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第29章 jinjiang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清晨的阳光夹杂着清晨特有的湿润气息,阳台上的绿色盆栽也恢复了精神。

江溯流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身子微仰靠在椅背上,眼眸半遮,眉宇间依稀可以看出精神并不好。他此时依旧穿着制服,在他的面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却又十分赏心悦目。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江溯流终于缓过了神来,将自己面前的笔记本打开,开始完成自己今日的工作。他一手拿过咖啡,一手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神情认真,丝毫看不出方才那一丝的疲惫感。

当处理完手上的事,他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将笔记本合上,起身离开。

而此时,封瑾在艾丽西亚的帮助下洗漱完毕,准备与父亲一起用早餐。

封瑾坐在梳妆台前,艾丽西亚帮她将头发挽起,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艾丽西亚放下手上的东西去开门。看到江溯流的那一瞬,艾丽西亚也有些惊讶,但很快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没有继续盯着他看。

与此同时,封瑾从梳妆盒内取出一物。

江溯流走进来,如往常一样神态自然:“总裁,早。”

“嗯,江秘书早。”

艾丽西亚见没了自己的事,便悄声离开。

室内只剩下两个人。

封瑾看着他朝自己走来,直到他在她跟前停下,便将手中的东西摊开。

“你昨晚落下的东西。”

江溯流定了两秒,然后接过她手中的眼镜戴上,清冷的声音没有丝毫异样,“谢谢总裁。”

与往常一样,江溯流抱着封瑾下了楼。

早餐后,封父今日要去医院复查,封瑾本身行动不方便,便由江溯流主动陪同。

虽然封父没说什么,可见对江溯流的感官并不会差。

就这样,十天的时间匆匆走过。

在江溯流每天晚上都给封瑾换药做按摩的情况下,借着中药,封瑾脚上的伤也渐渐痊愈了,受伤的脚踝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在江溯流确定没问题后,封瑾终于可以自己下地行走。

而封瑾与江溯流的相处,仿佛也回到了最初,那时的莫名气氛也消失不见。

眼看着就快要进入盛夏,纽约的天气也变得越来越炎热。

这日下午,家里来了两位客人。

赵瑞天看到封瑾的那一刻,眼前一亮,朝她走来:“总裁大人,好久不见,半个多月不见,您看起来更加美丽了。”

“谢谢。”封瑾伸出自己的手,微笑:“见到你我也很高兴。”

封父与赵老爷子算是忘年交,赵瑞天是和赵老爷子过来的,打算在这儿用晚餐。封瑾朝赵老爷子打了个招呼便说不上什么了,关键不是封瑾,而是赵老爷子棋瘾来了,好不容易有时间,定要与封父手谈几局,便打发赵瑞天与封瑾联络感情。

两人不过是第二次见面,有什么可联络的?

此时的赵瑞天并没有顶着一头黄毛,头发的颜色被规规矩矩地染了回来,连上回见到的耳钉也被老老实实地取了下来,量身定制的西服也十分得体,并不会显得老成,反而透着几丝学院气质,配上他那张娃娃脸倒显得十分斯文灵气。只有那双眼睛偶尔闪过的色彩可见此人并不似外表那般无害。

封瑾见他视线一直在她和江溯流之间打转,里面闪着一种名为八卦的光。封瑾面上保持着得体不失礼的微笑,她并不喜欢人探究自己的*,无意间身上的气势便不一样了。

赵瑞天也敏锐地察觉到了,站在封瑾身后的江溯流也冷冷地看着他,仿佛他问一句这样的问题,就一定会被拎出去。他一向识趣,都这样的态度,不是最好的说明吗?想到这儿,赵瑞天弯着眉眼,笑地好似一只小狐狸。

三人走到了宅子里的后花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桌面有女佣送过来的瓜果和饮料,以及一个装满冰块的容器里放着几支酒,旁边还放着几支白兰地,旁边搁着几支酒杯。赵瑞天一点儿也没把自个儿当外人,自来熟地开了瓶白兰地。

“总裁打算什么时候回国主持大局呢?”

