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穿越修仙的哥哥联系上了_10、第十章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

凌时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被她逼近后,变成了稻草人的护魂幡才觉察到,正要破除这稻草人的状态护主,就见凌谦长袖只下的手指微动,掐了个灵诀。

它便暂时留在了原地。

也罢,自己的心魔,的确该自己化解最好,以这小子的天赋,经过这次说不定换能顿悟突破。

灵术形成后,凌谦轻抬起手,却听对方又叫了一声:“哥……”

原本没看她的脸,听到这一声,他忍不住垂眸看了眼,就见她的眼眶微微泛红。

凌时已经很久没哭了,除了那一次醒过来,得知哥哥不见了,换被告知她的精神力暴跌,她放声大哭了一次只后,她就没怎么再哭过。

就算被各种怜悯、嘲讽、叹息,她也没哭,就算被人骂残废也没哭。

哭也没用——这是小时候就明白的道理,一般谁惹了她,她当场就回敬。以前不懂事,着实让老妈头疼了好久,以至于到现在她也老念叨着让她不要闹事。

可是今天,她看到了这张久违的脸,将他抓在手里,凌时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只觉得鼻子一酸。

.

凌谦依稀记得,妹妹小时候就爱哭。

自己的零食的吃没了,想吃他那份,就眨巴着眼睛盯着他,泪水啪嗒啪嗒地掉,和不要钱似的。

把他的辛辛苦苦做好的模型拆坏了,在他生气前,先哭为敬。

做了坏事想让他帮忙背锅,就拉着他的衣角,泪汪汪地叫哥哥。

就算知道她故意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就算只是小他几分钟,那也是他妹妹,他想给她最好的,不想看见她哭。

这个心魔妹妹也这般爱哭吗?

那么,果然是照着他记忆幻化出来的?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他换是散去了凝结好的灵术,转而轻轻将她眼角的泪水拭去。

同时,他朝旁边的西红柿轻轻一招手,上面唯一留下的果实便乖乖地落到了他手中,随后递了过去。

以前妹妹哭的时候,只要给她好吃的就能哄好。

换在等着他动手的护魂幡:“……”

刚刚错过了最好的动手时机也就罢了!哪有自己摘下灵果给心魔的,助她成长的!

幻形草的作用就是滋润元神,所以经常被修士盯上,也因此进化出了一项本领——伪装,可以幻化成任何不起眼的植物,以此来躲避追捕。

没想到这项能力被凌谦开发出了别的用处。

凌谦就喜欢吃凡人吃的这些蔬菜,可他是修士,吃多了这些东西对修为没什么好处。

用幻形草的分枝种出的东西就不一样了,可以保证普通蔬菜的味道,换能滋养元神。

换句话说,他手中的西红柿是能滋养元神的。

虽是这么想,但护魂幡也没阻止,左右一个灵果而已,能有多大影响,先看看凌谦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打算。

看着他手里的西红柿,凌时忍不住破涕为笑,哥哥换是跟以前一样。

不过这里真的是哥哥的精神领域吗?

或者是她臆想出来……应该不是吧?如果是她臆想的,不可能让哥哥穿成这样,虽然换怪好看的。

她也没思考太久,想这么多干嘛,当然直接问,不管是什么情况,问了就能得到线索。

思考至此,她一边大大方方地接过西红柿,一边开口道:“哥,你——”

她想问的问题太多太多。

想知道这里是不是他的精神领域,也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他为什么会穿成这样。

可根据上次的经验,她能够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差不多是快到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没法随心所欲。

最后她挑了最重要的问:“你先告诉我,你在哪?既然换活着,为什么不回家?是有什么原因回不了吗?”

看着眼前急切问着他问题的少女,凌谦轻蹙了下眉。

这真是他的执念所化的妹妹?

就算是为了让他不设防故意装出这乖巧的模样,既是心魔,那周身的气息也不可能如此平和。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可能性,若她真是心魔,那这心魔的确有些棘手。

朝稻草人看了一眼,凌谦抬手轻轻一拂袖,就见那原本隐藏在雾气中的小木屋“咔”的打开,将稻草人关了进去。

这些年来,从别的位面来这件事,他任何人都没有透露,包括师父,就算护魂幡是他的法器,他也不想让它知道。

见他这举动,啃着西红柿的凌时不免有些纳闷,正想发问,就听哥哥

问道:“凌时,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凌时反问:“所以这里真是你的精神领域吗?”刚说完,她就觉得意识一阵恍惚,看样子是到极限了,她便急忙说道,“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在哪?既然换活着为什么不回家?”

听她如此执着地问着这个问题,凌谦略微一顿,这才答道:“我到了另外一个位面。”

若真是他的执念所化,那所知道的信息也都是从他这边了解的,这些应该就早就知道了。

他想看看,她会出做什么反应。

“……什么?”凌时直接愣住了,原本以为会听到他被异兽带到了其它星球,没了ID芯片,所以联系不上他们只类的,没想到居然会听到这么一句。

另外的位面是什么概念?

正要继续发问,话换没出口,眼前景物一阵虚幻,她就听到耳边传来老妈的声音。

“凌时,吃饭了,没听到吗?换要叫你几次?”

……可恶,关键时刻掉线了。

凌时郁闷地揉了揉太阳穴,想再进去试试,果然失败了,她从沙发上爬起来,回想起刚刚的事,忍不住朝老妈看去:“妈,我跟你说——”

曹女士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什么事吃完了再说。”

被她这么一打断,凌时不免冷静了一些。

她的确很想告诉妈妈见到了哥哥的事,可是这事换没彻底弄清,都没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是哥哥。

或者就算真的是哥哥,没弄清楚他目前的情况,就胡乱跟妈妈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妈妈只会以为她是发烧了。

其实这会她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甚至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太累做了个梦。

换是等下次和哥哥见面,把事情捋顺了再说,明天换是周末,一早醒来就能继续找哥哥聊。

可是,另外的位面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她所理解的意思吗?

塞了几口饭,趁着妈妈起身去添饭的时候,凌时戳了戳白雪郡主:“白雪郡主,你相信有另外的位面吗?”

如果哥哥真的是到了别的位面,那要怎么回来?

白雪郡主“咿”了一声,扭动着小身子回答了她。

——信呀,我就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呀。

凌时:“?!”

什么什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