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之上_第9章 伊恩来了,莱安领就太平了! (5200,第二更)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9章 伊恩来了,莱安领就太平了! (5200,第二更)

阴天神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楼梯上传来一阵平稳轻柔的脚步声,一位身披月白色炼金长袍的少年,以及站在他身后护卫的铁之民军官慢慢出现在正在等待的众人面前。

他身材纤细,显然是那种终日呆在炼金实验室,一年难得出两次门的类型,而容貌更是令在场的所有人心中不禁一怔,一时间都搞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阴森破败的来安古堡——他们究竟是是为了聆听那位自称为来安领主的升华者讲话,还是要参与什么最上流的贵族宴会?

这是一种足以在瞬间就改变现场氛围的气质。

白发的少年站在楼梯的上半端,青色的双眸澹澹地俯瞰神色各异的商会会长,店铺主,护卫队队长和税务官等人,这些原本在来安城几乎可以说是除却领主外权势最大的那么一批人如今都怀揣不安地聚集在此地,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讲话与发落。

“我就是尹恩,你们的新领主。”

尹恩简单地说道,无形的波动带起潮湿的气息,在整个古堡大厅中回荡,令几位升华者色变——他们感知到了自己源质的运转开始凝滞起来,这是有实力远比她们更高的升华者展现自己对周边灵能场域操控程度的迹象。

——这位看上去恐怕刚刚成年的年轻人,居然已经是第二能级升华者?!

来安领何德何能可以有这样一位天才当领主?!

还未等他们从这样的惊异中反应过来,尹恩接下来的话又令他们呆住:“我不知道来安男爵是怎么管理你们的,但我的脾气很不好,尤其是我居然在来安领看见有粮商在战乱时期屯粮。”

“锡林,站出来。”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但是那股澹漠冰冷的感觉,混杂整个古堡中阴冷潮湿感源质波动,令在场的所有人感觉到了一阵不寒而栗。

被尹恩点名的,名为锡林的粮商突然感觉到自己嵴背发寒,他咽了口口水,本来想要解释一些什么再向前,但是站在他周边的其他商人,官员和本地家族族长齐齐后退一步。

这位看上去宽厚甚至有些胖的中年男人,便单独站在大厅的前端。

“你是飞焰地的间谍。”

尹恩简单地说道,宣判了他的死刑,少年的双眸中亮起代表着灵能的水色光晕:“不要狡辩,因为我早已看出这点。”

“你在山民叛乱前就收购了来安领绝大部分平价粮食,帝国的援助被你一个人全部包圆,这就是来安城之所以陷入粮荒,普通人吃不饱饭,惶惶不可终日的原因。”

“如果没有你,来安城不至于陷入混乱。”

“冤枉啊大人!我真的不是间谍!我只是没想到要那么大份粮食订单的人是飞焰地的,他们伪装成其他商会,我也是后来才猜到的……”

肥胖的中年人立刻跪在地上,对还站在楼梯上的尹恩五体投地,痛哭流涕道:“在下对帝国绝对忠心耿耿,我有订单可以证明……”

——真是愚蠢啊。

不仅仅是尹恩与斯科特,在场的其他所有人心中都闪过这句话。

他居然以为,一位贵族和升华者要处理他,还需讲什么证据。

他居然以为,自己仅仅是哭泣和哀嚎着求饶,就能逃得一命。

看来,还是这位年轻领主的容貌让他起了不该有的侥幸。

“斯科特。”

尹恩轻声呼唤自己副官的名字,而铁之民军官走下楼梯,他用充能步枪对准了那还在拼命叩首的粮商。

他没有任何残忍的神情,也没有任何兴奋的情绪,他仅仅只是听从命令地扣下扳机,宛如呼吸一般自然。

临死之前,锡林抬起头,挣扎着想要再多说一句求饶的话——他想说自己可以献出所有囤积的粮食,所有财富,甚至可以将飞焰地的渠道也献给这位领主,让他得到更大的功劳。

但在最后,他的视网膜中留下的,仅仅只是尹恩的长发,以及漫不经心的一个侧脸。

一道刺目的光流充斥所有,紧接着便是黑暗。

他的头颅消失了。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金红色的坑洞。

“很高兴只有一个间谍,这说明我今天只需要处刑一个人。”

尹恩露出微笑,他走下楼梯,抬起手示意。

古堡中的白之民士兵搬出座椅,而少年施施然地坐在主座上,看向那些全部都垂下头,吞咽着口水,不敢发一言的人们。

他平静道:“记住,战争时期屯粮是绝对的死罪。领地内所有资源的大宗收购和贩卖必须向我,亦或是向未来的市政厅提前报备。”

“如果不遵守这个规则,就会死。”

“能明白吗?”

“明,明白,大人!”

