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差点把他废了

路浅瑜顿了一下,“想回去就回去吧。”

“谢谢。”唐沫沫抬起头,一双眼睛明亮澄澈,却多了几分哀伤。

回家之后,唐玉芳又凑过来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想你了。”唐沫沫强扯出一抹微笑,给了唐玉芳一个大大的拥抱。

“修明呢?”

“……他出差。”

唐沫沫的房间还是原来的样子,唐玉芳除了打扫几乎就没动过。

晚上躺在床上,唐沫沫怎么也睡不着,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月亮,脑海里翻腾着,一连几夜都是这样。

人说,21天养成一种习惯,或许是习惯了两个人的空间,唐沫沫才很难回到自己的房间。

路修明出差已经七天了。

唐沫沫捧着热牛奶,缩在电脑前胡思乱想,这些天她无时不刻不在想他,想他会不会提前回来找她,或者打个电话过来,破除温琪撒的谎话,可明明一个星期都过去了,她还是不敢开机,万一是她不想听到的结果呢。想完一通,唐沫沫又忍不住骂路修明跟温琪,一个对她忽冷忽热,一个直接黑化,她彻底成了炮灰。

唐沫沫将牛奶一口饮尽,关电脑,睡觉。

“咚咚咚……”敲门声愈演愈烈。

连唐玉芳都被吵醒了,“谁呀?”

唐沫沫也跟着爬起来,大晚上来敲门,准没好事。

唐玉芳透过猫眼瞄了一下,喜出望外,都没跟唐沫沫说一声就开门了。

看到站在门口醉得七荤八素的路修明,唐沫沫僵住了。

路修明不满地瞪着,有一肚子的火,走进来没几步就倒了,一边的唐玉芳都来不及扶。

“沫沫,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唐玉芳一个人拉不动路修明,唐沫沫这个不开窍的又干站着,看得她好着急。

唐沫沫回过神,迎上来搭把手,跟唐玉芳一起扶他起来。

路修明熟悉她身上的味道,唐沫沫一来,他就把所有的重量压到她身上。

他身上的酒气很浓,一点点地包裹着唐沫沫,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唐沫沫想就近把他扔到沙发上,可唐玉芳不让,说沙发太小,容易翻下来,硬是把路修明扶到唐沫沫的床上。

唐玉芳跟唐沫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路修明睡得安详。

“这是喝多少呀,修明交给你,自己老公自己照顾好。”唐玉芳打了个哈欠,丝毫没看到唐沫沫慌乱的小眼神。

唐沫沫捏着自己的鼻子,免得被他身上的酒臭味熏到。

“路修明,你醒醒,醒醒。”唐沫沫推了推路修明的手臂,可他就是一动不动。

路修明半个人睡在床上,半个人站在地上,这样姿势又难看又不舒服,唐沫沫实在没眼看下去,爬到床上,双手伸到他的腋下,一点点地往床头拖。

路修明死沉死沉的,唐沫沫费了半天力气,才把他安置好。

“死扑克脸,我本来都睡了你还来欺负我,睡得跟个死猪一样。”唐沫沫咬牙切齿地说,躺在路修明身旁休息,不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唐沫沫偷偷瞄了他几眼,心里什么滋味都有。

正想着,一片阴暗朝唐沫沫翻了过来。

唐沫沫都没来得及反应,两片冰凉便覆上了她的唇,浓烈的酒气迅速占据她的鼻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