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第35章 jinjiang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穆老爷子说的是。”常熹穿过许多世界,见过形形□□的人,这穆老爷子倒也是难得一见的妙人。

那看似懒洋洋的眼神中却透着微不可及的凌厉,身上的气息看似无害,不过是一只睡虎,爪子上的血腥味还没散去呢。只是赵瑾玉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这个老人的信息,依照他对赵瑾容的态度以及对原主赵瑾玉的不陌生,想来这人在东海市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穆老爷子把手中的烟枪递给身后的黑衣男人,这才施施然地起身走到常熹面前,弯下身在她的膝盖旁的几处穴位上按了按,一边问道:“要是疼了或者麻了记得说出来,老头我好施针。”

常熹点头说:“好。”

穆老爷子看到她似乎一点儿不担心自己腿的模样,不由奇道:“赵家丫头倒是想得开,这腿瘸了似乎一点儿也不难过。”

话音落,站在常熹身后的赵瑾容脸色更难看了,刚要开口却被常熹一把截住了话头,温言道:“穆老爷子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难过呢?”

“哈哈哈.....”穆老爷子爽朗地笑了起来,“老头我除了针灸就剩下眼神好使了,丫头心性不错,只是为了一个男人可惜了啊!”

常熹闻言,微笑着说:“穆老爷子耳朵倒是通达四海。”

面对常熹的调侃,穆老爷子脸上笑意愈盛。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赵家的大丫头也算是在上流交际圈内声名赫赫。最初始是因为年纪轻轻就已是少尉军衔,再后来嘛,就是为了一个男人闹得轰轰烈烈,满城风雨,一夕之间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要是眼前这丫头这辈子都得在轮椅上度日,那还真是可惜了。

穆老爷子见常熹并没有反应,便起身往屋内走去,回头冲对站在一旁不动的赵瑾容说:“这儿风大,臭小子还不带你姐进来。”

赵瑾容见穆老爷子并不似先前对家姐不在意的模样,知道这是打算用心给姐姐看诊了,总算安下了心,推着轮椅进了内堂。这穆老爷子医术超绝,可惜性情古怪,若不是自己与他的长孙交情不错,只怕这门都是进不来。这老头自己出身一般,可生的儿子却是轻易得罪不起,所以就算脾气古怪,也没人会给他不痛快。

进了内堂,穆老爷子拿出一个针灸包打开,一边又点上了艾草,整个室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艾香。常熹坐在轮椅上,长及脚踝的裙边被赵瑾容拂至膝上,好方便等下针灸。

室内艾香浓郁,常熹的膝盖插满了银针,乍一看就跟刺猬一样,赵瑾容脸上神色郑重地看着穆老爷子,可时间久了,穆老爷子想忽视那道目光也忽视不了。

穆老爷子顿时急了,朝他吼道:“臭小子你看什么?!”

赵瑾容视线落在常熹那满是银针的腿上,然后不动了。

穆老爷子气得肝疼,手一挥:“你给我出去!别在这儿碍我老头子的眼!”

赵瑾容当没听到,看了一眼挂钟上的时间,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

昏昏欲睡的常熹也被这一声吼醒了神,看了眼赵瑾容,再又看了眼穆老爷子,说:“我想喝点水。”

赵瑾容二话不说,将桌面上还温热着的茶水倒了一杯给常熹端过去。

喝了茶,杯子被赵瑾容拿走。穆老爷子这时也专心把腿上的针拔下,看来施针结束了。

穆老爷子把针灸包收拾好,对他们说:“一周施针一回,明天过来拿外面敷用的药包。”

常熹点头:“好的。”

这时,赵瑾容倒是恭敬地朝穆老爷子弯腰致谢:“多谢穆老爷子。”

“哼,行了回去吧!”

回到车上,常熹坐在软垫上眯眼养神,今晚江溯风的生日晚宴,叶隐悠肯定在,自己如果不出场岂不是随了他们的意?江溯风、叶隐悠,常熹心头涌出一股子怨恨与憎恶,深吸了口气把那情绪压下。这是融合碎片后得来不属于她自己的情绪,若不是她元神比普通人强一点,那股情绪已经可以影响到她自己了。

一旁的赵瑾容重新对着笔记本处理公司事务,抬头看到常熹眉头皱起,问道:“阿姐,你哪里不舒服?”说完起身从一旁拿出薄被给她盖上,虽然车内温度适宜,可这样睡过去还是容易着凉。

“我没事。”常熹摇摇头,“你去忙吧,让人帮我准备今晚晚宴的礼服

车子一路行驶,

开车的司机心中也诧异自家冷面总裁竟会有这么温和的一面,传言中赵家大小姐嚣张跋扈,甚至把赵老先生都气进了医院,而后离开赵家,连与自己的孪生弟弟也断了来往。现在看来,传言终究只是传言。

常熹眯着眼靠着软枕,睡意使她有些昏昏沉沉。

随着她与本体碎片的融合,普通人类的身体根本无法承载她神魂的力量,只能勉强暂时寄居,终有一天会因身体无法承载而加快衰弱。所以,在这有限的时间,她必须先不让赵家重蹈那样的覆辙。

