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45.第 45 章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东海市,天海俱乐部。

这是一家私人会所,里面施行会员制,保密性强,给予客人最大的放松与享受。赏心悦目的360度落地长窗、安静的咖啡香气缮都将喧嚣声不动声色地拒之门外。

渐渐地,这里已经变成了身份与财富的象征。

而这家会所的主人,正是纪修然。

今日,这家会所只接待两位客人。

霍随赶到的时候,纪修然已经等候多时,见霍随走过来,纪修然压下心中的激动,面上带着矜持的微笑:“你来了。”

“抱歉,我迟到了。”霍随已经提前半个小时到场,却没想到纪家到的更快,但场面话还是得说。

纪修然看霍随的衣着明显是刚从公司过来,身上还穿着黑色西装制服,举手投足间透着禁欲感,竟比那日晚宴上更诱人,纪修然狭长的眸子微动,说:“是我来早了。”

一旁的侍者主动上前替霍随拉开椅子,忽然感觉背后一凉,抬头一看,只见自家老板淡淡瞥了自己一眼,英俊帅气的侍者手中的动作一顿,却还是硬着头皮完成自己的任务。

纪修然眼底闪过一抹阴郁,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甚至看起来很温和。侍者见此,更是恨不得立刻消失。

霍随并没有在意这中间的波动,坐下身后,英俊帅气的侍者瞬间拉开了与霍随的距离,然后退出了房间,在外面等候吩咐。

纪修然特地为了能与霍随单独相处可谓是煞费苦心。他从一旁取出一份文件递给霍随,说:“这是我们公司起草的合约,若你觉得没问题,那么我们下次正式签约。”

霍随接过看了起来,十分钟后,她抬起头看着纪修然,说:“可以。”

纪修然本就是借着这事来见霍随,原本他可以直接拿正式的合约过来,但为了还有下一次见面,纪修然选择了更合自己心意的起草合约。

对于商业上的应酬,如今的霍随也已经习惯,对这个世界的实事经济各类的知识都有了解,无论什么话题都能答上几句,不至于冷场。

之后,两人开始谈论如今东海市的经济前景,以及对外贸易,接着又说到天文地理,无所不谈,仿佛已经是多年的好友般。

纪修然像一个耐心的猎人,只等着自己的猎物放松戒备慢慢走入自己设好的陷阱。而对于像霍随这样警觉而又迟钝的女人,更得好好花一番心思。

绝对不能再重蹈梦中的覆辙。

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

霍氏集团大楼,总裁办公室内。

霍随接过方欣怿整理出来的资料,一张张看过后,说:“纪家的动作比我想的要快。”

“现在风家被记者陆续爆出偷税漏税以及旗下的房地产业工人坠楼、拖欠工资的消息,相关部门已经开始调查这事,相信不久就会得到确切消息。”方欣怿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说:“风家如今内忧外患,加上纪家的插手,就算风楚靖再能干,也无法力挽狂澜,除非他东山再起。”

风楚靖确实有那个能力,那时就算风氏集团股市大跌,可依旧没有影响其根本,可偷.税漏.税一事却是不容忽视。纪修然这一手,虽然不是什么光彩的手段,但玩的漂亮。

商业间.谍的出现,不过应时代的需要。

霍随并不打算让风楚靖东山再起,死灰复燃显然是件十分麻烦的事。

方欣怿看了眼明显在沉思的上司,想到接下来还有一个会议,便出声说:“总裁,再过二十分钟,您还有一个会议。”

霍随抬起头,“嗯。”

近段时间,霍随并没有待在霍宅办公,而是开始早出晚归。

现在风楚靖的动作越来越多,最关键的时候,霍随也不敢放松。好在肖白花的孕期反应不是那么强烈,在医生的建议下,霍随偶尔也会陪她外出散步。

今天,霍随与各部门高管开会商讨项目企划的实施。

当会议进行到半个小时后,方欣怿出去了一趟,回来后方欣怿凑到霍随耳旁不知说了什么,霍随脸色蓦地一沉。

片刻后,霍随恢复冷静,做完最后的总结,站起身说:“今天会议到此,希望各位能在三天之内将计划表交过来。”说完转身离开会议室,留下方欣怿处理后续。

霍随刚进家门,就看到管家神色有些着急朝自己走来。

“大小姐,您可算回来了!肖小姐上午出去至今没有回来,电话也联系不上。”

“她和谁出去的?”霍随淡淡瞥了一眼神色不安的管家,“什么时候?”

管家这时才勉强镇定下来:“今天上午九点后,肖小姐说是去见一同乡,司机小刘开车送她去,可中途肖小姐下车去真膳阁买了一盒糕点,然后司机小刘打电话来,说人不见了。”这么多年,除了风楚靖他还真没见过大小姐对谁在意过,所以才着急过头了。

霍随嘴角抿成一条线,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晚上七点整。

“超过二十四小时后,你去报案。”有那么一瞬,霍随身上的杀意溢出,转瞬即逝。

直到霍随离开,管家才擦了把额上的冷汗,开始联系安保公司,雇佣人手开始寻找肖白花。

......

