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总裁的撩汉技巧_46.第 46 章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猩红的天空,四周到处可见歪斜倒塌的房屋,路面上遍布蜘蛛网般的裂痕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凶兽在吞噬着这个世界。

远处一只缺了半张脸的丧尸动作灵活敏捷地朝电网外的几人跑去,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嘶吼声。这时一枚子弹破空声而来,伴随着子弹刺入头盖骨的声音,只见那丧尸眉心破了一个洞,发着恶臭的脑浆流出,场面好似静止了一般,没有人上前挖取丧尸脑内的晶核。

电网外,一辆军用皮卡车旁。

一个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手握着一把□□抵在男人的太阳穴上,女人看起来风尘仆仆,声音带着疲惫的沙哑感:“兰雅呢?”

“兰.....兰雅小姐.....是自己离开基地的,我们根本拦不住啊!”男人哭丧着脸,兰雅手中拿着基地最高级别的通行令,他们只是低阶异能者,根本不敢拦阻啊!男人眼中露出绝望之色,还有深深的不甘,“......我们怎么敢?!”

身后一队友站了出来:“七号,现在趁兰雅小姐没有跑太远,应该还来得及。”

一个身上黑色的制服还血迹斑斑的粗犷男人看着表面平静的霍随,说:“我们陪你一起找。”

“与你们无关。”霍随收起抢,抬头看向电网后的那栋高楼某处落地窗后的白色人影,眼中无波无澜,凌唇轻启无声地说:这笔账,等我回来清算。

看到那女人眼中滔天杀意,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仿佛疯魔了般,扶着办公桌弯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当然等你啊!七年都等过来了,我还会在乎这一刻吗?哈哈哈......咳咳.....”男人以手掩口重重地咳了起来,仿佛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不多时,手心一片猩红血迹。

他脸上放肆地笑,丝毫不在意地用白色的丝帕把手心的血迹一点一点擦干净,眼睛却一直追随着身形淡去的霍随。

“既然我都活不了多久了,又怎么能看到你那么安然地活着呢?这,对我太不公平了啊.....”那声音轻柔极了,好似情人间的呢喃。

男人白皙如玉的脸上带着病态的红晕,眉目间带着青黑色,显然早已病入膏肓。直到那黑点消失,男人才重新回到床上躺着,身上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干净,唇色也泛着不健康的深红。

“呵呵呵呵......”男人以手臂遮住眼睛,那笑声带着疯狂和绝望。

墙壁上钟摆左右摇摆,忽然一声巨响,门被重重推开,顿时四分五裂。

啊,下回得换更加坚固的门了。男人心中无不可惜地说道,坐起身看着来人,顿时眼神也不耐烦起来:“哥,基地事务繁忙,你怎么有时间来打扰我休养?”

“休养?霍随刚狩猎回来就被你调开,梁修远我看你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来人看着大概三十岁左右,一身类似军装的黑色制服,衣领上纹着基地的金色四翼标志,英俊的脸上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此人正是这座基地的最高执行官,梁严庭。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梁修远眯起眼,笑地无辜极了,“如果霍随死了,兰雅那蠢女人才是罪魁才对。何况,你又不缺霍随这么一把刀,我不过是好心帮你磨一磨而已。”

“你闭嘴!”梁严庭怒瞪他,却又不能真把自己唯一的血亲给怎么了,可霍随毕竟是狩猎队骨干成员,梁严庭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怒气,气自己的弟弟如此任性不把基地当做一回事。

如今已是末世病毒爆发的第七年,除了进阶的异能者,还有进阶的丧尸,基地内异能者不少,可高阶异能者却是只手可数。而其中一个还被自己的亲生弟弟给算计了,生死难料。

在这末世,就算是高阶异能者出行也得武装结伴,谁也不知道路上会不会遇见比自己厉害的丧尸。霍随现在虽然是七阶异能者,可在末世最可怕的还不是那些高阶丧尸,而是披着人皮的恶鬼。

霍随根据那守卫所指的方向骑着雅马哈r6摩托一路狂奔,路上飞扬的沙尘刮在头盔上,发出尖锐的噼啪声。霍随半刻不敢耽搁,在这末世谁也不敢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想到那个令人头疼的女人,霍随心中忍不住来气。

真是爱给自己惹麻烦!