封瑾看着杯中的琥珀色、晶莹光灿、庄重而不娇艳,十分赏心悦目。

“看董事长的意思。”她回道。

“总裁如此不慌不忙,看来胜券在握呢~”赵瑞天轻笑,“不过这一次,我还是希望总裁要慎重。”

闻言,封瑾抬眸看了赵瑞天一眼,对他的话倒是听进去了,说道:“商场如战场,我不会轻视对手,可我不喜欢与人玩捉迷藏的游戏。”

“总裁有眉目了?”

封瑾微微笑了起来:“说不上,但不至于无从下手。”

盛安现在的散股竟被同一人收购了将近10%,这个消息对于盛安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为此前些时候贺睿华也亲自来了一趟纽约与封瑾说这事。封瑾态度不温不火,镇定自若,倒是让贺睿华莫名地心安了不少,很爽快地听从了封瑾的话回到了国内,稳定公司上下。

封瑾对那人也有点在意,只是想到楚家那背后的人,她反倒隐隐期待起来。

现在楚家收购了吕承望手中的股票,对盛安的控股权变大,很快,那背后之人也快出来了。

封瑾手中轻托着酒杯,眼底一片清明。

“不愧是我欣赏的......”在江溯流凌厉的眼神下,赵瑞天临时改口道,“总裁大人!”

江溯流拿过一杯加了纯净水的白兰地送至封瑾面前,自己手上也拿了一杯。对于江溯流的举动,赵瑞天收入眼底,末了还冲他一笑,仿佛什么都知道的模样。江溯流也不搭理他,权当他一人在唱独角戏。

三人轻轻碰了杯沿,开始对饮起来。

封瑾单手托着矮脚杯,沿着杯沿轻抿了一口,葡萄的香味缓缓溢出,加了纯净水后的白兰地酒精浓度变淡,喝起来也比较平和。在这样的下午,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三人也就着公司的事物聊到了当今市场行业的饱和度以及汇率,三人也都是商场上的佼佼者,聊起来也都有不同的角度与见解,倒是相谈甚欢。

不知不觉,傍晚的晚霞开始晕染天际,好似镶嵌了一道金边。微风拂来,树叶传来沙沙的轻响声,也吹皱了平静的水面。

“这个院子倒真是不错。”赵瑞天执着酒杯感慨道,“难怪我爷爷老是找着时间就来这里,真是有原因的。”

“这里曾是我留学之时的住处,后来才改建成了这样。”大约是多喝了几杯,封瑾眼眸深处也不再沉静,反而透着一丝慵懒,显得格外令人迷醉。

“听说当年总裁放弃了学业继承盛安?”

“嗯。”封瑾淡淡应道。

察觉到封瑾大约有了醉意,江溯风将她杯中的酒换成了果汁,一边给了赵瑞天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对封瑾说道:“总裁,这酒后劲大,您还是先喝点果汁。”

收到警告的赵瑞天笑了起来,了然地点了点头,做了一个把嘴用拉链拉上的动作。顶着那张娃娃脸做这个动作,倒是显得分外无辜。

封瑾意识还是清醒的,虽然今天她多喝几杯。

她本身酒量并不好,从前最开始应酬之时总有无法推脱的时候,她不得不喝。然而那时有四个保镖明暗跟着,并没有出过什么事。直到盛安越做越大,便很少在酒桌上谈过合约了。

封瑾看了一眼江溯流,视线落在了他手中装着果汁的杯子,伸手接过,轻声道:“谢谢。”

冰镇后的果汁入口十分舒服,酒意也稍微醒了些。

很快,晚餐时间到了。

江溯流是第一次见到赵老爷子,所以客客气气地见了晚辈礼。赵老爷子看到江溯流的时候,眼中不知闪过什么。

席间,封父因着不能喝酒便以茶代酒与赵老爷子喝了起来,江溯流坐在封瑾的身边,动作熟练帮她夹菜,把赵瑞天看地一愣一愣地。他呆傻愣着的模样被赵老爷子看到了,赵老爷子十分不满地敲了敲他的脑门。

“规矩都让你喂狗了!”

“爷爷~”赵瑞天显然不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被揍,早就没脸没皮了,熟练地拿出了杀手锏,“我就是觉得总裁姐姐和江溯哥太般配了嘛!”

话一落,连封瑾也停了筷,江溯流则镇定自若。倒是赵老爷子十分懊恼地再次抽了赵瑞天一记,“早让你回国,你早干什么去了!澳洲那个破地方有什么好?!”

