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城追凶_第二章精卫填海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二章精卫填海

杨小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离开案发现场后,马萧便骑上小黄车回了家。在路上马萧满脑子还在想着,明天和后天的谋杀案,如果要是知道地点,提前到场是不是就可以拯救下那些被害人那?

狡猾的凶手似乎在跟警方玩捉迷藏,猫捉老鼠的游戏。可同时令马萧更加奇怪的是,为什么凶手要把神秘来信寄给他这么一个小民警,而不是寄到刑警队,这样的挑衅不是更直接吗?

一路上思索着,马萧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古怪的案件着实让人有些想不通。到了家推开门,马老头还未睡,坐在院子里泡着茶。看到进来的马萧,马老头说道:“大过节的,你不在家待着,这么晚跑哪儿鬼混去了?门口有你的快递,你拿进去。”

马萧嗯了一声,楞了一下挠了挠头,最近并没有买什么东西,难道是有人寄错了?又或者是派出所那个暗恋他的蔡小芬邮寄的礼物。马萧在心里自恋了一番,美滋滋的打开了快递,里面是一本手绘的神话故事图册,只有一个故事《精卫填海》,其它的都被撕掉了。

望着手中的故事书,马萧有些懵了,这是什么意思?谁他妈这么无聊邮这种东西那?神话故事,马萧呵呵冷笑一声,随手丢进了垃圾桶了。

马老头看了一眼,说道:“干什么又扔了?”

马萧坐在了一旁喝了口茶,回道:“没什么,谁那么无聊邮寄了几页神话故事给我。”

马老头哦了一声,头也不抬的盯着手机刷新闻。“你这么晚回来,是不是雾城又发生了案子?”

马老头不愧是多年的老刑警,这都能看的出来。马萧点点头说道:“环岛路发生一起跳海自杀案,死者已经被捞了上来。不过在死者的口中发现很多小石子。”

马老头放下手机,若有所思的说道:“谁会这么无聊,自杀嘴里还含着几块石子,这倒是有些不合常理。根据我的直觉这不像是自杀,应该是一场谋杀。现场有没有其他人出没的痕迹?”

“据说是没有。环岛路这人来人往的,就算是有痕迹,也早就被踏平了。”马萧摇了摇头。接着又把一周前收到那封神秘来信的内容,告诉了马老头。

马老头听完,左手拖着下巴沉默了半响。这是马老头的习惯,每当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就会左手拖着下巴很久,很久。

“那封信,有查到是哪里邮寄来的吗?”马老头不愧是老刑警,一下就发现了问题的重点。

马萧摇头:“没有,那封信是出现在派出所大门口的水果摊上。我问过卖水果的老张,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留下的那封信。信是被塞在一堆水果底下的。我也调过附近的监控,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照你这么说,老张也有嫌疑了。”马老头说道。

“老张都六十七岁了,在哪儿卖水果几十年,不可能是他。不过,按照常理推测,老张是有点嫌疑。”我想了想回道。

马老头喝了口茶,接着说道:“老张没有嫌疑,那么附近身边的人,跟他密切接触的人,你多去调查一下,应该会有线索。”

马萧起身打了个哈欠,“不跟您说了,老马。我要去睡觉了。查案那是刑警队的事儿,我一片警管不了这事儿。”

马老头一听马萧这么说,又想发飙,马萧也是摸透马老头的脾气了,没等他娘希匹的骂起来,早就闪身进了屋子里关上了门。

那封神秘来信的事情虽然告诉了马老头,但另外三封神秘来信的事儿,马萧却并没有告诉他。明天凶手还会犯案吗?

那本《精卫填海》的神话又是什么意思那?马萧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越想越不对劲,他总感觉自己遗漏了什么,于是赶紧又出去从垃圾桶里翻出了那几页神话故事。

躺在床上,手里捧着那三页神话故事,马萧的脑海里快速的闪现着,这一周内发生的事情。从那封神秘来信,到今天的自杀,再到精卫填海。这之间似乎有着某种牵连,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关系。想了许久,仍旧是没有头绪。

于是马萧打开了故事,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了起来,也许故事中会存在什么线索也不一定那。马萧这么想着。

精卫填海的神话故事,他小时候就读过很多遍,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手中的彩页,跟原版故事没什么不同。马萧看了很久,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故事的大意没什么不同。

太阳神炎帝有一个小女儿,名叫女娃,是他最钟爱的女儿。有一天,女娃驾着小船,到东海去游玩,不幸海上起了风浪,象山一样的海浪把小船打翻,女娃就淹死在海里,永远不回来了。炎帝固然挂念他的女儿。但都不能用他的光和热来使她死而复生,只好独自悲伤罢了。

