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壕之名[综英美]_第26章 三章 合一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彼得离开之后,莎拉也没有停留,她立马赶去了奥斯本的老宅。

自从哈里死后……好吧,现在算是失踪,总之,自从那件事情之后,莎拉就不愿意再回到老房子,不过这里倒是一直有人打理。

对于莎拉来说,即便是幼年的记忆也是十分清晰的,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哈里以前给她讲故事的时候拿着的是哪本故事书,当然,哈里告诉过她,那是当年母亲拿着给哈里讲睡前故事的,于是后来小小的哈里也拿着那本书讲给莎拉听。

那本故事书被珍重的放在书架上,虽然多年过去明显能够看到时间留下的痕迹,但这本旧书被保存的很好,莎拉翻开的时候甚至能够想起哈里当年念每一个字时的神情和语气。

哦,哈里第一次给她念故事的时候甚至是带着字典的,虽然后来那本字典根本没用上。

对着自家妹妹信赖的眼神,哈里非常淡定的把不认识的地方全部一本正经的给莎拉胡编乱造一段,在幼年的莎拉心里完美的塑造了一个博学的哥哥形象。

莎拉的手指拂过那些熟悉的内容,不由的就觉得有些好笑,当年的哈里还只是个要面子的小男孩而已。

可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莎拉却愣住了,那篇当年她和哈里一起编写后粘在书后的天使故事被人撕了下来,完全不见了踪迹。

丢在手里的书,莎拉转身去从书架上拿下另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着一个黑色封皮的厚本子,莎拉飞速的翻到最后,果然,如同那本故事书一样,黑色本子的最后几页也都被撕掉了。

管理书籍的几人并没有动这些书,莎拉当然知道这一点,没有人会想要破坏这些书,他们签下了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算得上天价的赔偿合同,人为故意损坏这些书籍,绝不是那些普通收入家庭出身的管理员会做的事情,他们比任何人都要爱护这些书籍,毕竟虽然损坏之后赔偿高昂,但同样护理这些书也能给他们带来不菲的收入。

一个轻松而又高收入的工作,没有人愿意轻易丢掉的。

将书籍放回原处,莎拉叹了口气,她觉得这简直就像是个难度等级超高的寻宝解谜游戏一样,天知道她根本不喜欢这种游戏。

莎拉在晚饭后接到了瑞德的电话,电话里这孩子很真诚的感谢了莎拉将他救出来,当然,同时他也满怀歉意。

“莎拉,我之前从奥斯本借的那几本书可能没办法按时送还了,对不起。”

瑞德比jj伤的要重得多,至少jj已经可以回家休息,瑞德却需要在医院再躺上半个月的时间,这一点是霍奇纳探员要求的,并且在之后他还给了瑞德三个月的假期,要求瑞德好好养伤。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瑞德得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

“没关系,说起来,那几本书你都看完了吗?”

“我已经看了至少两遍以上qaq”

……真可怜。

“我还以为你会额外要求一些书呢,难道医生连书都禁止你看了吗?”

“不,”瑞德说道:“但是摩根,他给我送了一打的少女爱情小说,我没有其他的书可以看。”

所以就只能拿着已经看过的书重复翻吗?

也是一个大写的心疼。

“看来我们最近都挺倒霉。”

“倒霉?”显然瑞德没有想到莎拉会说出这个词:“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是的,一个仿佛永远都看不到希望的谜语,我并不擅长猜谜,或者说是完全不擅长。”

“我很擅长猜谜!”

莎拉听到电话另一边瑞德的声音一下子兴奋起来:“莎拉,需要帮忙吗?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觉得我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猜谜可比看少女爱情小说有趣多啦!

莎拉想了想倒是没有介意,至少相对于其他大部分人来说,瑞德的智商真的很靠谱,而且这孩子向来不会夸大自己,他说擅长这种事,那么大概也是真的很擅长。

果然,在莎拉大概说了情况之后,瑞德很快问道:“或许书本的内容确实被撕掉了一部分,但是莎拉,那不重要,我记得你的记忆力非常好,而那两本书你全都看过,你可以仔细回忆一下,如果这其中真的隐藏什么秘密,且这个秘密只打算让你找到的话,那么所谓的撕掉其实不是一个阻碍,而是一个提示。”

莎拉眨眨眼:“稍等,我去……呃,好多年前的东西,我需要找找。”

