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回门

唐沫沫关灯,轻手轻脚地爬到床上,翻个身,也背对着他。

昏黑中,唐沫沫很没有安全感,她几乎没去别人家过夜,连佳楠家也没住过,上学住宿那会儿也是适应了好久。

唐沫沫睡不着,耳朵在黑夜里变得特别敏感,听着路修明均匀的呼吸声,更睡不着了,一直辗转反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早上,唐沫沫还闷在被子里。

路修明已经穿好衣服准备下楼了。

路浅瑜也掐好点来开门,她可不能让路修明发现是她跟老荣头搞鬼。

“早上好,我亲爱的弟弟,该下楼吃饭了。”路浅瑜殷勤地笑起来,美丽的容颜如花般绽放。

路修明一脸冷漠,越过路浅瑜离开房间。

“这么早就去上班?不多陪陪新媳妇呀?”

路修明没有理会路浅瑜。

唐沫沫醒来时,路修明早就不见了,连早饭的时间点都过了。

路浅瑜来看她,忍不住偷笑了一下,“看来昨天晚上过得不错。”

“啊?”唐沫沫刚醒,还有点懵,过好久才问路浅瑜,“姐姐,我的行李呢?”

路浅瑜不好意思地笑了,“对不起,我拿给仆人,结果她拿去全洗了,现在应该干了。”

“哦。”唐沫沫发了一会呆,又倒头睡下,她太困了,没精神去计较。

在路浅瑜眼里,她太累了,需要休息。

一整天过去,唐沫沫一直到晚上才见到路修明,不过两个人一句也没说,各睡各的。

又是早晨,唐沫沫还在睡梦中,路修明就已经洗涑完坐在床边。

路修明看了眼床上的睡虫,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语气也冷漠到了极点,“起床了,今天要回门。”

“嗯……”唐沫沫嘤咛了一声,蒙上头继续睡。

路修明没耐心跟她耗,上手去扯她的被子。

唐沫沫的眉头皱成一团,眼睛就是不愿意睁开。好吵好烦。

唐沫沫一个手掌拍在路修明的脸上,还粗暴地按了按。

她把他当闹钟了。

“唐沫沫!”怒气,满满地怒气。

唐沫沫打了个激灵,睁眼就看到路修明青筋暴跳的脸。

“嘿嘿嘿,路总早上好。”唐沫沫才意识到自己闯祸,已经太晚了。

路修明已经被激怒。

“立即给我从床上下来。三分钟后,你如果没出现在楼下,你就死定了。”路修明低吼着,说完,抬腿就走。

唐沫沫悲戚地叫着,“能不能给我十分钟呀!”

路修明没理会她,独留她一人苦逼。

三分钟后,唐沫沫气喘吁吁地到达楼下餐厅,两颊红红的。

路浅瑜见她这样,心里乐开了花,大早上脸红,肯定有事。

“吃饭吧。”路修明搂着唐沫沫的腰,轻声说:“吃完,我带你回娘家。”

唐沫沫感觉背后毛毛的,在看路修明那爱恋的眼神,真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为什么突然要回去?”唐沫沫十分白痴地问。

路浅瑜浅笑了一下,“新娘嫁入夫家的第三天是要回门的。待会儿我们一起去你娘家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