霍随狩猎回来,气还没喘匀就听到兰雅私自拿着她的通行令离开基地的消息,浑身警戒的肌肉还没来得及放松就又紧绷起来,使她差点把那守卫给一枪崩了。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回来还被那男人算计,如果不是她素来冷静自持,尚有理智,她该持抢先去爆了梁修远的脑袋!

霍随冷淡的眸子闪过几许暗色。不急,这帐总有清算的时候!

凌冽刺骨的风刮来,空气中全是腐尸的恶臭味道。自七年前丧尸病毒全面爆发,连天上的太阳星辰也变得遥远起来。连续七年的寒冬,食物日渐减少,世界土地大片沙化,满目的荒芜之色。除了第一批异能觉醒的人成了有资格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人,那些三年之内都无法觉醒异能的人皆死在这个优胜劣汰的世界。

当年病毒全面爆发,这里满城动荡没有秩序导致死伤无数,那些原本可以觉醒系能者也损耗在这里。路边可见横竖错乱的骸骨,那些死去的人还入土的机会都没有。

在这个世界里,肉弱强食显得更为现实、残酷。

一路上,就算遇见高阶丧尸和其他基地的狩猎队,霍随的速度也半分不减,只身上属于高阶异能者的气息一点儿不遮掩地释放出来。以免被一些不长眼的家伙浪费时间。

霍随在路边的一个废弃的加油站内停下,吸收了几颗高阶晶核,脸色才稍好一点。她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倒塌崩裂的城市,总觉的眼熟,当平地上的军用悍马内走出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她看到那人背上的血色徽记,霍随这才想起这里是雷霆基地的狩猎范围。多年以前她曾来过这里,为抢夺物资还与他们拼杀过,是个狠角色。

雷霆基地是雷家兄弟所创,他们也是第一批觉醒异能的人。只是末世使人性的阴暗面的贪欲更加肆无忌惮地流露出来,就跟失去理智的野兽一般,超人类的力量使人野心不断膨胀,疯狂地满足自己无休止的欲望。雷霆基地的人大都是亡命之徒,他们抢夺的不单单是物资,还有女人,哪怕女童他们也不会放过,曾有多少女性异能者也断送在他们的手中。在这末世,早已没有人性可言,可笑的是反而像他们这样泯灭人性的基地越来越壮大,成为三大基地之一。

想到兰雅可能落在雷霆基地的人手中,霍随压下心底的不安,抽出自己的长刀,在荒废的墙角处掩去自己的身形。霍随想到雷霆基地的人可能在这周围狩猎,自己硬来不是办法,于是她来到相隔不远的废水处理厂,当年城内的所有污水垃圾都排向了这里,只是七年过去,这里早也已经荒废了,但排污水的通道却还是存在。

霍随猫着腰身进了下水道,脚踩在污水的声音在这里传来回声,下水道内时不时传来丧尸啃咬的声音,霍随身形变快,穿梭在这弯弯绕绕的管道中。

终于,霍随停下,找了一处井盖推开纵身往上一跃,站稳身子的她马上转到一处荒废的办公楼内。四周歪歪斜斜倾倒的建筑物上沾着深红色的血迹,还有路上晃荡游走的丧尸,等级有高有低,这里曾被雷霆基地的人圈养过丧尸,饲料是活着的没有觉醒异能的人类,只为得到丧尸体内的高阶晶核。

地面上有几颗洒落的白色珍珠,还有那断了的线,那是她五年前送给兰雅的生日礼物。霍随上前捡起,珍珠在她手中化为粉末,只一瞬被风吹散。

“兰雅......”霍随抬头,眼中似有什么闪过,只一瞬便恢复平静,转身开始地毯式搜索兰雅的踪迹。

只希望,还来得及。

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孽缘,每个人一生当中总有一笔算不清的烂账,而她与兰雅还有那个叫做梁修远的男人之间也有一笔算不清的烂账。

他们三个本是高中同学,末世没来之前梁修远是她的男朋友。那时的梁修远长得唇红齿白,俊逸非凡,是全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为此也成了全校男生的公敌。

直到后来,有人爆料梁修远的出身,被传是妓.女的儿子,还是私生子。

孩子的喜欢和憎恶总是格外分明,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但凡被冠上杀人犯、劳改犯、妓.女和小三、私生子等名头,那也都是彻头彻尾的坏人,活该被全世界唾弃的对象。