莎拉闭上眼睛,眼前的景象瞬间从奥斯本老宅变成了奥斯本图书馆的模样,这是她思维宫殿的第一层,或者说,她的思维宫殿前三层都是与奥斯本图书馆一模一样的场景。

莎拉没有在下面两层翻找,而是选择了直奔第三层。

第三层是属于她私人的地方,而那种和哈里之间的互动记忆,她向来是存放在第三层的。

与图书馆的第三层不同,莎拉思维宫殿的第三层除了一盘国际象棋,两个柔软的沙发和一个壁炉之外全部都是高高的书架,和深色的柜子。

莎拉往里走到最后一排,这里的书籍已经显露出古旧的样子,但却依旧一尘不染,当然,在思维宫殿中的书籍不会受到灰尘的影响。

手指顺着书脊滑动,沙拉一本一本的招过去,很快就发现了与老宅之中完全一样的一本故事书,翻到最后一页,没有任何文字,但未被撕下的书页上是一连串的数字。

当莎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找对了。

另一边躺在病床上的瑞德显然对这种探险游戏兴致勃勃,这可是他无聊了好多天之后难得遇上的这么有趣的事情呀。

“数字,书籍,莎拉,最简单的猜测,这是以书籍为基础的密码,你应该知道的,这种密码的每一串数字代表了指定书籍上的一个单词,而将这些单词全部排列起来就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复杂的密码,因为如果找不到指定的书籍,就完全无法破解,你要知道就算知道是哪一本书,但哪一年印刷的哪一版才是重点,就算是同一本书,不同的版本中内容的排列也不一样,因此圣经可以说是最常用的密码本,因为常见且版本众多,随便走进一家书店都能找到不同装帧不同版本不同年代出版的圣经,且任何人在家里放上一本圣经都是不引人注意的……”

瑞德显然十分兴奋,莎拉却在这个时候打断了他:“抱歉瑞德,我刚才尝试了寻找那些单词,但它们完全无法组成顺畅的句子,一共七个单词,但它们毫不相关。”

“也许数字不是直接代表了页码和单词,试试看把它们颠倒或者进行其他的组合。”

莎拉依旧摇头:“还是不行,也许是我们找错了书?”

“不,莎拉一定就是这一本,”瑞德非常确定这一点:“现实中被撕掉的最后几页除了提醒你注意这本书的最后几页,也是在告诉你,你需要找的就是这本书,莎拉,密码被书写在你的记忆中,除了你没有人能够看到,所以这本书一定是就是我们需要的密码本,现在只是我们寻找的方向错了而已,这很有趣,我们可以尝试其他的方法。”

在停顿了一会儿之后瑞德问道:“莎拉,现实里的那本书和放在你思维宫殿里的是同样的一本吗?他们在排版上是不是有什么区别?”

“不,它们完全一样,我记忆的不仅仅是内容,也包括了图像,我刚才就是用记忆里的那本书作为对照的。”

毕竟,她翻找记忆可比现实里一页页的翻书要快多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莎拉,你找到的单词是对的,我们现在不该再去关注密码了,因为这些单词就是下一道题目,对,就是这样,我们已经拿到了下一道题,只是还不知道如何解答而已,莎拉,你之前找到的单词分别是什么?”

“……”莎拉一个一个把这些词报给瑞德:“虽然都是书里很常见的单词,但是他们完全不能组成一句话。”

“……不,如果它们并不是要组成一句话而是要组成一个新的词呢?”

莎拉眼前一亮:“那么也就是说,那些数字指的不是这些单词而是组成这些单词的字母!”

“没错,”瑞德说道:“如果拆成字母的话,我们可以从首字母或者结尾字母开始尝试,r,a,g,b,l,e,i……有想到什么吗?”

“……gabriel。”莎拉最终说出了这个名字。

“天使?”加百列是传说中大天使长的名字,瑞德有些困惑:“难道我们还要去找圣经又或者其他加百列的传说之类?”

虽然叫加百列的有不少,但如果说提起这个名字大家最先想到的人的话,那一定就是那位天堂的大天使长了。

莎拉摇摇头:“不,我想这就是答案了,加百列,这就是我们的谜底。”

“但这又能说明什么?”瑞德完全想不通:“加百列是大天使长,负责天堂的警戒工作,他的主要职能是……”

瑞德已经开始回忆自己对这位天使的所有了解了,然而莎拉却再次打断了他:“瑞德,我见过加百列,所以传说中他是什么样子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见过他,而他也是最早的几位天使之一。”

卡斯迪奥说过,那块宝石中的文字是只有最早期的天使才能辨认的古老文字,而现在莎拉拿到了加百列的名字。

而说起这个,瑞德不由的就想起了之前莎拉打包给bau一众人的,关于天启的信息:“如果说真正需要告诉你的是加百列这个名字的话,也就意味着你需要找到加百列,但加百列已经在天启中被路西法杀死,这说不通。”

他们要到哪里去寻找一个已经被杀死的天使?

