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城追凶_第三十四章水落石出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三十四章水落石出

杨小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案子似乎终于了结了,马萧和林一白心事重重的回到了雾城。

所有死者的自杀原因,追查到底也有了结果。可以说就算是四人被诱导自杀,或者说被谋杀,也属于罪有应得,而串联四人死亡真相的赵明泽也是一样,罪有应得。

赵明泽的死,更是解开了这一切的谜底和疑惑。

在二十多年前,四人都同时报名去应征水手,可是谁又能想到,海上的恐怖和危险远远要比陆地大的多。那里也是考验人性的禁区。当年四人跟了渔船出海,而他们的船长就是赵明泽。在出海的一个月后,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场恐惧和杀戮正从甲板上蔓延开来。

那一晚的月亮很圆,正是中秋月圆之夜,渔船漂泊在大海上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批的水手都是新人,出海没多久就开始想家了。那一晚船长赵明泽给他们准备了很多酒,来安抚他们的情绪和思乡之情,还有庆祝他们在海上的第一个节日。

那一晚,大家都很开心,他们都喝了不少酒。深夜里,大家都已入睡了。张大洋睡不着就拉着三人去甲板上继续喝酒。当四人刚到甲板上的时候的,他们看到船长赵明泽和大副二人将两个喝醉的水手扔进了大海里。

当时四人就吓坏了,悄悄的溜了回去,再也无心入眠了,恐惧在慢慢的侵入他们的内心。

第二天,船长通知大家说,昨晚有两个水手喝醉跌进了大海里。心知肚明的四人并不敢声张,他们害怕船长的屠刀会伸向他们,每晚睡觉都会有人值班。

就这样一连过了一个星期,他们内心的恐惧和忍耐也到了极点。最终张大洋忍受不住恐惧的折磨,四人一起把船长逼到了仓库里。他们向船长坦白了他们看到的一切。

四人威胁船长说,如果他们敢对自己下手,他们就会告诉所有人,船靠岸后也会去报警。

虽然船长赵明泽的心很黑,但他也怕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而且船上一旦引起动乱,局面恐怕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于是赵明泽就托拖四人下水了。

原本赵明泽只是想用两个水手换取抚恤金,大赚一笔。可是眼下又多了几个人分赃,那点钱是远远不够的。

在一个月后,赵明泽又想法子灌醉了大副,逼着四人一起把大副扔进了海里。这下四人算是被彻底拉下水了。

他们和船长就是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谁也跑不了。

聪明的赵明泽在靠岸回公司后,制造了假资料,让四人冒充死者的亲戚,去骗取了抚恤金。由于人是在出海时淹死的,又死无对证找不到尸体,公司也只能认赔。

有了第一次的那笔钱,章琦建和周芸的内心也跟着发生了变化,他们的内心也走向了扭曲和罪恶。利益和欲望驱使着他们二人。

后来这二人又逼着张大洋和占念昆,和船长一起制造了十多起坠海事件,冒领了大量的抚恤金。

赵明泽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见好就收,和四人约定立即辞职。他们四人都离开周市,再也不许回到拜山县,从此四人互不相识。否则,他们都有对方的把柄,一旦被抓谁也跑不掉。

四人也都离开了周市。

可是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四人先后都来到了雾城,生活了二十多年却从没见过面。

赵明泽自从那件事后,晚上总会做噩梦。他知道,他们杀人太多,报应早晚会来。可他不知道的是,报应会来的那么快,家里的母亲和妹妹都淹死在了水里。他结婚多年,却从来没有生下一个孩子。最后他花了很多钱做了法事,又去不停地拜拜和祈福,才生下了一个女儿。

他本以为自己做了不少善事,可以弥补当年的过错。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在一个月前他就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件,有人提起了当年那场恐怖的谋杀。他以为是四人中的某一个回来了,找他敲诈,就没搭理。

收到信后的第三天,那天夜里天很黑,小区的灯似乎都坏了,到处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那晚,他回去的很晚,在小区黑暗的树林里,他碰到了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告诉他,二十多年前的那场谋杀,还有人记得。那些做过恶的人,也都该受到自己应有的惩罚了。