【常熹大人,赵瑾玉虽是您的□□,可也拥有独立的人格。您不能把自己和赵瑾玉混淆,免得迷失在三千界。】

识海中传来白泽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提醒。常熹眯着的眼睛睁开,回应识海深处的白泽说:【我知道。】

此时赵瑾容坐在她的对面正对着电脑,手边还放着厚厚的文件夹,显然是在忙公司的事。

当车子绕过大半个东海市,在一个偏僻地鲜少人烟的地方停下。这时赵瑾容才合上电脑,把桌面上的文件夹收起锁在一旁的柜子里。司机上来将轮椅搬下,赵瑾容起身把常熹抱到轮椅上,又从车内把羊毛毯盖在她的腿。

穿过林荫小径,是一家独具特色的四合院子。

此时正值深秋,赵瑾容推着轮椅碾过地上的枯叶,院子内种了一棵年头不小的梧桐树,手掌大的叶子落了满地金黄。

树下的木质摇椅慢悠悠地晃动着,上面躺了一位穿着亚麻唐装的白发老人,老人的身后还站了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那身气势看着也不像是普通人。而老人此时正眯着眼舒舒服服地抽着旱烟,时不时拿起桌面上的茶啜了一口,那模样惬意极了。见来人了也不起身,而是懒洋洋地瞟了赵瑾容一眼,慢悠悠地说道:“赵家小子来的倒是早啊!”

赵瑾容点了点头:“嗯,劳烦穆老爷子了。”

常熹也冲那摇椅上的老人颔首微笑,那老头见到常熹时眼神中透着一丝意外,慢悠悠地吐了一口烟,对一旁的赵瑾容道:“这就是你那被赶出家门的姐姐?”

赵瑾容听了穆老爷子的话顿时脸色不愉,声音也冷了下来:“穆老爷子慎言!”

“哈哈哈.....”穆老爷子爽朗地大笑起来,对赵瑾容的黑脸也不甚在意,反而对着常熹说:“赵家丫头,这腿一摔倒是把脑子摔醒了,那这腿摔的倒值啊!”

江溯流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赵瑾玉,那时的赵瑾玉二十岁,英姿飒爽、眼神凛冽坚毅,像一柄未出鞘的宝剑寒意内敛。那精致的五官美则美矣,就是丝毫没有女子的婉约,仿佛是出生于古代的女剑客。

那时的他对上这女人的眼神甚至都有些发憷,后来在他央求哥哥教他军体拳,因缘巧合下与她才有了交集。每次学完一套拳法,哥哥让她陪自己过招,回回都是被那女人打趴下,从来没赢过,极大的伤害了他男性的自尊。

是以,江溯流每次看到这个女人都是又敬又恨,心情别提多复杂了。

常熹自然不知道江溯流内心的汹涌澎湃,她不是第一次来到这种现代化的都市,也为自己以后的生活做了一些打算。

毕竟对于一个曾几十万年都没有实体飘荡在三千世界的她,能够拥有身体对她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哪怕时间并不长久。如今原主已经三十有二,虽保养得当却掩不住岁月的痕迹,在受伤后,更是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常熹不能动用任何法术,元神也异常虚弱,但毕竟曾是仙界战将,哪怕虚弱也比普通人强。所以,人类的身体并不能让她常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离开。

白泽用自己的修为养着她的元神数十万年,若不是陆续穿梭在三千世界找到了一些自己的本体碎片,她和白泽早就灰飞烟灭了。

自己有了肉身,白泽也能休息一段时间,现在她再也不敢劝白泽放弃养她的元神。白泽是天地神兽,应运而生,心存执念终成魔。那时她不忍白泽损耗修为来养她,便欲自行散去元神,可被白泽发现了。那时候的白泽,常熹再也不想看到。

她虽不惧身陨,同她那个时代的上古仙人早就不在。她以为自己早已心如止水,可对于相伴于身侧千万年的白泽,她终究还是做不到心无波澜。

午后的阳光格外慵懒,常熹眯眼十分享受这种安逸的时光。

江溯流办好出院手续,和助理一起将病房的东西收拾好搬到车里。过来看到这副画面,江溯流心底不由叹了口气,心中似乎在为眼前的这个女人感到惋惜。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遇到他家大哥和叶隐悠就不正常了呢?

“喂~走了!”江溯流神情有些不自然。不过,这女人刚刚什么眼神,自己不过比她小三岁,那种在看小屁孩儿闹变扭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儿?!

江溯流推着她的轮椅,脸上的表情别提多纠结了。

“我抱您上去?上尉大人。”江溯流心想,看我不膈应死你。

常熹嘴角轻轻勾起:“有劳了。”

常熹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有些茫然。

人生真的可以重来吗?像后世的游戏一样,可以删号重练。若人人都可以重来,那这样世界不也崩塌了吗?

笑便离开了,给两个人留下空间。

当一个身着深灰色休闲西服、容貌俊逸的男人站在她眼前,常熹正想着要怎么办出院手续。看到眼前的男人,记忆中便出现了这男人的资料。

星辰娱乐公司的总裁。一个外表邪魅狂狷内里傲娇的男人,嗯......貌似曾经总被原主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