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狗卷的恋爱循环_第26章 地头蛇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两名少年在横贯了港口的大桥边拥抱,过往的车辆接连不断的穿梭在他们的身边,间断响起的喇叭声成了技术尚可的奏乐,似乎在歌颂着一段恋情的开始。

狗卷棘沉浸在清爽的柑橘味中,迷糊的脑袋中闪出了一个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拓弥他喷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

花开院拓弥并不知道拥抱着的恋人心里在想的问题,感受着海边蒸腾起来的水汽,意识到时间已经跳跃到了下午的他只能狠心暂停了腻歪行动,他艰难的从拥抱中脱身。

“傍晚之后的‘镭钵街’可是个麻烦地方,趁着天色还早,我们现在就去那里随便转一下吧。”

狗卷棘下意识的点头,他还没有从之前的柑橘味中醒神。

看着眼前还在迷糊的恋人,花开院拓弥感觉有些好笑,他体贴的将恋人推进了远离车道的一侧,然后自己走在外侧,保持着手牵手,带着狗卷棘在千米长的大桥上散步。

‘又增加了和棘相处的时间,耶!’

花开院拓弥欢快的在心中比了一个‘V’。

一千米的距离以咒术师和阴阳师的腿脚来说,走起来并不需要花费多久的时间,在狗卷棘鼻间的柑橘味被海盐味取代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走到了镭钵街的边缘。

看着眼前像碗一样在大地上凹下去的贫民窟,各色的铁皮屋没有美感的错落在‘碗’中,‘碗’的边缘伫立着一栋不应该存在的奇异高塔,镭钵街整体看起来完完全全的将‘混乱’解释清楚了。

此时,狗卷棘就和花开院拓弥站在高塔的塔底一侧,两人看着镭钵街中如同蚂蚁一样在窸窸窣窣移动的人们,咒术师暂时的保持了沉默,他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是比较合适的开场。

不过花开院拓弥并没有让狗卷棘陷入过度的纠结之中,他抬起右手,指着旁边的高塔,开始给对方介绍起他的‘老家’来。

“它被称作‘骸塞’,据说是一位异能力者的居所。不过他的行踪诡秘,很多人都没有亲眼见过这位异能力者究竟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异能力是什么。”

狗卷棘顺着花开院拓弥手指的方向,由下往上的打量着‘骸塞’。这栋在镭钵街可以算得上是异常的高塔,看起来就像是中世纪女巫居住的地方,带有黑色纹路的装饰几乎遍布了整栋建筑,雕花的彩色玻璃折射出彩虹的光芒,让骸塞看起来多了一股神秘的味道。

“虽然没有人亲眼见过那位异能力者出入骸塞,但那里也是不能随便进入的,不然会被看门狗咬伤哦~”

为了避免心上人一时好奇心旺盛跑去探险,花开院拓弥多加了一句保险。

“鲑鱼。”

狗卷棘点头,他没有错过躲在骸塞阴影下的不明身影,想必就是拓弥口中的‘看门狗了。异能力者的世界也不是很和平啊。

“好了,棘,你看镭钵街的正中心。”

花开院拓弥的左手晃了晃,将狗卷棘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我还是小婴儿的时候,所在的组织就是待在镭钵街的最中心的。那里是整片区域海拔最低的地方,也是活动最受限的地方。在那里,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会被来自各个方向的视线注意着,辛苦积攒下来的物资也被镭钵街的其他人觊觎着。所以,一般只有年迈的老人、柔弱的妇女和年幼的孩童会待在最中心。”

衣领之下,狗卷棘的嘴唇抿了起来。虽然咒术师离普通人的生活有距离,但远远比不上镭钵街居民与普通人之间的遥遥相隔。普通人哪里会接受自己过着没有隐私、衣食不保的生活呢?

狗卷棘感觉自己的嗓子眼被无形之物堵塞住了,他艰难的滚动着自己的喉结。

“大芥,海带!”

他攥紧了对方的手,徒劳的希望能够给予对方一份微不足道的支撑。

这份珍重的心意,花开院拓弥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他也好好的收下了这份支撑。

“本来以为这些过去很难说出口,没想到在棘你的身边居然能够这么轻松的讲出来,大概这就是恋人给予我的勇气吧。”

他笑的羞涩又开怀,星子的眼眸中呈上了太阳的颜色,金色的阳光挥落了曾经的阴霾。

“木鱼花……”

狗卷棘的心情并没有随着恋人的笑声而轻松。他勉强挤出了一个正常的笑容,琉璃紫的眸子中依旧盛着难过与心疼。他在遗憾自己没有早一些遇到对方,如果早一点的话,说不定……

“好啦,难道棘你是想穿越到我幼年时候来当拯救公主的王子吗?”