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敢于因为容貌而轻视尹恩了,倒不如说,尹恩那俊秀到有些不符合来安城氛围的容貌,甚至反过来给予他们一种极其刺骨的恐惧感。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绝对不会在乎他们一丝一毫想法,宛如天上之人的感觉。

“很好。”

座位上,白发少年点头,他翘起腿,将双手放在自己膝盖上:“你们至少态度还可以。”

“但这并不代表你们可以让我满意。”

恐惧的味道在蔓延。

在泰拉大陆,升华者贵族的统治是既温和,又酷烈的。

温和是因为,在泰拉这种地方,升华者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没有像是灵知院那样进行疯狂的研究,而且对折腾自己领地没什么兴趣的话。

那么绝大部分升华者领主都是过着自己的小日子,除却打猎外就是尝试找人生娃,对整个领地的发展都放任自由,持有一种乐观且鼓励的态度。

他们不会在意自己领民的冒犯,对一些冲突和普通的利益也只是一笑而过——不会有人因为自家的猫不小心打碎一个盘子,亦或是向自己讨食吃就要死要活,斥责打骂吧?

即便是那种要求可能有些贪婪,但那又如何呢?

他们不在乎这点小事,只要不妨碍他们获得更进一步的魔药素材即可。

这种温和的领主贵族为数不少,甚至可以说,是泰拉上绝大部分得过且过的小贵族的模板。

而酷烈就很简单了——绝大部分有着自己想法,有着自己计划的贵族,在普通人看来都是极端酷烈和不耐的。

因为升华者从本质上,并不需要领民来支持自己。有一个领地算是一个获取资源的渠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为了这份渠道而太过扭曲自己的想法。

——你不做,有的是人做。你们家族不干,那就让我的家族来干。

如果一位全新的领主,来到他陌生的领地,他对那些本地不合作——假如泰拉大陆上还有这种蠢人存在的话——的乡绅和商会感到不满,而且认为对方不值得自己去忍耐的话。

毁灭就会像是阳光一般迅捷。

譬如说,曾经位于哈加半岛的一座以橄榄和牧牛为主业的富裕小城,因为上一代领主绝嗣而迎来了一位帝国派遣的新领主。

本地的家族和商会因为多年的经营而相当富裕,占据了这个城镇几乎所有的资源,并且颇为自大地认为自己一方持有赚取财富的技术,领主应该去迁就他们,与他们合作,不然的话,这个富裕的小城财富不会为他敞开。

假如在地球,这或许并不奇怪——官不与吏斗嘛,再怎么样的大贵族也要与本地的知名家族合作才能稳定地统治领地。

但是泰拉不一样。

当那位新任领主来到这个小镇,愕然地发现,自己居然连修建一个练习剑技的训练场的场地都要被人委婉拒绝,想要建设一座剑术学校传授自己的技艺都被人隐隐不屑,无论做什么似乎都有股无形的力量在抗拒他时。

他便有点生气了。

两天后,那些商会的领导者和家族族长就因为‘贪污’和‘叛乱通敌’这种罪名而被挂在了木杆上,作为那位领主练剑的活素材。

因为那是一位技艺相当高超的剑士,所以他们在哭嚎了两个星期后才死去。

所以说,这位剑士领主是很粗暴酷烈,残忍无道的人吗?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在外人看来,大剑师艾拉奇·德克是远近闻名的宽厚领主,他免除了自己领地内所有定居十年以上者的税,而他自己平日的住宅只是一个自己手工制作的小帐篷,平时都在沿海的海潮中练剑,饿了就去抓鱼,渴了就喝海水。

他甚至免费为领地内合适年龄的孩子做升华者测试,教导一些天赋高的孩子练剑,三十五年来培养出了十位以上的升华者剑士。

全部都是免费。

因为他懒得收普通人用的银币,只有升华材料他才会点头收下,但也会指点对方的剑技。

当然,原本的那个以橄榄和牛犊闻名的小城早就已经消失了——大剑师根本没管过这些事。

如今所存在的,只有闻名遐迩的德克领剑术小镇。

绝大部分泰拉的领主,其实根本不在乎他的领地究竟有什么产业,说到底,他们只是想要在自己的地方,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如果领地有帮助最好,没有帮助也就那样。

就像是尹恩现在这般。

只是恰好来安领有他想要做的产业,可以节约他一大笔时间。

“我家族的商会很快就会到来。或许是后天,或许是三四天后,但最长也就是这个时候。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尹恩平静地注视着眼前这群来安领的中层在恐惧药剂的作用下开始出现恍忽,幻觉,闪现回忆等症状时,用轻柔的语调道:“我不需要你们。说实话,你们全部都死了,反而更方便我把我的族人迁移过来。”

“但我毕竟不是恶魔,也没那么嗜杀。”尹恩抬起手,他从斯科特手中取过充能步枪。

少年翻动端详了一下这把优秀的炼金武器后,单手将其握持,指向微微低头,冷汗直冒的人们:“所以只要你们足够听话——”

滋——

灼热的光线从所有人的头顶横扫而过,烧断了一部分人的头发。

而尹恩的声音随后而出:“你们便能活着。”

“就是这样。做好和我家族商会对接的准备,明天拿出章程,做得不够好就别做了,自己滚出去,位置留给其他有潜力的人。”

说到这里,白发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转过头,看向原来安领护卫队的队长:“对了,还有你。”

“古尔·铁森……来安男爵原本的心腹,他的护卫队队长——最后却和悬峰部联手,在没有任何帝国指令的情况下,就称对方为正统……”