他让赵明泽自己选择自杀,如若不然,家人也会跟着遭殃。

赵明泽也自知罪孽深重,他无法逃避,只有自己选择自杀来获得解脱,摆脱二十多年的噩梦。

他在收到黑衣人信件那一天,就在家里自杀了。而那一天,正好就是马萧和林一白到达周市的日子。

案情看似结束了,可马萧的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雾城的四人之死,罪有应得。那个背后看不见的人,一直在指引着他们去查二十年多年前的事情,就是想让警方知道,他们死有余辜。

而精卫填海的寓意,再次解读又多了两层意思。

船长赵明泽和张大洋他们五人就是精卫,那些被杀的人就是被精卫投进大海的石子。

而二十多年后的这场精卫填海谋杀案,则是精卫的复仇,张大洋四人和船长赵明泽又成了石子被投进了大海里。

精卫填海案,终于了结了!

林一白坐在办公室里不停的抽着烟,他总觉得案子就这么了结,似乎又漏下了什么线索,或者说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他和马萧一样,那个背后隐藏的线索,那个神秘的黑衣人究竟是谁?案子查了这么久,这个人真的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吗?

马萧也回了家,跟马老头说了所有案情的经过。

马萧也知道这件案子看似完结了,可背后的人始终没有露面,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就算是查也无从下手。况且,就算找到了背后那个人,又要用什么罪名来定他的罪哪?谋杀罪不成立?诱导他人自杀,间接杀人罪?又没证据。

这个深藏不露的人,他的手法真的高明极了。复仇却又给人转钱,既杀了人,从心理上说也不亏欠他们,让他们心甘情愿伏法。但同时又要告诉警方,这几人为什么死?因为他们罪有应得。

这个背后的人,他是在挑衅,还是在做地下法官?马萧无法给他下定义,因为他自己的心里也很矛盾。这些人固然该死,可是他们如果没有曝光,警察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当年做的那些罪孽深重的大案,他们永远也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或许就是那个看不见的人,所做这件事的意义。

马萧跟马老头坐在院子里喝着小酒。

他跟马老头说了自己的疑惑。

马老头一饮而尽,跟马萧说道:“这个世界,自然有这个世界的秩序。可是有时候,是非也没必要分的那么清楚,有效果远比有道理重要。结果达成你的目标就可以了,既然是维护了正义和秩序,那又何必拘泥于过程,纠结于正常手段还是非正常手段那!”

马萧说道:“可是,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做,知法犯法,那不是会乱了套?”

马老头笑笑说道:“那就是你没有看到更远的地方。无论是正常手段还是非正常手段,他们的目的不都是一致的吗?这么做的人多了,那么,那些邪恶的事是不是就会越来越少。自然法则之下,也会有看不到的地方。以后,你也许会明白,并不是你想的所有事,都要按照你的规则。有时候打破规则,也未尝不可,只要没有破坏原有的秩序和平衡。”

马萧点点头,似懂非懂。

马老头叹了口气,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如果当年不是他拘泥于规则,老婆也不会死。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难以愈合的伤疤。

“可是,你说那个引导我们去刨根问底找出原因的人,如果有一天他的心变了,做出了一些违法的事情,那他所造成的危害,岂不是会更大?”马萧有些担心的说道。

马老头点点头:“你说的对。可是眼下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只不过他的逻辑和推理要远远高于你们,如果从恶,恐怕也将是你们最难对付的人。”

马萧道:“这个人一点线索都没留下,查了这么久,也根本没有发现他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我的确很佩服他,可是他为什么要拖我下水?找林一白不是也能查到根源吗?”

马老头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兴许他有自己的想法,又或者有什么目的才会拖你下水。我想,他既然找了你,那么他终究还是会露面的。你要做的就是等。等着他来告诉你!还有,如果要做到完美的谋杀是很难的,这个人也肯定会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留下了破绽。”

马萧点头说道:“我想这个人,既然这么清楚这件事,又对谋杀者调查的那么清楚,他既然要复仇,那么是为谁复仇哪?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当年被推进大海淹死的那些人。这个人要么是他们的后人,要么就是当年的其他水手。”

马老头点了点头。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