花开院拓弥好笑的摇了摇与他牵着的手臂。

“棘现在对我的心疼就是最好的礼物了,不需要自责的,而且那个时候我还有中也哥照顾我。如果被你抢了他的工作的话,他可是会生气的。见过暴龙吗?中也哥生气的时候就是暴龙哦~超可怕的~”

“鲑鱼。”

狗卷棘还是有些遗憾,但花开院拓弥说的也是实话,因此他只能选择牢牢的抓紧以后的生活。

于是,他稍稍的踮起了脚尖,顺带将身侧的人往下拉低了一点。

顺应着恋人的力道,花开院拓弥老实的低下了脑袋,然后他就感受到了脸颊被柔软肌肤触碰到的温度。

花开院拓弥愣愣的睁着眼睛不敢置信:“……棘你……”

偷亲了恋人的狗卷棘重新站稳,他遮掩似的把高高的衣领往上拉,侧着脑袋不去看对方的反应。

“……木鱼花。”

视线中只剩下狗卷棘的侧脸和透红的耳垂,花开院拓弥难以自持的傻笑起来,他蹭了过去,用手圈住对方,脸颊在柔软的银发上乱蹭,活像一只撒娇的大猫。

“棘,我果然好喜欢你,追求你是我这辈子做下的最正确、也最不会后悔的决定了!”

“鲑鱼。”

被对方温热的呼吸喷洒着耳垂的狗卷棘同样偷笑着,琉璃紫的眼眸亮晶晶的,他赞同花开院拓弥的话,与对方成为恋人也是狗卷棘做下的最正确的决定。

“唔,舍不得和棘分开。”

怀抱着恋人的花开院拓弥不想松手,难得棘如此主动,他怎么舍得缩短两人相处的时间呢?

“木鱼花。”

狗卷棘推了推恋人,虽然并不介意和对方亲热,但现在他更想去看一下恋人从小生活过的地方。身为花开院拓弥的恋人,狗卷棘想要更多的了解对方。

“金枪鱼,金枪鱼。”

“好吧,好吧。”

花开院拓弥又蹭了狗卷棘的脑袋几下,才依依不舍的松手,不过他没忘记用左手继续牵着对方。

“镭钵街的街道可是非常复杂的,就算是居民也会不小心迷路,还是我牵着棘比较好。”

阴阳师端的是一脸的正直与理所当然。

狗卷棘瞥了他一眼,默认了,毕竟自己也想要和对方多亲近。

两人腻歪的时间并不长,太阳依旧高悬在半空中,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来逛镭钵街。

高低错落的屋舍,凹凸不平的道路,衣着褴褛的居民,还有偶尔会大胆的从脚前跑过的老鼠,这些无一不在向误入的人展现着‘这是一个无序且贫穷的世界’的事实。

一路上,对于那些或明或暗的打量与窥视,狗卷棘自然也察觉到了。那是一种与面对咒灵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面对咒灵的时候,咒术师只要祓除就行,无需在意咒灵是否有自己的想法。他们仅仅只需要在咒灵继续危害人类之前将其祓除,任务就完成了。甚至于连事后的清扫任务,都有‘窗’派来的辅助监督负责。

而面对人类的时候则不同,尤其是面对那些完全不遮掩自己恶意的人类,棘手的程度直接上升。

‘咒术师是不能对普通人下手的’,这是咒术界的规则。

花开院拓弥稍微往前迈了半步,挡住镭钵街人对狗卷棘的评估,他的右手支起立在身前,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张绘有红色符文的纸张。

他略带不屑的笑了起来:“看来已经有人忘记了我是谁呢?”

星子的眼眸随意的扫视着周围:“需要我帮你们好好清理一下脑子里的废水吗?放心,最多是把你们沉到横滨海湾里去,为填海事业做贡献也是一种难得的福气。”

花开院拓弥的威胁很有效,在他拿出那张符纸的时候,久远的记忆重新回到了镭钵街人的脑袋中。

“是‘重力使’的弟弟。”

“为什么‘羊’的人又回来了?”

“小心一点,那个家伙是块硬骨头。”

“别招惹他,躲远一点!”

“小心被港口mafia报复!”

窃窃私语在铁皮后响起,几番细小的动静之后,狗卷棘就没再感受到像之前那样的密集窥视,耳边也清静了。

“金枪鱼蛋黄酱。”

狗卷棘没想到花开院拓弥的威慑力居然这么大,才说了两句话就让很明显是刁民的镭钵街人躲避开,完全就是一副地头蛇的架势。

花开院拓弥回首,用夹着符纸的手戳了戳狗卷棘的脸颊。

“总感觉棘你在想什么不礼貌的事情呢。”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