在那之后,所有的女生见到梁修远就跟躲瘟疫似的,先前的追捧仿佛成了最大的笑话,甚至时常被学校的男生围在角落里揍得鼻青脸肿,什么话恶毒就捡什么话说。

那天下午放学,天上还下着雨。霍随刚走出校门口就看到几个牛高马大的男生拖着梁修远走到一条偏僻的巷子里,一阵拳打脚踢后,还往梁修远脸上身上吐口水,再一顿污言秽语的辱骂后各自撑伞离开。只留下神色略恍惚的梁修远一脸乌青,蓝白相间的校服在雨水和各种污水的浸染下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他靠在墙角坐着,看着比路过的流浪猫还悲催几分。

霍随因着性子冷淡不合群,无论什么时候总是一个人。那天回家她刚好要经过那条巷子,原想当做没看到,所以她就这么撑伞从梁修远面前走过。

那时正值初夏,因着下雨所以天色看起来很暗,霍随走出了二十几米听到身后传来的低咳声,还有听起来令人不怎么舒服的笑声,霍随鬼使神差地回身往回走,把伞递到半靠在墙上的梁修远头上。

梁修远抬起头视线从头顶土到冒泡的大花伞落在为他撑伞的霍随身上,满是淤青的嘴角扬起,狭长的眼睛里满是讥讽:“是不是觉得很可笑?你心里一定很可怜我吧?就像我当初可怜你一样。你一定不知道班上那些女人怎么说你吧?每天就跟孤魂野鬼一样,连朋友都交不到,说不定早就在校外被老男人包.养了呢,有朋友的话会被传开吧,被包.养还穿得那么土,说不定是为了掩饰呢......这些话,你又比我好上哪儿去?有什么资格来同情我?滚吧~”

霍随见这人还有精神挖苦讽刺人,应该是死不了了,霍随毫不犹豫把伞移开,让他多淋淋雨清醒清醒。霍随抬头看了一眼天上越积越沉的黑云,想着再晚点自己全身也会淋湿,就不打算多管闲事了,反正死不死都跟她无关。

梁修远见霍随真的要走,自己的激将法在她身上竟丝毫没什么作用,女人这时候不都是该嘴上说着讨厌,却还是会伪善地为了彰显自己的良善而出手帮忙吗?怎么不一样了呢?梁修远脸上有一瞬地扭曲,转而掩去眸中的暗色,这样下去自己身体肯定吃不消。

“喂,我把那些女人的话告诉了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道理你不懂么?”

霍随停下脚步,回身看着他,语调平静:“想要我帮你也可以,道歉。”

“哈?”梁修远简直被这女人的跳跃性思维给整懵了,“道什么歉?”

霍随淡淡看着他:“为你刚刚的出言不逊。”

梁修远脸色顿时更难看了,但又想到自己的腿,忍了忍,终于憋出:“......对不起。”

霍随这才点了点头,撑伞转身离开。

见她又要走,梁修远顿时火了:“喂!我已经道歉了!”

霍随头也不回:“我去打车。”

梁修远恼羞成怒地吼道:“那也把伞给我这个伤员啊!”

“你都已经淋湿了一身,多淋一下少淋一下也没区别。”

直到霍随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梁修远坐在脏兮兮的水泥地上,乌云密布的天幕上正在酝酿一场暴风雨。当豆大的雨滴落在他的身上,梁修远看着自己丝毫没有知觉的左腿,脸上扬起一抹古怪的笑意。

当霍随搭乘出租车回到那条巷子,把呈现半昏迷状的叫醒,手搭上他的额头,竟真的发起了高烧。霍随想了想,还是弯下腰把他搭在自己的肩上,扶着他坐上出租车,直接让司机开往医院。

路上,横躺在座椅上的梁修远挣扎着睁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色的卡递给霍随:“这是钱,你别告诉我家里.....别告诉他们.....”说完后就真的晕过去了。

都说生病的人会显得特别脆弱,有种美叫做病态的美感,然而霍随只看到了一张肿得像猪的脸。

把人送到了医院,霍随并没有多待,直接把手续办好就离开了。

直到半个月后,霍随才见到梁修远,看起来并没什么异样。接着没多久,学校查出竟有人私藏毒.品,这直接引来了缉.毒部门的调查,一时间学校可谓是声名赫赫,甚至上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而那几个学生也被开除,前途全毁。

