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他睡地上

路修明像是在惩罚唐沫沫一样,吻得更凶了,霸道地抢夺她赖以生存的空气。

唐沫沫缺氧,身上的力气也像是被抽走了一样。

他的鼻尖萦绕着唐沫沫身上沐浴露的香气,很好闻,是原本属于他的味道。

普普通通的唐沫沫,在这一刻变得格外香甜,她的每一次抵抗都是那么的诱人,在路修明的威慑下染上了几分欲拒还迎的意思。好吃得让人堕落。

他的手顺着往下,不断地揉捏。

被触碰到敏感的部位,唐沫沫下意识地喊出声来,那娇喊让人着迷。

路修明的手加大了力度。

他的嘴唇开始远离她的红唇,浅吻着她的脖颈。

“不要。”唐沫沫的声音虚飘无力。

路修明粗喘着气,呼吸渐渐变得急促。

“嗯……啊……”唐沫沫的嘴又被封上了,嗯嗯呀呀的抵抗跟路修明的低吼纠缠,香艳至极。

听到限制级内容,路浅瑜松了口气,得意地戳戳路荣,“我们回去休息,养足精力,等着抱你孙子,我侄子。”

路荣点点头,露出慈祥调皮的微笑,“还是你行,这下修明算是被绑住了。”

“是啊。”

逼婚大作战成功,路浅瑜跟路荣满意地离开,再偷听下去,就不好了。

唐沫沫的脑中还残存着一丝清醒。她微睁着双眸,双手无力地推路修明。

听到自己不由自主的喊声,唐沫沫羞愧得无地自容。

路修明就像一头狼一样,浅吻渐渐变成了噬咬,咬住就不放了。

一双大手越来越粗鲁,唐沫沫感觉自己的肉快被揉碎了,“哇”地哭了出来。

她的眼泪早就憋了好久了,她以为自己做梦,或是在看剧,看小说。当小说里的情节真真实实发生在她身上,痛感越来越强烈,她再扛不住了。

“禽兽!混蛋!大骗子!”唐沫沫拼尽力气大骂,哭声不断,整个人委屈到了极点。

路修明停了下来,撑起身体,看着唐沫沫梨花带雨,面色慢慢地恢复平静,好像刚刚的情事都跟他无关一样。

“呜呜……”唐沫沫哭得更厉害了,可被路修明直勾勾地盯着,她不敢放出声来。

路修明把唐沫沫抱起来。

唐沫沫打没几下,就被路修明给瞪了回去,很冷的目光。

唐沫沫抽噎着。

路修明把她放了下来,看着门口的方向,“路浅瑜他们也应该偷听得差不多了。”

偷听……

唐沫沫想起自己的叫喊,简直羞愧难当,脸上浮出一抹可疑的绯红,更衬得她娇媚。

路修明咽了咽口水,神色自若。差一点彻底沦陷,如果不是唐沫沫哭,他刚刚很有可能就假戏真做了。

“门也是他们锁的吗?”唐沫沫皱着张小脸,别提有多委屈。

“嗯。”路修明平静得异常。

唐沫沫突然扬着下巴,语气里带着责怪,“所以你是为了让他们听到些什么,才那样对我,对吗?”

路修明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