兴。”封瑾客气而温和地说道。

刘泽安坐下后,将菜单递给封瑾,“百忙之中让您抽空出来,会不会让封总感到困扰?”

封瑾接过菜单,熟练地点了几个菜,同时也照顾到了刘泽安。听他的话,封瑾抬头微笑看着他说道:“我也希望与康凯斯集团能够合作愉快。”

点好了菜,侍者为两人倒上了红酒。

“封总,”刘泽安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封瑾,眼底好似有些无奈似的,“可我只是想跟你吃饭而已,与康凯斯集团无关。”

钢琴与小提琴的完美合奏在四周倾泻开来,氛围正好。

“我心悦封总,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天开始。”

对于刘泽安的直白,封瑾面色一顿,显然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况。刘泽安个方面条件都很不错,自信优雅,岁月的沉淀让他多了几分醇厚风情,确实容易让人心动的对象。可惜她不会喜欢这类人,她并不愿意成为男人的狩猎品,不管最初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特别是刘泽安这类一看便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沾惹上想要脱身就麻烦了。

从一开始,她也看出来刘泽安对自己的狩猎心,只是碍于两家公司的合作关系,公私之间,她分的很清楚,不会因为个人的喜恶而耽误公事。不过这人并没有因为以公事要挟或者暗示着什么,人品各方面也不错,倘若只是朋友的话自然没问题。

至于伴侣......封瑾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人影,她动作一顿,然后抬起头看着刘泽安,微微笑了起来:“我有喜欢的人了,虽然他现在并不知道,但很快我会让他知道。”

看着封瑾的姿态,没有矫揉造作,眼神坦然沉静。

在身为表白者的自己面前,以这样坦然的姿态告诉自己她打算对别的男人出手。

是该说不愧是她吗?

“抱歉,失礼了。”刘泽安虽微笑着,口气却难掩失落,他深情地注视着优雅就餐的封瑾,说道:“但我不会放弃你的,我想我对你的感情比我想象中更要无法克制。很抱歉,我做不到对你放手,哪怕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

当侍者将牛排端上,气氛稍微缓解了些。

刘泽安外表儒雅温和,实则内心高傲。在情场上向来所向披靡的他面对封瑾的婉拒,内心没有挫败与懊恼是不可能的,只是良好的修养让他依旧维持着绅士风度,并没有露出不合时宜的表情,说出不合时宜的话。

反而以退为进,让人分不清他话中的究竟是真情亦或者是假意。倘若封瑾真的说的只是推脱之语,听到他这番话必然会心生怜惜。这样优秀的男人口中说出的话满足了一个女人被追捧的虚荣心。

然而,封瑾说的自然不是推脱之语,商场上的角逐让她更加理智冷静地看清利弊。

刘泽安确实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不单单是指能力,还有其超高的情商,成熟的处事方式。这样的优雅成熟的魅力自然不是年轻人可以具备的,却也最能令女人迷了心窍。

像刘泽安这样的人,也实在是太适合做情人。优雅睿智的谈吐,英俊的外貌和不菲的身价、举手投足间带着男人独有的成熟魅力,以及刻印在骨子里的浪漫无不令人感到惊喜与甜蜜。被他宠着的女人,想必会很幸福吧。

封瑾拿起餐巾优雅地轻拭嘴角,平静地看着对面的男人,说道:“我吃饱了。”

刘泽安看她搁下餐具,也停下手上的动作,温柔而恳切地看着她:“那么,最后请让我做一回护花使者,好吗?”那样的姿态确实令人难以拒绝。

封瑾面上露出了些许歉意:“我需要去处理一些私事,所以很抱歉。”

走出餐厅,刘泽安帮封瑾拉开车门。封瑾将要上车的前一秒,刘泽安手抵在车门边缘,将封瑾圈在怀里,却没有抱住她,而是以一种极其暧昧却又不会让人反感的姿势。他深邃迷人的眼眸透着一丝受伤,声音低哑:“你真的,一点儿机会都不愿意留给我吗?”

封瑾原本打算反击的手停了下来,她看着刘泽安,平静地问道:“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需要理由吗?”刘泽安苦笑,“我想保护你,为你撑起一片天地,不让你受到委屈和伤害。”

“那你需要我保护吗?”

“什么?”刘泽安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需要我保护你吗?”封瑾面色冷峻,却也十足地认真,“我也可以撑起一片天地,不是故作坚强,而是我心甘情愿地为对方这样做。”

“我当然愿意。”刘泽安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说道:“这是我的荣幸。”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