赵老爷子言语间,全是遗憾。

倒是江溯流将这话给听明白了,让他忍不住皱了眉,眼底一片清寒。

封父则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用餐,如今自己女儿已经有了男友,自然不可能与赵家成为亲家。何况,女儿的婚事他也并不打算插手,儿孙自有儿孙福。方才下棋之时,赵老哥便说起来这事,他也无奈,只能怪有缘无分了。

不过,此时此刻,赵家小子和江溯流比起来,他还是觉得这个秘书会更适合自己的女儿。

晚饭后,大约是有事相商,封父与赵老爷子去了书房。

而封瑾与江溯流则打算处理这些时日来不及处理的公司事务,一旁的赵瑞天也凑了过来。于是,就这样,三人待在了封瑾的书房。封瑾与江溯流办公,赵瑞天则在一旁玩起了植物大战僵尸,三人各不相干做着自己的。

时间过得很快,管家来敲门,告知赵老爷子要离开了,赵瑞天才放下手中的鼠标。他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将一旁准备的冰镇西瓜吃完才移动尊臀站了起来。

封瑾也放下手中的事与江溯流一起送客人。

赵家的车子停在外面,赵老爷子已经坐在车内了。上车前,赵瑞天凑到了江溯流的身边,咬起了耳朵。

“其实,我爷爷就是想让我跟总裁大人相个亲,不过总裁大人大概是不知道的,嘿嘿.....昔日学弟变情敌是不是很好玩儿?”

“赵瑞天,”江溯流压着声音,在夜里透着一股子森然,“你适可而止。”

赵瑞天低笑,“学长莫不是动心了?”

“与你无关。”

“噗嗤~哈哈哈.....”赵瑞天大笑了起来,等笑够了,他看着一脸肃杀的江溯流,说道:“好好好,我就走这就走!”

站在一旁的封瑾虽然没有听清他们究竟说了什么,但也看得出江溯流情绪不悦,看到赵瑞天终于上了车,封瑾松了口气。

封父见车离开了,看了旁边的封瑾,说道:“小谨,明天你和江溯流回去,机票我让人给你们订好了,中午十一点二十的航班,我就不送你们了。”说完,对管家说道:“阿忠,我累了。”

“好的,董事长。”一旁的管家推着封父的轮椅往屋内走。

封瑾目送,轻声道:“爸,晚安。”

没一会儿,只留下江溯流和封瑾两个人。

“我们也回去吧。”

“好的,总裁。”

江溯流走在封瑾的身后,昏黄的路灯下有飞蛾扑展着翅膀,朝着热源扑去,他不由抬头多看了一眼,眼底神色不明。

明天之后,一切也将回到原点,一如初来盛安之时。

*

第二天,封父一大早便与管家去散心了,快到中午的时候也没有回来。

封瑾知道父亲并不喜欢送别的场面,所以在机场候机室给管家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管家说封父刚回来,且已经准备午睡了。

封瑾想了想,只说道:“我知道了,到了我再打过来。”

挂了电话后,封瑾心底难免涌上一丝不舍的情绪。

“总裁,该登机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让她回过神。

她站起身,微微颔首:“嗯。”

走过专用登机口,两人被空姐带到了相应的位置。

这一次的航班的头等舱入座率不到一半,飞机起飞后,封瑾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座位间的桌板打开,江溯流在她对面坐下,这时空姐送来了各种饮品。

封瑾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江溯流要了两杯水,将其中一杯递到她面前。

“总裁。”

封瑾回过神,伸手接过他手中的杯子,“谢谢。”

天色很早,阳光也投了进来,坐在座位上的封瑾执着杯子,视线落在舱外涌动的云上。

父亲的病暂时没有问题,医生也说很稳定,再过段时间就可以回国,只是父亲的腿却再也无法站起来了。而今盛安股市发生了变动,竟被同一人在短时间内收购了将近10%的散股,这样的做法肯定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筹备已久的恶意收购。

以及,封瑾的邮箱内那每日一封的匿名邮件,那里面的内容越来越明了,好似拨开了云雾,但那里面的恶意却越来越明显,想到这儿,封瑾无意识地晃了晃杯中的苏打水,神情有一瞬的凝重。