“瑞德,已经够了,我想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

说完这话,莎拉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毫不客气的让奥斯本老宅的所有人都离开,转而拿了特制的颜料开始在地上涂画。

那是能够困住天使的图案。

当然,周围还得撒上一圈特殊的油,当年由卡斯迪奥友情提供,点燃之后就算是大天使也得被老老实实的困在火圈里。

莎拉自己则闭上眼睛坐在圆圈的中心,她再次进入了自己的思维宫殿。

不同于前一次翻找资料搜寻信息,这一次,莎拉选择了向下走。

在走过长长的,向下旋转的阶梯之后莎拉面对的是一条昏暗幽深的走廊,走廊的两边是紧锁的门,门上有暗沉的颜色,有些甚至已经布满了铁锈一般的东西,有些门把上缠绕着带有铁刺的锁链,仿佛仅仅是开门也会满手鲜血一样。

这里,是被她抛弃的那些东西所在的地方。

再次走过一扇滴答着红色粘稠血液的大门,莎拉站在了最后一扇门前,这扇门看起来十分老旧,甚至布满了蛛网和灰尘,但比起其他缠绕着铁刺又或者涂上了血液的大门来说,这扇门算得上是和善可亲了。

莎拉伸手擦去门牌上厚厚的灰尘,仿佛意料之外,又仿佛情理之中一样,黑色的门牌上写着‘gabriel’这个名字。

长长的叹了口气,莎拉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到底都忘记了什么啊……”

天知道这个房间里放着什么,但就莎拉所知道的来说,能够被她扔到这个地下室完全独立于自己思维宫殿之外的地方,这恐怕不能算什么好消息。

这里放着的都是那些她永远也不愿想起的东西,完全独立于她的思维宫殿以外也就意味着如果不是亲自走进来寻找,她永远都不会想起这里有什么。

但最后她还是转动了门把,伴随着老旧的令人牙酸的‘吱呀’声,莎拉蓦然瞪大眼睛。

“你……”

她看见的既不是什么锁住的记忆,也不是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而是在昏暗的房间里坐着的,背对着她的男人的身影。

仿佛是被莎拉发出的声音惊动,男人转过身来看着她,然后露出了一个怎么看都是咬牙切齿的阴森笑容:“我亲爱的小莎拉,你终于把我想起来了?”

“……加百列。”莎拉没忍住往后退了一步:“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这是幻境?是我的记忆?可我什么要留着关于你的记忆啊,还藏的这么深!”

莎拉的话换来了对方的一声嗤笑,他干脆的站起身走到莎拉的身边然后微微低下头看着她:“假的?幻觉?记忆?哦,我无情的小莎拉,看看你都说了什么,你把我关在这种地方这么多年,甚至夺取了我的力量难道仅仅是想要在今天对我说这种话吗?”

莎拉瞪大眼睛看着他:“我关着你?”

“难道不是吗?”加百列反问道:“看看地上的图案,你还真是无情,我亲自教给你的东西被你画在地上用来困住我?嗯?”

莎拉低下头,果然看见了地上那熟悉的图案,她才刚在奥斯本老宅的地上画过一次!

看着莎拉脸上毫不掩饰的惊讶表情,加百列看起来有些嘲讽:“多么自私,多么无情的女孩儿啊,看来你是真的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莎拉咬着嘴唇:“我不知道,我好像要想起来什么,但是……但我做不到……”

加百列歪头看着她,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不用想了。”

他伸手仿佛安抚一般的摸摸莎拉的脑袋:“你的记忆在我这里。”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加百列一摊手:“难道我们一定要在这个房间里说吗?”

