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不良人_第六百一十五章 旺财被逐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六百一十五章 旺财被逐

一袖乾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长安,潘宅。

潘家族长潘远山神情凝重。

在他的面前跪着的是他的次子潘金星。

潘金星字旺财,取得是非常美好的寓意。

但是现在这个次子却带给了整个家族极大的祸患。

“逆子,你这个逆子,竟然冲撞了岑大人的车架。这本倒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可谁知岑大人在之后就在曲江池的别业遇刺。如今你身上的嫌疑有多大,你可知道?”

忍了很久之后,潘远山还是压不住心头的那一团怒火。

他一瞬间蹿起,走到旺财的身边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

这一刻,旺财直是愣住了。

他能够感觉到面颊上那火辣辣的触感。

他伸手去抹了抹面颊,眼眶之中不争气的就盈满了泪水。

“父亲打我?”

“打你又如何?依我看,就是平日里老夫把你给酿坏了,这才会导致你如此无法无天。你连三品大员都敢打,你可真的是能耐了啊。你知道不知道左都御史岑文道是齐王李象的人?你打了岑文道就等于是在打齐王殿下?你到底是生了几个脑袋够砍的?”

潘远山盛怒之下胸口急剧起伏,手指不停的在旺财的面颊上点来点去。

“你,你真的是要把我们潘家害死啊。要是因此潘家进入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那可就全是拜你所赐了。”

这个时刻的潘远山已经彻底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短时间内他已经难以维持一个平静的心态了。

“父亲,那三品大员岑文道在光天化日之下,纵容仆人行凶。如果不是孩儿挺身而出,那小娃娃就要被害了性命了。孩儿不觉得做的有何不妥之处!”

旺财这个时候也是来了火气,他觉得自己是无比委屈的,所以想要据理力争。

“你真的是要气死老夫啊。那小娃娃与你非亲非故,你偏偏出来逞强做什么?难不成大家都是瞎子聋子,就你一个人能够看到这景象?那还真的是奇了怪了。”

这个时候的潘远山直是觉得旺财朽木不可凋也。

“老夫这么和你说吧,那岑文道是齐王党的中坚,是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如果你和其他的人起了嫌隙,或许齐王还不会放在心上。但你是跟岑文道起的冲突,那齐王就不可能坐视不管了。如果他坐视不管的话,齐王党就会瞬间轰散。你明白吗?所以齐王是肯定会替岑文道出头的。到时老夫倒要看看你该如何是好!”

潘远山这个时候直是气的肝疼。

对他来说,旺财闯的祸真的是太大了。

虽然潘家在长安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岑文道这个家伙也真的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所以潘远山才会如此的生气。

因为他不足以庇护旺财了。

如果齐王真的发难的话,潘远山甚至保不住旺财。

“你走吧,走的远远的,最好直接躲到终南山去。你不是跟书院有关系吗?书院能够庇护的了你的。只要你躲进书院,那么即便是齐王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可是父亲,孩儿如果这么一走,如果齐王前来管你要人的话你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刻旺财可谓是十分的慌张了。

因为在他看来,如果齐王找不到他的话,肯定是会把一团火气撒在潘家上的。

这就是所谓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旺财固然能够走,但是潘家这一大家子是不可能走的掉的啊。

这个时刻,旺财却是变得无比的倔强起来。

在他看来他是必须要留下来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也一定要留下来才行。

不然的话,光是内心的自责他就无法承受。

“你,你叫为父说什么好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潘远山长叹一声,甩手转过身去。

这个时刻他确实是非常无奈的。

如果他还有办法的话是怎么也不会赶旺财走的。

毕竟这是他的亲儿子,是他的骨血啊。

可是他确实没有办法了。

旺财得罪的人是潘家惹不起的。

潘远山无法再像以往那样庇护他了。

所以他必须要尽可能的去让旺财远离危险。

“走吧,你还是走吧。你不用担心家里。为父自然有办法可以化险为夷的。只要你不在这里,那么齐王是不会为难我们的。齐王也是要脸面的,不会不死不休的。”

这个是潘远山的判断。

在他看来,摆在齐王面前的主要矛盾主要还是和太子之间的储位争夺。

任何的事情跟这件事相比都是不值一提的。

只不过齐王可能会咽不下这口气来潘家讨要一个结果罢了。

但是他也不可能做的太过,不然事情如果传到宫里对齐王是十分不利的。

一旦齐王在显隆帝面前的印象分有所降低,那么他对储君之位的竞争就会处于下风。

“可是...孩儿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做出这种事情就应该想到这种结果。为父给你指出的乃是一条明路。你只需要遵照为父的指引去照做就是了。为父不会坑你的。”

这个时候潘远山表现的非常的坚决,态度丝毫不容置疑。

旺财有些哽咽,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好。

“父亲...”

“多余的话就不要再多说了。走吧,你快点走吧,若是再晚一些,可就走不掉了。”

这个时刻,潘远山表现出了护犊心切的一面。

在他看来,这个时候旺财只有离开潘家才有可能保住性命。

不然齐王是不会放过他的。

这个时间点上,潘家一定是会遭遇到极大的危机的。

但是没有关系,潘远山能够扛得住。

身为潘家家主他也必须要能够抗住。

不然的话,肯定会造到一系列的问题。

那是不可饶恕的,也是不能够承受的。

“走吧,千万不要回来。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写一封书信。但是人就不必回来了。这个时候你再与潘家会面,不管是你个人还是潘家都会很危险的。”

旺财听到这里眼眶已经有些红了。

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一切确实是在他的意料之外的。

他明明是做了一件好事,为什么却像是做了错事一样呢?