霍随对学校开除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当她知道那些人正是那天在学校外的巷子里打伤梁修远的人时,心头不由浮出几丝怪异,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只是自那以后,梁修远时常在霍随跟前晃,在她上学的路上等她,放学了也送她回家,风雨无阻。

之后,然后这人就再也甩不掉了,到哪儿都跟在她身后,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而那时的霍随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渐渐地喜欢上了那个外表华丽内里自卑怯懦的人,成了他的女朋友。只是没过多久,梁修远主动提出分手,开始追求天真任性、单纯到蠢,出生富贵家世显赫的兰雅。那时的霍随有些怔然,有些不解,还有心尖抽痛。

可偏偏成了梁修远新女友的兰雅不放过自己这个前任,总是有事没事来奚落她,那时的霍随可真是恨极了兰雅。

谁知竟一个月不到,梁修远便又甩了兰雅,再次来纠缠她。

霍随对他冷了心,不再搭理他,视他为空气。那时的梁修远变得有些不一样,总是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霍随,里面偶尔透着疯狂之色,可惜那时的霍随没看懂,不明白。

面对这样的场景,兰雅大小姐不干了,虽然她也不见得自己有多喜欢梁修远,可这口气叫她怎么咽得下?于是更加找霍随的麻烦,霍随因性子倔都给忍了下来,而梁修远见此也当做不知,甚至笑得还很惬意,只等着霍随向自己服软。

只可惜,他到死都没能等来。

那日天外有陨石降落,好像落了一场流星雨,给末世拉开了大幕。

当天晚上,外面出现了许多啃食人肉的怪物,被人们称之为丧尸。一个星期之内,整座城市断水断电,而霍随自陨石降落当晚整个人陷入了昏睡,滴水不进。当救援人员赶到之时,见霍随的症状像极了那些化作丧尸前的征兆便不让霍随上车,霍爸霍妈无奈只好抱着不停哭泣的弟弟跟着救援人员离开。

霍随一人躺在路边,好在身上气息微弱,体温也骤降,那些最初出现的丧尸只对血腥味和声音敏锐,故而霍随只是暂时逃过了一劫。因为,在十天之后出现的二阶丧尸已经具备了感应活物的能力,到时霍随也难逃一死。

偏偏三天后,一辆豪华的加长悍马从这里经过,眼尖的兰雅立刻看到路边的霍随,忙叫人停车。自己掀起裙角跑到霍随跟前,手探向她的颈动脉,发现没死,立刻让随身的保镖把人抱上车。兰雅起初觉得霍随的存在极大地伤害了自己的自尊心,自己还没报复够怎么能让人死了呢?

小女孩任性的想法却着着实实地救了霍随一命。

曾有多少第一批觉醒的异能者就是在觉醒的过程当中死了的,第一批的异能觉醒者时间为一个月,昏睡时间越长,觉醒的力量越强大。所以一个月后,霍随睁开双眼,手中只凭一根树枝便将那个半.裸着身体的男人颈动脉刺穿,血如泉涌喷了一地。兰雅先是吓了一跳,接着虚脱地跪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她的保镖在路上死的死,最后一个保镖在得知她的父亲已经死亡后欲对她行不轨之事。

就在她绝望之际,还是情敌救了她一命。兰雅又哭又笑,霍随冷眼旁观只等她哭够。那时的霍随仿佛一夜之间长大,杀人后的恶心感被她压在心底深处,面上丝毫看不出不适,仿佛只是杀了一只鸡。

然而没人知道昏睡期间那一个月霍随意识是清醒着的,所以她知道父母的选择,也知道了是这个嘴毒心软的女人救了自己。虽然在学校时,这个女人总是自说自话想要激怒自己找乐子,但也从没有做出对她有实质性伤害的事。不过是一个小孩被夺走玩具后所做出的幼稚举动罢了。

就这样,再往后的时间,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时候,霍随都没有把她丢下,反而强逼着她拿起手中的刀砍丧尸,也逼着她杀人,教会用刀的技巧,把她扔在丧尸群众逼她练习。可兰雅的体能实在太差,就算每天练习依旧差,后来第二年,兰雅觉醒了治愈系异能,霍随才用各种晶核帮她提升异能。虽然还是弱,但好歹在这末世生存多了一份保证,毕竟末世到底还是异能者的天下。

