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师尊他以身解毒_番外2:沈之江x倾颜(俊帅痴汉攻-疯批美人受)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番外2:沈之江x倾颜(俊帅痴汉攻-疯批美人受)

江小荣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沈之江站在御阵门山下城外的河边,抱臂靠着一棵柳树,默默地看着平缓流淌的河水。

离开秋鸿结界已经快一个月了,今天又是十五,自己孩子的亲爹会在哪个男人或者女人的榻上纵欢?

虽说化神修士受发晴期的影响已经很微弱,但以倾颜从不肯吃一丁点儿苦的性子,想必是要趁这个日子好好享受一番的。

沈之江抿了抿嘴——倾颜做什么与自己有何干系,总归自己与他也不过是场露水姻缘,自己何苦来到当初与倾颜相遇的地方,徒自伤春悲秋?

他想起第一次见倾颜的情景。

那是一个春日的下午,他在城里办完事返回御阵门,出城门没走多远,就听到路边的河面上传来丝竹笙乐之声。

他随意转头看去,见河面上缓缓漂来一条双层游船,舱外挂满花灯,将整条船装扮地花里胡哨。

船头甲板上席地而坐了好些姿容艳丽的男女,其中一个白衣人最是惹眼。

暖阳照耀下,那人三千青丝如瀑般铺在身后,衬出一张小而精致的瓷白脸蛋,五官犹如精雕细琢,俊美得雌雄难辨,好似画中仙子、林中精灵。

那人被其他少男少女们簇拥着喂食喂酒,轻声说笑,一派奢靡享受。

忽然,那人似乎感觉到岸边沈之江的窥视,侧头看过来,先是顿了顿,而后粉红的嫩唇翘起来粲然一笑,漂亮的桃花眼弯出新月的形状,眸光像是一片璀璨的碎宝石。

刹那间,沈之江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像是中了一箭,又酸又疼,激烈地跳动起来,几乎要穿破胸腔。

船上那人转回头,同他身边一个左拥右抱的青衫男子说了些什么,那男子也看了看沈之江,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沈之江见青衫男子打量自己,立刻冷静了许多,收回目光垂下头,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小阵盘,踏上阵盘向御阵门疾飞而去。

他步履仓皇地回到自己小院,挥袖设了个结界,推门进了卧房,将自己重重摔在床上,盯着床顶发起呆来。

不多久,他听到外面有人唤“师兄”,忙坐起身深呼吸几下,定了定心神,才走出去迎接。

打开结界和院门,见是一个不认识的师弟,穿着御阵门筑基期统一的衣袍,恭敬地向自己行了个礼,说道:“师兄,我有事想麻烦师兄。”

沈之江素来对师弟师妹都很照顾,虽然不认识这个师弟,但想来可能是别的长老座下弟子,便笑了笑,让人进来了。

谁知道他关好院门返身一看,那弟子却变成了山下花船上的白衣男子,长身玉立,含笑望着自己!

“你、你、你是谁?”沈之江不由得舌头打结,紧张得浑身僵硬。

“你设的结界好厉害,以我的功力都破不开!”白衣人没有回答沈之江的问题,反而先笑眯眯地赞了一句。

“谢、谢谢……”沈之江不由自主低下头,微弱地回了一句,又马上想起来事情不对劲,抬起头问,“你为什么要冒充御阵门弟子?”

“小哥儿别紧张,”白衣人踱到沈之江身边,歪着头说,“我是看你生得高大英武,想同你做个朋友,没有什么恶意。”

沈之江心想交朋友也不用冒充别人骗自己开门,但嘴上却控制不住地说:“在下沈之江,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倾颜。”

“倾颜……”沈之江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沈之江,我们进屋说话吧!”倾颜万分自然地托起沈之江的手,拉着向房间走。

沈之江被对方光滑细腻的手握住,心头又是重重一跳:“等一下!倾颜道友为何要……要牵在下的手?”

“当然是想同你做朋友了。”倾颜眨了眨眼,将沈之江的手拉向自己胸口。

沈之江这才发觉不对,面色大变,甩脱倾颜的手喝道:“你是哪里来的妖修!”

“不要这么凶嘛!”倾颜悠然一笑,随意挥了挥手,“放心,我只想同你做些快活的事,对小哥儿没有害处的。”

沈之江立时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头脑昏沉起来,对面的人变得影影绰绰,看不清表情……

随后的三天,他体验到了极致的快乐,喘息,汗水,肌肤相贴,让他时而清醒,时而昏沉,完全沉溺在这种极具冲击和魅惑的感觉中。

直到将对方伺弄地完全餍足,他才完全清醒过来。

他面色铁青,狠狠扼住对方的脖颈,过去的三天他曾无数次抚摸亲吻过这片肌肤。

倾颜却毫不在意地:“你一个大男人做什么贞洁烈夫啊?既然这样生气,那你掐死我吧。”

沈之江自然下不了手,沉着脸穿好衣服跑出小院。

随后一个月,他被食髓知味的倾颜用各种办法纠缠,也慢慢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后来倾颜收到芒山消息,回去处理事情,他才得到暂时的喘息。

但没过多久,倾颜就气冲冲地回来,说他怀孕了。

沈之江呆愣半晌,问:“孩子是谁的?”

