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请君入瓮 中

领着六个大丫头款步而出的女子,年华不过十四多些,面色欺霜赛雪,扫了拂云眉,眼眸细长,却如含了一汪动人秋水。只是嘴唇稍薄,有一种略显刻薄的味道,说话间两腮显出一双浅浅的酒窝,又让人觉着可亲。

秀发乌黑,梳了个芙蓉归云髻,左右各一如意双喜点翠蝙蝠玉凤头金步摇,灿灿生辉。两耳饰了明珠铛,颈上是两串东珠。身着淡紫地攒花牡丹裙,肩披金丝刻镂白云批帛,端庄明媚。

正是靖国公府邸里唯一有封号的小姐,掌家韩氏所生的端阳县主——西凉仙。

“这是做什么,府里头是市井街坊么,也容得你们这两个小蹄子在这里大呼小叫,莫不是觉得府里的规矩太轻了,想被打发出去么!”西凉仙身边伺候的丫头红芜上前一步,冷冷扫了看热闹的众人一眼,吓得那些丫头媳妇连忙匆匆行礼退下。

靖国公虽然是西凉世家出身,但是常年行武,府中风气不如其他百年大族那么压抑讲究,却也容不得丫头们这般在主子们面前吵闹。

“县主,紫兰这丫头污蔑于奴婢,奴婢才与她理论的。”绿翘不服气地道,她的主子西凉丹与西凉仙同为韩氏一母所出,最受宠爱,她也跟着身份在府邸里水涨船高,现下西凉仙在这,她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西凉仙已经在丫鬟们的伺候下坐在花园中的石桌边,抬眼淡淡扫了两个丫头一眼,并没有做声。

紫兰一副委屈含泪的模样,颇显动人,却让西凉仙微微冷了秋水眸,她出身大族,讲的是行端礼正,并不喜这些外露的风流,只是那庶出的四哥颇得父亲欢心,她也懒得说什么。

西凉仙优雅地在丫头们的伺候下坐下,微笑道:“什么东西值得你们起了争执,还这般大庭广众没了姑娘脸儿的掐架。”

紫兰抿了唇,抢先一步将一只小巧瓷盒子恭敬递上:“是这绿雪含芳脂,原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只是奴婢专门定来的,几日前却不见了,奴婢与绿翘同屋,却不晓得几日后为何她手上也有这东西,方才问问她的。”

一番话礼貌又讨巧,比绿翘高明了两分,西凉仙瞥了眼一脸不愤的绿翘,这丫头和她那妹子一样,什么主子养什么奴才,又直接又跋扈,真真是个没用的。

随即她端详其手里的瓷盒子,绿彩小梅的青白瓷,虽不值钱,倒也精致,打开一看,里面一层淡绿色的膏狀粉末,已经用了一点,但上面印了好几朵精致的菊花图案,幽香扑鼻,很是诱人。

红莲忍不住一笑,讽刺道:“不就是一盒胭脂膏子么,还是绿色的,涂了变那绿头苍蝇,亏得你们两个都还是大丫环,怎么眼皮子那么浅薄,没得让小丫头们笑话。”

西凉仙也奇怪,府邸的胭脂水粉都是有定制的,丫头们用的也不差,虽然这膏子幽香好闻又好看,但绿色的膏子就没见过,看起来也不如芳华斋的名贵,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绿翘撅着嘴道:“红莲姐姐,你们有所不知,这膏子虽比不得芳华斋的贵重,但好在是现做的,淡淡一层细腻得很,粉绿的抹在脸上,能显得皮肤透亮细腻又不至于过白呢。”

闻言,西凉仙和红莲等目光在绿翘和紫兰的脸上细看,果真是如此,绿翘和紫兰二人肤色原本都不算特别白皙的,但如今看起来却都看着剔透光洁。

女儿家没有不喜欢胭脂膏粉和爱美的,虽然不是贵重的东西,西凉仙也好奇地问了一句:“你刚才说这是现做的,哪里现做的呢?”

绿翘和紫兰互看了一眼,有些犹豫,片刻,紫兰低声道:“是茉姐儿现做的。”

果然,听到茉姐儿的名,西凉仙神色一顿,复又浅笑:“是么,原来茉姐儿做的。”她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但屋里的众人都是晓得的,茉姐儿身份在府邸里实在是尴尬,又特别应在与西凉仙的身份上。

按老规矩说,茉姐儿是国公夫人蓝氏唯一所出的嫡女,当是除了嫡子外身份最贵重的。

但自古女子抛头露面本来就会引起大非议,何况蓝氏当年女扮男装从军,当年在朝堂上没几年,已经是满城风雨,好在本朝尚武,又有蓝大将军和皇帝撑腰,蓝氏方才在口水沫子里得以脱身,还嫁入百年望族。