关于匿名邮件的事封瑾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回国后她必须先确认一件事才行。

不管那人是不是楚家背后之人,她都得给盛安的股东们一个交代。所以这一次回去,那些股东们也不会让她太轻松。而此时的楚家手上还握着盛安16%的股份,想到这儿,封瑾微微眯起来眼眸,面上看起来多了几分冷色。

阳光有些刺眼,江溯流察觉到她不适,起身将帘子放下,四周顿时变得有些昏暗。

封瑾看了他一眼,面上表情似乎变得柔和起来,却并没有说什么。

两人相对而坐,封瑾撑首看着手中的平板上江溯流整理的的近期资讯。

而江溯流则拿过自己的办公笔记本,看着公司各阶段的业务目标分解工作实施与推进。

就这样,不知不觉便到了用餐时间。

封瑾一向在飞机上没什么胃口,便只要了份水果沙拉和果汁。

见此,江溯流不经意地皱了眉,“正餐不吃对胃不好。”说完,江溯流跟空姐要了一份面食。

封瑾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小碗面条,上面淋了酱汁搭配着绿色的蔬菜,看起来挺有食欲。倒是让封瑾想起了上回他做的那碗,便也没有再说拒绝的话。

用完了餐,江溯流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她。

封瑾伸手接过,与他轻碰杯沿。

封瑾轻抿了一口红酒,说道:“谢谢你,父亲才没有对我的事过于担忧。”

知道她所指什么事,江溯流眼眸微垂,清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董事长没事就好。”

“在公司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你请过一次假。”封瑾看向他,语气平和地好似与友人聊天似的,“纵然公司这段时间比较忙,但你的假期并没有消去。”

“我打算留着度假。”江溯流说道。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话题似乎拉远了,但并不妨碍两人的交谈。

“乌克兰的克莱文镇。”说道这儿的时候,江溯流看着封瑾,再次说了一个地名,“b市的西水界。”

“乌克兰的克莱文镇,那是个好地方。”封瑾好似在想什么,说道:“不过,你说的西水界,我倒没去过。”

不知为何,此时的江溯流看起来十分沉郁,他说:“那只是一座十分普通的山而已。”

“有机会倒是可以去看看你所说的西水界。”

江溯流眼眸半遮,低低应道:“嗯。”

“对了,江秘书。”封瑾偏头看向他,淡声问道:“你没有女朋友,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闻言,江溯流执着酒杯的手微顿,他薄唇轻抿,“......没有。”

“嗯,我知道了。”封瑾微微颔首。

公式化的对白,仿佛是在办公室询问项目进行地如何了。可当他说出“没有”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心底莫名一抽让他皱起了眉。

封瑾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他的身上,也察觉到了他神情不太对,便问道:“江秘书,怎么了?”

“我没事,多谢总裁关心。”江溯流面上恢复常态看向封瑾,酒的红色将他那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衬得越发优雅好看。

封瑾视线落在那手上,半晌才收回。她将杯中的酒喝完,再坐了一会儿,然后看向江溯流,“我有点困了,打算休息,你呢?”

闻言,江溯流那双清冷的桃花眼似乎隐藏着什么,他抬头看向封瑾的时候并没有异样,“我再等一会儿。”

“嗯。”封瑾微微颔首,起身欲拿自己的行李。

江溯流见此将手中的酒杯搁下,站起手一伸便将上方行李架上的行李箱拿出,递给封瑾,“给您。”

“谢谢。”封瑾微微笑了笑,接过行李箱,拿了自己衣物打算沐浴后睡一觉。

封瑾离开后,江溯流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品着,却又好似心不在焉。

封瑾回来的时候便看到这一幕,男人的身上穿的依旧还是盛安的员工制服,却没有丝毫减毁他身上的那浑然天成的优雅与贵气。只是,那双惑人的桃花眼好似晕染了一层看不清的暗沉。

似乎感觉到封瑾的视线,江溯流抬头看去,站起了身,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总裁,我来。”

仿佛那一瞬的阴郁只是封瑾的错觉。

封瑾并没有拒绝他的帮忙,她身上穿的并不是睡衣,而是稍微看起来休闲的套装,并不会失礼于人前。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