昏暗的光线,狭隘的空间,斑驳老旧的墙壁,除了中间的一把锈迹斑斑的椅子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好吧,这种地方的条件确实是够差了。

莎拉转身:“我们去楼上吧。”

伴随着这句话,地上原本用来困住天使的阵法瞬间消失,加百列跟着莎拉走出房门之后,连带着那一间屋子都整个的消失了。

“哇哦,看起来还挺厉害。”

不理会加百列的话,莎拉只是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

是的,所有人,甚至当初加百列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反抗路西法的做法感动了多少人啊,结果他现在居然出现在自己的思维宫殿……好吧,是思维宫殿的废品站里。

当两人终于回到了思维宫殿的上层,加百列才再次开口:“哦,我有多久没见过这么明亮的光线,这么整洁宽敞的房间了?嗯,我要吃东西。”

“什么?”

加百列扭了扭仿佛撒娇一样:“人家被你关了那么多年的小黑屋,现在想吃小甜饼嘛,我不管哦,你不给我小甜饼,我就什么都不告诉你。”

莎拉:“……你能正常一点吗?”

一个大男人摆出这种样子很恶心的好不好!

加百列一脸坦然的看着她,摆明了就是一手给小甜饼,一手给解释。

莎拉抽了抽嘴角,终于还是临时在思维宫殿里弄出了沙发和桌子,当然,桌上放着热乎乎的红茶和一叠小甜饼。

加百列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里,然后就是一声长长的呼气声:“果然还是这里更舒服啊。”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莎拉没心情和加百列扯舒服不舒服的问题,她只关注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她只是调查哈里的事情,最后却在自己的废品站里挖出了一只大天使啊!

“好吧,那么我们就来说说当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加百列的嘴里还叼着半块小甜饼,但看着莎拉的表情,为了防止自己再次被塞回小黑屋,他决定还是配合一次好了。

“我不知道你还是不是记得你四岁的时候曾经想过要召唤一只属于自己的天使?”

莎拉摇头:“我完全不记得这种事,但应该是有这件事情的吧。”

之前还是彼得告诉她的。

加百列伸出手指戳在莎拉的额头上:“那个被你强行拖到面前的倒霉鬼就是我。”

莎拉眨眨眼,瞬间想起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岁的莎拉天真的抱着童话书和哈里哄她的时候随口瞎编的几句咒语跑去了楼顶上,想要召唤天使,她完全相信如果有天使降临那一定是妈妈在天堂听到了她的祈祷。

按照道理来说,一本哄孩子的故事书,再加上随口瞎编的,充满了奶油与糖果之类可爱词汇的咒语是怎么都不可能召唤甚至束缚一只天使的。

但莎拉的能力是奇迹,只要她坚定的相信这件事情,也就意味着她一定可以做到。

于是在别人念起来或许只是瞎编的咒语,到了莎拉的口中就真的变成了可以召唤天使的咒文。

莎拉的能力为她强行拉了一只天使过来,当时在人间的天使不多,其中就包括了逃家多年在外浪的飞起的大天使长加百列。

“我都不敢相信,我们之间隔着至少两个州的距离啊!你就那么把我强行拖过去了!”

当他被强行在莎拉面前显现的时候,他手里甚至还拿着半杯没有喝完的酒。

总之对于加百列来说当年的情况简直糟心极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正在跟美女*,大家喝酒玩笑眼见着是要干正事儿了,他却强行被拉到了大楼顶上陪着一直四岁的小屁孩吹冷风。

加百列当时的心情简直是崩溃的好吗!

然而还有更加崩溃的事情在等着他,当那只小屁孩对他说出:“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天使啦!”

这句话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和对方有了契约联系。

扯淡呢!

别说是他这样的大天使,就算是普通的天使也不可能随便和人类签下契约成为对方的守护天使的好吗!

加百列当时都快疯了,他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捂住眼前那只绿眼小萝莉的嘴巴,以防止对方再说出什么话来坑的他一脸血。

他认怂还不行吗!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你编瞎话哄我睡着,然后趁着我睡着消除了我的记忆?接着就自己跑路了?”

莎拉看着眼前的天使特别的无语:“所以说,我到底要你何用啊!”

“我也不是自愿的好不好!什么守护天使的契约完全就是你当年强买强卖啊!”

他这里还一脸懵逼呢,对方就已经用一句话把他给绑定了。

“我一点都不喜欢人类!”