女娃不甘心她的死,她的魂灵变化做了一只小鸟,名叫“精卫”。精卫长着花脑袋、白嘴壳、红脚爪,大小有点象乌鸦,住在北方的发鸠山。她恨无情的大海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因此她常常飞到西山去衔一粒小石子,或是一段小树枝;展翅高飞,一直飞到东海。她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回翔着,把石子或树枝投下去,要想把大海填平。

大海奔腾着,咆哮着,露出雪亮亮的牙齿。凶恶地嘲笑着:“小鸟儿,算了罢,你这工作就算干上一百万年,也休想把大海填平呢。” 精卫在高空答复大海:“哪怕是干上一千万年,一万万年,干到宇宙的终尽,世界的末日,我也要把你填平!”

“你为什么恨我这样深呢?”

“因为你呀—夺取了我年轻的生命,将来还会有许多年轻无辜的生命要被你无情地夺去。”

“傻鸟儿,那么你就干吧—干吧!”大海哈哈地大笑了。精卫在高空悲啸着:“我要干的!我要干的!我要永无休止地干下去的!这叫人悲恨的大海啊,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填成平地!”

她飞翔着,啸叫着,离开大海,又飞回西山去,把西山上的石子和树枝衔来投进大海。

“等等!石子?大海?精卫?”

读完故事马突然萧愣住了,这神话故事似乎说的就是今天的谋杀案。那死者似乎就是象征着填海的精卫,还有那口里的石子。这一切多么的契合。可是,凶手为什么要煞费苦心的布下这么一个局?那么,他想用精卫填海来表达什么那?或者是有什么暗示那?

凶手犯罪的动机,无非那就么几种:性、报复、暴力、嫉妒,偶然等。这个凶手的动机到底是哪一种?目前还不好推断。因为,马萧的手里并没有死者的具体资料,以及案发现场的一些材料,所以他也不好推断死者的动机,究竟又是哪一种那?

马萧想来又摇了摇头,也许凶手并没有什么动机那?精卫填海不过是为了转移视线而已。总感觉哪里不对?马萧起身把神话故事放在了桌子上,倒头睡觉。

这些事是刑警队的事儿,我一个小片警操什么心?马萧自嘲了一番,于是什么也不再想,就心安理得的睡了。

可是一切的故事发展,都不是人所能左右的,谁也不知道明天后天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

第二天和三天,马萧又都去了环岛路望海石,时间也是凶手说的时间。因为,他想凶手不一定会换地方,事情果然不出所料。又有两具尸体被打捞上来,他们的口中含有石子。

人就是这样,当你越是好奇的时候,你就会陷入越深。当然,麻烦也跟着来了。在第三具尸体被打捞上来之后的第二天,有一个人找到了马萧。

中午,马萧正坐在值班室逗蔡小芬。蔡小芬穿着制服,插着腰站在门口,指着马萧的鼻子开玩笑说:“马萧,你信不信,姐们儿找人下班K你!”

“哎,大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啊,您来所里比我早,我叫您一声大姐不过分吧!再说了,谁让您长的这么漂亮,让我看到您,哎,就忍不住想叫您一声美女小姐姐。但我懒,小字省掉了。”马萧嬉皮笑脸的跟小芬打趣道。

蔡小芬白了马萧一眼:“全所里,就你会臭贫!你说好的,晚上下班请我吃饭,看你算得准不准。”说完小芬赶紧跑开了。

这时马萧才发现,老马来了,他的身后还站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老马的得意门生,现任的刑警队队长林一白,那女的有些脸生。

“你来上班就是逗小姑娘的?像什么样子?”老马训斥道。

“我说马老头,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都不问青红皂白,就说我不对。是人家小姑娘看上你儿子,来逗我的。你说对吧?林叔。”马萧趾高气昂不以为然的说着,说完走过去拍了拍林一白的肩膀。

林一白哈哈一笑,他身后的女同志倒是有些尴尬,脸一红。

“你小子还是这么皮,不许叫叔。”林一白笑道。

老马有些生气,“不许没大没小,瞎胡闹。”

老马这个人那,就是这么没趣。不爱开玩笑,所以林一白特别怕他。但是马萧不怕,老马的臭脾气马萧摸得是一清二楚。

马萧收回玩闹的心态,严肃的问道:“你们怎么来了?是找我有事吧?”林一白刚想说话,被马萧拦住了。“让我猜猜啊!林哥,你来,一定是跟这两天的跳海自杀案有关,对吧?”

林一白点了点头。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