尹恩说话的速度很舒缓,既没有刻意拖长腔调,也没有短促的发音,他仅仅是说话的柔和声音就足够吸引人的注意,甚至被吸引。

但被这样的声音点名的古尔·铁森,原本就面色很差的褐皮灰发山民已经浑身都在颤抖,冷汗顺着嵴梁不断滑落。

他是第一能级升华者,是所有人眼中的勇士,是来安男爵昔日的心腹……所以他才明白,第二能级的升华者,尤其是白天那台黑色铠装的驾驶员如果想要杀自己,恐怕只需要一个动念。

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被充能步枪的枪口锁定了。

好就好在,升华者大多都有点智力,不然的话,凝聚源种都做不到。

所以,在一瞬间的警兆响起后,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跪在地上高呼:“解散!”

“大人,我会解散原来安领护卫队!我,我回去当平民!”

“不!我离开来安领!我流放我自己,我再也不回来了!”

尹恩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位反应速度相当迅捷的山民队长。

“嗯。”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原本都要射击的充能步枪交还给斯科特。

少年双手交叉,微笑着点头道:“聪明人可以活下来。”

“明天早上,我要听见原来安领护卫队解散的消息——看在你反应速度的份上,你可以带走几个你认为合适的人。”

“我明白!那些人我都会带走!”

跪在地上,这位山民队长只能看见白发少年一尘不染的靴子,他甚至感受到了之前充能步枪射击时留下的余温以及锡林骨灰的味道……

他的心中充斥着愤怒,恐惧,后怕与庆幸……自己多年来的辛勤最终还是化作徒劳,而且还要带着一些刺头离开来安领……原本一生的家业都要化作乌有,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但是……此时此刻。

他却不敢对尹恩有任何憎恨,只有一种难以抑制地宽松与感激。

——至少他没有杀自己。他真的可以一枪就杀了自己。没有任何人会阻止这位年轻的领主,而自己也的确犯下了足以被杀的死罪。

至少,自己还是第一能级的升华者。

这样的话,仍有未来可言。

其他人都沉默着注视着这一幕。

他们同样感到恐惧,茫然与不知所措……他们一生辛勤建立的基业都因为眼前年轻人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被摧垮,成为了未来那白之民商会的垫脚石……多么可恨,多么可怖啊!

但是……

假如是这样的领主——假如是这样的庇护者……

“那么就听他的吧。”

“至少比山民靠谱。”

“他的实力比来安男爵都强——这样年轻的升华者天才,才能在这种时候带来稳定,未来才有好日子过。”

“终于有一位足够强而有力的领主……最近这半年过的惊心动魄的,或许终于能过正常的日子了。”

这是所有人的思绪。

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没有任何人认为尹恩的所作所为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异常。

因为他的确很强,因为他能十分钟内斩杀三位第二能级,因为他驾驶铠装能单人破城——他就有这权力去决断他们这些不忠诚者的生死。

这就是泰拉。

这就是泰拉的贵族和领主制度。

这就是泰拉的方便之处……与可悲之处。

“回去吧。”

没什么可开心的,尹恩在沉默了一会后拍了拍手,示意这次谈话结束:“明天开仓放粮,我中午要闻到来安城内家家户户都能传来麦香,就从锡林的商会里拿。不够的你们自己补上。”

“补不上,我就割你们的肉。我说到做到。”

少年青色的双眸水一般温润,但是无论是这些来安城的中层,亦或是他身后的斯科特,乃至于大厅中的其他白之民士兵,都从这目光中看出了一种令他们战栗,却又莫名安心的意味。

正如尹恩曾经对歌塞大师所说的。

在这个充斥着魔兽,土着,异形与各式各样毒物怪物的南岭,在这个原始而蛮荒的开拓之地——所有人都不会欣赏任何温情脉脉,柔和委婉,八面玲珑的领导者。

他们就需要……甚至可以说,迫不及待地需要一位足够强,足够狠辣,足够冷酷无情,为人处世一心一意,可以带着队伍稳步前进,贯彻自己的意志,夺取成功的领导者。

——如他们所愿,尹恩来了。

所以,来安领就太平了。

当所有来安城中层离开古堡后,尹恩闭目沉思了一会。

“斯科特。”他道:“我要休息了,你来分派队伍的值岗轮休。”

“是。”一直都站在尹恩身后,彷若凋塑般的斯科特认真道:“是否还有其他指示?”

“没有了。”此时尹恩才露出有些疲惫,但却更加真实的笑意:“我就在这里假寐一会就行。反倒是你,不是升华者,记得给自己多安排一点休息时间,明天有的是你忙的。”

斯科特连忙点头,他也露出爽朗的笑容:“我会的。”

斯科特很快就去指挥轮休。

而尹恩也坐在原地,缓缓闭上眼睛。

他并没有假寐,也没有休息。

此时此刻,少年的意识沉入虚境,准备进行一次日常的冥思锤炼。

然后,他便察觉到,自己白天经历的战斗,居然为自己带来一个……令他感觉到有些意外的收获。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