但他最后强行中奖成了一个人类的守护天使。

好吧,这倒霉事情也不能怪加百列,只能说当年的哈里把莎拉忽悠的太好,而莎拉自己的能力太坑爹……或者说是坑别人。

当她坚定的相信的时候,她的能力就有很大的可能会回应她的愿望。

恰好那天它回应了莎拉关于守护天使的愿望,于是就把加百列给拖过来了。

“那么后来呢?我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否则你就不会被关在那个小黑屋里了。”

提起这个,加百列也是特别无语。

“我原本以为消除了你的记忆这件事情就算结束,虽然说是守护天使,大不了我以后稍微看着你一点就是了,反正我们之间的契约在你真正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会给我感应,我觉得我稍微照看你几年也就算了,毕竟人类的寿命短暂,而且你也并不记得我的存在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哈里的死成了莎拉彻底爆发的契机。

失控状态下的莎拉能力强大到就算是加百列也无法反抗。

“你再次把我强行拖到了面前,然后我毫无反抗能力的帮你复活了你哥哥。”

莎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所以,哈里真的没死?”

“他死了,但是被我……好吧,是被你,被你强行用我的能力复活了。”

加百列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表情并不好,毕竟那种被对方强行剥夺并控制自己所有力量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他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在那之前他甚至完全没有想过人类也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

但显然此时的莎拉根本不关心加百列当时是多么糟心,她只想问一件事情:“哈里在哪里?”

加百列撇撇嘴:“你就不能假装关心的安慰我一下吗?”

莎拉只是再次重复:“我哥哥在哪里?你复活了他,可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加百列的脸上露出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尴尬的表情来:“……你知道,我当时……很生气,非常生气。”

被强行定下卖身契之后又再次被人强行剥夺了自己的能力拿去使用,加百列会开心才奇怪,再加上他的性格本就有些恶劣,喜欢恶作剧。

“所以我就把你哥哥丢到其他世界去了。”

莎拉:“……”

特么的难怪她这些年以整个奥斯本的力量都找不到呢!她甚至求助了x教授!

这特么的都被丢到其他世界去了,能找到哈里的身体才奇怪吧!

加百列抓抓自己的脑袋:“呃,当时你强行使用我的能力也给我带来麻烦了好不好,对于你们来说天启是几年后才会发生的事情,但对于天堂来说,这件事情早就开始准备了,甚至就连温切斯特兄弟父母的事情都是天堂特意派遣丘比特去完成的,当时他们也在找我的踪迹,米迦勒不可能那么轻易的让我置身事外,我原本躲的很好,但你毫不遮掩的爆发了我的力量,这完全暴露了我的位置,我得在米迦勒找上我之前把问题解决。”

他一摊手:“如果说我手上有什么东西是他最想要的话,那大概就是我的号角。”

“在人类的传说中,我吹响了末日审判的号角,但实际上那还有点其他的用处,所以为了防止被米迦勒找到,我就……我就打算把它丢到其他世界去,一个米迦勒找不到的世界,哦,好吧,说真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丢去了哪个世界,看,连我自己都找不到,米迦勒就更找不到了不是吗?”

莎拉已经完全能够想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所以你当时为了报复我,就连带着把我哥哥也丢出去了?”

“呃,差不多就是这样。”

莎拉:“……”

好想摸出天启时候私藏的天使之刃捅死眼前这个坑货啊!

然而加百列并不觉得他做的不对:“除非是特意的安排,否则已经死去的人不该被复活,或许当年的你不懂这种事,但我想现在的你一定明白这个道理。”

莎拉看着他:“如果说哈里当年真的死了,那么到了现在我或许能够接受这种事实,但他复活了,所以我就必须找到他。”

不过……

“你该不会就是因为惹我生气所以被我关了小黑屋吧?”这样说着,她还扯了扯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宝石:“那么这个呢?这是什么意思?我无法分析它的材质,或者说是在地球上完全找不到相对应的物质。”

加百列看到她挂着的那块宝石也有些意外:“你居然还戴着啊,你当然找不到,这是我从其他世界顺手捞过来的,不过它原本看起来只是一块普通的绿色石头而已,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让它变成了这样。”

硬生生的变成了带着流星光辉的绿色透明宝石。

莎拉扯过一张纸,然后在上面写下了一连串的字符:“这些是什么意思?我从石头里找到的。”

加百列看着嘴角一抽:“如果我说,这上面写的是,如果看见我就赶紧放了我的话……你信吗?”

莎拉:“……这话你自己信吗?”

加百列:“……好吧,不提这个,我们继续说你哥哥的事情。”

在加百列把自己的号角丢到异世界之后又顺手把哈里也给丢出去了,显然愤怒的莎拉不会放过他,但此时x教授已经带人赶到,莎拉也清楚自己目前的状态无法跨越世界,所以她留下了信息,如果自己日后有能力的话当然会发现这一切,然后只需要再次通过契约把加百列拽过来就可以了。

“那么我的记忆是怎么回事?”