最初几年,她们也曾加入过团队,只是兰雅那张脸太容易惹事,所以每次都待不长。不过好在霍随的金系异能进阶快,加上霍随越来越适应这个末世,一般人也不敢上前找茬。

后来末世第四年,她们加入了梁修远的哥哥梁严庭所建立的R3基地。再次见到梁修远,霍随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连招呼都懒得打。身旁的兰雅却皱了眉,表情好似生吞了一只臭苍蝇般,而梁修远却当没瞧见一般一点儿不失礼地微笑。

那时的霍随以为往事如风,谁也不会再去纠结过往的事情。

却不想,曾断开的孽缘竟又再次纠缠不断。只是霍随发现的太晚,她没有想到梁修远竟偏执至此,她也不止一次想要杀了他。

末世的梁修远不是当年的梁修远,变得越发深沉看不透,总能给霍随惹很多事,这一次兰雅离开基地,里面也少不了他的手笔。

若是,若是兰雅有什么不测,霍随想着回去后直接杀了梁修远给兰雅陪葬,这样兰雅就算到了另一个世界也不算孤单。

霍随砍了几个三阶丧尸顺手取了晶核,再经过一处商场时,心竟莫名提了起来。高阶异能者耳聪目明,地下室传来厚重的喘.息声,还有肉.体的冲撞声,以及男人狰狞的笑声。霍随顿时心一紧,身如闪电朝那声音而去——

当那不堪入目的场景映入眼中,霍随死水般的眼眸幽深如潭,正打算替换的异能者见到来人竟是高阶异能者,顿时一惊,裤子尚未提起,脑袋便已落地。失去了脑袋的脖颈血流如柱喷了一地,霍随手握长刀,皮靴踩在血液里发出瘆人的水声,她朝手中还拿着各种器具的三人缓缓走来。那三人见这女人脸上看不出丝毫愤怒的情绪,可那瘆人的气息仿佛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纷纷取出各自的武器配合着异能朝霍随攻去。

霍随身如鬼魅,等他们回过神来,心口一凉,立时身首异处。霍随连取了四个异能者的性命,满身的煞气犹如石子落入深潭,不起波澜却又令人惊惧。霍随蹲下身,帮她把衣服一件件穿上,见她双眼无神好似行尸走肉般,抬手重重地甩了她一个耳光,兰雅才神色恍惚地看着霍随。

半晌,兰雅泪如雨下,喉咙却发不出声音,像是一条缺水濒死的鱼。

霍随却不理她,只问道:“你想死还是活?”

兰雅眼神空洞而绝望,她知道霍随问这话不是无的放矢,哑着声音说:“我不想这样肮脏地活着,可我也不想死。”

霍随取过还沾着血的长刀架在她白嫩的脖颈上,淡淡道:“那可真是难办,看在你曾经救过我的份上,我下刀快一点,不会痛的。”

兰雅脖颈上出现了一道血痕,血一滴滴滑落,眼看霍随真的要手起刀落。兰雅眼中的焦距渐渐对上霍随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睛,忽然凄凉地笑了:“那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冷血。”却又教人无比心安,兰雅闭上眼睛,复又睁开看着霍随,说:“我想活着。”

霍随拿开架在她脖颈上的刀。临走时她从衣领上抠出一个金属片钉在地上滚落的人头眉心处,俯身一把将兰雅抗在肩上,一手持刀朝外面走去。

回去的路上意外的平静,霍随带着兰雅回到基地时已是黎明,值班的守卫见霍随带着人回来了,便去通知基地长。

霍随拒绝了梁严庭的拜访,回到自己的独立宿舍把兰雅丢在浴缸里,说:“自己洗个澡,我去休息,别打扰我。”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只留下兰雅一人坐在宽大的浴缸里,旁边还放着一套换洗衣物。

兰雅把头埋在膝上,笑着笑着眼泪滑下,这一次她心中没有绝望,只是心尖儿有些泛疼。

霍随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等她醒来时正好是狩猎队出发的日子,天色还暗着,霍随打开床头的灯。这时门被推开,只见兰雅端着一碗面条和一盘牛肉干进来,见霍随看着她,便把东西搁在一旁的桌上,说:“你先去洗漱,吃点早餐。”

霍随起身拿起衣服进了浴室,不到两分钟她擦拭着头发走出,扫了一眼那牛肉干问道:“梁严庭让人送来的?”