这个时刻,旺财真的是有些迷茫了。

但是父亲的态度如此的坚决,丝毫不给他任何的容错空间。

这样以来的话,旺财是真的很难受的。

“父亲在上,请受儿子一拜。”

这个时刻旺财毫不犹豫的在父亲潘远山的面前跪倒,然后对着潘远山磕了三个响头。

“儿子走了,请父亲多加保重。”

...

...

旺财离开了潘家之后直奔终南山而去。

他对于终南山本就不陌生,加之这段时间在浩然书院小住,早已是轻车熟路一般。

他径直来到了浩然书院的山门处,随后轻轻触碰了禁制。

随后不久,竹林剑仙姚言便御剑飞行而来。

“旺财?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回家了吗?”

“唉,说来话长,我们且进去说吧。”

“好...”

这个时候竹林剑仙姚言毫不犹豫的打开了禁制。

旺财跨步走入了书院。

他环目四视,觉得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一切又是那么的陌生。

真的是很奇怪啊...

明明这里什么都没有变,但是为何他会有这种感觉呢?

难道说是因为赵洵离开了吗?

但是其实赵洵离开的时间也并不是很久啊。

“说罢,你这是怎么了?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莫不是有什么大的变故?”

“唉,说来话长...”

旺财很是无奈的将他在长安城遭遇的事情和竹林剑仙姚言说了一遍,却是所有的细节都还原到了。

竹林剑仙姚言也是很震惊。

“岂有此理,明明是你有理的事情,你的父亲为什么要把你赶走?这也太没有道理了吧?”

这个时刻,旺财苦笑道:“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事已至此,我们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啊。”

旺财这么说倒也是没有什么毛病。

他们确实什么都改变不了了。

木已成舟,如今他们也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要我说,这些朝廷官员也忒的不做人子。明明就是他们的错,还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当真是小娘养的。”

竹林剑仙姚言破口大骂道。

他本就看不惯这些所谓的朝廷官员。

以往没有发作那是因为事情没有发生在他自己和身边的人身上。

但是现在,旺财遭受了切肤之痛,竹林剑仙姚言便忍不了了。

“这个什么岑文道的家伙很厉害吗?”

“他是齐王李象的人,是齐王党的魁首,我羞辱了他,等于是羞辱了齐王。”

旺财这个时候失魂落魄的说道。

他确实感到很无奈。

他并不是有意这么做的,但是但是的情境下,本能驱使他保护那个小娃娃。

其余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多想,哪知道会引发出这么多的问题。

这可是真的太糟糕了。

“其实事情或许也没有坏到你想象中的那样。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

竹林剑仙姚言见旺财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便好言安慰道:“旺财啊,你还是应该尽可能的振作起来的。以来你继续这个样子也于是无补。而来,你保持振作的话还是可以有可能改变解决的。”

“真的吗?”

这个时候旺财就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道菜一般。

“当然。这件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我保证你们潘家不会受到齐王的伤害。”

“啊,那可真的是多谢姚剑仙了。”

旺财这话刚刚说出口就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劲。

“可是姚剑仙你可千万不要去做蠢事啊。不要有太大的冲突。”

“你放心好了,我像是那种行事鲁莽的人吗?我做事情之前肯定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所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竹林剑仙姚言拍了拍胸脯道:“你啊,就好好的配合我就是了。”

“如此甚好。”

“唉也不知道明允兄何时才能够从蜀中回来。说起来我还真的是有些想念他了。”

旺财这个时候怅然的望向西南方向。

如今赵洵远在蜀中,旺财连跟他沟通都是个问题。

虽然可以利用传送术,但是如果没有办法精准定位的话,传送术也是会有偏差的。

“不要着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小师弟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是文曲星下凡,又是山长看好的人,不会有问题的。”

竹林剑仙姚言这么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毕竟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看,赵洵都是有着极大的修行天赋的。

赵洵有这么多的气运庇护,肯定是不会轻易有问题的。

更不用说他的身边还有青莲道长吴全义,龙清泉等人保护。

所以在竹林剑仙姚言看来,赵洵是绝对安全的。

“那就好,那就好...”

这个时刻,旺财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只希望明允兄能够平安归来。我们所有人只要平安就好。”

...

...

袁天罡将看到的事情隐去,并告诉李淳风不论是谁问起都不要提及。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告诉了显隆帝,是一定会引起一番血雨腥风的。

这是袁天罡不想要看到的。

道门要想稳定发展,是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大环境的。

如果大环境都变得十分不安稳,那么道门的发展也会陷入危机之中。

面对西域佛门的压力,道门本就是风雨飘摇了,袁天罡更加不想要人为的增加困难。

所以他选择将观察到的天象及时的压下去。

“恩师,如果显隆帝问起来的话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就说观天象的时候受到了重重阻碍,看不清楚。”

袁天罡内心深处其实是非常的无奈的。

但是他不能够表现出来,他必须要表现出一种澹定的心态。

因为他知道他的情绪是会影响到李淳风的。

“遵命。”

李淳风闻言毫不犹豫的抱拳领命。

对他来说,只会坚定不移的执行恩师的策略。

“如今,天道混乱不已,谁也不知未来会发生什么。道门也只能够谋求自保了。至于皇子之间的纷争,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去参与的。你只要记住了这点就好。”

...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