她完全不记得当时的事情。

“这得问你自己了,只有你自己最了解自己。”

于是莎拉不说话了,她大概能够理解当时为什么要自己消除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因为如果她记得这一切的话,只要她恢复,她就会立刻去寻找哈里,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可当年的她完全没有准备好,完全凭着情感冲动想要跨越世界的壁障,这简直就是找死一样的做法。

“这才是我留下这些线索的原因?”

这些线索不是隐瞒而是考验,当她有能力有耐心去破解这些东西的时候,要么就是莎拉自己有了足够的能力,要么就是她身边有足以影响她的人存在。

“那么你呢?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被关在那种地方?”

至少她在天启中也见到了加百列,那就说明至少当年哈里的事情之后加百列依旧是在外面活蹦乱跳的,而不是被她关了小黑屋。

“我会在这里是因为路西法,还记得当时他杀了我吗?”

那个时候加百列确实快要死了,但和莎拉之间的契约在最后保护了他。

所谓守护天使的契约当然不是单方面的付出,更何况莎拉的能力远比普通人要强大的多。

“所以当时重伤的我再次被强行送到了你的面前,不过这次我运气不错,至少以前是找麻烦,这次是救命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加百列死掉的时候,他最后的意识进入了莎拉的身体,并且得到了宝贵的修养。

“在你体内可以保护我,也能够治愈我受到的伤,但我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

说到这里,加百列完全是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所以我当时脑子一抽再次消除了你的记忆,因为你对我的信任……你看,至少在天启中我表现的是个好天使对不对?所以你完全没有防备我,我成功了,你忘记了我,所有人也都不知道不在你这里,我可以安心的养伤了,但我肯定这一定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蠢的事情了。”

莎拉忘记了他的存在也就意味着莎拉不会主动保护他。

“当我没有了你的许可和保护,我的意识暂住在你的思维宫殿里的时候简直就是进了一个危机重重的迷宫。”

如同x教授所说,拥有他们这种能力的人会本能的保护自己,莎拉的能力尤其强大。

“所以最后我就彻底迷失其中,然后被当做垃圾清扫扔去了那个地下室。”

莎拉:“……”

所以说,你咋就这么作呢!

加百列自己也挺憋屈:“在你这里,我的力量完全被压制,甚至因为契约的关系我完全无法伤害你。”

这也就造成了加百列作死之后被关在小黑屋里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指望着哪天莎拉想起了他,再来把他放出去。

……这事干的确实足够蠢。

莎拉叹了口气:“好吧,如果你要离开的话随时可以离开,至少关着你并非我的本意,但我需要找打哈里,告诉我该怎么做?”

“找回你的记忆,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的。”加百列说道:“钥匙已经被你拿在手上,而你只需要把当年被你封存的东西重新打开就可以了。”

“但你把哈里送去了其他世界!”

莎拉不得不反驳他这件事情。

加百列一摊手:“好吧,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们之间的契约是不公平的,当你需要的时候,你可以夺取我的能力使用,明白了吗?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自己跨越世界,不过这样做很危险就是了,我并不建议你这么做,要知道如果你遇到危险,我还得豁出命去保护你。”

“莎拉,无论你怎么想,哈里活着即使是在其他世界,而对他来说在其他世界远比留在这里更好,在这里,他永远都是绿魔,他永远无法摆脱这个称呼,他当年做下的事情即使你这些年尽力补偿,但人们真的能够当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吗?”

“放弃吧,就像现在这样活着,这对你对他都是一件好事。”

然而莎拉只是坚定的摇头:“这不是,我必须找到他,他是我哥哥,我们天生不该分开。”

当年哈里知道把莎拉送走才是最好的,但当莎拉选择回来的时候他同样给了莎拉一个拥抱。

“而且,当年你随手一丢,谁知道你把他送去了哪里?谁知道那个世界的情况如何?我会找打他,也必须找到他。”

但在那之前,她需要恢复自己的记忆。

当年在她爆发时所拥有的强大力量仿佛随着记忆的消失也一起消失了,如果莎拉真的要去寻找哈里,那么她就必须要拥有相应的力量。

“那么,”加百列举起手:“我可以离开了吗?至少先把我放出去吧?”

他真的受够小黑屋啦!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