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翻身把主作

这针孔摄象机的发射器信号频率已经被老龟调成天臻学院无线监控网络的接收频率。在校卫科专职监视无线监控视频的校卫惊骇地目睹了这一幕的过程,连大生说的每一句话都听得无比清楚。

盯着这一幕的不止一个校卫,正好碰上校卫长巡视。这校卫长是从军队里退役下来的上校级人物,碰上这事也不问理由,直接上报到院长办公室、学生会、校纪处。然后叫上校医火急燎原地冲到了英雄的宿舍里。

那一地的惨况真是看得人头皮发麻。

英雄没什么大伤,只是在故作惊恐中摔倒在地。

出了这么大的事,校纪处主任也连夜赶来处理了,当问道英雄为何洗澡带伞时,英雄的回答非常合理。因为这些人经常欺付他,校纪处主任也有耳闻,只是没有三证证明他如何被凌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大家族里的那点龌龊大家都是深知的。

只是这次事件有了最直接的证据。这次泼的是一百二十度滚开水,欺付人欺付到这份上实在是令人发指。

在校纪处分公室内,负责协助校纪处维持校纪的校卫长向校纪主任报道:我猜测,这可怜虫应是被欺付到反弹了。据我掌握的消息,这些家伙有几次趁那可怜虫洗热水澡时破门泼零度冰水。他应该是被逼着准备好自保的一切手段。

校纪处长抖了抖烟灰若无其事道:“本来这可怜虫在班上是被高调欺付低调受,出了班没其它班的人知道这个新生被欺付得这么惨。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多过去发生被院方低调处理的毒疮被人肉出来了。我们学院里爱心爆棚的女生实在太多了,现在的议论让三位副院长的面子挂不住了,被质问我们的对校纪的监管能力。”

两个人相讨了一会儿就得到处理结果了。

天川市就在天臻山脉以东五十里。

在天川市中心的一处半山别墅中传出一声如雄师般的怒吼!

在一个爆怒的男子面前跪着一个身穿英气逼人的少年。就连雷威和李明也被带伤请到了这别墅的大厅中。

那少年跪的不是地板而是钉板!他就是英雄同父异母正室所生的第三子华英年。

那爆怒的男子正是那可怜虫的狠心父亲华之龙。

华之龙指着华英年咆哮道:你在那里面的四年白呆了吗?那里面不是很重视兄弟情谊吗?他是你的同胞骨肉兄弟啊!就算是你老子我图一时疼快射出来的,也是你老子我的种。他哪里得罪你了,你吃的住的穿的拥有的比他好上一百倍。他哪里招惹你了?老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狠毒货,早知老子一炮射在墙上了。

站在华英年身边的正室听闻此话就不爽了,冷哼了一声正想冷嘲热讽点什么就被华之龙矛头直指,怒道:你这个毒妇敢说多半句让老子不爽的,老子宁愿睡一辈子书房都不会去你房里。老子喝高了一顿酒就害了那个女人一生,她是什么人,你比老子清楚一百倍。你连自己的倍稼丫环也下得了手,我的服字要写到你额头上了。这也就算了,你还要纵容自己的儿子斩草除根,你不如连老子也斩了,他的根在老子这里。

华之龙看着儿子目光闪过的一丝狠色,就是一巴掌掴过去,指着他说道:如果现在被玩残的是那可怜虫,老子就不是一巴掌过去了,而是一刀了!

就在此时,清彻可闻的脚步声传来。

一个老头在穿着高跟身材高挑的女朗倍同下走进了大厅,来到华之龙面前,说道:你现在知道管不住下身所作下的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