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现如今,他能够做的,就只有补偿菲菲而已……

神色凝重的睨了一眼睡梦中的田菲菲,欧阳明晨的心中此刻犹如压着一块大石头,根本喘不过气来。

“刘先生,你去休息一会吧,我妈妈有我看着就够了!”

一道小小的身影走了进来,他的脸阴沉着,说话的语气冷漠到了极点!

欧阳明晨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因为儿子那个陌生的称呼“刘先生”。那个曾经总是黏在自己身后叫自己“爸爸”的孩子,已经长得这么大了,他现在用那么生疏的口气,叫自己“刘先生”,这是多么讽刺事情啊……

“轩轩……”欧阳明晨抬抬手,似乎是想要摸摸他的脑袋。

刘振轩脑袋一偏,退出几步远,“刘先生,我和你并不熟,请你不要摆出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来!还有,麻烦你叫我的全名,‘轩轩’只有我的爸爸妈妈和亲近的人才能叫的……”

停在半空中的手颓丧的放下,自己的儿子竟然对自己如此的抗拒,这就是他的报应吗?

“刘先生,您请吧,我妈妈需要休息了!”

刘振轩拉开房门,礼貌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睥睨了儿子一眼,欧阳明晨暗自叹了一口气,还是认输的走了出去。

罢了,来日方长,他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的来挽回……

欧阳明晨刚出了卧室,就遇到了上来找他的管家。

“先生,韩林先生在客厅等你,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

欧阳明晨的眉微微皱了一下,自己和他的交情并不深,他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说?

难道是和菲菲有关吗?

心下一阵紧张,欧阳明晨脚下有点慌乱的跑了下去。

韩林双手插进裤兜,在客厅里不断来回的走动着,看样子,似乎真的很着急。

“韩先生……”

“菲菲的情况还好吗?”田菲菲的情况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外界都在盛传她因为目睹了女儿被杀的过程,而得了失心疯。

“不怎么乐观,依旧还是做噩梦,安静不下来,情况在一天天的恶化!”

“没有稍微稳定一点的时候吗?”韩林的眉微微蹙起。

“只有和轩轩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情绪会稍微稳定一点!”

“我要去见她。”

“韩先生……”欧阳明晨开口想要阻止,这个时候让菲菲见外人的话,是不是会更加刺激她呢?

“刘先生,如果你不让我去见菲菲,那你就真的会失去你的女儿了……”韩林如是说道,然后不顾欧阳明晨呆愣的反应,兀自上了楼。

卧室里,刘振轩握着田菲菲的手,一下下轻柔的抚摸着,稚嫩的声音里在唱着悠扬的儿歌。

他在用自己的歌声安抚母亲的情绪,可是,他自己明明也那么的忧伤!

韩林的心中一热,他一直都知道刘振轩早熟,也因为他的早熟,所以当田菲菲一个人的时候,他也放心。可是,现在,他倒宁可刘振轩不要那么早熟,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八岁小孩子,那该有多好!

看着刘振轩小小的背影,韩林的眼眶竟然微微的泛红了。

“轩轩……”

“韩叔叔,你怎么来了?”

“叔叔来看看你和妈妈……”韩林抬手摸摸他的脑袋,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

伫立在门口的欧阳明晨看着这么和谐的一幕,有一种韩林才他父亲的错觉,自己在无止境的追逐中,错过太多了……

“妈妈刚刚才睡下来,她一直都睡不好,每天都要做恶梦……”若不是医生一直都在旁边陪着治疗,恐怕她早就已经真的疯掉了。

“妈妈会没事的。”

“真的吗?”刘振轩抬首,不太相信的追问。

“当然,韩叔叔什么时候骗你了?不过,叔叔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和妈妈谈,轩轩可不可以帮叔叔叫醒妈妈?”

刘振轩偏着脑袋稍微想了一会,旋即说道,“好吧!”

既然韩叔叔有重要的事情,那一定是真的吧!

在刘振轩轻微的摇晃下,田菲菲很快便睁开了双眼,惊恐的眸子在看到儿子之后变得柔和,却在触及一旁的韩林之后,再次变得恐惧。

她猛地起身,将刘振轩搂在自己的怀里,一副母鸡护小鸡的姿态,浑身戒备的瞪视着韩林。

虽然田菲菲没有说出那些疯言疯语,可是她的行为已经和那些所谓的疯子差不多了。

韩林眉微微一紧,心中也一阵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