东海市位置沿海,经济贸易发达,导致东海市的夜景也绚丽多姿。

而此时的霍随却无心欣赏。

霍随开着车,只能凭着感觉去一些肖白花可能会去的地方找,可已经整整过了四个小时,霍随并没有看到熟悉的人影。

正当霍随准备掉头去风家时,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屏幕,接起:“喂?”

“霍姐姐,是我。”

霍随再次看了眼显示屏,并没有任何号码显示,声音有些压抑:“你在哪儿?”

肖白花声音冷静却又隐隐带着一丝颤音:“我在真膳阁后门的巷子外。”

“你在那里别动,我这就过来!”霍随手中的方向盘猛一个转弯,往旁边一个岔路口开去。

远远地,霍随便看到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可怜兮兮地站在路边。

等霍随把车子停下,一走出就被肖白花抱了个满怀。怀里的身子轻颤,胸口衣襟传来的湿意让霍随把话咽了下去,只说:“别怕,我在,我们回家。”

肖白花一动不动,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就是忍着不哭出声。

霍随心中的无名火化为一声轻叹,轻拍她的背:“......要哭就哭吧。”

“我......我迷路了.....”肖白花边哭先说:“天黑了,我好害怕......”

如此拙劣的谎言,霍随信了才有鬼。但考虑到此时并不合适,霍随也没有多问。

夜里的风还有些凉,霍随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披上,温言安抚道:“已经没事了。”

等肖白花哭够了,霍随扶着她坐在车内,然后把车内的温度调高,拿过一个软枕放她怀里,霍随这才往家里的方向开去。

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十二点。

管家见到霍随带着失踪的人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去通知其他正在四处寻找的人。

王医生已经在客厅等候多时,放下听诊器后对霍随说:“肖小姐只是受了一点惊吓,休息一段时间,保持舒畅的心情,这样对胎儿有利。”

“嗯。”霍随点头,“这么晚麻烦你了。”

“大小姐客气了。”王医生笑了笑,这十年来,身为霍家的私人医生,这本来就是他的职责。

管家把王医生送出门,肖白花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霍随,似乎是等着老师问话的小学生。

“今晚你早点休息。”霍随说完又看着她,“要沐浴的话让周妈帮你,现在孩子虽然已经过了危险期,但还是注意点。”

“霍姐姐,”肖白花忍了忍,深呼吸了口气,直视霍随的眼睛,“我能不要这个孩子吗?”

霍随不动声色地问道:“为什么?”

肖白花低下头:“孩子......没有父亲。”

“只是这样?”霍随的语气听不出喜怒,肖白花也摸不准她的态度。

“我没有能力把孩子照顾好,以前是我天真,以为只要自己对孩子好就可以了。可后来发现如果我不能给孩子好的,那他以后一定过得不好,还得背负私生子的名头,跟着我受罪。”肖白花声音哽咽,眼泪滑下,“我......我不想,看到那样......”

霍随面无表情:“既然这样,明天我陪你去趟医院。我会让人联系最好的医生替你引产。”

肖白花怔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霍随:“霍姐姐......”

霍随没理她,起身上楼。

现在的肖白花会开始想事儿了,虽然不知道她出去究竟见了谁,但现在的这一切,未必不是好事。

有些人,躲在安乐窝不知外面的凶险,永远都不会长大。就跟剧情中的肖白花那样,永无休止的妥协与逃避,最后到死方才醒悟。霍随原本想着等她把孩子生下,再做安排。可没想到事情发生的超出了计划,既然肖白花已经犹豫着要不要生孩子了,霍随不介意加把材、添把火。

绝境逢生,就是不知道肖白花通不通窍了。

......

第二天,霍随坐在车内等肖白花。

三十分钟后,肖白花终于出现。

今天开车的是霍家的司机,上车后,肖白花大约昨晚没睡好,一张小脸煞白,眼睛也肿的似核桃。

霍随闭目养神,眼皮也没抬一下。

到了霍家名下的私人医院,院长亲自在办公室等候霍随。

等一切程序办好,肖白花穿着手术服躺在手术台上,双眼茫然无措,好似失去灵魂的玻璃娃娃。

手术由妇产科主任亲自动手。

被推进手术室时,肖白花紧紧抓着霍随的手不放,肿的跟核桃似的眼睛神色恍惚,声音也有些飘:“霍姐姐,我这么做好吗?”

霍随拉下她的手,语气凉薄:“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没人会对你的选择负责。”

那一瞬间,肖白花脑子“嗡”地作响,等她回过神时,已经身在手术室。

室内可听到滴滴答答的心电图传来的声音,肖白花仿佛灵魂出窍了般,双眼失去了焦距。无数画面与声音交杂在一起,莫名的恐慌让她看起来无助极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