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察觉到怀抱中的小家伙长舒了一口气,欧阳明晨微微蹙起的眉头也松开了,这个小家伙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别扭啊……

走过一条街之后,欧阳明晨终于看见了在一家酒店门口等候他们的田菲菲母女。

“哥哥……”刘念晨率先扑进了大哥的怀里,“哥哥,你没事吧?”

刘振轩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不安的睨了身旁的欧阳明晨一眼。

田菲菲担心扫了儿子一眼,确定他没事之后,这才将视线转移到了欧阳明晨的身上。

平整的西装此刻已经有了些许褶皱,就连一丝不苟的发型也都有了一丝凌乱,裤腿上甚至还有些许灰尘。

他们动手打架了吗?

“你……没事吧?!”田菲菲微微皱眉,局促的打量着欧阳明晨,说出口的关心显得有点生硬。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欧阳明晨有点措手不及,他露出一抹安心的笑,“放心吧,我没事!”

话音才落下,下腹便出来一阵隐隐的疼痛。

按照这个位置来看,估计是刚才刚才受了一脚,愈合的伤口被踢到了,不知道有没有裂开……

“……”田菲菲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个酒店还有房间吗?不早了,孩子们该休息了!”

欧阳明晨轻轻巧巧的就转移了话题。

“有,不过只有一间双人房了!”

“双人房吗?你和孩子们睡床,我让服务员多拿床被子,我打地铺好了!已经十二点,你和孩子们都该休息了!”

欧阳明晨关心的话语,让田菲菲有不太适应,她张了张嘴,想要拒绝和他同房,却又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妈妈,你和妹妹睡一张床,我和他睡!这么晚了,再遇到坏人,我们打不过,就糟糕了!”

刘振轩双手插在裤兜里,风轻云淡的说道,看上去似乎在淡定不过了,但是话语之间却已经将刚才的遭遇都说出来了。

妈妈就算不担心那个男人的话,至少,也不会让自己和妹妹冒险吧!

果不其然,田菲菲很快便答应了下来,“那……好吧!”

一家四口就这么在酒店住下了。

两个孩子早就累坏了,躺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平日里睡觉的时间早已经过去,可是,田菲菲却睡意全无,她背对着对面的床铺,紧紧的盯着女儿稚嫩的面容,思绪却早已经飞远了……

医生的话,再次回荡在她的耳际。

虽然自己恨极了他,也不愿意和他再续前缘。可是,一颗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替他牵挂。

这个男人少了一个肾,而且才做了手术,怎么那么冲动的和人打架呢?

人家要钱,给他不就是了吗?

对了,他都已经进去洗手间那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呢?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就在田菲菲为他担心的时候,洗手间的门打开了,欧阳明晨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抬首睨了一眼田菲菲的背影,以为她已经睡着了,没有说什么,只是掀开被角在刘振轩的身边躺了下来。

夜色,一片沉寂,双人房里剩下的只有低低浅浅的呼吸声……

夜,已经深沉,田菲菲却丝毫没有睡意,等她沉沉睡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第二天,田菲菲是被两个孩子嬉笑的声音吵醒的。

“妈妈,你醒了?”刘振轩最先察觉她已经清醒,小家伙欢脱的跑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盒未喝完的牛奶。

“嗯。”

“你醒了?我买了早餐,你洗漱一下,赶紧过来吃吧!”欧阳明晨轻淡的开口,眉宇之间有一丝淡淡的疲惫,脸色也有一丝异样的苍白。

田菲菲有点不安的睨了他一眼,隐隐的,似乎觉得他有什么事情在隐瞒自己,却又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无法追问什么!

只是淡淡的应声,然后进了洗手间。

田菲菲不紧不慢的在洗漱间里收拾着。盥洗池旁边就是一个垃圾桶,田菲菲习惯性的将梳子上缠着的发丝取下丢进垃圾桶的时候,发现垃圾桶里竟然有一大团的纸巾,以及细细碎碎的棉纱。

秀气的眉不由得皱在了一起,他们这里又没有人受伤,怎么会需要棉纱?况且,酒店里也不应该会出现这种东西吧?

田菲菲迟疑的抬脚踢了一下垃圾桶,顶端的细碎垃圾立刻翻滚下来,下面近乎一团暗红的颜色顿时出现在她的眼前,吸引了她的注意,那团棉纱上沾染的--是血!

有人受伤了,这个念头迅速的在田菲菲的脑海中浮现!

可是,在这个屋子里,谁会受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