“嗯。”

“坐下一起吃。”说完,霍随把牛肉干和面条对半分,自己吃完搁下碗,从柜子里取出一套黑色作战服穿上。见兰雅还呆呆地看着自己,霍随皱眉:“看着我能饱吗?”

兰雅摇摇头,遂低头吃着面条和牛肉干,吃完后见霍随也打算走了,不由开口说:“霍随,对不起.....那天我给你惹麻烦了。”

听了这话,霍随回头多看了她几眼,点了点头,说:“不要有下次。”说完打开门离开。

......

外面狩猎队已经整装待发,霍随身姿利落地跃上军用皮卡车。

狩猎队每次行动有三十人,如今人已经到齐,车子速度不快不慢地向前开去。

等离开基地,队长从副驾驶的位置翻身跃上车顶,见霍随脸上和往常一样冷淡,问道:“你.....没把‘二殿下’给怎么了吧?”

霍随抱着长刀盘腿坐在车顶上,眼皮也不抬:“来日方长。”兰雅就像那菟丝花,失去了攀附的枝桠容易枯萎,这一事若能教会她成长倒也是好事。兰雅本性还是那个骄傲的大小姐,若是有能力保护自己倒也罢了,却偏偏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若有朝一日自己死了或者离开了,她又该怎么在这末世活下去?她太依赖自己,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那梁修远暂时还得留着,拿他当兰雅成长路上的磨刀石倒也算发挥余热了,反正也是要死的。

听了她的话,队长不知为什么总觉得略有些蛋疼。霍随是狩猎队唯一的女人,但除了外表有个女人的壳子,内里却丝毫没有女人样子,甚至骨子里比大老爷们儿还彪悍。队里的男人也不是没有打过她的注意,但是一对上她的眼睛总感觉到蛋疼,那种被视若对手敌人的感觉不要太糟心。忽然想为二殿下点一根蜡烛,队长见霍随依旧闭目养神,实则耳听八方的模样,也不打扰,随手点了根烟悠然地吞吐着。

此时的R3基地,梁严庭正因接到雷霆基地的战书和一枚狩猎队专属的金属徽记而感到焦头烂额,霍随这女人杀了人就算了,可偏偏怎么就留下了证据呢?那女人看着也不像是这么大意的人啊!

这时,门被人推开,只见梁修远穿着基地的制服身上还披着雪狐披风走进来,见他哥手中拿着还沾着血迹独属于狩猎队的金色徽记,伸手从梁严庭手中夺了过来,笑了笑:“这是霍随的东西。”

梁严庭见他把那徽记放在口袋里,顿时没好气地冷哼:“这不都是你做的好事么?”

梁修远遗憾地叹了声:“我以为她回来会找我的,可她还是没来。”

梁严庭不由皱眉,遂而警告道:“若是你有一日死在她的手中,别怪我没提醒你,当心别把命完没了。”

“怎么能说是玩呢,我对她是真心的。”梁修远如玉的脸上透着一丝诡异的笑意,“可是她却看不到我的真心,真是太可惜了,我心好难过。”

见他又犯病,梁严庭挥手让其出去。

这是末世,没有什么心理医生,梁修远自小患有偏执型人格障碍,一开始还隐藏的很好,直到高中时期和一个女生分手后日益严重才被家人瞧出端倪。末世没来之前还有心理医生辅导,现在普通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像梁修远的病只能这么拖着,偏偏后来他还觉醒了精神系异能,性子就变得更加难以捉摸,让梁严庭尤为头疼。

梁修远回到自己的房间,掏出那枚金色徽记在手心把玩着,脸上露出一抹甜蜜而又瘆人的笑:“既然你不来,那我只好实行下一个计划了。”

半个月后,狩猎队再次回归。

晚上有个聚餐,霍随拒绝了队长的邀请,只带着属于自己的食物回到宿舍。此时的兰雅正在隔壁的训练室练.枪,霍随推门进来,眼睛随意一扫,还是没什么长进。

从反光镜中看到了霍随的身影,兰雅摘下耳罩转过身,说:“你回来了。”