倾颜气得暴跳如雷,挥着拳头狂揍沈之江。

后来沈之江让倾颜在御阵门留下待产,倾颜不肯。沈之江追他到万妖山,停下来讨论孩子的抚养问题时,倾颜提到给孩子定一门娃娃亲,就是那天与他同在船上的青衫男子,挽月。

沈之江不同意,说挽月风流浪荡配不上自己孩子。倾颜本就在气头上,闻言只觉得对方在指桑骂槐,不由得更加气恼,竟然动用起灵力去打沈之江。

沈之江祭出一堆阵盘抵抗化神修士的攻击,两人打斗动静太大,齐齐跌入秋鸿结界。

在结界里,两人先是冷战了一段时间,最后沈之江扛不住倾颜撒娇耍赖,同意在结界内与他好好相处。

两人便在这方小天地中像和美夫妻一般,生活了四十多年……

——

“沈师兄!”

沈之江正沉浸在回忆中,忽然听到一声女孩子清脆的呼唤,他放下手臂,转身看过去,原来是尚妍师妹。

“沈师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尚妍轻快地走过来,“我正好要去城里采买,沈师兄同我一起去吧?”

“不了,我马上要回山上,就不陪尚师妹了。”沈之江稍微笑了笑。

尚妍蹙了蹙眉,走近道:“沈师兄,这段日子看你总是闷闷不乐,好不容易从万妖山回到御阵门,不该高兴吗?”

“自然是高兴,尚师妹别担心。”

“那就陪我去买东西吧,我看中好几样好玩的,可惜灵石不够……”尚妍开开心心地抓起沈之江的胳膊往外拉。

“等一下!”沈之江另一只手扒住树干,“我给你灵石,想买什么自己买吧,我真有事要回去了。”

尚妍嘟起嘴,不高兴地接过沈之江塞来的储物袋,嘀嘀咕咕地离开了。

沈之江目送尚妍走远,心有余悸地扭身就要回门里,没想到一回头,却看见不远处的树下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乌发如云,美目如星,天资绝色,倾国倾城。

一如第一次看到这人一样,沈之江的心脏陡然激烈地跳动起来。

“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倾颜冷声问,长而飞挑的双眉紧紧皱起。

“一个普通师妹。”沈之江怔怔地望着对方,不自觉地在师妹前加了普通二字。

“刚才她碰你了,我要杀了她!”倾颜抬脚就要往城门方向走。

沈之江一个箭步冲过去,挡在倾颜身前:“别去!真的只是普通师妹!”

“我不信,你还给她灵石,我都看见了!”倾颜继续向前走,“就算不杀她,也要把她那只碰你的手剁了!”

“倾颜!不要胡闹!”沈之江上前扶住倾颜的肩,“这里是御阵门的地盘,你不要乱来!”

倾颜被触碰到肩头,一下子定住了身形,小扇子般的眼睫毛颤了颤,向沈之江睇过去一眼。

沈之江被对方的目光看得心头一酥,低声问:“不在芒山待着,你来这边做什么?”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倾颜眸光流转,逡巡在沈之江脸上,轻轻地说。

沈之江心中的那根弦“嘣”地断开,闷不做声地握住倾颜的手腕,大步向城门走去。

他在最近的客栈要了间上房,拉着倾颜疾步走进房间,挥手设了一道结界,转身将倾颜压在门边墙壁上,一手扣住他后脑勺,一手揽着他的腰,激烈地吮吻起来。

倾颜双臂勾住沈之江的脖颈,闭上眼热情地回应。

两个人都气势汹汹,似乎要将对方拆吃入腹,转眼就滚到了床上。

沈之江没有什么技巧,只知道大开大合,一味地埋头苦干。倾颜却爱极了他这样的全情投入,像是要将全身心都献祭给自己,让他格外满足。

一场淋漓尽致的欢愉过后,倾颜窝在沈之江怀里,委屈地说:“沈之江,你都一个月没抱过我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沈之江心疼地将对方搂得更紧,哑声说:“对不起,卿卿,我一想到你那些男宠女宠,就……”

“哪有什么男宠女宠,这么多年他们早跑光了!”

“那以后……”沈之江忍不住问。

“以后?沈之江,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啊!”

“哦……”沈之江失望地松开手,转过身躺平。

“真是……受不了你们人修!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该招惹你!”倾颜嘟嚷一句,附在沈之江耳边,小声说,“若是今后你将我喂得饱饱的,我还会出去打野食吗?傻瓜!”

沈之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猛地侧过头,就见对方面色酡红如醉,灿若星辰的桃花眼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眼神中既有羞涩,又有坚定。

沈之江顿时心潮澎湃,翻身将人压下,开始身体力行地“喂饱”对方……<author_say>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