见她精神并没有什么异常,霍随点了点头:“嗯。”看到她手中还拿着枪,霍随走上前取过旁边另一把枪把当年教过她的一些注意事项以及技巧再次交给她。

当人心态不一样的时候,学习起来也变得不一样了,见她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之时,霍随眼底也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不是朽木就好,说明还有救。

霍随见她开始有点拿枪射击的样子了,就退了一步站在她身后,说:“丧尸和人类不会像木桩一样等着你杀,你换瞄准移动目标。”

“嗯!”兰雅往枪里面上了几发子弹,按下旁边一个按钮,目标靶子开始移动,兰雅神色专注双手托着枪,身上升起的杀意霍随也感觉到了。

随着连续几声枪响,十个靶子中了七个十环,其他忽略不计。成绩对其他人来说一般,但对兰雅来说确实是不错的成绩。霍随点了点头:“不错。”

兰雅回头,脸上讶异:“......你也会笑?”

“嗯。”霍随脸上恢复了平静,从腿部的枪套中取出陪伴自己快七年的□□递给她,“这把枪送给你,不要辱没了它的名字。”

“哦......”兰雅愣愣地接过枪,忽然意识过来,“这不是你一直用着的吗?给了我,那你呢?”

“枪.械对我都一样。”霍随转身推门离开,外面传来一声,“生日快乐。”

兰雅呆呆站在原地,看着手中的□□,冰冷的触感却令人格外安心,想到刚刚那句冷淡的生日快乐,兰雅蹲下身掩面笑了起来。

当年她失去了父亲,一无所有,仗着霍随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故意为难霍随给自己生日礼物。当时的霍随除了一身杀人的本事,身无长物,又哪儿给她弄来礼物。可偏偏霍随真从衣袋里掏出一串珍珠手串扔给她,冷冷地让她闭嘴。可自那以后,她每年都会在那一天收到生日礼物,哪怕那一天的生日只是她随意说来捉弄人的把戏。

她的生日其实是今天。只是那时的她不敢说出来,她怕说出来了就真的再收不到“生日礼物”了。可没想到那个女人也真是腹黑,明明知道她在说谎也不戳破,还当真的似的年年给她送“生日礼物”。

兰雅一直觉得自己依靠她而活没什么不对,甚至理所当然,在这末世能倚靠者除了像梁严庭那样的男人就只剩下像霍随那样的女人。她没什么不对,只要能活下去!可她没有想到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兰雅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决之色,雷霆基地的那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仇恨确实可以让一个人成长不少,霍随双手环胸靠在墙上,透过玻璃的反光看的真切。霍随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变得那么急切,心底总有个声音让她再快一些,可什么再快一些呢?

霍随想不明白,遂而也不再去想。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冲了个澡,也不管自己还带着水的头发,刚要休息就听到有人朝这边走来,不一会传来敲门的声音。霍随把门打开,看着来人,淡淡问道:“什么事?”

“你可真是冷淡,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梁修远眯起眼,脸上苍白却带着病态的绮丽感。

可惜霍随只看到一条吐着信子的蛇,脸上更加冷淡了:“你自便。”门关上,还带着一股劲风。

梁修远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气恼,薄唇勾起,笑容瑰丽而又诡异:“这,可是你说的啊。”

这时,兰雅走出练习室,见霍随在擦拭头发,问道:“刚刚有人来?”

“嗯。”霍随漫不经心地应了声,没了下文。

兰雅见此知道霍随不愿多说也不问,等她洗完澡发现霍随已经换上作战服睡了,顺手把灯一关,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深夜,基地外围的电网偶尔传来呲啦呲啦的声音,值班的守卫刚补完一个觉,精神正好,听到电网传来的声音心中更是安定。

凌晨三点,人们睡的正酣,而霍随却突然睁开眼,迅速起身拉开屋内的窗帘,眼神微动。

红色的血月下,电网外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丧尸,还有一波六阶丧尸中夹杂着数只七阶丧尸正朝基地靠近。

灯塔的指示灯依然发出湛蓝的微光,原来只电网没用了么?霍随掩去眼底的深思,抬手从角落里翻出一个合金箱子打开,两把AK-47,还有大袋的子弹。霍随把子弹系在腰间,自己肩上扛了一把,另一把装满子弹手里拿着,走到对面兰雅的房间门口,单手把门推开。此时兰雅也醒了过来,打开房间的灯,见霍随的模样顿时一惊:“你要去做什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